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失眠睡美人 > 第十章

失眠睡美人 第十章 作者 : 金吉

转眼,楚玉人大学生活的第一个长假即将到来。

放了长假,就能回到梓岛和夏哥哥团聚了!想到这件事,楚玉人脸上挂著甜甜的笑意,更加勤快地把要带回梓岛的物品装箱整理。

下午时,快递送来一个冷藏包裹,寄件地址是梓岛在美国的分部——梓岛对外界当然不会明示出梓岛的存在。

楚玉人好奇的打开包裹,一看到显然花了许多心思妥善包装在食品盒里的内容物,就感到一阵窝心。

那是夏夜用最速件送达给她的布丁呢!

这么多年来,他总会在空闲时亲手做布丁给她吃,如今夏夜的手艺说是布丁达人也不为过!他甚至研究出各种不同的布丁口味。

这个男人呵!对下厨其实一窍不通,可是单单会做布丁。

楚玉人立刻放下手边的工作,心里溢满甜蜜地吃起了她的夏哥哥为她所做的布丁。

她的手机在这时候响了起来:心想可能是夏夜打过来问她布丁收到了没,於是很开心地立刻按了通话键。

「楚,还记得我吗?」电话的另一端,却是个陌生男子的声音。

楚玉人皱了皱眉头,对声音的主人没什么印象,她瞥了一眼手机的号码,也没有过记录。

如果不是误以为夏夜打来的,她大概也不会去接陌生人的电话。

「我是你的同班同学,艾利啊!前天借你笔记的那位。」对方的态度相当客气,而且也勾起了楚玉人的记忆,因此她的戒心立刻就解除了。

「我想起来了,你的笔记还在我这边,真抱歉。」楚玉人连忙道歉。

「没关系,能够帮助你我也很高兴,不过因为我已经答应要将笔记借给下学期有修同一堂课的学妹,所以想跟你拿回来,现在方便吗?」

楚玉人一向有妥善收纳东西的习惯,因此一边回应电话的当口,已经找出了那本笔记。

「可以啊!你现在人在哪里?」她一边说著,又一边把只吃了几口的布丁冰到冰箱里,打算等一会儿再吃。

「你住的地方那条街上有一家麦当劳,我就在它对面的露天咖啡座,你知道位置吗?」

「知道,就在附近而已,我现在就过去。」和对方暂时道别後,楚玉人很快地换上外出服,出门去了。

那一天,她却没再回来。

***bbscn***bbscn***bbscn***

楚玉人由昏迷中渐渐转醒,眼前却漆黑一片,她感觉到双手和双脚都被捆绑。

没有大喊救命,她首先回想自己究竟出了什么事?

她记得自己要拿笔记本给同学,才到达咖啡座,就被一群穿著相当普通、走在路上连警察都不会多加盘查的人给架走。她连挣扎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捂在口鼻上疑似泡了「哥罗芳」的手帕给迷昏了。

她被绑架了吗?楚玉人刷白了脸色,有一瞬间不知如何是好,毕竟她只是一个年轻的女孩。

手机呢?她逼自己镇定下来,想起自己的手机有卫星雷达追踪器,只要手机还在,她就可以先放一半的心。

但显然绑匪不可能把手机留给她。

禁闭她的房门被打开了,绑架她的人当然算准了时间,知道楚玉人吸入多少量的药剂,会在这个时候醒来。

「小姑娘,睡得还舒服吧?」一群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一名头发花白、却有著贵族般气息的削瘦男子。

「你们是谁?绑住我做什么?」

「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夏夜唯一的弱点,这就够了。」男人微微一笑,一点也看不出是个会使出绑架小女孩这种下流手段的人。

楚玉人原来惨白的小脸更加血色全无了。

早该想到要绑架她的人,还会为了什么理由?只是过去的楚玉人从来没有这样的觉悟,否则她也不会轻易去赴一个明明不太热的同学的约。

「你们是要拿我来交换什么重要情报吧?」

虽然从不过问夏夜工作上的事情,不过楚玉人曾听元冷星说过,梓岛对合作对象非常挑剔,有些组织捧著大把大把的钞票想求得梓岛的情报,却不得其门而入。

「是这样没错。」男子的手下搬来一张椅子,让男子在楚玉人面前坐下。「但夏夜太不给面子,我改变主意,至少要给他一个教训!」

「什么意思?」怎么个教训法?楚玉人心里有个不安的预感。

「我要梓岛付出他们早该给我的!只要以你为诱饵,要控制夏夜易如反掌。」

当然,凭他能纵横北美地下势力这么多年,并不会完全轻信夏夜真的掉进了陷阱,但是……

他有楚玉人这张王牌做护身符,还怕唐日和夏夜会要什么诡计吗?就算梓岛倾出最强的火力与他们硬拚,他也不怕了!

楚玉人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她带给夏夜的!她忍不住责怪自己没有危机意识,竟然成为拖累夏夜的包袱。

「你怎么能百分之百肯定夏夜会为了我一个人的安危,去换整个梓岛的利益?」喊他夏夜,只是不愿显露出她与夏夜真的关系亲昵。

毕竟外面的人知道楚傲阳死後,她由梓岛的继承人照顾,却未必能得知他们实际上关系如何吧?

一个要在黑白两道间周旋的领导人,很少会为了一人的小小利益去换整个组织、整个时局的大利益。

男人眉头微拧,事实上,夏夜宠爱楚玉人,他也只是从传闻得来,连他也很难想像夏夜那样的人会去对一个小女孩百依百顺。

当年夏夜初照顾楚玉人时,可是花了好久的时间,才让岛上的人相信他真的是有诚意和爱心去照顾她呢!何况是外面那些没见过夏夜怎么对待楚玉人的人们。

不过,男人转而一想,如果这个女孩够聪明,也不会和他说实话。

「不管你有没有利用价值,我总可以试试看,咱们不妨就来赌一把,你觉得呢?小女孩。」优雅地对著楚玉人微笑著,後者几乎要慌了手脚,却不愿认输地强作镇定。

现在怪自己不小心也没用了!她只能相信,唐大哥和她的夏哥哥会想出办法,而她所要做的就是乖乖的保住自己的小命。

***bbscn***bbscn***bbscn***

赌注结局是……

楚玉人输了。

夏夜真的答应要拿他自己和对方要求的资料来交换她,不过地点必须是在美国本上以外的地方。

夏夜自然有方法说服他们,交易的地点在东南亚一处港口,那里是史密斯家族将势力延伸到东南亚的证据之一——也证明他们有那个财力和管道,可以在一个偏远落後的国家买下一座港口。

夏夜是单枪匹马一个人前来的,还让史密斯的手下搜身过,他身上除了资料光碟外,什么也没带。

「夏夜,你果然守信用。」史密斯露出他那招牌的、虚伪的贵族式笑容。

「人呢?」夏夜冷声问道,表情一如在谈判桌上的狂妄冷静。

楚玉人被带了上来,出乎意料之外的,史密斯在确定她连最基本的格斗也不会,根本手无缚鸡之力後,倒是挺「绅士」地不再绑住她,只让一名手下拿枪抵在她背後,另外两名彪形大汉则一左一右地架住她。

楚玉人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著夏夜,为了半年来的思念,也为了他真的傻傻地来赴约而百感交集。

如果不是她,他不会陷入这样的窘境啊!

从被绑架到现在,她深刻地回想起很多事,才发觉自己不过是一个被他宠坏、嘴上说爱他却从来没为他付出过的任性小女孩。

她真的好恨这样的自己,却没有能力改变什么。

夏夜只是看了楚玉人一眼,聪明的没多做表示,只是继续专心地与史密斯谈判。

「东西我带来了,我人也来了,可以放了她了吧?」

「别急。」史密斯扬起手。

两名孔武有力,而且一看就是练家子的男人立刻上前,一左一右地架住夏夜,另一名戴眼镜的男人取走他带来的光碟,放进已经准备好的笔记型电脑。

「等确认是我要的东西没错,咱们再坐下来好好聊天。」一直到使用电脑的人朝著史密斯点点头,他才下令道:「把他们带下去。」

「你说话不算话?」夏夜语气是掩藏不住的微愠。

史密斯的笑脸始终没有改变,「别急,交易还没结束,至少得等我们安全离开再说,谁晓得你的兄弟会耍什么手段呢?」

***bbscn***bbscn***bbscn***

如果史密斯再绝一点,会把夏夜和楚玉人隔开,但他并不打算那么做,毕竟来的只有夏夜一人,并不等於整个梓岛乖乖就范。何况一个楚玉人能威胁得了夏夜,却未必威胁得了那个以冷血出了名的唐日。

东西既然拿到手,他将他们俩关进船舱里,打算等船航行到海上,确认不会有梓岛的埋伏後,再把他们丢到小皮艇上,在大海里自生自灭。

史密斯对付夏夜就没那么轻松了,用手铐把他反手困住,还以铁链将他捆锁在椅子上,束缚他双脚和身体的自由,以免他耍什么花样。

「夏哥哥,对不起。」舱门被关上,楚玉人偎向夏夜身边,忍不住自责不已地红了眼眶。

终於能够好好地看著他日夜魂牵梦萦的人儿,夏夜脸上始终冷硬的线条软化了下来,眼里写满心疼。

「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欺负你?」他真想好好地抱抱她,这几天她一定吓坏了!

他又再次违背了自己的承诺,当年他是怎么发誓的?要用生命来保护她!如今却因为他的狂妄与自负,把她推向了危险。

如果不是他那么桀骛地得罪了史密斯,对方也不会想从小玉身上下乎啊!

楚玉人摇头,终於忍不住地抱住夏夜,抱住她思念已久的宽阔肩膀。

如果有机会,她要努力地成长,成为能够匹配得上他的聪明女人,绝不要再像今天这样,只能是他的包袱。楚玉人暗自在心里立誓。

「小玉,你的手表表背有个孔,你拿发夹刺进去。」他忽然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楚玉人微怔。

手表?这个手表是住在她公寓楼上,在钟表行工作的老先生送她的啊!因为老先生习惯研究每个人的表,却不小心把她原本的弄坏了,於是送了一个新的赔给她。

她哪里知道那位老先生是梓岛退休的特务,而楚玉人身边的每一项东西,都依照夏夜的意思,有著特殊的功用,这只表当然也是夏夜请老特务做的。

楚玉人拿下手表,表背果然有一个小孔,小孔的形状和大小就是那么「巧合」地与她的发夹相符。

说到发夹,是住在她对门的大姊送的,现在她所佩戴的发夹几乎都是那位姊姊送给她的,因为她自己买的发夹老是不翼而飞……

楚玉人照著夏夜的话,把发夹刺进小孔里。

原来小小一只表却大有玄机。

「戴好,别弄丢了。」夏夜仍然柔声地说。

「夏哥哥,你怎么知道这些?」

夏夜有些尴尬,自己说要让楚玉人学习独立,实际上他却用尽了各种方法在她身边保护著她。

「夏,你们听得到吗?」手表里竟然传出轻微却又相当清楚的声音,是元冷星。

「小玉,过来抱住我。」夏夜不敢冒险,他不能确信史密斯有没有在舱房里安装针孔摄影机或监听器。

楚玉人顺从地照仿了,她侧坐在他大腿上,双臂环住他的颈项,就算房里真有人监视,看起来也不过就是他们两人情话绵绵的模样。

「我是夏夜,听到了。」

「夏,我们现在就从海空突袭,你们没事吧?」元冷星确信夏夜就算被史密斯的人围殴也不会有事,倒是他比较担心楚玉人。

「没事,目前暂时安全。」凭他的耳力探知,外头应该只有一个人看守,船上目前没有特殊动静。

「很好,十秒後我们会展开突袭行动,你们自己保重。」通话结束。

「夏哥哥……」楚玉人大概也猜得到是怎么回事,毕竟梓岛的特务遍布全世界。

「别怕,有我在。」他安抚道,已经悄悄地解开了手铐,只是仍然被铁链困著四肢。「小玉,我手上有一根铁丝,你拿起它——」接下来的话,却被楚玉人的吻封住了。

她的吻依然一如他记忆里像撒娇似的,却学著那天晚上他给她的那个深吻,柔软的小舌大胆地探入他口中,与他的纠缠。

他没有斥责她,舍不得也对这个渴望已久的吻期待不已,他回应楚玉人生嫩的吻,引导似的,让她知道如何在他口中挑逗、探索。

她是个相当聪明的学生,尤其是在学习怎么勾引他这方面。

「小玉……」

许久,他们依依不舍地短暂分离,楚玉人吻去他唇边和下巴的湿痕,亲吻恬咬,一路滑向他的颈部。

她像小野猫似地轻咬他的喉结,小手已经不安分地采进他的衣服里,抚递每一寸她睡梦里不断温习、想念不已的肌肉和阳刚线条。

夏夜呼出一声粗重的喘息,记忆里所有关於她的妩媚全部倾巢而出……

他想起她在他身下时让他销魂的模样,还有那些他嘴上说要打她**,却一一珍藏著的瑰艳luo照,以及那天她明明生涩却又大胆挑逗的姿势……

「小玉,别在这里……」天知道有没有人在监视?

楚玉人又是一双眼泛著水气,迷蒙地仰望著夏夜。

「夏哥哥,我想要你。」

夏夜困难地咽了口口水,逼自己撇开脸。

「小玉,可能会有人在监视,别这样。」他真不敢相信他会被他的小玉调戏,却频频喊住手。

小妖精弯下身,隔著薄薄的衣服恬了恬他胸前的凸出,学他在她胸前的吮吻含住它。

夏夜又禁不住逸出一声喘息。

「小玉,你再不听话,我会打你**。」声音半带威吓。

楚玉人微倾著头,一脸无辜。

「夏哥哥,你不想要我吗?」语气可怜兮兮的,小手又探向他的两腿间,那里果然早已热烫肿胀。

夏夜低吼出声,威吓似地瞪向怀里不听话的小野猫,却没有半点作用,她仍然用她无辜而水汪汪的大眼凝睇著他。

「夏哥哥,我好爱你。」

虽然现在的她只是个小女孩,但她会努力成为最棒的女人,只为了他而成长蜕变。

夏夜的态度软化了,但仍不希望他们在敌人的禁锢下上演限制级镜头。

但显然楚玉人在得知夏夜其实是有备而来後,危机感暂时甩一边,只想好好地抒解并抚慰相思和爱欲。

她学著他吸吮他的颈项,一双手开始解开他上衣的扣子。

「小玉!」夏夜真的是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总是这样,十多年来没有任何改变,他永远被她吃得死死的,却还是在一旁心疼她、舍不得怪她或骂她。

楚玉人的吻随著渐开的衣领一路向下,吻遍那充满阳刚魅力的体魄和肌肉,激得夏夜早已被点燃的欲火烧得更炙。

「小玉,离开这里以後……你想怎么做都随便你,但是别在这里……」

虽然现在的他其实极度不希望她停手,可是他真的不想等会儿兄弟们冲进来时,看到他和楚玉人这副模样。

「不要!」楚玉人嘟著嘴。

夏夜几乎要疯狂了。

「夏,我们要进去了!」原来不知何时,攻坚行动早已结束,手表又传来元冷星的声音,「他们把舱门锁住了,我们会用小型炸弹炸开,你们先找地方掩护——」

「别进来!」夏夜吼道。

「怎么回事?他们在舱门安置了大型炸弹吗?」

「不是……」夏夜真是尴尬又窘魄不已,就算现在楚玉人停手,他大概也走不出去吧!「给我一点时间,拜托……」难得的语带恳求。

怀里的小妖精却趁著他和元冷星对话的同时,在他眼前脱掉裙子底下的小内裤。

夏夜不敢再出声了,门外就是梓岛的兄弟们啊!

「夏哥哥,你说离开这里以後,随便我怎么对你都可以,是吗?那你娶不娶我当老婆?」

虽然这样求婚有点害羞,不过先下手为强比较重要,毕竟她的夏哥哥可是抢手得很。

「小玉,你还太年轻……」

「你不答应,我们就继续在这里玩游戏,我不介意喔!」银铃般地娇笑著,虽然早已春心荡漾,却决心要逼他妥协。

夏夜强忍著被欲火焚身的极大痛苦,又头疼不已地劝说道:「别这样,听话。」

「你说话不算话……」楚玉人立刻语带哭音。

「你就答应她吧!」门外的元冷星已经听不下去了,他对楚玉人竟然使出这样的手段而忍不住莞尔,却还是想帮她,於是故意插嘴,「兄弟们都听到小玉跟你求婚了,你不答应的话,她以後怎么做人呢?」

「谁准你们偷听的?!」夏夜怒吼。

「不听就不听,不过你们事情快点办一办,国际刑警要来接收这艘船了,到时候他们可不会问舱房里面有没有人没穿衣服,而是直接冲进去喔!」

夏夜都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元冷星语气里的揶揄了。

这边,楚玉人已伏在他肩上,嘤嘤啜泣了起来。

「小玉,别哭啊!」她的一滴眼泪就足以让他心如刀割。

楚玉人抬起泪汪汪的大眼,控诉似地望著他,「是不是我太坏了,所以你不要我?」

「我没有不要你啊!」夏夜连忙澄清,「别哭了,是我不对。」

「那你娶不娶我?」眼泪收放自如一向是她的绝招。

「这……」真的舍不得她再掉一滴眼泪了。「等你大学毕业,到那时你还愿意嫁给我的话,我一定娶你。」

事实上,他愿意守著她一辈子。

还要等到她毕业啊?楚玉人朱唇微翘,但转念一想,从来也没人规定大学一定要念四年吧?小刚才念了三年就超修毕业了,凭她的成绩要提早也不是不可能啊!

而且还有「带球跑」这招啊!到时候她就不信夏哥哥还会坚持要等到她毕业!

「就这么说定了喔!你要娶我,不可以赖帐。」有些孩子气地娇嗔道。

「说定了。」这个承诺说出口,心里既酸涩又甜蜜啊!

「元大哥帮我做证。」楚玉人对著手表喊道。

「没问题,我关掉收音,你们办完事再按通话钮说一声就行。」声音里仍是难掩的笑意。

楚玉人笑得灿烂极了。

「小玉,替我解开铁链,好吗?」这样的姿势实在是……教他别扭啊!

「不要!」露出一个小恶魔般的微笑,楚玉人吻上夏夜的唇,放下身体的重量,让他进入了她。「夏哥哥,说你爱我。」小恶魔在他耳边吐气如兰,娇吟著命令道。

夏夜放纵体内的欲火奔驰著,无限延烧,他再次成为一只被欲望躁控的野兽,却只对怀里爱逾生命的人儿唯命是从。

「我爱你。」一辈子。

甚至愿意被禁锢著,到永远。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失眠睡美人最新章节 | 失眠睡美人全文阅读 | 失眠睡美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