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老公人鱼妻 第六章 作者 : 贞子

第四章

于鹰能有什么事?他好得不得了,不过是快要精神分裂了而已!

一路上,他的脑袋里反覆出现两种声音,其中一个告诉他,莫爱丽都敢给他了,就是为了钱引诱朱董也不足为奇。

想到这里,他的五脏六腑就好像被人放了把火,烧得他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但这时候另外一个声音就会斩钉截铁地说——莫爱丽不是那样的女人。

这一年多来的婚姻虽然有名无实,但朝夕相处不是假的,他其实并不相信她会在离开于家后迅速勾搭上另一个男人。

说朱董死性不改还比较有可信度,说不定那只猪哥就是打听到她回到儿童之家,以为有机可乘,然后真被他给——

“该死!”他阻止自己再想下去,然而抓着方向盘的手却急得青筋暴露。

重踩油门,他加快速度往前飙。

那只猪哥敢对她纠缠不清试试看,他一定会拔他的毛、扒他的皮,让他见识到什么叫真正的恐惧!

正在路上飙车的于鹰这样诅咒着朱董,万万没想到现在在儿童之家里,缠上莫爱丽的另有其人。

“呃,你是罗礼安对吧?”莫爱丽奇怪地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

这个于雀的小跟班跑来找她干嘛?

难不成是那天餐会吃上瘾了,欲罢不能?不对啊!她的魔法一向拿捏得很好,那顿饭消化完后,以前对她莫爱丽有什么感觉就是什么感觉,就连那只色猪哥也恢复到平日的有色无胆,不敢再跑来骚扰。

所以这人是怎么回事?不会是她还魂后第一次使用人鱼的魔法,结果破天荒失准了吧?

“方便私下谈话吗?”罗礼安扫了下四周的孩子们,目光很快又回到莫爱丽身上。

真是奇怪,他今天的眼神怎么感觉比上次还要热切?简直快赶上利安了。

“这边请。”她指了指不远处的院长办公室。

虽然她心生狐疑,但想着光天化日之下,他区区一个人类也不能对她做什么,就暂且听听看他的来意吧!

哪知道,门才一关上,这个罗礼安就给她行了一个单膝跪地的大礼。

“你干嘛啊?”她往后退了一大步,眼珠子瞪得又圆又大。

孰料罗礼安一开口,她差点也跟着跪了。

“公主殿下。”没有错,罗礼安就是这么喊她的。

“你你你……你该不会是……”她找回声音之后,指着他好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就是利安。”罗礼安一口承认她心中所想。

“利安?”她愣了一下,随即喜上眉梢,一把将他拉了起来。

“你真是利安?”

“是的。”罗礼安一点头,任由莫爱丽将他从头到脚仔仔细细看了个遍。

两个借尸还魂的人一交流,就把现状搞清楚了,双双都很讶异他们现在居然成了那一日偷听到的人物本尊。

“这也太巧合了吧?”她难以置信地摇摇头。

难怪她第一眼就觉得这罗礼安的眼神很熟悉。

现在一想,可不就是利安平时对着闲杂人等才会有的死鱼眼吗?今天忽然这么有温度原来是认出她这个主子了!

“确实很巧。”罗礼安点点头,热切的目光里又多了几分笑意。

“太好啦!你都不知道,我这段时间过得有多惨!”遇到熟人,她的委屈就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忍不住都倒了出来。

不愧是她的利安,眼前的罗礼安哪有置身事外的淡然,俊容一凛,眼里立刻盈满了愧疚。

“是我不好,让您吃苦了。”

她知道他的意思是要是早点发现她的身分就好了。

想来罗礼安跟于鹰那对兄妹走得近,利安还魂后的这些日子肯定没少听到那只小麻雀叽叽喳喳告她这个大嫂的恶形恶状吧?

“没关系啦!现在说这些也没用,反正忍一年就过了。你也别您啊您的叫我了,当心露出破绽。”她难得细心地叮嘱道。

“可是您是公主,于礼不符……”他的脸上是满满的不赞同,看得她又翻出十年如一日的大白眼。

“吼!你的脑袋……啊不对,是这罗礼安的脑袋难道是石头做的吗?我现在又不是公主,你这样叫我会出大事的!做人要懂得变通,懂不懂?”莫爱丽克制着不要吼得太大声,毕竟这地方设备简陋隔音差,被人听去就不得了了。

“懂。”罗礼安不笨,很快就了解她的苦心。

“懂就好!”她松了口气,想到什么又开口,“对了,你是怎么发现我的身分的?”

她可没听说过上岸的人鱼还能心有灵犀认出同类来?

“那天我也吃了您……你煮的那顿饭菜。”虽然拗口,罗礼安总算也在逼自己习惯了。

“我煮的……哦!你说那一天啊!难怪你半毛钱都没捐!”她恍然大悟。

她现在可是对钱在意得很,那天餐会结束她就立刻把计算机打得噼啪响,对于没捐钱的唯一一个宾客自然是特别留意。

她还以为他是因为没吃才没受她蛊惑,没想到原因是这个,那就难怪了!

只有人鱼才不会受到这种人鱼魔法的控制,就算他吃了也只会吃到饭菜的原味。

“你真厉害,这么久以前做给你吃过的味道,你还认得出来啊?”她喜孜孜地回想起儿时趣事。

其实人鱼在海底也是会做菜的,就像卡通海绵宝宝那样,只不过食材多是海鲜,最常生吃跟水煮,还有各式各样藻类做成的调味料呢。

她一次手痒就做了一桌子菜,有幸吃到的自然是她家人跟利安了。

大家都说很好吃,还全部吃光了,一口都没留给她呢!不过她父王心疼她,说做菜辛苦,不准她再下厨了,要不是现在手头紧,她也不会违背父王的话。

“你还没吃过自己煮的菜吗?”罗礼安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有耶!以前那次你们都吃光了,这次急着出菜也没剩菜可以吃,怎么,很有记忆点是吗?”她好奇地瞪大一双美目。

“那味道任谁吃过都……永生难忘。”罗礼安也跟着陷入回忆,然后俊脸几不可见地抽搐几下。

因为不忍伤她的心,国王一家跟他至今都没敢跟她说实话。

公主殿下的厨艺确实惊人,不过是惊吓的惊。

没滋没味还算好的,就怕她心血来潮拼命加料,做出来的菜简直挑战生物味蕾的极限,不然他也不会记到现在,只需要吃一片菜叶就认出她来。

“没关系,你喜欢的话,我有空就做给你吃!反正老爸他们在海底又不知道!”她嘿嘿一笑,哥俩好似地勾搭上他的肩膀。

“不用麻烦了。”他脸色白了一瞬又恢复,接着道:“这个罗礼安的家境不错,家里有厨子,味道还挺好的,实在无须劳驾你。”

“真的啊?还有厨子?那岂不是跟于家一样有钱?”莫爱丽大眼睛咕溜一转,又有了新主意。

“据我所知,罗家跟于家都是那日其他宾客不能比的豪门世家。”他自然是将自己这阵子的观察如实禀报。

“难怪那只鱼鹰这么嚣张!”她冷哼一声,倒也不多废话,手心向上,往前一伸,对着改头换面的侍卫灿笑。“那罗大少爷你现在是不是该拿钱出来啦?”

她想着她家忠心护主的小侍卫肯定是不会拒绝的,正准备要收钱了呢,谁知道办公室大门忽然被人从外面给一把推开了。

来人力道之大足以让门板撞到墙壁后又再弹回来,眼看就要撞在程咬金的鼻梁上,居然被一只手敏捷地挡下来了。

真是太可惜了——莫爱丽心想。

她会这么坏心眼,全是因为她看清楚了程咬金的脸。

不就是那只鱼鹰吗?

不给她钱还妨碍她收钱,简直不可饶恕!

“莫爱丽,你还有没有廉耻心!居然这样跟男人要钱?”

哟!他居然还先声夺人呢!

“廉耻心是什么?能当饭吃吗?”她掏掏耳朵,再翻翻白眼,娇蛮的态度让于鹰不由得愣了一下。

果然她之前都是在演戏,现在这样才是她的真面目吧?

不过他怎么一点都不觉得恶心呢?非但不恶心,他甚至还觉得这样的她比之前的温柔婉约还更让他心跳加速。

呸呸呸!他是被气得快心肌梗塞了!

还以为她被朱董占便宜,害他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飞车过来一探究竟,想着要是猪哥被他抓了个现行,他肯定要帮她出口气。

没想到,到了这里才发现跟她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是自己的好兄弟?

于鹰利眼一横,矛头迅速指向罗礼安,结果他居然看起来比他还不爽?这真是奇了!

要知道他要不是跟罗礼安从幼儿园就认识,鬼才知道他这张面瘫脸皮底下藏着什么情绪。

可是现在他居然一眼就看出来罗礼安在生气,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了他对莫爱丽另眼看待!

为什么?她可是他老婆,就算只是名义上的也算,轮得到他罗礼安给她钱花还是替她出气吗?

“你来这里做什么?她为什么跟你拿钱?”于鹰觉得一堆问号要把自己的脑袋给挤爆了。

他本来还不相信莫爱丽会勾搭男人,现在居然亲耳听到她在跟罗礼安要钱,他们究竟背着他有什么关系?

任凭于鹰想到头快爆炸,他也想不到现在的莫爱丽跟罗礼安会有什么关系,他们当然也不会告诉他。

“我那日回家后才发现忘了捐款,觉得很是失礼,所以拿钱过来给莫小姐。”罗礼安不着痕迹地对莫爱丽使了个眼色让她放心,然后便从皮夹里拿出一张支票来。

这似乎是原主人的习惯,正好让他可以把戏做足了。

不得不说,罗礼安的冷脸跟利安的有得拼,要是他想,任你看上一年半载都找不到破绽。

更何况,他跟莫爱丽从来没什么交集,若是于鹰没记错,他们两个也就在婚礼、餐会跟今天见过面而已。

而且他了解罗礼安,这些年他对于雀的心思明显到瞎子都能感知得到,确实不可能忽然对其他女人献殷勤,更何况莫爱丽还是他老婆,于雀的大嫂。

罗礼安这么不高兴应该也是觉得平白无故被误会的关系吧?毕竟他向来就是个进退有度的人,哪容得了被人泼脏水,再好的兄弟也不行。

这样一想,于鹰脸色就好看多了,歉然地看了好友一眼,不善的目光再度回到莫爱丽身上。

所以说,问题还是出在这女人。

要不是她说话那么暧昧,他会一头热失去判断力?

现在她居然还准备收下罗礼安的支票,一张脸笑得像朵花似的。

她都没这样对他笑过!

啪!

长手一伸,于鹰猛地抽走罗礼安手上的支票,还迅速撕成碎片,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叫另外两人看得目瞪口呆。

即将落袋的一大笔钱就这么没了,莫爱丽气得简直想杀人。

“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要钱,我给你。就这个意思!”于鹰一脸那还用说的神情。

莫爱丽直接被他给气笑了。

“呵!你当我傻啦?等你给钱,我一家老小早就饿死了!”她不客气地嘲讽道。

她对于鹰的印象可说是差到了极点。

这个人不但小气,还会骗人!当初说好只要她签字离婚,就会放过儿童之家的,结果呢?根本是想骗死鱼不偿命!

最叫她无法忍受的是,他对她不好也就算了,竟然牵连一帮无辜的孩子,罔顾他们的死活。

这人类简直坏透了!

“我没给你钱,你这儿童之家还经营得下去?”于鹰反唇相讥。

这女人真是不知感恩!

“就是经营不下去,我才要办餐会募款啊!你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能理解,到底是哪里有障碍?”她一副看傻子的表情。

于鹰气得直想拂袖而去,但他的两只脚就像自己生了根一样,动都动不了,两只眼睛还贪看着她那张表情丰富的俏脸。

明明还是同一张脸,他竟然有种快要认不出来的感觉。

那张脸蛋上的神采飞扬是他从未见过的,尤其是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比过去更加璀璨,那么生气盎然,像是会说话似的,让他不禁看得有些入迷……

啧!说入魔还差不多!没听她正在编故事诽谤他呢!他居然还在这里傻哩吧叽欣赏她扔过来的白眼?

“嫌我给的钱不够就直说,我会考虑多捐一些的。”他收敛不该有的心思,冷脸对她说道。

“什么不够?你是根本没给好吗?”莫爱丽一脸好笑地纠正他。

“你说话再继续这样不老实,就别怪我不客气。”他的脸色瞬间沉了好几度,当真没在跟她开玩笑。

他最不喜人搬弄是非,像她这样明嘲暗讽他该给的钱没给,已经踩到他的底线了。

虽然协议书上载明的条件不会让她从他身上拿走半毛钱,但这跟于家对儿童之家的援助没有任何关系。

再说,爷爷有多重视这一块他是知道的,他怎么可能违背他老人家的意思?

这女人该不会是故意说没收到钱,想再从他身上捞一笔吧?难怪当初签字签得那么干脆,原来是留了这一手?

“别怪我没提醒你,惹恼了我,吃不完兜着走的只会是你。”他欺身向前,祭出最后的警告。

他这样子就是台湾人讲的大尾鲈鳗吧?

切!电鳗她都不怕了,怕他?

“谁不老实了?这种事难道还做得了假?一查就知道了啊!”她似是胸有成竹,一点也没有心虚的样子。

于鹰这才认真把她的话听进去,却是越想越奇怪。

自从结婚之后,捐给儿童之家的每一张支票都是他亲自开的,以前他会直接交给她,她走了,他就让秘书拿过来。

难道出了纰漏?

“你什么时候给的?”在边上安静看戏的罗礼安终于出声。

这时候开口才显得他是在替于鹰说话,后者也不疑有他。

“月初就给了,让蒋秘书去办的。”于鹰皱眉。

蒋秘书是他的左右手,他绝对信得过。

“但我们真的没收到啊。”莫爱丽也皱眉。

他看起来不像是在撒谎,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放心吧,老子还没混帐到那种程度!”于鹰白了她一眼。

“喔,是喔。”她的附和毫无灵魂,脸上还有大写的怀疑。

没办法,她还没忘记还魂那天被他折腾得有多惨呢!

“你——”他觉得他再跟她多说两句话就会爆血管。

“随便啦!反正我们以后也没关系了,而且利……这位罗先生会固定资助我们的。儿童之家就不劳您费心了。”有了新的金主,她满不在乎地跟他划清界线。

“于家媳妇跟其他男人拿钱成何体统!”他不假思索就把爷爷的话搬出来训她,明明刚刚听到还很不屑,现在居然觉得这话有道里极了。

没错!他才不在乎她移情别恋,他只是顾及家族颜面而已!

“除非我们离婚,不然你想都不要想。”利眸眯起,警告她不要忘记她承诺过的事。

她是没忘记,可是……

“为什么啊?你还不跟我离婚吗?”她是想问,离婚这件事他怎么隐瞒到现在?

可是听在于鹰耳里却格外刺耳。

她急着在罗礼安的面前宣布恢复单身吗?

想到这里,他心里就不痛快。

他不痛快,她也别想好过。

所以她急着跟他切八段,他就偏偏要缠到她叫不敢。

再说,她这么急着想跟他切割清楚,说不定是有什么目的,他当然得查个明明白白再做打算。

这样一想,于鹰就觉得自己理直气也壮了。

“谁说我要跟你离婚?别忘了,爷爷还等着抱孙子呢!”他轻飘飘地说着,满意地看着她把一双美目瞪得又圆又大。

“蛤?”莫爱丽傻了。

这男人到底有完没完啊?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傲娇老公人鱼妻最新章节 | 傲娇老公人鱼妻全文阅读 | 傲娇老公人鱼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