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谊女王的大笨熊 第五章 作者 : 喜乐

她最近的运势一定很差,该找个时间去行天宫烧香拜佛改改运,像今天这样带赛的日子希望未来的人生都不会再来一次……

“可恶!”纯粹泄恨地踹了轮胎一脚,姜素荷认命地捧着厚厚一迭资料,难得露出疲倦脆弱的模样。

车子发不动,手机又没电,偏偏月事又刚来,在她红血球急速消耗的同时又饿到手脚无力……在这些鸟事发生之前,她才刚熬过长达十二个小时的超时工作,连午餐都只是匆匆塞了几口。

她虚弱无力地慢慢走在空旷无人的地下停车场,打算撑到一楼保全那里借电话。幸好“皇起生技”有自己的特约修车厂,一通电话服务到家。

从她停车的位置走到电梯的这一段路程,不曾如此漫长痛苦过……

在她已经累得头昏眼花,终于要伸长手按电梯钮的时候,那扇门竟然神奇地缓缓打开。

白骐皇一脸惊讶地出现在电梯里,不过姜素荷已经累到了极限,没力气招呼他,使出最后的力气把自己拖进电梯里。

“明天见,白总。”手指头频频颤抖,幸好还有力气可以按下一楼的按钮。

“皇起生技”最近正积极转型,打算成立自有品牌,几乎所有的人都卯足了劲在为共同目标努力,当然,也包括了一向以身作则的总经理,他和新上任的副总听说也是忙得焦头烂额……

电梯门关了起来,姜素荷几乎全身都倚在墙面上,懒得理身旁不动如山的男人。

白骐皇一个跨步贴近她。“姜大会?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事实上,他从来没看过这么苍白萎靡的姜素荷,简直像刚刚让吸血鬼肆虐过。

姜素荷又痛又饿,根本就没力气说话,只能勉强挥了挥手,表示自己还活着。

电梯很快就到了一楼,她做了几次深呼吸让自己稍微振作一点,然后认命地抬起恍如千斤重的双腿,结果头一昏——

竟有人及时将她拦腰抱起!

“白总?!”姜素荷眨了好几次眼睛,才确认自己真的让白骐皇给抱在怀里。那双可以吓坏一堆女人的眼里……是担心?

“你怎么了?我送你去医院。”白骐皇神色紧张,刀凿似的五官不见平日的冷淡。

姜素荷嘟囔地阻止他,“我劝你最好不要……”丢脸的是她耶!

已经踏出电梯的长腿迟疑了一下又收了回来,“那给你三十秒解释。”

这一道命令让姜素荷瞠目结舌,竟然觉得自己从这副硬邦邦的胸膛得到一些些力量,至少,有笑出来的力气了。

这男人……一下子温柔,一下子又霸道,还真是让她有些难以适从;不过,应该坦白从宽会比较容易从他的怀里解月兑。“我又饿又累又……贫血,想回家又遇到车子发不动,所以要去警卫室借电话啦!”嗯,还有五秒钟。

结果白骐皇一听面色更沉了,依旧文风不动地抱着她,显然打算直接回到刚刚的地下室去。

他刚刚真的被她苍白的面色吓得心口一窒,还以为她生了什么重病……幸好,只是需要休息和食物……不过,员工餐厅供应晚餐的时段早就结束了,想要马上吃到东西,就一定要到外面去买了。

“你刚刚怎么不讲?我身上就有电话,你何必多跑一趟?”

因为我不想跟你借啊……有人暗暗在心中OS,却装出豁然开朗的表情。

“我果然累到变笨了!白总,”姜素荷意有所指地瞄了瞄天花板,“不然我们打个商量,你先放我下来,然后借我电话找人来把车子拖去修车厂,这样我就可以跟你说……明天见。”

呵……她笑得甜蜜蜜的等着自己从某人手上得到自由,巴不得自己根本没让他抱在怀里!

盯着监视器的警卫大哥,拜托口下留情,千万别把这一段插曲传出去啊!

姜素荷刻意避嫌的心态其来有自,上次白骐皇亲访七楼女用洗手间的事情不知怎地传了开来,还被刻意加油添醋成一场暧昧的幽会,意图掩盖事情真相。

难怪总经理秘书最近看到她上楼时眼神总是很暧昧……拜托!人家有女朋友的好吗?虽然说他挑女人的眼光实在不怎么样……

不过,她倒是替这个粗犷魁梧的男人感到委屈,以他的身分地位,不应该在这段子虚乌有的诽闻中被形容成……野兽!

美女与野兽,是继“皇起生技”来了个帅副总之后最热门的下午茶话题。

“我会跟值班警卫交代,谢谢。”

咦?姜素荷忽然打断自己的胡思乱想,瞪着眼前自言自语的男人。

这时白骐皇也发现姜素荷的瞪视,回以不解的眼神,同时停下了脚步。

“上车,我送你回去。”然后帮她开了车门。

原来是蓝芽……还以为他忙到精神错乱了!看来她刚刚神游太虚的时候,白骐皇已经帮她联络好修车厂了。

尴尬地收回自己不知何时挂在人家脖子上的纤纤玉手,姜素荷有些手忙脚乱地回到地面上,身子免不了晃了一下,又让人紧紧搂住了。

“我没事!”姜素荷有些焦急地出声澄清,身体明显地僵了一下。

她有点反应过度地试图避开他的协助,顾忌着几乎没有死角的监视器会让人启发看图说故事的潜力;而她接二连三的回避,却让白骐皇以为她打从心里排斥接近他。

“上车。”他敛起担忧的神情,深邃双眸里毫无温度。

他逾越了……幸亏她的立场始终如一。

白骐皇在心里冷笑着,暗暗提醒自己别忘记那段七年之痒……

姜素荷听到他的命令,却还是站在原地,天人交战着。

还在犹豫的当下,踩着高跟鞋的美腿自有主张地往后退一步,白骐皇冷冷看着她一步步拉开两人的距离,很难决定是要打昏她把她送回家,还是放任她在这个乌漆模黑的地下停车场自生自灭?

“我……我想我等修车厂的人来比较好。”她不想欠他人情。

“那我陪你。”白骐皇无奈地倚着车门,承认自己狠不下心。

“白总,我可没忘记你有一个爱耍脾气的女朋友!”姜素荷头痛地出言阻止,希望这个男人不要在这个时候想要来一出英雄救美!

“我没有女朋友。那天起……就没有了!”白骐皇冷冷说出事实,不痛不痒的态度让姜素荷把心虚愧疚也省下来了!

分手了……也不是坏事!在她看来……他配得上比那个海咪咪更好的女人!

“呃……可是我还是不想让你陪我!”她干脆说了实话,免得你来我往的猜来猜去反而让人有空间随便乱想。

姜素荷明显抗拒的表情惹出一把无名火,白骐皇决定不让她称心如意。

“不然就让我送你,路上顺便跟我谈谈胡小悦。”他灵机一动,想到这个显然少根筋的客服人员。

这个单纯的女孩,也许可以让卫后起的生活产生正面的改变。

他的提议果然让姜素荷猛一抬头,胡小悦三个字让她瞬间变成充满斗志的母狮。

“皇起生技”最精明干练的总会计二话不说地坐上了车,转头对着最让人闻风丧胆的总经理说:“那……可以先载我去买得来速吗?”

她真的快饿死了……

汉堡、薯条、可乐,要先吃哪一个?

姜素荷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跟白骐皇坐在他的双B房车里,看着山脚下的万家灯火……吃高热量的快餐!

“你骗我!你说要送我回家的……”她不是很认真地抗议,事实上还说得不清不楚,因为她正大口大口地喝着汉堡,然后觊觎着某人手中那杯可乐……

“不可以。”某人很无情地猛吸了一大口,答非所问地回答。

偏偏姜素荷就是知道他在说什么,“小气鬼!”

白骐皇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不知道是谁刚刚说自己贫血……”他知道她的意思是说生理期来了……这一刻,他的心里其实很惊讶她跟他竟然正有一搭没一搭地在闲聊!

这真是史上破天荒第一遭……他们明明在公司里都是那么正经八百的模样,现在竟然为了一杯可乐在大眼瞪小眼?

“我……不然一口就好了?”姜素荷吞下最后一口汉堡,朝着身旁那个眼角抽搐的男人笑得十分谄媚。

拜托!她真的好渴哦……为什么他刚刚没有多买一杯呢?早知道就不要先吃薯条……

“你要跟我共享一支吸管?”白骐皇一掌打掉自己心里的情色念头,安慰自己这是正常男人的反应……不正常的是身边这个女人吧?

她是饿昏头了吗?难道不知道在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这种荒郊野外的地方,只有孤男寡女单独相处……随便一个举动都很容易擦枪走火吗?

她这个联谊女王不会这么纯情吧?!

她难道不知道自己有一双修长匀称的美腿,正完美包裹在那件合身的窄裙底下,每一寸出来的细致肌肤都散发着莫名的吸引力,让他必须用尽所有的意志力才不至于让目光停留在那里流连忘返,然后想起那天将她从折迭椅上面抱下来的亲密?

姜素荷愣了一下,然后很忍辱负重地点点头,双眼简直要冒出点点星光……对于身旁的男人处于即将狼嚎的阶段一无所觉。

“一口就好了!”她眼巴巴地瞪着那杯可乐,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天人交战了一会儿,白骐皇还是摇头拒绝了。

他真的只想乘机跟她聊聊胡小悦……可是这个女人现在却在挑战他的意志力!

姜素荷忽然面露凶光。“你这个总经理怎么这么小气!给我喝一口就好了……”等一下火大了干脆抢过来算了!

白骐皇也有些火了,觉得这个女人真是不懂他的用心良苦!

“你现在不能喝冰的!”而且你会吃到我的口水……

该死!他何必替她想这么多?她自己都不介意了,他在婆妈什么?

没想到她让他吼了回去竟然安静了下来,还很委屈地别开脸看着窗外被夜风吹得簌簌摇晃的高大树影。

“我很渴,你车上又没有矿泉水可以喝……”适当的摄取水分对人体健康是很重要的啊!

没多久就听到旁边传来冰块碰撞的声音,姜素荷索性双手环胸,闭上眼睛,催眠自己一点也不渴……他等一下就别想从她口中问出任何有关胡小悦的事情!

吼!快点送她回家啦!

突然有人把一杯没有冰块的可乐放在她眼前,杯盖跟吸管都不见了。

“别用吸管了……然后含在嘴里等不冰了再吞下去。”白骐皇不得不庆幸这样的夜色可以遮掉他脸上的不自在,可是她却迟迟没有伸手去拿那杯去冰的可乐。

气氛顿时有点尴尬,白骐皇暗骂自己一声鸡婆,正要收手却让她攫住手腕,他来不及收回恼羞成怒的眼神,唉!他怎么老是在她面前做一些蠢事……

“白总,谢谢你的鸡婆……”姜素荷松开了那充满力量却体贴温柔的大手,接手了那杯饮料,故意挖苦似地道谢,赶走狭窄空间里的尴尬气氛。

她把自己早已晕红的面颊埋进了杯口,希望自己一口一口吞掉的是刚刚流窜在四肢百骸的感动……

可恶!她在联谊场所见多了男人的殷勤体贴,怎么却让这一个平日不苟言笑、一笑起来就像要砍人的男人给打动了?!

“不客气……”白骐皇目光流连在她啜饮的动作,怀疑自己刚刚眼花了,竟然以为看见她脸红?只有车内微弱的灯光,应该是看错了……

“不是跟你说不冰了再喝吗?”他忽然严厉地教训她,害她差点呛到了!

“咳……咳咳……”结果她还是呛到了,还因为咳得太出力让手中那杯半满的可乐溢出了不少,统统都洒在她的衣服上头。

白骐皇直觉地拍打着她的后背,等她顺过了气才发现她的裙子几乎都是可乐……他咬牙切齿地赶走越来越不受控制的想象力,专注在眼前的小小意外。

他最近是着了什么魔?竟然动不动就想到她,还三番两次对她有了遐想!

“吼!都是你啦……突然骂我……”她很自然的惨叫出声,流露出受宠的女孩子身上才会有的任性娇憨,顾盼之间不同于往日女强人的精明形象,几乎接近撒娇耍赖的模样,让白骐皇简直舍不得移开视线。

可是他不得不想到前阵子戴维被胡小悦弄湿了衬衫的意外,就这么巧地对上姜素荷的视线,然后两个人同时笑了出来……

那个胡小悦……真的很天兵!

姜素荷很快就停止笑声,因为她让白骐皇浑厚悦耳的笑声给吓到了!她从来没看过他这样爽朗的笑容,那副令人望而生畏的脸上常常是带着别有深意的微笑,好像在警告别人他就要做坏事了……

那……其实是一种保护色吧?

就像蛇目蝶,这种蝴蝶翅膀上的花纹长得像毒蛇的眼睛,具有欺敌避祸的本能。

“你如果常常这样笑,就不会有那么多人看到你就发抖……”她看似冷静地找着面纸,其实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得好快,全身上下所有的骨头都因为他刚刚性感的笑声而酥软……

性感……天哪!她竟然觉得他性感?

她迅速摆上处理公事的招牌表情。“我要回家……换衣服,麻烦你。”

顾不得气氛怪异不怪异,她当下只想遮掩自己突如其来的悸动,免得让身旁的男人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白骐皇若有所思地看了她安静淡然的侧面一眼,不动声色地伸手拿走她还握着的可乐,“还要喝吗?”

姜素荷目不斜视地摇头,尽量保持面无表情。

“那我喝掉了……”说完就仰头喝光了那杯可乐,就着杯口那圈淡淡的唇印,还很故意地朝她看了一眼。

姜素荷还来不及出声阻止,就剩一个空杯搁在杯架上,然后白骐皇若无其事发动了车子,缓缓地下山。

一路上没有人主动开口,两个人好像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似乎都忘了原本同车共行的目的是什么……

直到姜素荷看见自己住的小区大楼就在眼前,才赫然发现这个惊人的事实!本来想要提醒白骐皇这件事,却因为他沉默盯着她的眼神让她寒毛直竖,心神不宁,便草草说了声再见就连忙下车。

白骐皇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窈窕的身影匆匆走进小区中庭,确定看不见她的身影之后才放心离开。

然后继续想着刚刚那个问题——为什么她听见他的笑声之后会忽然脸红?

而且,直到刚刚说再见的时候,都还是红通通的……害他差点就俯身过去咬一口!

这个谜题般的事实,让他失眠了好久好久……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联谊女王的大笨熊最新章节 | 联谊女王的大笨熊全文阅读 | 联谊女王的大笨熊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