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你当情人 第四章 作者 : 可乐

尹雅仁一直觉得台南是一个很有趣的城市。

随着时间的推进,现代新建筑取代了老房子,可那藏在城市平凡巷弄间,却总有彷佛一直停留在老府城旧时光的老建筑,让新与旧之间的存在,没有界线巧妙的交融。

穿梭在老巷弄中,你可以看到新房子、老房子,或者被艺文者进驻的小酒吧、咖啡馆,更甚者,会有一间庙突然出现在眼前。

也或许正是这些看似不相干、不同调的元素物件出现在眼前的突兀、矛盾,才造就了一股难言的魅力,让旅人趋之若鹜。

尹雅仁时而闭着眼,享受清晨的微风随着脚踏车的速度迎面扑来,时而睁开眼看这让她在国外极度想念的城市。

回到工作室,吴振乔让她等着,火速放好东西,便风风火火的踩着脚踏车说:“快快快,趁早填五脏庙去。”

尹雅仁看了看手表,“还不到七点半,时间应该很充裕。”

师父指派的讲座功课就在眷村附近,时间绰绰有余。

“错!你不知道,五妃街这一条蛋饼街,一到假日可是一位难求,其中一间店有句标语——吃个蛋饼却等了一辈子。”

尹雅仁噗哧笑了出来,“这还真的有够夸张的。”

“不夸张。真的会等夸张的久,但真的很好吃。他们的炒女乃尤其有名,听说是老板用红糖炒香再熬煮的女乃茶;再过去一点有间主推脆皮口感的蛋饼皮,绕个弯,肥滋滋的薯泥蛋饼是必点首推!”

才离开两年,变化之大,连早餐的选择也变得这么多。

“所以咧?吃哪间?”

“每一间都是人满为患。不如咱们就碰碰运气,看哪间有位子就去哪间。”吴振乔倒是很随兴。

“行。”

两人抱着随缘的态度,享用了早餐,甚至比预期的早了一点抵达辟天建设的接待中心。

尹雅仁看着花木扶疏,走简约路线的接待中心,心中充满感触。“这一区原本是眷村,可是盖了房子后,完全物是人非了。”

她还记得女乃女乃还住在眷村时,老旧的房舍、庭园以及眷村巷弄,那点点滴滴的回忆,随着时代变迁淡去,徒然让人感到无限的缅怀与感伤。

“嗯,都更后这一区建案不少,房价也高得可怕!”吴振乔捧心露出承受不起的表情。

尹雅仁被他夸张的模样给逗笑了,这时突然看到一抹熟悉的人影出现,不禁兴奋的跑了过去。

“师父!师父!”

古定任一看见久违的爱徒,笑着模了模她的包子头说:“果然让小乔去接你是对的。”

古定任其实只大尹雅仁五、六岁,但因为师徒关系,加上这小妮子让人特别操心,工作以外的事,总是迷迷糊糊丢三落四的,让他不自觉就把她当小女孩看待。

尹雅仁沮丧的摀脸哀号,“有必要大家见到我就这样吗?”

“定任,这位就是你跟我提过的徒弟?”

听到那带着笑的沉嗓,尹雅仁抬起脸,这才发现古定任身旁那个西装笔挺、梳着油头,看起来很菁英的俊秀男人。

她朝他点头示意,“您好。”

吕炜汉一看清楚眼前女人的模样,饶富兴味的扬了扬眉。

居然又见面了。

他伸出手,笑着开口说:“您好,辟天建设建筑师吕炜汉。”

吕炜汉才做完自我介绍,便听到古定任说:“小包,炜汉也接触过修复,但专攻建筑,等一会儿的讲座除了传达吕氏建筑的风格以外,还会分享一些建筑修复的经验,你可得仔细听。”

尹雅仁有些讶异,传统建筑内装饰艺术的种类繁多,包含木雕、石雕、泥塑、剪黏、彩绘、壁画、书法、碑碣、匾额等;如果再将传统艺术与建筑物的大木架构、门窗、墙壁等系统做结合,便会成为整体的建筑艺术。

这个吕炜汉看起来像是坐办公室做统筹策画的领导人物,有这方面的经验还让她挺讶异的。

她不像师父那样全能,最擅长的只有绘画修复,其他的都是跟着师父接的修复案子东学一点、西学一点。

能有机会得到这方面的知识,她兴奋得双眼发亮,完全没发现吕炜汉看她的眼神不太一样。

“明白!我会认真听课!”

看她直率可爱的反应,吕炜汉竟然有种觉得她很可爱,想要揉揉她发顶的冲动。

但吕炜汉的阅历经验加上在商场打滚多年,轻易便把那股莫名的冲动给压了下去。

他看了看时间说:“时间不早了,还是请大家先入座吧!”

听完讲座,尹雅仁是彻彻底底被吕炜汉的专业知识给迷得团团转。

她展开迷妹模式,拿着人家印刷精美的建案DM当笔记本,在应该美轮美奂的建筑简介的空白处东抄一句、西抄一句吕炜汉分享的只字片语。

吕炜汉在台上便注意到尹雅仁的反应,原本不是太在意,却因为她随着自己分享出的东西,脸上精采呈现的表情变化,彻底被她吸引了目光。

讲座结束后,吕炜汉像是与老友聚餐似的,让古定任以及他的团队进入会议室,还特地送上台南知名点心和茶水招待。

尹雅仁不像其他人坐下享用点心茶水,反而拿着那临时笔记本,黏在吕炜汉身后不断发问。

在回答第N个问题后,吕炜汉忍不住问:“真的没认出我吗?”

尹雅仁一怔,满脸疑惑地看着他。

根本不需要听到她的回答,吕炜汉已经由她的表情得到答案。

“小豪洲。”

这一句话像一把钥匙,瞬间唤起尹雅仁的记忆。

但……这个男人有没有胡子怎么差那么多啊?剃了胡子之后,竟然多了几分清俊感。

吕炜汉玩味的看着她吃惊的表情,猜想她应该已经认出自己,还想开口,却看到古定任朝他走来,同时有同事喊着尹雅仁要看刚刚她做的笔记。

见她急匆匆的走开,吕炜汉立即开口问:“定任,能不能跟你借她?”

古定任怎么会没看到爱徒有些疯狂的行径,只是他原本就希望尹雅仁多学些东西,倒也没制止。

现在听到吕炜汉的请求,他不确定地问:“这只?”

吕炜汉笑着点头,指了指不远处,正心无旁骛和同事讨论的尹雅仁说:“对,那只。”

古定任和吕炜汉认识多年,知道这个富家公子哥的情史多到可以绕着地球跑一圈。

尹雅仁年纪不小了,心思却仍单纯的像个小女生,他不自觉就像个保护自家妹妹的大哥,语气警戒了起来。

“你要做什么?”

“她很好玩。”

古定任皱眉,才想开口,却听到吕炜汉赶紧接着解释。

“不开玩笑,我是说她很特别,我从没遇过这么……好学的女生,我想让她帮我处理一件私人委托的案子。”

早些前,姚志清允诺他,要替他找专业人士监定爷爷立的遗嘱,确认爷爷真实的想法,但一晃眼大半个月过去了,却一直没有消息。

他万万没想到,因为一场讲座就把他需要的人给喊来了。

“私人委托的案子?”

“嗯,算是文件监定。”

古定任想了想才说:“我再问小包的意思。”说完,他意味深长看着他,警告,“你这只大野狼可别打我家小白兔的主意。”

吕炜汉听了哈哈大笑。“什么大野狼小白兔的,是工作。再麻烦你想想,借不借人再跟我说。”

爷爷的遗嘱监定对他来说是何其重要,照道理说,他应该委任的是古定任这样专业的人士,而不是他身边的学徒。

但只能说那个可爱又迷糊的女人莫名的吸引他,他几乎未经大脑思考就觉应要将这个重责大任交给她。

他的确有私心,当然他不会承认这一点。

古定任与吕炜汉是大学同学,信得过他的人品,却又因为“爱徒心切”,才有些犹豫,是否要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我考虑一下。再联络你。”

话落,古定任起身,朝像是开起同乐会的“古定任修复团队”拍了拍手。

原本有些热闹的空间瞬间安静了下来,笑得无拘无束的成员们,皮绷得很紧,一个个很有默契地起身冲到他面前集合。

他满意的点了点头,“半个小时后工作室集合。”

吴振乔正想喊尹雅仁,却听到古定任抢先一步道:“小包坐我的车。”

“噢……”吴振乔有些失落,却只能一脸落寞悲情地跟她挥挥手,“小包保重。”

古定任虽然不是很难相处的人,但毕竟是他们的老板,他们的师父,还是该保有学生以及员工的样子。

但瞧瞧吴振乔现在是什么样子?

尹雅仁暗暗抡起拳头,恨不得能隔空修理他。

再说了,他们都知道,古定任的车从不载团队人员,被喊上车,不免让人有种被长官上司喊进办公室独谈的忐忑。

天兵如尹雅仁,当然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只是想,她从小就是容易晕车的体质,所以向来不喜欢坐车,听到师父要载她,她没半点喜悦,反而唉了一声。

古定任看着她夸张的反应,没好气地敲了她一记,“跟上,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噢……”她好哀伤的向吴振乔及其他同事说再见,跟在古定任身后。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拐你当情人最新章节 | 拐你当情人全文阅读 | 拐你当情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