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浪子的初恋 第四章 作者 : 安祖缇

车子进入车水马龙的大马路,因为下雨又逢下班时间,路况有点塞。

“你现在已经下班了,可以问我隐私了吧?”单手操持方向盘的温则岳转过头来道。

龚祺蕙傻眼看着他,“你是为此特地载我的?”敢情又再报老鼠冤啊。

“没有,我刚好经过,顺便载你,顺便问问。”温则岳撇头,装出痞痞的样子。

龚祺蕙眼中写着“不相信”。

“找我有什么事?”龚祺蕙猜想他肯定有事才会三番两次出现。

“我真的只是刚好经过,不是特地接你。”温则岳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强调。“你家往哪走?还是要陪我去吃个消夜喝个酒?”

“我家在……”龚祺蕙直接给他住处的大概方向,完全没有要陪他吃东西的意思。

温则岳心想这女人真是铜墙铁壁,当初阿尧那二愣子到底是怎么追到人家的?

“问一下,你当初怎么跟阿尧在一起的?”

龚祺蕙没有回应。

才不要送他嘲讽的机会。

“说啊,现在塞车耶,不聊天很无聊。”

“你问这个要干嘛?”

“我跟阿尧是同学,他的情史我很清楚,他大学时交的女友长得跟你完全不一样,所以我觉得你应该不是他的菜,怎么会在一起呢?不会是你追他的吧?”

果然这家伙就是在找机会想损她。

“是他追我的。”被“嘲讽”多次了,她忍不住想要扳回一城。

“是喔?”

“对!”她生气的咬牙。

“你们怎么认识的?”

“看演唱会认识的。”

“演唱会?”

“我们喜欢同一个乐团。”

温则岳诧异转头。“你们兴趣一样?”

“没错。”龚祺蕙瞪着他。“而且阿尧人很体贴,我的应援手灯坏了,他主动把他的手灯给我,是一个很好的人。”

都已经分手了,干嘛还一直说阿尧好话?

温则岳心头酸溜溜的。

今天如果是他跟她去看演唱会,她手灯坏了,他也会把他的给她……不仅如此,他会把所有的手灯都买下来,让她永远有用不完的手灯!

“你不会还对他念念不忘吧?”他语气的pH值可比柠檬。

“并没有。”阿尧都要去相亲了,她才不会对他念念不忘。

“那就好?”

“好什么?”

“没有啊,我怕你陷入情伤走不出来。”龚祺蕙想说些什么时,他接着又说:“然后错失身边大把机会,忽略有其他更好的男人。”譬如他。

“算了吧,”她叹气。“我现在也没什么兴趣。”她还有事业要拼,更没心情关注恋情了。

听出她语气中的怅惘失落,温则岳有些替她难过,不过只有一点点而已,毕竟少了阿尧这个情敌,对他是很有利的。

她现在不好追,八成是因为还没从情伤走出来,不是他魅力不够的关系。

虽然他不懂为什么分手要难过那么久就是了。

从上次撞见他们吵架到现在也超过两个月了不是吗?

若是他,早在吵架的隔天就交新女朋友了,才没空伤心呢。

“你……你跟阿尧认识多久就在一起了?”

“不知道。”她望向窗外。“一两个月吧。”

一两个月?温则岳瞪直眼。

那他们……他们都认识好几个月了,为什么她还是对他不假辞色呀?

“我们二十六号有要联谊,你要不要来?来玩一玩转换心情。男生都很优质喔,只差我一点点而已。”

“那就是……”很糟糕。

“很棒对吧?”他很臭屁的挑了下眉。

这人哪来的自信啊!

龚祺蕙不知怎地竟笑出来了。

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太白痴了!

“你笑了就代表答应了对不对?”温则岳兴奋地问。

这笑容一点都不职业,真好看,只是还不够甜,毕竟他看过她对阿尧笑的模样,就算是冰山也会马上融化。

龚祺蕙原想拒绝的,忽尔想到阿尧都开开心心的去相亲了,只有她对前情旧爱在纠结,蓦地感到不爽。

“好啊。”反正她那天刚好也休假。

她答应得如此爽快,出乎温则岳意料之外。

他被她的冷脸冰过太多次了,就算她难得笑了,心里也没半点把握她会答应。

“你真的要去喔?”不安的温则岳再次确定。

“你刚是开玩笑的吗?”龚祺蕙敛了笑容。

“不,我不是开玩笑的,我是真心的!二十六号,晚上七点,要不我来接你。”温则岳语气着急,就怕她改变主意。

“我自己去,告诉我地点就可以。”

“好吧。”温则岳心想不要逼太紧,免得她一火又说不去了。“如果下雨的话我再接你,这样可以吧?”

龚祺蕙没有回答。

“那既然要联谊,应该交换个电话吧?”他试探性的往前踏一步。

“我不会爽约。”

“我不是怕你爽约,怕万一有事情要联络啊,譬如……譬如换地点、改时间什么的。”

龚祺蕙还是一脸踌躇。

她不想给公子电话,就怕没事给自己招来麻烦。

“我不会随便打电话给你的,我保证。”他臭屁的摊开双手。“我没事找你干嘛,你又不是我的谁,是不是?”

“嗯……好吧。”龚祺蕙终于首肯与他交换了手机号码。

温则岳心里爽死了。

特地等她下班果然是对的。

不枉他花了一千块跟警卫打听,然后在后门痴痴等了半小时。

车子开到龚祺蕙住家附近的路口,龚祺蕙要他在路边停下。

“你家不在这吧?”这里是办公大楼耶。

“在巷子里,我自己走进去就好。”

这是不想让他知道她家在哪吧。

“可是还在下雨耶。”温则岳不想放弃。

“没关系,已经比较小了。”

难道她想淋着雨回去?

那他特地载她回来有什么意义?

温则岳思考了下,“我借你伞好了,你等等。”

温则岳飞快开门下车,从后车箱拿了把伞回到驾驶座递给她。

“那……你自己小心。”他依依不舍的说。

“谢谢。”

龚祺蕙下车撑伞,头也不回地走进巷子里。

温则岳痴痴地望着,看她会不会回头,结果直到她人完全消失在视线之内,她头连动一下都没有。

绝情啊!温则岳伤心的擤了下鼻子。

温则岳借给她的是一把黑色的伞,乍看好像没什么特别,但撑着伞回家的路上,龚祺蕙注意到握把跟一般的不同。

举高仔细一看,握柄是金色狮子头,纹路精细有力,显现出狮子的霸气。

伞柄上的金环刻有品牌名称,仔细一瞧,她心头一个咯噔。

竟然是Pasotti义大利手工伞!

这一把至少也要上万块。

那……周倩倩借走的那一把不会也是Pasotti的吧?

难道这就是她帮周倩倩借伞时,盘子哥没有马上答应的原因吗?

上天保佑,周倩倩千万别不小心把伞给弄丢了呀!

联谊的当天,礼拜五的中午,龚祺蕙与表姊蒋令仪一块儿吃午饭,只见蒋令仪面露愁容,似乎有什么心事。

一问之下,原来是身为文具代理商的表姊最近好不容易签下日本的高级精品文具品牌代理权,但对方要求第一笔订单至少要有一千万,表姊手上现金不足,因此坐困愁城,急着想找天使投资人。

龚祺蕙握着蒋令仪的手,一起为她想办法。

她跟蒋令仪的感情非常好,当年,她想读美容造型相关科系时,想送她出国去留学读商的父母大为反对,是表姊跟阿姨替她说话,她才能从事喜爱的行业。

原本跟表姊交情普通的她,在那次事件之后,两表姊妹的感情大跃进,彼此无话不谈,有什么心事一定会告知对方。

龚祺蕙今年二十六岁,打算开间美容造型沙龙,业绩一直是名列前茅的她资金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目前正在寻觅开业地点,梦想即将达成。

如果不是表姊,她没有今天,因此对于表姊的困境,她不能坐视不理。

了不起延后个几年开店就好,但是表姊的机会有可能过了这村就没了那店,代理权被抢走就完了。

“不然表姊,我手上还有点钱可以借你,你先拿去应急。”

“不行!”蒋令仪摇头。“那是你要开店的资金,我不能拿。”

龚祺蕙跟她不一样,她当初开公司是有父母支援的,为筹创业基金,也是拿父母送的房子去贷款,而龚祺蕙虽然也是家境不错的中产阶级,但因为她想走的这条路,当初父母是反对的,因此不可能给予奥援,一切都得靠自己。

蒋令仪还希望龚祺蕙想开店时,自己已经有能力帮忙表妹了呢,当然不可能拿她辛苦存的钱。

“但你不是剩没多少时间可以筹钱了吗?”龚祺蕙握紧表姊的手,语气坚定。“没关系的,先拿去嘛。”

“不行!”蒋令仪坚决摇头。“我只希望有途径可以认识有钱人,可以一口气拿出三百万,不痛不痒的那种。”

“啊……”龚祺蕙想起来了,她身边不就有个有钱盘子哥吗?“晚上有个联谊,参加的都是有钱人,你要不要去?”

温则岳说过,联谊的那些男生只差他一点点,温则岳是土豪(温则岳表示抗议),每次来柜上撒钱,听到价格眉头都没皱过,那他朋友的口袋一定也很深。

“什么样的联谊?”蒋令仪好奇的问。

“那是……我一个朋友的同学办的,那个同学家里很有钱,听说一起去联谊的也都很有钱,也许你可以试试看,说不定真能找到投资者。”

“真的吗?”蒋令仪开心握住龚祺蕙双手,“好,我去。”

“嗯。”

龚祺蕙非常开心可以帮到表姊,但听到她竟然不去要让表姊代打的温则岳可不开心了。

“怎么可以临时换人?”他不满的抱怨。

“为什么不可以?”龚祺蕙不解反问,“联谊不就是认识新朋友?我表姊是非常优质的女性,比我还要好很多倍,你认识她就晓得了。”

他才不想认识她表姊呢,一点兴趣都没有!

“你不是说你不会爽约的吗?”

亏他眼巴巴期待这天,还特地去订制了全新的一套西装跟鞋子,务必要让她在联谊时发现他有多出色多优秀,不要再老是给他钉子碰。

“我不是爽约,我是换人。”

那有什么不同!

“到时再麻烦你多介绍人给她认识,谢谢你了。”怕他拒绝,龚祺蕙嗓音特别柔。

温则岳当下被她迷惑的不要不要的,就点头答应了。

直到挂了电话方清醒过来。

他才不要!

绝对不要!

她爽约!

她骗人!

她就只会欺负他!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花心浪子的初恋最新章节 | 花心浪子的初恋全文阅读 | 花心浪子的初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