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情人强制爱 第五章 作者 : 安祖缇

虽然时间还早,但通常这时候他已经睡不着了,深怕一闭上眼睛,又要被捅好几刀。

噩梦已经成为他的精神压力,以往准时十二点入睡的他,在床上辗转反侧至两三点才睡着,五点就被噩梦吓醒,睡眠严重不足。

他甚至恼恨为何人类要睡觉,睡觉还有梦境骚扰,让人不得安眠。

外出跑步,洗完澡后吃早餐,七点左右他拨了电话给温则岳。

温则岳声音很懒散,显现人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可恶的家伙,睡得这么好,都不知道他每天噩梦缠身。

但他已经忍耐了两个小时才拨这个电话,况且都七点了,也该起床了,每天这么懒散过日子,哪天温叔叔把家业给了别人,他都不意外!

“你为什么这么早打电话来吵我?”温则岳碎碎念抱怨。

“给我那个女人的电话。”

“哪个?”

温则岳心想席认宇发神经喔,一大早跟他要女人电话?

自律自守,长辈心目中的好儿子——席认宇先生,何时转性当浪子了?

如果席认宇真的转性,那他会爽死,这样父母爷女乃就不会老是拿席认宇来跟他比较,把他念得恨不得耳朵长包皮,啥都听不见。

“她叫蒋令仪。”幸好他名字还记得。

“蒋令仪?”温则岳眼珠子往左转半圈,再往右转半圈。“谁?”

席认宇气结,“你昨天不是跟我说有个女人跟我要电话吗?就是她!”

“噢……可是跟我要电话的不叫蒋令仪。”

“不然是谁?”竟然不是她?

“是龚祺蕙跟我要电话。”

“她是谁?”

“她是我本来找她来联谊,但是她却临时叫她表姊上阵的很难追的女人。”温则岳语气颇有埋怨。

他办联谊也是为了追龚祺蕙,结果人都约好了,才临时跟他说要换人,害得他那天气得跟别的女人**,结果说给龚祺蕙听,她却完全无动于衷,连一口醋都不吃,好生气。

聪明的席认宇立刻懂了。

那个龚祺蕙就是蒋令仪的表妹。

“给我她的电话。”

“龚祺蕙的喔?”

“对。”

“你要横刀夺爱喔?不……要……啦……我很喜欢她捏,被你追走了我会恨你一辈子。”温则岳哀怨地抱怨,“都已经很难追了,你还要来抢,真过分,没兄弟道义,你联谊那天吃掉了我八千块,我连眉头都没皱一下,结果你还来跟我抢女人!”

席认宇深呼吸两口气,以免一时冲动破口大骂。

“我是要找她要她表姊电话。”

“是喔,不早讲!”温则岳的语气恢复精神。“你等一下喔,我找找,找到再发讯息给你。”

席认宇喝着咖啡,眼睛盯着萤幕,等了两分钟,温则岳才把龚祺蕙的电话传过来,还很“贴心”的说:“她下午才上班喔,现在应该在睡觉,你不要现在打过去找她。”语末还放了三颗爱心贴图。

席认宇眯了眯眼。

何时看过温则岳如此贴心的?

这个花心大萝卜当真晕船了。

龚祺蕙一接到席认宇的询问电话,立刻就跟蒋令仪通风报信,因此席认宇来电约她晚上见面时,她已有心里准备,不会像个傻子一样震惊到呆掉——龚祺蕙告诉她的时候,她就是这样的反应。

她想不管如何,她的天使投资者可能已经出现了,她好兴奋,而且,她可以再见到他了。

不过后者这个心思她会默默放在心里不表现出来的,免得被误认别有企图,把人吓跑了。

提早了五分钟来到约定的咖啡厅,举目望去,没看见席认宇,蒋令仪先找了个空位坐下。

她准备了一份更详尽的企画书,还附上了公司这两年的财务报表,小脸儿泛着兴奋的红晕,痴痴等待。

不到一分钟,有个人自她身后走过来,在她对面入座。

她傻眼看着对面的男人,一时之间还真没认出来。

土毙的黑框眼镜已经消失,死板的阿爸发型被顺松了,浏海覆盖三分之二面积的额头,不仅年轻了十岁,高大的身子着合身西装更显英挺,整个人帅气逼人,害她失神了两秒钟。

这也是为什么她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他来。

因为他联谊那天的发型,让她以为他有四十岁。

她甚至以为他联谊那天穿格子衬衫加牛仔裤,是刻意装年轻,只是找错了范本。

尤其他还能威慑温则岳,她因此推测他会不会是温则岳的表哥甚至叔叔辈之类的。

不过喜欢的心情是不分年龄的,而且她一开始喜欢上的就不是他的外表。

“你好。”她恭敬的打招呼,嘴角情不自禁噙着笑。

“我就坐在你后面,你没认出我吗?”

“因为你跟那天长得有点不一样。”

席认宇猜想这女人该不会有脸盲症吧?

管他的,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今天晚上不要挨六刀了。

所以他才会剑及履及,一要到电话就马上约当晚见面。

他目前的推论是只要见个面就可以少一刀,那么,今晚至少不会超过六刀吧。

但这只是单方面的推论,也许另有他解。

端详兴奋溢于言表的小女人,看得出来她很开心见到他,该不会她使了什么方法,让他不得不跟她见面?

譬如诅咒什么的?

这推论虽然听起来十分荒诞无稽,但光是他做这个每晚被杀的梦就够荒唐了,难以找到常理来解释,肯定有什么不知名的在作祟。

就算他不信鬼神,也不得不抱持怀疑态度。

他也不是没听说过,有女人因为痴恋,而想尽乱七八糟的方式把男人的心拴在身上。

所以在联谊之前,她一定见过他、爱上他,所以用了法术让他做噩梦……

不过她刚刚根本没认出他来……但也可能是演戏。

可再回想联谊那天,她的表现也不像见过面,吃饭时,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贼兮兮的在在场男士身上不断溜转,很想跟其他男士说话,只是他们都已经有聊天对象了,她插不进嘴,只好放弃。

横看竖看都不像演戏啊。

席认宇越想是越迷糊,最后他决定措手不及点破,看她的反应来决定下一步。

“你……”他嘴才刚张,就被打断了。

“这是我更详尽的企画书。”蒋令仪迅速把加强版的企画书奉上。“我还有把这两年的财务报表也附在里头,你可以放心投资我,我公司一直都有在赚钱。”

蒋令仪以为他找她就是有投资意思了,因此完全不浪费时间,直接进入正题。

谁在跟她讲投资的事情?

“我约你出来不是为了这件事。”他把厚厚的一本企画书推回去。

“啊?”蒋令仪错愕。“不然呢?”

不是因为投资,那是要干嘛?

难道……他喜欢她?

呵呵……呵呵呵……

想歪的蒋令仪嘴角克制不住的抽动,胸口小鹿乱撞,开心的要飞上天去。

她羞赧地低下头,小手又惊喜又无措的在桌下扭成麻花。

“你为什么每天都要杀我一次?”他开门见山。

“什、什么?”杀他?

他在讲什么?

他人明明好好的,而她这段时间也没跟他碰过面,怎么可能杀他?

难道这个“杀”另有含意?

“我在见到你的前一晚,就梦到你杀我,后来每一晚都梦到被你杀害,你是不是偷偷做了什么?”

虽然席认宇很不想相信那些怪力乱神,但他又不得不猜测这女人可能对他下蛊、下降头,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会每天都梦到她。

“我、我没有!我不知道!”她用力摇头。

她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你想要什么?”会做这种迫害他人的事肯定是有要求。

“我只是想要你投资我而已。”蒋令仪无辜的说。

席认宇瞪着桌上的企画书。

他并不想顺她的意,但她的行为太诡谲,完全猜不出她使用了什么方式来害他发噩梦。

要是她诈欺、威胁、勒索,他还能想法子摆平,但她使用的可能是诅咒、是巫术,这是一个未知的领域,只能小心应付。

她要他投资,也就是要他的钱。

要钱总比要人好。

但也有可能让她食髓知味,三不五时就来勒索他。

他不该给她钱,但他现在无计可施。

他想,现在先暂时应她的要求来拖延时间,看能否让他在梦中喘口气,再抓紧时机调查她到底用了什么方式害他做噩梦,好找到解决的办法。

“好,我投资你!”

或许是因为心中有定见,与蒋令仪约定好后天签约的席认宇在当晚,十二点就如往常一样,沾枕就睡了。

迷迷糊糊中,他因为灯光的刺激而醒了过来。

他诧异地张望四周,以往昏暗的房间此时却是十分明亮,一看就是古代影剧里的大户人家屋子,没有半点现代设备,照明器具是油灯跟蜡烛。

他原本以为只是房中家具偏古风,现不由得怀疑,他的梦境所处时空难道是在古时候?

就在他惊愕的时候,有人走进寝房了。

是蒋令仪!

那女人竟然在他答应投资之后,依然对他施咒?

果然她要的不只是钱!

这个贪心的女人,跟吸血鬼一样,想把他榨干!

他愤恨不平的想着。

女人穿着一袭飘逸的汉服,站来床前,冲着他展开娇媚的微笑。

但不知是否他多心,那笑得弯弯的媚眼深处,隐隐带着一丝哀伤。

她缓缓的月兑去身上的衣物。

……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前世情人强制爱最新章节 | 前世情人强制爱全文阅读 | 前世情人强制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