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食无忧 第五章 一起逛市集 作者 : 简璎

白时镶悄悄吩咐了一名小宫女代她去寿康宫找安氏,说她先一步出宫后,就踏着轻快的步伐从翠微宫离开。

昨儿,她听见下人们在谈论半年才一回的外族市集,听得她心痒难搔,偏偏今日又有宫宴,她两个都不想错过,就在左右为难之时,突然灵光一现,想到了半途开溜的方法。

只是若她老实跟她母亲说,肯定会被训一顿,然后被拘着带回府,不准她出门,她便想了招先斩后奏……

“白姊姊!”

一道呼喊声传来,拉回白时镶的思绪,看着廊道对面向她奔来的厉心彤,她很是错愕。

只见厉心彤的后头是厉采琛和一干侍从,想到自己偷吃果子的荒诞行径被他逮个正着,她羞愧得想转身跑走,可厉心彤已经朝她跑来,她只好硬着头皮留在原地。

“白姊姊!”厉心彤奔到她面前,气喘吁吁地停来,面上满是惊喜,“你怎么会在宫里呀?”

厉采琛闲庭信步,缓步踱到白时璃面前,趁她还未开口说明自己的身分时,他似笑非笑的对厉心彤道:“你白姊姊是宜妃娘娘的妹妹,专程来吃宫宴的。”

白时镶听了心里汗颜,王爷您要不要这么一针见血呀,遣词用字不能含蓄点吗?

“宜妃娘娘的妹妹?”厉心彤一愣,但随即高兴起来,“这样太好了,白姊姊,那以后咱们就可以多见面了。”

厉采琛看着白时镶,抚着下巴道:“嗯,多多见面,倒是不错,白姑娘觉得如何?”

白时镶连忙朝厉采琛福身施礼,干巴巴地道:“先前不知道您是锦王,胡乱称呼,多有失仪,王爷莫要见怪。”

“不知者无罪,本王又怎会怪罪白姑娘呢?”

因着有把柄在他人手上,白时镶紧张得手心全是汗,她暗暗用袖子蹭了蹭,巴结地道:“王爷大人有大量,小女子自叹不如。”

“怎么会?白姑娘胆子大得很,这点才是本王划船都赶不上的。”厉采琛挑了下眉,定睛看着她,“如何,宫里的果子好吃吗?”

白时镶心里咚地一跳,面上却强作镇定,“小女子不明白王爷在说什么。”

“你当然不明白了。”厉采琛眯眼笑了笑,“你又不是孙悟空,会偷桃子吃。再说宫里的果子可是御品,只有皇上能做主,寻常人哪里会胆大包天到去偷吃呢。”

听到御品二字,白时镶心里一惊,紧张得眼皮直跳,这人真是吓唬人的高手呀,说得她心儿直跳……

厉心彤蹙眉道:“爹,您究竟在说什么?您吓着白姊姊了,瞧,白姊姊脸色都不对了。”说着,好意掏出帕子来要给白时镶拭汗。

白时镶强颜欢笑,连忙说道:“心彤,别担心我,我没事,我有事,先告辞了……”

厉采琛打量着她,不疾不徐地道:“白姑娘这是要去哪里?据本王所知,侯爷夫人还在寿康宫里,太后留了众夫人用膳,饭后还要去赏鲤鱼,要到晚上才能离宫呢。”

白时镶指了指前面,打哈哈道:“王爷说的不错,我就是要去寿康宫找我娘的。”

“方向不对。”厉采琛的目光凝在她身上,突然轻笑一声,“本王看你这方向,是要出宫吧?”

白时镶心里一跳,他这观察力也太厉害了……

厉心彤闻言,来了兴致,“白姊姊,你要出宫呀?你要去哪里?我能不能一块去?”

白时镶愣了愣,老实说道:“呃……我是要出宫没错,但我是要去逛市集,你不能一块去吧?”

她老实说是为了打消厉心彤的念头,毕竟王府的小姐就像映月所言,金尊玉贵的,怎么能跟她去逛外族的市集?就算她肯,厉采琛也不会肯……

“走吧,既然心彤想去,本王陪你们一道去。”厉采琛愉快地道。

听见这话,白时镶迅速抬头看着厉采琛,眼里满是困惑和惊愕。

他是这么随和的人吗?就算心彤想去,他不是该阻止吗?毕竟心彤的身子不好,怎么还会跟着起舞,这太奇怪了……

厉采琛欣赏着她那不能理解的小脸,微微笑道:“今天不管吃什么都由本王买单,白姑娘可以放开怀来吃。”

“王爷真、真的要去呀?”白时镶吓了一大跳,她委婉地说道:“这不好吧?王爷,您怎么能去逛外族市集呢?那地方又吵又乱的,怎么配得上您的身分……”

可她话还没说完,厉心彤就挽住了她的手,嫣然一笑道:“白姊姊,你就别客气,咱们快走吧,我从来没有逛过外族市集,今天正好可以开开眼界。”

“可是……”白时镶还在犹豫着,就被厉心彤半推半就地带着走,等回过神来时,人已经在锦王府的马车里了。

这马车她不陌生,就是她先前搭回京的那辆。

内里同样的宽敞舒适,可是白时镶的心境已经大不相同,先前不知道厉采琛身分,她很悠闲的搭便车,现在知道了,他还纡尊降贵地陪她逛市集,若被认识的人看到,她爹娘肯定会来相问,到时候就要说出她搭人家便车回京的事了。

可这事她之前都吩咐随行人员严守口风……

如今都上了马车,她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大不了到了市集就装肚子疼,那时她要回家,他们也应该没理由再留她了吧?

☆☆☆

市集到了,厉采琛只带了两名随从,没有白时镶预想中的大阵仗和众人摩西分红海的让出大路让王爷他逛,她稍稍松了口气,如此低调甚好,应该不会传出去……

“白姊姊,你看那是什么?好香呀!”厉心彤被香味吸引,拉着白时镶过去看。

小摊子上正在油炸三角型的面点,起锅洒上糖粉,阵阵女乃香味十分诱人,摊子外已经围了几个人在等出炉。

白时镶嗅了嗅,当下握了握拳头,这香味是炸豆腐女乃,她前世吃过!她信心满满的说道:“这个好吃!外皮香脆酥松,内里软女敕,一定要吃!”

厉采琛看她一副要干大事的模样,不禁觉得好笑。

厉心彤试探性地问:“白姊姊,那我们要一份,合着吃?”

白时镶点点头,小丁子也很有自觉,连忙上前去排队付银子。

炸得香喷喷的豆腐女乃到手,白时镶趁热咬了一口,牛女乃般丝滑的女乃酪内馅与浓浓女乃香瞬间盈满了口腔,口感酥脆、咸甜交错,层次丰富。

厉心彤尝了之后也很惊艳,“白姊姊,想不到这不起的点心真的如你所言,很是焦脆好吃。”

两人很快分食完一份炸豆腐女乃,还有些意犹未尽,厉心彤想再买一份,白时镶经验老道地道——

“后面肯定还有很多好吃的,你若现在吃饱了,后面遇到好吃的就吃不下了,岂不可惜?”

厉心彤深觉有理,之后也证明了白时镶是对的,这一长排的市集几乎看不到尽头,小吃美食真的太多了,她们无法尝尽,只能挑几样吃。

两人挽手逛着,很快又被另一摊小点给吸引,白时镶问道:“大叔,这什么呀?”

那中年汉子得意的说:“我这点心是用南瓜泥做的,南瓜是我自个儿种的,香甜又绵密,二位姑娘,你们试一个就知道,不好吃不要钱。”

两个人便商量了一下,买了十个,厉心彤用竹签插了一个拿给厉采琛。

“爹尝尝。”

白时镶之前搭他便车时看他饭量不多,又很挑食,以为他不会吃,没想到他却是接过手了,一口一口,很文雅的吃完。

见他肯赏脸吃光,白时镶也不敢问他好不好吃,她知道,像这种街边小食肯定是入不了他的眼。

于是白时镶专注在美食上,她与厉心彤又尝了蘸糖葫芦、炸羊肉、炒羊肚、胡乳达、血肠、牛肉混着洋葱和蘑菇的煎饺子,又少不得喝上一碗道地的羊肉汤,最后尝了又干又黑的烤栗子,喝了三杯很对她胃的女乃酒。

厉心彤很喜欢烤栗子,“虽然其貌不扬,可有烟燻气息,像零嘴似的。”

其实她已经很久没吃过零嘴了,所以几颗烤栗子就让她想起小时候在眉城时,娘亲买给她的零嘴。

“我最喜欢炸羊肉,瘦而不柴,胡椒够香,肉够酥烂、皮够焦脆,简直完美。”白时镶遗憾地道:“我还有好多想吃的,可惜肚子已经装不下了。”

她早忘了自己要装肚子疼的计划,因为喝了女乃酒,有些飘飘然,脚步好像在晃。

小丁子看得清楚,上前小声地提点道:“爷,白姑娘怕是醉了,那女乃酒里面的酒恐怕不像那小贩说的只放了少许。”

厉采琛闻言看过去,走路摇摇晃晃的白时镶厉心彤很难扶得住,他便走了过去,稳健的扶住白时镶的肩,厉心彤这才松了口气,她超怕白姊姊会咚地一声往前倒下去。

意识到有人扶住她,白时镶猛的抬眸,看见是厉采琛,她傻兮兮的一笑,“是你啊,学长,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也穿来了呀?”

厉采琛蹙起了眉,穿来是什么意思?学长又是什么人?

撇见厉采琛骤然不悦的神色,厉心彤连忙道:“白姊姊,这是我爹!”

白时镶的脸庞驼红、眼睛闪亮,笑嘻嘻的摇着手指,“他不是你爹,他是学长……”

厉心彤急了,摇着白时镶的手臂,“白姊姊你清醒一点,这是我爹,锦王,不是什么长。”

她爹这人喜怒不定,要让他上心是一瞬间的事,要惹恼他也是一瞬间的事,心绪变化快得叫人琢磨不透,她担心白姊姊太随兴了,又不拘小节,哪个点惹恼她爹了都不知道。

厉采琛眸色极深,沉声道:“你先回府,我把她送回去。”

纵使万般担心,可厉心彤也只能遵从厉采琛的话,去搭了另一辆马车。

将白时镶扶上马车时,她已经完全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了,厉采琛遇着她坐下,自己在她对面坐定,不发一言的盯着她。

马车往宜安侯府而去,不一会儿,白时镶突然自己凑到了厉采琛身边去,开始吐苦水、说胡话。

“学长,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来这里,虽然这里有很多好吃的,可是我再也见不到家人、朋友和你了……”

她在医学院的学长杜承中对她照顾有加,有好吃的都会帮她买一份,这会儿她是把厉采琛当成了杜承中。

“看不到我了,然后呢?”厉采琛薄唇微抿,“你很遗憾吗?”他现在很肯定她口中的人是个男人。

“当然啦。”白时镶叹了口大大的气,“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就再也见不到你了,任谁都会有遗憾……”

厉采琛越听越不是滋味,“你想嫁给他?”

白时镶摇了摇头,“我不嫁人!”

见状,厉采琛眯了眯眼,问:“不嫁人,你想做尼姑?”

白时镶更用力地摇起头,“我不要做尼姑,做尼姑不能吃肉,我也不要嫁人,嫁人好可怕,嫁人要生孩子,生孩子好可怕……”

厉采琛一听到这,突然就笑了,他是傻了不成,她都醉成这样了,这种情况下跟她说这些干么?他又是想听到什么答案吗?

许是累了,白时镶安静下来,就在厉采琛以为她要睡着时,她又突然开口道——

“学长,我给你唱首歌好不好?”

没想过她醉酒后这么烦人,厉采琛眉头微蹙,“你唱。”

白时镶便大声唱起来……“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去赶集,我手里拿着小皮鞭,我心里正得意,不知怎么哗啦啦啦啦我摔了一身泥……”

她唱的很是欢乐,厉采琛却听得眉心泛起皱褶。

“学长,换你给我唱首歌。”白时镶唱完,突然手握成拳当麦克风一般凑到他面前。

厉采琛没好气地道;“我不会唱。”而且他不是学长。

白时镶推了他一把,暧昧地笑道:“哎呀,别谦虚了,学长的歌喉明明就很好,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厉采琛面罩寒霜,“本王不会唱歌。”

“哪有这样的?”白时镶蹶着嘴,踢着腿,“我都给你唱歌了,你不给我唱歌,这样不公平!”

厉采琛哼道:“天底下原来就没有公平这回事。”

“有!”白时镶嚷嚷着,“你让我弹下额头,这样就扯平了!公平了!”

听见这话,厉采琛都气笑了,“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对本王提出这种要求。”

“怎么了,你是不是不敢?”白时镶气魄十足地道:“不然这样,你弹我额头,我让你弹……”说着,把自己的脸凑到他面前去,还闭上了眼。

看着她红彤彤的唇,厉采琛蓦然有些意乱,白时镶却不知死活,还想往他跟前凑,他倏然捏住她的下巴,一字一顿地道:“等你清醒后,本王一定要知道那该死的学长是谁。”

白时镶瞪大了眼睛,努力地想要看清楚眼前捏住她下巴的人是谁,可她醉眼朦胧,脑子也因酒气上头而一片混沌。

“我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不要吵我,我要睡觉……”还没说完,她人已经倒了下去。

厉采琛没动她,吩咐马车再绕一圈,让她睡得更熟点。

半个时辰后,马车总算到了宜安侯府,此时的白时镶完全睡死了,就连厉采琛将她抱了起来,她也一无所觉。

小丁子一马当先,跳下去报了家门。

守门的下人吓了一大跳,连忙打开大门迎接贵客,再连忙奔进去通报。

“侯爷、夫人、世子,二姑娘回来了!还有、还有……锦王爷也来了,他抱着、抱着二姑娘……”

白居贤、安氏、白时青三人正因为白时镶偷溜而焦头烂额,更急得差点去报官,这会儿听说人回来了,正松了口气,可紧跟着听到锦王来了,还抱着白时镶,三人不约而同地起身,神情也如出一辙地惊愕不已。

厉采琛抱着睡死的白时镶进来了,这画面太过冲击,三人都惊掉了下巴,呆愣在原地,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

“见、见过王爷……”白居贤回过神来,率先向前施礼,忐忑不安地问:“小女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侯爷不必担心,白姑娘只是喝醉了。”厉采琛轻描淡写地问:“白姑娘的房间在哪里?先将白姑娘安置好再说。”

白时青绷着脸走上前去,“不敢劳烦王爷,下官白时青,是镶儿的兄长,请王爷将镶儿交给下官。”

厉采琛看了白时青一眼,他没说什么,将白时镶移交过去。

白时青蹙着眉把白时镶抱过手,“多谢王爷。”说罢,便抱着白时镶进去了。

白居贤又诚惶诚恐的向前,“呃……王爷要不要喝杯茶?”

虽然他是有品阶的侯爷,但和朝堂沾不上边,基本上就是个半退休人士,如果不是大女儿入了宫,也不会有官员来与他打交道,所以像锦王这种权力核心的人物,他平时根本接触不到,应对起来也很是别扭。

“茶就不必了。”厉采琛负着手,敛了敛目光,“侯爷,府上可有学长这个人?”

听见这问题,白居贤与安氏不禁面面相觑。

白居贤吞了口口水,想了想,小心翼翼地问:“未曾听过此人,敢问王爷,那人犯了什么事吗?”

厉采琛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无事,随口一问。”

她父母都不知道的人,她是去哪里结识的?看不到那人会很遗憾,还听过那人唱歌?

他收了心绪,淡定道:“不早了,本王告辞。”

白居贤巴不得他赶紧走,连忙送客。

而厉采琛前脚一走,白居贤和安氏后脚便火速去了白时镶房里。

彼时丫鬟已经给她更过衣了,偏生这人叫也叫不醒,问不到想问的,白居贤夫妇俩无奈之下只得先回房商议。

安氏烦恼万分,一颗心七上八下的,“侯爷,你说这件事该如何是好?”

他们都很紧张,锦王都抱了女儿了,明确碰到了她的身子,就该对她有所交代,锦王是要娶她的。

可他们哪里敢对锦王提出这种要求,况且他们私心里也不想宝贝女儿嫁给那么复杂的人,否则锦王哪天被皇上赐死了,到时候害得女儿成了寡妇,那就是他们的罪过了。

白居贤走来走去,许久后才下了决心,缓缓说道:“夫人,咱们就当没这回事吧。”

安氏也飞快地点头,“嗯,妾身也是这样想的,就当做没这回事!”

于是,两人决定对此事轻轻放过,也严令下人不得张扬。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食无忧最新章节 | 医食无忧全文阅读 | 医食无忧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