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有点甜 第五章 作者 : 零叶

第四章

“这些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种的,自我有记忆以来这里就有这些了。有人说是以前我们白家镇的财主种的,后来人搬走了,这些树也就成了无主的了。”白春宁解释着。

“嗯。”汪镇嗯了一声就下山了,白春宁也跟上。

俩人很快的就来到山脚下。

葱绿色的草坪上面洒满了红的、白的、粉的花瓣,别提多好看了。

汪镇这么一个大老爷们看到后也不自觉的软化了几分。

白春宁看着地上干干净净的花瓣,将自己背着的布袋摘下放在一旁,开始轻轻的将最上面的一层花瓣捡起来放进布袋里。

“这是?”汪镇在她面前蹲下后疑惑的问。

“将军上次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我们家条件一般,也没什么好报答您的,凑巧今儿个我又遇见将军而将军不嫌弃还跟着我来这里了。就想着给将军做一顿杏花饼。”

白春宁说完悄悄的掀了掀眼皮子看了汪镇一眼,见他并没有面露不悦后才又继续搜集了起来。

汪镇看了会儿,觉得挺有意思的,也参与了其中。

但一个个的捡太累了。后来白春宁索性直接站起来在树上摘了。

她摘也不是瞎摘,而是专门挑比较密集的树枝摘。

一根树枝上就算开了很多花也不会挂很多果,有些果子在指甲盖大小的时候就开始掉落。最后树枝上挂着的都是也就那些,太多了果子也长不大。

白春宁摘了几处后一抬头就看到上面密集的花比较多,丝毫犹豫都没有,将布袋往身上一背,手脚并用的就上了树了。

汪镇一个没注意,回头一看人没了。再仔细看,树上多了一个影子。

汪镇想喊又怕惊扰了她。是以赶紧走到那棵树下站着,以防万一。

俗话说好的不灵坏的灵。

由于这里的湿度相比较山下要重不少,所以树上朝北边的地方还有一些青苔在上面。白春宁认真的采摘杏花,根本没太注意。当她一脚踩过去感觉一滑的时候暗道不好,伸手就去抓旁边的树枝。

结果另一根树枝剐蹭了下她身上背着的包袋子,白春宁措手不及手忙脚乱之下直接从树上摔了下来。

虽然不太高但也有五六尺的样子,摔下来也够呛。

白春宁以为自己这次肯定得摔狠了。结果就感觉身子一轻,有人一把抱住了她的腰身还转了个圈。

她甚至来不及惊呼一声就感觉双脚已经落地了。

白春宁眨巴眨巴眼,看着汪镇。

汪镇也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两人目光对上后久久都没移开。

白春宁的心跳忽然急促了起来,那一下又一下就像是鼓点一点敲在她的心头,让她有种头晕晕的感觉。

“吓着了吧……”汪镇一边说一边松开揽着她腰部的手并且后退了一步。

白春宁这才发现自己的腰被人搂着的,一时间是又羞又臊,匆匆的点点头,她是真的被吓到了。

“下次这些事情喊我来做就成。”说着一抬手。

白春宁下意识的伸手一格挡,将他的手挡开了。

“……”汪镇。

“……”白春宁以为汪镇又要搂她或者别的,所以才这般反应。

“布包给我,我去给你摘。”汪镇道。

白春宁尴尬了下,“应该够了……”

“包给我……”汪镇又说了一遍。

白春宁看了他一眼,这才乖乖的将布包摘下递给了他。

汪镇接过后转身走到另一颗大树前,脚尖轻轻的一点树干人就上去了。

“啊……”白春宁惊呼一声。她就在说书的人嘴里听过那些功夫厉害的人都是高来高去的,现实中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轻易的就跃上五六尺高的树的。

就这样,汪站挑了一些花开的比较饱满的树枝摘。

“将军,够了……吃不掉也是浪费。”白春宁在树底下喊。

汪镇嗯了一声后从树上飞身而下,因为借力点了树枝的关系,那树枝被他一点,不少花瓣就纷纷而下。

那一瞬间白春宁都看呆了。只觉得心头就跟揣了一窝兔子似的。

汪镇下来后朝白春宁走过去,结果发现她正看着自己愣神。

汪镇模了模自己的脸:“沾东西了?”

“啊……没……那个,是,肩头上有花瓣。”白春宁一阵惊慌的道。

汪镇扭头看了眼自己的肩头,抬手将花瓣扫掉后一转头忽然又抬起了手。

白春宁下意识的就要动作。

“别动,你的头上也有花瓣,你看不见,我给你取下。”

白春宁听话的站在那不动了。就看到汪镇抬着手,那温柔的样子让她有一种错觉,仿佛……仿佛他们是一对有情人……

有情人三个字让白春宁脸再一次红了起来。

“好了……”汪镇说完又道:“那我们是回去还是……”

我们两个字又让白春宁脸红了一下,在汪镇的目光下白春宁硬着头皮道:“那个,山里天黑的早,我们……也该回去了。”

“好,那就走吧。”

白春宁嗯了一声要接过他身上挂着的布包:“给我吧。”

“也不重……”说着对白春宁微笑了下:“这点小事就不要抢着做了。”

白春宁被他笑的脸一红,什么都不说了扭头就往回走。

汪镇保持一个身位的具体跟在她身后。

俩人下了山一路赶回到白家镇的时候已经是酉时了。

到了白家,白春宁看了下白屠户,见她爹似乎稍微好转了点后心也就放下了。客气的端上点心跟茶水,让他稍坐,自己转身去了厨房准备晚饭。

白春宁从小就爱吃,所以她母亲许氏会做的吃食还不少。白春宁喜欢吃,母亲做的时候她就在旁边看着,就这么的一边吃着一边看着也就学会了不少的手艺。

就见她先打了一盆清水将部分杏花放进去漂洗,而后用热水稍微烫了下捞起来沥干,接着又拿出细白的面粉放入木盆中,又打了个鸡蛋进去,接着将那沥干的花放入面粉中,最后拿了个干净的碗,倒入部分盐捣成粉末状添加清水,等盐化掉后倒入面盆里开始和面。

一切都是那么的有条不絮。

汪镇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厨房,就见他双手环胸依靠在门框上,看着白春宁将那揉好的面团盖上一层干净的白布等着发酵。

这边又将剩下的杏花全部放入盆里简单的清晰后捞起来沥水。

白春宁是打算将这些杏花做成杏花饼跟杏花茶。

就见她东西麻利的又和了一小团的面后一转身,看到门口站了个人吓了一跳。

“将军您这是……”

“抱歉,看你做的太投入没喊你……”

说着又加了一句:“想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白春宁看着汪镇,见这人一本正经的样子后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不过自己等下做饼的时候还真的需要有个人跟着打下手。

“那……你会添柴烧火吗?”白春宁问。

“会。”汪镇一边说一边往灶台下走过去。一坐下后问:“现在烧火吗?”

“稍微在等会儿。”白春宁说完从一旁的墙壁上割下一块腊肉来。过年的时候腌制的,到现在也还剩下一些。

接着将那些腊肉切成丁装备用。

“将军吃韭菜吗?”

“不挑食。”

白春宁闻言离开厨房,出门去了菜地。

他们家菜地就在屋后面,白春宁麻熘的割了一把韭菜回来后摘洗干净将部分韭菜切成很小的一段,接着将之前的腊肉丁倒进去,又抓了一大把的杏花,剁成碎末装放进去一起搅拌,加了点芝麻油。

再掀开面团一看,发酵的差不多了,开始动手做杏花饼。

汪镇坐在那看着她在厨房里转来转去的,那影子让他想起了他的母亲。

他们家以前很穷,后来为了养活全家人,他就投奔了赵忠也就是当今的皇帝,在忠勇王赵秉辰下面当一个小兵。

因为这层身份,他娶了个媳妇。媳妇也就是普通人家的姑娘。

成亲没两天他就回军营了。

后来因为他力气大,又肯卖力还认真请教,慢慢的就得到赵秉辰的赏识。用了一年的时间从一个小兵成了一个伍长。

升伍长那天,汪镇回到家里,不但带了银子回来还带回来赵秉辰赏的一段布匹,说是给他娘还有姐妹媳妇做衣服,可把他娘给高兴坏了。

那天他娘高兴,也给全家做了一顿白面饼,奢侈的加了两个鸡蛋。

对,也加了韭菜。

别看这些东西没啥稀奇的,但对那时候他们家的条件来说已经是奢侈了,一年也就那么回把两回。

那天他一口气吃了四张饼。

本以为这次能在家多休息,结果又是没几天就被召回了。他们要出发擒王,擒拿叛贼齐王。

于是,那就成了他跟他的家人最后一次见面。

后来襄阳城被齐王派的杀手潜入了,本意是想截杀赵忠一家,后来被人发现,这伙人潜逃出城,很不凑巧的就路过了他们家的那个村庄,一个村庄的人都被那些丧尽天良的杀手赶尽杀绝了。

“……将军?”

汪镇回神,脸上浮现痛苦跟迷茫,继而揉了揉眼睛这才看着白春宁:“何事?”

白春宁喊了汪镇好几声。见他这般模样,定是走神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娘子有点甜最新章节 | 娘子有点甜全文阅读 | 娘子有点甜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