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夫最销魂 第二章 作者 : 菲比

夜晚将位于山腰上占地广阔的独栋别墅衬得犹如海上明珠,别墅主人金鑫报关行王董事长今夜广邀名流,名义上是庆祝爱妻五十五岁的奢华生日宴会,实则是要在宴会里介绍甫从英国留学归来的独生爱女。

受邀的名流中,除了董事长夫妇的好友外,更邀请好几名青年才俊与富家公子,一场变相的相亲活动在衣香鬓影的夜宴里盛大展开。

在受邀之列的沈濯带着女伴南月悦出席宴会,今晚的南月悦穿着一件黑色无袖高腰蓬蓬裙洋装,上半身贴合她不大却浑圆的胸脯与纤细腰肢,下半身是多层次网纱堆栈而成的蓬裙,裙长过膝五公分露出匀称小腿与黑色细跟高跟鞋,搭配她雪色肌肤和黑色微卷及腰长发,看上去活月兑月兑一位真人芭比女圭女圭,美得让参与宴会的年轻男子纷纷将目光聚焦到她身上。

南月悦身材不算太矮,但一百六十五公分的身高站在一百八十三公分的沈濯身侧,简直像小鸟依人般令人爱怜。

尤其她有一张巴掌大却圆润的小脸,一双眼睛犹如黑夜缀满星辰,小巧鼻梁下粉色略带丰厚的双唇,让她看上去十分可爱,就算已经二十七岁,但若让她穿上高中制服,完全无违合感。

南月悦与沈濯一进入宴会大厅,扑面而来的冷气让光着两条臂膀的她不禁缩了一下。

“会冷?”沈濯没错过她缩肩的小动作,垂眸浅声问话。

“没想到这么冷。”南月悦扬眸抿了抿嘴,早知道就挑有袖子的衣服了!

“看样子我今晚不该来。”沈濯微微耸肩,表情颇有后悔神态,“应该让大伯母扒了妳薄不拉叽的皮,我再出资为妳添购厚一点的皮肤,妳想,犀牛皮如何?”

“不好笑!”南月悦睐了他一眼,眼底满满的鄙夷。

瞧她毫不掩饰的不悦,沈濯难得勾起唇角,融化他堪称雪山峰顶的千年冰霜,接着就动手打算月兑上的西装外套。

“你要做什么?”

“把外套给妳穿。”沈濯说得理所当然。

“这就不必了!”南月悦赶紧阻止,“宴会都还没开始,我披着你的外套,挡住我这件美到炸裂的洋装,这样对吗?”

“就妳话最多,别为了爱美赔上健康。”沈濯没好气睐了她一眼。

沈濯当然知道,在南月悦精心打扮的模样外头,罩上他的西装外套,不仅给旁人一种名花有主的错觉,也会毁了她的宴会穿搭,看样子,她得为了好看冷上一阵子了。

“反正你是开药厂的,感冒药、止咳药、头痛药应有尽有,我不怕没药吃。”南月悦说笑。

“胡闹。”沈濯知道她是开玩笑的,毕竟世界上哪有人会想生病!

“执行长,你就别理我了,去跟王董打招呼才是正事。”南月悦看着宴会主人夫妇站在会场中央,一一向与会来宾寒暄问好,赶紧催促沈濯也快去加入战局。

王董事长是在亚洲有多个据点的金鑫报关行创办人,平日与德森制药也有不少进出口事务的业务往来,与其他企业家打好关系,是南月悦一直督促沈濯做的事情,今夜当然也不例外。

接下德森制药台湾分公司执行长职务是沈濯迫不得已的决定,他向来喜欢窝在实验室做研究,会被推上营运战线,实在是当初担任台湾执行长的爷爷身体欠佳,一时间又找不到合适的沈家血亲接手,因此沈濯的父亲才把儿子从实验室挖出来,将他推到台湾担任执行长。

毕竟同室操戈戏码,从未在注重人伦血亲的沈家上演,所以暂时将台湾分公司执行长的位置交给沈濯救火,再慢慢寻找合适的人选,是八年前沈濯父亲的算盘。

只是,八年的岁月中,沈濯破碎的不仅是他原本完美的家庭,还有他对自己的人生规划。

沈濯低首认真审视南月悦,稍后,薄唇轻浅勾起。

他这贴身秘书就连私下参加宴会,都还赶牛似地要他工作,毕竟在沈濯心底,与企业家打好关系也是工作的一环。

他的贴身秘书,可真敬业!

南月悦下意识用手模模自己的嘴角,确认手没模到异物后,忍不住浅浅扬眉。

“放心,妳脸上没东西。”沈濯加深嘴角笑意,让他看上去向来寡冷的表情多了一丝人间烟火。

南月悦皱起眉头,看着他的眼底全是迟疑。

“我先去打招呼,等等我们就回家。”沈濯低哑嗓音如若朝一口古井投入石子,发出低闷又沉着的声音,不仅声线迷人,说话的内容又动听。

不明白沈濯的人乍听下,会以为他忧心南月悦的身体状况,但南月悦号称“人间清醒”,她明白,他是担心她如果感冒隔天就无法上班,又或者,他根本不想在这里久待,就拿她穿得少这件事做文章。

“嗯。”南月悦轻哼,“既然执行长不会久留,那我得去吃点东西,才不枉为了参加宴会,今天提早下班打扮。”

“妳忙!”沈濯瞧了眼南月悦,唇角的笑意未减。

南月悦站在原地望向沈濯往人群走去的背影,揉在眼底的爱恋与痴缠终于能肆无忌惮地浮现。

今夜的沈濯与平日上班一样,用发油将齐眉的中分浏海往上梳,露出方正额头与深邃五官,一双狭长眼眸终年含冰,高挺鼻梁下习惯性抿起的双唇,让他看上去一丝不苟,甚至给人生人勿近的感觉。

沈濯穿着南月悦替他挑选的藏蓝色为底,淡淡白细条纹的合身西装,内搭黑色衬衫与白色领带,脚踩深咖啡色皮鞋,纵使南月悦替他选择的西装并没有别出心裁的设计,但身形高身兆修长的沈濯,拥有宽肩窄腰与一双大长腿的诱人身材,硬生生将打安全牌的西装穿得十分出挑。

南月悦痴迷地望着沈濯的背影消失在人海中,就算高大的他隐在人流里,她依旧不死心地企图从人群中找寻他的背影。

明知沈濯的心不可能再为任何人跃动,也晓得她的感情只是多余,但南月悦却无法理智地克制奔腾爱意,一颗装满沈濯的心脏藏在血肉里,任由心房收缩,让融入痴爱的血液流遍全身。

她,无所遁逃。

唯有不断磨练演技,假装她对他一点兴趣也没有。

佯装她只把他当成姊夫,将他当成上司,两人间的感情,如此简单又明了的关系。

“她是不是南月家的么女?”一道陌生的男性嗓音从南月悦身后传来。

“南月家?你是指在日本十大企业里,排行第四的南月物流?”另一道男子声音随即迭了上来。

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与社交,南月悦假装没听到旁人议论她的出身,转过头刻意把眸光放向靠墙的点心自助区,似乎遥遥挑选心仪的点心模样。

看样子得离开了!她心下决定到点心区找清静。

当南月悦挑选了些精致的蛋糕,打算站在角落一边享用一边等待沈濯打完招呼时,熟悉的身影悄悄靠近她,在她准备转头时,男性的嗓音徐徐传来。

“小悦,妳怎么一个人待在这?”来者穿着黑色手工西装内搭高领毛衣,轻松却不失礼的穿搭,让他在宴会里显得格外自在。

“秦副院长,没看到我正在吃晚餐?”南月悦与长她五岁的秦尚邵已相识六年,私下对他说话向来没大没小惯了。

“我只看到贪吃的小老鼠,正忙着啃蛋糕。”秦尚邵耸耸肩,连眼尾也沾满宠溺笑容。

年仅三十四岁的秦尚邵是“景泰大型综合医院”副院长兼心脏外科主任,虽然许多人私下质疑他能获得副院长职务,全因爷爷是医院创办人,但他却用高超的医术与八面玲珑的招商能力,一次次证明他除了含着金汤匙出生,实力亦是一等一。

然而外表俊秀,身高一百八十公分的金字塔顶端人士,却在六年前一次法国行中,透过沈濯介绍认识了当时就读大学,时年不过二十一岁的南月悦便一见倾心,虽一直没敢放胆追求学长沈濯的小姨子,但他对她的爱慕与喜爱,只要长眼睛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当然,也包括南月悦本人。

“是说,妳的晚餐吃蛋糕?”秦尚邵皱起眉头,对南月悦不爱惜身体的举动感到忧心。

“来之前没能吃晚餐,只好用蛋糕果月复。”如果可以坐下来好好吃顿晚餐,她也不想站在角落囫囵吞枣吃蛋糕呀!

“这样不行,我带妳溜出去吃点热食,等等送妳回家。”秦尚邵伸手就想抢南月悦手上吃剩下的蛋糕。

只是秦尚邵的手还没碰到南月悦一根寒毛,手腕便被人用力握住,随后,一道夹带冰霜的声音低低传来。

“我跟小悦要走了,路上会外带晚餐。尚邵,你快回到你女伴身边。”沈濯边说话边松开手,守护南月悦的态度十分明显。

虽然秦尚邵医术了得,与德森制药也有许多业务往来,更是与沈濯师出同门的学弟,以一位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秦尚邵,他为人大方,张口闭口都能哄得女生灿笑连连,加上与他交往过的女性,总会大赞他是懂得生活情趣的浪漫好男人,因此,秦尚邵的确是很不错的情人人选。

但一说到结婚,秦尚邵瞬间变成最差劲的丈夫候选人。

秦尚邵有太多红粉知己,下班后的生活奢靡浮夸,流连在花丛中,常常隔日是在没回家的状态下继续上班,简直跟月兑缰的野马没两样。

纵使沈濯清楚晓得,秦尚邵对南月悦十分仰慕倾心,也于私底下再三向沈濯表示,只要南月悦愿意与他交往,甚至点头答应和他共度下半辈子,他绝对会拒绝所有夜生活的邀约,也不再与其他女性有过多接触,只希望沈濯能帮忙牵红线。

沈濯相信,秦尚邵说得出口便做得到。

但是,秦尚邵可以果断与周遭女性分手,女方能否爽快答应却是未知数,到时让南月悦陷入三角恋情纠葛中,是沈濯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纵使秦尚邵家境优渥,对南月悦又十分痴迷,但沈濯依旧觉得,南月悦值得更好的人。

“欸,现在才几点就要走?寿星都还没切蛋糕呢!”秦尚邵想方设法将南月悦留下来,就连寿星都拿来说嘴了。

“是谁担心小悦没吃晚餐?又是谁想偷带小悦到外头吃热食?”沈濯扬起眉头反问,但握住南月悦的手却一点松开的迹象也没有。

“呃……是我。”秦尚邵有一瞬赧然。

“是谁又觉得用甜食果月复对身体不好?”沈濯依旧不肯放过秦尚邵。

“呃……还是我。”秦尚邵知道自己双标。

沈濯冷然眸光淡淡扫了学弟一眼,轻浅说了一句:“我们走了。”拉着南月悦的手往入口处,头也不回地离开。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姊夫最销魂最新章节 | 姊夫最销魂全文阅读 | 姊夫最销魂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