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女澪(卷一) 第二十章 作者 : 黑洁明

她有些惊讶,看了他一眼。

“这你做的?”

“我做的。”他开心的点头,自卖自夸的笑着说:“还不错吧?外面卖得太贵了,朱朱就教我自己做,我刚开始不是炸太老就是没炸熟,好不容易才抓到诀窍。朱朱说我以后靠这招至少可以去摆摊,应该饿不死,哈哈。”

“朱朱是厨师?”

“对啊,你怎么知道?”他惊讶的看着她:“小晔和你说的吗?”

“你觉得风家的小子有那么八卦吗?”

他一听,干笑起来:“哈哈,好像是没有。”

她看着他,淡淡道:“你之前那么胖,是因为她煮的菜太好吃了,所以才会不小心吃太多吧?”

他吃了一惊,露出恍然大悟的脸:“啊,对喔,原来是这样!你不说我都没发现!朱朱做的菜真的都超好吃耶,每次她煮饭我都忍不住吃好几碗说。”

他边说边喂她吃粥,继续吱吱喳喳的说。

“但她之前在当学徒很忙,早上四五点就要出门去市场买菜备料,一直要忙到晚上十点,等洗完厨房下班回到家,常常都十一二点了。本来我以为她升上厨师之后会好一点,结果还是一样忙,听说下午是可以在餐厅地下室的椅子上睡一下啦,要不然我真担心她会过劳,年纪轻轻就挂掉。她假日也都没有放假,餐厅都要上班啊,但每次她在平常日轮休,我回到家都看到她在睡觉,常常一睡就睡一整天,都不翻身的,害我每次都忍不住拿卫生纸去她鼻子前面试试看她还有没有在呼吸,幸好卫生纸都有在动,像我刚刚看你这样,忍不住就——啊不是,哈哈,我没有对你这么做喔,真的没有,你有在动啊,我看你眉头皱紧紧的,满头大汗,所以才拿卫生纸帮你擦擦汗而已……”

他那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一双眼看东看西就是完全不敢看她的样子,简直越描越黑,让她更加确定他刚刚一定也拿卫生纸测试了她的呼吸。

她看着眼前这傻瓜,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想,那么多年来,还真的没人担心她会死掉,包括她自己,但方才他覆着她手时,她能清楚感觉到他的忧虑与担心。

就像那天晚上,她能清楚感觉到,他的惊慌与恐惧,明明是个很贪生怕死的家伙,明明怕那些妖怪怕得要命,在那个当下,他却没有丢下她逃走。

几天过去,他的脸上还有瘀青未退,疤痕结痂更是在手上、脸上,东一块、西一条的,一副滚下几层楼,又被车来回辗过的模样。

有些人,真的很蠢,蠢到听不懂人话。

可她知道这家伙其实不蠢,她读过他的心,知道他不是真的傻,就因为不傻才会听她的话离开,但他是个烂好人,就像他家朱朱一样,所以他才会回来,才没有丢下她逃走。

虽然你说我帮不上什么忙,但跑跑腿我还是可以的,我也可以帮你找救兵的……

那天晚上他说的话,再次浮现脑海,让眉心微拧。

就因为如此,更不想让这家伙和她有更深的牵扯,忽然间,没了胃口,但她还是吃完了那碗粥,那盘炒蛋和菠菜,还有那份外酥内女敕的咸酥鸡,然后看也没看他一眼,就翻身闭眼再次躺下。

“啊,你累了吗?朱朱说吃完马上躺下不好,容易胃酸逆流的,你要是很累,我再去帮你多拿几个枕头,垫高点睡。”

这话,让她无端想起那个人也说过类似的话,心中恼怒更甚,她没理他,那家伙却自顾自的跑了出去,没多久就拿了枕头回来。

她装作已经睡着,谁知他不死心,轻唤了她几次。

“阿澪?阿澪?欸?睡着了吗?”

她继续闭着眼,小王八蛋竟然就直接伸手把她的头抬了起来,垫了一个枕头还不够,跟着干脆把她的肩膀也抬高些,又塞了一个枕头。

他动作很轻很小心,一边像是怕她醒了,还咕哝着:“欸,我帮你垫高一点,这样会比较好……等过阵子消化完了,你睡一睡再把枕头拿掉躺平……好了,这样应该就可以了……”

说完,还不忘帮她把被子拉好。

“气象说今晚寒流会来,盖好一点,才不会感冒……”

跟着,他沉默了好一会儿。

她不知他在干嘛,只知他没有离开,过了半晌,她微微睁开眼,从眼皮子底下看着窗玻璃,外头天早黑了,玻璃上清楚映着那傻蛋的倒影,就见他坐在床边,拿着一本笔记本,在上头不知写些什么,他写一写又划掉,写一写再撕掉,然后抱头乱晃,再写一次又再撕了揉掉,跟着往后靠在椅背上猛搔着脑袋,一副头上长了虱子的模样。

最后,试了不知第几次,他深吸口气,再吐了出来,再次低头写了起来。

这次他很快就写完了,也没撕掉那张纸,就这样把那笔记本摊开来放在她床头柜上,再从他书包里掏出一只装满了手工饼干的玻璃罐压在上头。

跟着他低头把掉在地上那些被他揉掉的纸张,全都捡到了他的书包里,他甚至趴在地上看有没有遗漏的纸团滚到床底下,确定都没漏掉,他才站起身来,看着她的背影。

然后,他从床头柜上的面纸盒里,抽出一张面纸,再偷偷模模的,伸手越过了她的肩头,放在她脸面前。

阿澪一阵无言,她可以清楚看见那张洁白的面纸,垂在她眼前,就在她鼻端。

这臭小子,还敢说他没有这么做。

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有那么好一瞬,她真的想故意屏住呼吸吓吓他,但最后她还是维持着稳定的呼吸,让那轻柔的面纸随着她的吐息轻轻晃动。

见状,他松了口气,把面纸收了回去,然后在她身后小小声的说。

“阿澪,我先回去罗。”

他停了一停,又悄悄开口补了一句。

“晚安。”

说着,他才蹑手蹑脚的转身走了出去。

房间的门被悄无声息的打开,又悄无声息的关上了。

她听到他下了楼,和绮丽打招呼的说话声,不一会儿,他走出院子,牵起他的单车,骑回家去。

她又躺了一会儿,才坐起身来,转身把床头柜上的饼干罐拿开,抽出压在下方的笔记本。

笔记本上,简单的写了几个字。

阿澪

巧克力饼干是我自己做的,你要是饿了可以吃一些。

祝 早日康复

阿定

她知道,他之前落落长写了一大堆,不只这些。

拿起旁边的铅笔,她在下方空白的纸面上轻轻涂抹,之前他撕掉的那页字迹,慢慢浮现。

我知道你觉得我只是普通人,没办法多做什么,遇到妖怪也只有等死的份,但普通人也可以做很多事的,一定也有我可以做的事,我会努力让自己不要在你们打怪时,成为累赘……

她心头微紧,跟着就看到下一句。

抱歉我把你的剑搞丢了,我睡醒起来,它就自己不见了……

什么鬼?!

她呆瞪着那几句话,有那么好一瞬间,脑袋一片空白。

放下笔记本,她扶着额,往后靠躺回枕头上。

有没有搞错?什么叫做我睡醒起来,它就自己不见啊?

她应该要生气,那是那人的剑,伴着她好几百年了,但不知为何,想起那小子一脸无辜的模样,她就是气不起来,只觉头痛得有些无奈。

看着天花板,她放下手,深呼吸。

她晓得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事,这家伙确实不会故意弄丢那把剑,认真说起来,真要怪谁,她也只能怪那些突袭她的妖怪。

那天晚上若非他捡了剑来救她,她此刻处境恐怕早已生不如死。

想起那些妖怪,阿澪心头微悸。

这一群,和之前那些不同,她听到其中一个在混乱中,喝令要人攻击她的头。

他们很少主动攻击她的头部,两千年以前,她制造了谣言,让妖怪们以为她若没了脑袋,就会不能再生。

她会制造那谣言,是因为若只是身体受创,她仍能念咒,仍能想办法逃跑,可若头部受创昏迷过去,她就只能任那些妖怪宰割了。

会知道可以主动攻击她头部的,大多是那些曾待过供奉地的妖。

思及此,她眼角微抽。

她原本以为那一群早都死绝了,显然还有活着的。

反射性的,她试图覆握住缠在腰上的剑,却模了个空,才想起剑掉了。

心头一紧,她闭上眼,伸手改压住垂落胸口的铜牌。

别怕,不要害怕。

他温柔的声,在耳畔轻响。

那么多年,那么多年过去了,她都已经想不起来他的脸了啊,怎还记得他说的话呢?可她依然能听见,他沙哑的低语。

你若怕,就想着我吧。

恍惚中,好似仍能感觉到他就在身后,一双大手从后环抱着她,彷佛还能感觉到他的心跳贴着她的背心,缓缓的跳。

想我吧……记着我……想着我……

一滴泪,从眼角渗出,滑落。

刹那间,月光似在眼前,微风轻轻的吹,竹林沙沙作响,就连嘴里都还残留着蛋黄豆沙的甜,清茶的香。

她不让自己再多想,就这样偎在千年前温暖的怀抱中,陷入梦乡。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巫女澪(卷一)最新章节 | 巫女澪(卷一)全文阅读 | 巫女澪(卷一)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