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来镇宅 第一章 靠,我穿书了! 作者 : 简薰

李福熙睁开眼,青花罗幔进入眼中,忍不住叹口气,她穿书了。

她记得校园里的初夏阳光,图书馆的风。她还记得上一刻正激动的看到二十册《卫东风传》的结局——男性向小说就是这么爽,这《卫东风传》是多年前的架空小说,男主角卫东风十五岁投笔从戎,从此南征北讨,一路高升,灭了西库,又灭了南禾,被封为一品骠骑大将军。才三十岁哪,就已经位居一品,民间声望高过于皇帝。

虽然是年代久远的二十册,但她挖到宝后,几乎是接连着看,每天只睡三个小时,也舍不得放下书。最后一集足足等了半个月才轮到她,迫不及待,就在图书馆看了起来,结局是卫东风大破中原大瑞国,他已经是一品武将,无法再升官,皇帝于是决定下嫁嫡公主为赏。

李福熙心满意足,觉得这是对卫东风最好的交代,最后一章就是卫东风在朝廷上谢皇帝恩典。

作者真厉害,她太太太太太喜欢卫东风的设定了!文人的骨子,武将的肉身,书上说他是玉面将军,西库公主在国家破败时见了他一面,从此相思不忘,宁可为妾,也想侍奉卫东风。

图书馆中,李福熙心想着这卫东风要是搬到现实来,可以找谁演,哪个顶流同时具备温文儒雅跟霸气狂狷的特质?

她想了想,没有。

这就是文字的奥妙之处了,文字可以让一个人同时有书卷气质跟武将气质,但现实层面却是有困难的。

李福熙也跟室友赵如玉讨论过,赵如玉说,所以想象力是多么珍贵的一种能力,像卫东风那样人物就只能活在脑海里,而不会活在现实里。真要说的话,他们文化史教授勉强有那么一咪咪感觉。

李福熙想了想,也同意。

文化史是这学期才有的选修,教授三十二岁,长得超级好看不说,开口就让人知道什么叫做“月复有诗书”。他的论文篇篇都登上期刊,甚至还有一些收藏家特意来拜访他,请他鉴定古董。

一名文化史教授既不用放射线,也不用机器,光用肉眼瞧就知道文物的真伪,真的是非常神奇的一件事情!每年寒暑假,各国家的博物馆向他提出的邀约不断。

然后重点来了,李福熙为什么会同意文化史教授可以去演卫东风,因为文化史教授不是白斩鸡。他肤色偏黑,还有健身习惯,不讲话的时候就像个健身教练,一开口却是文化素养极高的年轻教授。

学校里很多女生爱慕他,不过听说他是同志,但又有人说他有白月光——学长曾经看过他抽屉里有个女孩跟他一家人的画像。

李福熙去过他办公室一次,就是很普通的小空间。唯一个人物品是墙壁上的一幅画,两侧是悬崖峭壁,有几枝老松,女子在悬崖边,男子在竹林侧,身后各有数人,有个大汉手上还抱着女圭女圭。

这幅画不美,也没有意境,居然会被选上挂在办公室里,实在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后来听说,这幅画出自教授的白月光之手,众说纷纭。

校园里出色的教职人员一旦单身,很容易变成学生茶余饭后的话题。

李福熙听说过那幅画,看到的瞬间只觉得无数问号。看得出悬崖陡峭,看得出那一男一女想走向对方,这不是一幅温馨的画。但她只是个学生,还是个延迟交报告的学生,当然不会多问——她原本是用电子信箱寄的,但一直没收到回执,为了预防万一,只好自己跑一趟。

教授当时正在讲电话,她只好等,太无聊了,打量起四周就看到那幅画,笔法用色都不错,但意境很错,可是怪就怪在她居然移不开目光。

终于,教授讲完电话,她乖乖双手奉上随身碟,然后离开了办公室。

李福熙对教授没那样多遐想,但赵如玉说如果《卫东风传》要拍成剧,可以让文化史教授去试镜,她同意。

总之,那个图书馆的午后,李福熙看完了《卫东风传》的最后结局,非常满意。

卫东风虽然年纪不小,不过战功赫赫,配得上嫡公主。

然而李福熙书还没阖上,书中突然射出一道粲然金光,她整个人在金光中,有一种抽离感。想喊,却喊不出来,十分晕眩,触目所及的一切都支离破碎,所有过往成了各种不同的光影,身体漂浮——再次睁眼,入目就是青花罗幔帐子,她李福熙不只变成古代人,而且变成十五岁,重点是她穿书了。

李福熙花了好几天这才搞清楚自己穿进了《卫东风传》,而且是穿到最后一行——帝许女嫁之。

她穿越的就是那个“女”,其华公主。

如果穿到一本书的开头,她还知道要怎么避难。

如果穿到一本书的中间,她知道要怎么存活。

可是她穿到一本书的最后面,作者根本没有写出来,她是要怎么自保?

其华公主虽然是卫东风的未婚妻,但并不是齐皇后所出的嫡公主——齐皇后怎么舍得让自己十五岁的娇女儿嫁给三十岁的武将,于是收了七品门户太常博士家出身的嫡女为公主,皇帝赐号“其华”,这个“嫡公主”将嫁给卫东风,表示皇家对卫家的荣宠。

这种事情古来也不罕见,就像那些和亲的公主,很多都是大臣之女,坏就坏在其华公主不愿意嫁给年纪三十岁的粗鲁武人,竟在景宜宫跳湖自尽,李福熙就这样穿书而来。

她醒来好几天了,现在很镇定,说句不象话的,甚至还有点喜悦——她要嫁给男性向小说中爽文的男主角耶。

那可是卫东风啊。

她每天捧着《卫东风传》,为书中人物神魂颠倒,现在突然要成为卫东风的正妻,虽然有点不恰当,但她还满期待的,这个玉面将军长得怎么样,声音如何。

错愕过后,她现在已经接受事实。

卫东风既然曾经是读书人,那想必条理清楚,但他又是武将,大概也比较不能接受别人有意见。

李福熙躺在床上,轻轻的哼起歌来,她好喜欢孙燕姿的《克卜勒》,“等不到你,成为我最闪亮的星星,我依然愿意借给你我的光”。

虽然一穿书就要嫁人,但她好奇多过害怕。

她可是现代人呢,有着五千年的智慧,不用怕小说中的男主角。

那个大杀四方的卫东风,到底会以什么样的面貌呈现在她眼前?

期待,兴奋,忐忑,通通都有。

就在她唱起第二遍的《克卜勒》时,听到一阵极轻的脚步声,听声音约莫三四人。

李福熙连忙闭上眼睛——虽然已经穿书好几天,但她还是不太习惯看到古代人,而且因为自己是其华公主,所有人都要跟她跪拜,她永远无法习惯这个。

“其华公主可真想不开,从七品门户成了嫡公主,皇帝是父亲,齐皇后是母亲,太子是哥哥,这还要跳湖!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好运气,就这样被她糟蹋了,不但皇家面上无光,连卫将军都难堪!”

“那也不能怪其华公主,卫将军都三十岁了,谁要嫁给比自己年纪大两倍的丈夫啊,而且听说他身上疤痕极多,很是吓人。只不过没想到其华公主手段这样激烈,居然连娘家人都不管。”

“这可不是,皇帝不能罚其华公主,还不能罚太常博士吗?一个教女不善,罚俸一年,太常博士白手起家,在京都扎根不深,又没做生意,这罚俸一年,全家得喝西北风了。

“听说太常博士夫人最近在卖嫁妆,不过她是商家女出身,嫁妆也没什么特别,原本想让家里两个儿子考试,现在也不用考了,先出去找活干吧,不然全家都要喝西北风。”

“其华公主虽然不懂事,但我也能懂她。卫将军年纪大,膝下又有个亡妻留下的女儿,这种最是难教导,对她好了怕宠坏,对她坏了会连累自己名声。

“卫将军又是庶子,一过门上面有个嫡婆婆,还有个亲婆婆,又有嫡兄跟嫡兄嫂,麻烦得要命!还不如嫁给门户简单的人,两心相知过一辈子。”

“要我说,那真是其华公主不懂事。卫将军耶,我们南巢国要不是有卫将军镇守,早被中原大瑞国给并吞了。我们能这样和乐的过着日子,都是卫将军在外奔波的关系!

“现在如此的英雄豪杰要娶自己为妻,多大的荣耀,其华公主居然跳湖,年纪小了果然不懂事,不知道嫁给卫将军是多大荣幸!别的不说,芳蕤公主就是想嫁给卫将军的,不过芳蕤公主的母亲不过小小世妇,这等出身高攀不起卫将军。”

李福熙就听几个宫女说着,心想侍奉齐皇后的人果然心大,自己就算七品门户出身,那现在也是一品公主了呀,怎么好在公主身边说她不是,而且连芳蕤公主的事情都说上了,说芳蕤公主的母亲是小小世妇,世妇那也是有品级的,轮不到宫女说长道短。

如果说穿越到书中有什么不习惯的,就是宫女们踩低捧高。她醒着的时候对她客客气气,她只要闭眼装睡,一定就在背后说她傻子。

“其华公主不过七品门户出身,眼界自然不高,只看年纪,不知道卫将军何等英雄,中原的大瑞国野心勃勃,灭了北贺国,又灭了北夷国。南蒲国害怕,自动称弟,请大瑞国高抬贵手,愿意年年岁贡十万两,每三年贡贵女百人,换取两国和平,无用至极!

“我们南巢国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自主生活,和乐安康,多亏了卫将军保卫家园!不然光是岁贡十万两,就不知道要增加多少税。

“还有三年贡女百人,这些官家女儿一旦离开家乡,不是在宫中等老等死,就是赏给大瑞大臣当玩物,一辈子悲惨,你们这些人倒是说说,一个大男人戎马十几年,镇住国家平安,侍奉这样的英雄豪杰,就算宅里麻烦点又怎么了?”

几个宫女都不讲话了。

李福熙在棉被里偷偷握了拳头,说得好!

嫁给这样的人物,别说只是嫡婆婆,就算上面还有个太婆婆,她也不会退缩。

嫁人不是怕家里麻烦,怕的是男人没担当,没肩膀。

卫东风二十三岁那年灭了西库——西库大兵五十万,小国南巢只有十万兵马,卫东风诱敌深入后,以双翼阵包夹,西库兵没想到节节败退的南巢兵会从后面冒出来,就这样被打了个落花流水,全军覆灭。

卫东风何等聪慧,何等英雄。

投降的西库兵编列为南巢工程兵,专做水利,富强南巢国。

近似五胡十六国的混乱年代,南巢国的卫东风,名震天下。

中原几个大国狼子野心,当然容不得南巢国如此发展,几次发兵,都被在边界挡住。

日袭没用,夜袭也没用。一次集结了三十万大军来犯,卫东风一招空城计,搞得中原大国们进退不得,震慑于卫东风的兵法,不敢前进。是夜,卫东风领精锐兵直击中原大瑞国军营,活捉钦差与大将军,大瑞国迫不得以跟南巢定下了和平协议,五十年不动武。

李福熙爱煞了卫东风这号人物,有勇有谋,有胆有识。他若是天下第二,那就没有天下第一!

刚刚听得宫女说卫东风家宅事情麻烦,她还有点不乐意。人哪有十全十美啊,有一两个优点已经算不错了,后来最后一个宫女给卫东风说了好话,李福熙才觉得舒服一点,自从看了《卫东风传》的第一集,她就确定了卫东风是她心中的理想型,聪慧,努力,胸有丘壑,随著书中剧情推移,她越来越喜欢这个角色。真没想到自己会在看完大结局时穿书,还穿到其华公主身上。

她如果穿成宫女,就是丫头命。

她如果穿成卫东风的妹妹,那两人也是无缘。

可是上天眷顾,她穿成卫东风的未婚妻——虽然说是书籍中没提到的部分,不知道未来祸福,但她想珍惜这个缘分。

她这辈子没谈过正经恋爱,喜欢的都是二次元人物。小时候想嫁给流川枫,后来长大开始看金庸,超级喜欢令狐冲。可能这跟成长背景也有关系,从小她的印象就是生父继母,生父因病过世后,继母没有把她送育幼院,而是继续扶养她。几年后继母再婚,她有了新的爸爸。

在外人眼中,她李福熙父母双全,但她跟爸爸妈妈都没有血缘关系,当弟弟妹妹陆续出生后,她对这个家感觉更疏离,格格不入。

所以李福熙把情感寄托在二次元上,因为二次元人物是完美的。灶门炭治郎不会玩交友软件,郭靖恪守男德,哈利波特没有干妹妹——二次元,最赞!

何况她现实生活中也没男朋友,现在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书中人物,那不是太好了吗?

虽然家庭关系疏离,但不妨碍李福熙想成家。

想跟一个人结婚,朝夕相处,牵手度过岁月悠长,一屋,二人,三餐,四季,这样很美好。

李福熙对自己的穿书生活,充满期待。

“其华公主,奴婢来给您翻翻身。”

李福熙猛一睁眼——这声音不是室友赵如玉吗,她也穿了?

眼前的宫女跟赵如玉长得一模一样,连声音也一模一样。

但穿书这种事情会接连发生在两个朋友身上?

李福熙觉得不太可能,是不是因为书中人物没有明确的样貌,所以自己穿书后会将角色人物全代换成熟人的脸?

但看到赵如玉的五官,李福熙还是高兴的。两人是大学同学兼同寝,一样热衷二次元,花样年华懂得彼此不交男朋友的原因,二次元里的男人好太多啦!

那宫女见李福熙看着自己,笑说:“其华公主身体好些了吗?如果好些,奴婢给您捶捶背,免得躺久了身体不舒服。”

李福熙看到赵如玉穿着古装的脸,又亲切,又好笑。她只看赵如玉扮过妙丽,没想到穿宫装还满合适的。

李福熙穿书已经几天,知道深紫衣服的是位阶低的宫婢。赵如玉穿着浅紫衣服,那是可以管束宫婢的高级宫女。

她翻过身,趴在枕头上,“妳叫什么名字?”

“奴婢叫做春来。”

“春来。”李福熙复诵了一次,“名字挺好。”

“谢其华公主夸奖。”

李福熙对这个跟赵如玉长得一样的春来,特别有好感,“妳几岁?什么时候入宫的?一直在景宜宫服侍吗?”

春来双手不停,“奴婢今年十八,十四岁选秀入宫,被齐皇后看上作为服侍之人,这几年一直在景宜宫服侍菲仪公主。”

李福熙一怔,“选秀却当了齐皇后的服侍之人?”

“奴婢二十四岁就能回家。”春来的声音有一抹喜悦,“算算再六年,宫中时间过得快,一切都只是转眼。”

李福熙不解,“妳听起来怎么这样高兴?”

春来噗哧一笑,她是官家女子,不是仆婢出身,本就没那样小心翼翼。听得自己侍奉的其华公主有疑问,也没想太多,直接就说了,“回家才好,许一门婚,一样生儿育女,不过晚了几年而已,但日子还是行的。奴婢的祖父是太使令,举家入京已经百年,有些根基,要嫁个良人不难。”

李福熙顿时懂了,人各有志,有人想成为宫中妃嫔,争富贵,有人只想要两心想知,争的是岁月。

《卫东风传》中,没有春来这号人物,现在自己遇上,还是不居小节的个性,她觉得很好,万一遇上一个喜欢说“其华公主,不可以”,“其华公主,我们这没那种规矩”,“请其华公主三思”,她才要头大。

李福熙看了很多小说,奴大欺主,比比皆是。

不要说古代了,她大一时有个讲师曾经在电子巨头家里当过秘书,少爷娶了平民出身的新媳妇入门,新媳妇贵为百亿门户的少女乃女乃,叫不动任何人,连厨娘都唤不动。这还不是什么古早时代的事情,就是发生在十几年前而已。

都已经公元两千年了还有这种陋习,何况古代。

看来自己运气不错,虽然穿到《卫东风传》的最后一页,冒出了新剧情,新人物,但大致上都还可以的。

春来一边帮她捶背,一边说:“奴婢跟公主年纪相近,出身也差不多,齐皇后命奴婢来劝劝公主,嫁给卫将军乃是大大荣幸。公主这回被救上来,下次未必能有这样的好运,人生一遭不容易,公主可得好好珍惜自己的性命。”

李福熙觉得原本的其华公主也太任性,生而为人多不容易啊,这样就想死,也太想不开了。可又想着自己是顶替了这个身躯,实在不好说太多不是,于是含糊说:“下次不会了。”

“这样就对了,卫将军可是我们南巢国的大英雄,远的不说,芳蕤公主想要这门婚事,都闹了好几次了,不过芳蕤公主没其华公主好运气。”

李福熙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既然这样,为什么齐皇后不收芳蕤公主为嫡女,这样不是更货真价实的公主吗?”

只能说春来没受过什么苦,自然也就不懂得谨言慎行,她是五品秘书丞的门户出身,齐皇后高看她一眼,对她不会太过约束。此刻听得其华公主相询,便说了起来。

“能嫁给卫将军是多大的好事,怎么可能白白给了芳蕤公主。芳蕤公主的母亲是世妇,封号许美人,许家跟齐家可不太合,这等好事是不会便宜许家的。”

“既然是好事,怎么不让菲仪公主下嫁呢?”

“菲仪公主已经有意中人了,自然不愿意。奴婢不是说卫将军不好,其华公主听奴婢一声劝,这可是大大的好婚事——卫将军才三十岁,已经是一品武将,我南巢国四面皆敌,边疆不平静,卫将军肯定还有出征的时候。等到有了功劳,封个异姓王爷也不奇怪,到时候其华公主就是王妃,多大的荣耀。”

李福熙却想,王妃什么的她倒是不介意,她现在很期待大婚那日。她想见见在现代让她废寝忘食的卫东风长什么样子,她这个阿宅,真的要嫁给二次元人物啦!

作者说,卫东风能仅以双腿策马,手使双刀——哎,英明神武!

好想见他。

只对二次元人物有感觉的李福熙,觉得自己很不象话。可是她就是喜欢卫东风啊,喜欢一个人是自己作不得主的。

外面一个小宫婢慌慌张张进来,“其华公主,春来姊姊,皇后娘娘来了!”

春来连忙扶起李福熙——是,公主是刚刚落了水,身体有恙。但来的人可是皇后娘娘,除非死了,那都要起来跪拜的。

李福熙全身酸痛,在春来的扶持下勉强站稳。

就见几个宫婢连忙把八个格扇都推往旁边,大门敞开,然后一个富贵的中年女子在仆妇簇拥下,慢慢走进来。

云鬓雍容,满头珠翠。

虽然不年轻,但依然美貌。

李福熙在书中有看到一些,齐皇后原是太子幼年伴读,十六岁入东宫,成了太子承徽。太子即位为帝,生有一子一女的齐承徽成了齐贵妃,周皇后因为品行不端被废,齐贵妃成了齐皇后,也算是很励志的际遇了。

书中对齐皇后的容貌没有太多描述,此刻李福熙看到,觉得有点理解,这齐皇后真的漂亮,眉眼之间十分有气质。

春来扶着她跪下。

李福熙叩头,“女儿其华见过母后。”

“起来吧。”齐皇后的声音也是好听的,“妳大病初愈,不用如此多礼。”

李福熙心道,那又不早讲,等人家跪了才说。但她只敢在心中这样想,虽然是南边小国,但宫规仍然森严。

宫婢早早搬来山水绣墩,齐皇后坐了下来,又挥挥手,春来才搀着李福熙在床沿坐下。

齐皇后打量她一眼,看这个“嫡亲女儿”的神色已经没有之前那样抗拒,内心还是满意的——春来不居小节,大无畏,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谨言慎行,齐皇后就是看准了春来的个性,这才让她来劝劝其华。

见其华眼中再无埋怨之色,齐皇后对春来点点头,示意嘉许。不管什么样的个性,放在对的地方,那就是对的人。

外人看春来不够谨慎,但是让春来服侍的人,容易卸下心房。

只要其华公主不死,好好的上了花轿,等她到了卫府,要跳湖要悬梁,那都不关皇家的事情了。到时候反倒是卫东风要烦恼怎么跟皇家交代,公主出宫时还是活的,怎么一到卫家就死了。

当然这种话不能说。

总之齐皇后很满意,只要其华公主还能呼吸,只要不是她自己的菲仪公主嫁给那三十岁的粗鲁武人,都好。

齐皇后端详着她,缓缓开口,“妳太子哥哥的两个孺人接连产子,石孺人还是双生,母后太忙,所以明知道妳病了,也没空过来看看妳,希望妳能理解母后。妳太子哥哥的子嗣关乎着我们南巢国运,母后不得不忙碌。”

李福熙努力回想起她看过的那些宫廷剧,“女儿懂,是女儿不懂事,让母后费心了。”

齐皇后见她一脸真心悔悟,放下心来,内心忍不住又想,果然是太常博士家的孩子,门第太低,没能教好,能称皇帝一声父皇,称她一声母后,是多大的荣幸,居然还要跳湖。

幸好没死,不然她这景宜宫岂不是显得晦气了。

想起皇帝丈夫的交代,齐皇后耐住性子,“我们现在既然是母女,有些话母后不得不交代,卫将军对我们南巢国有大功,其华可得好好服侍。卫将军虽然已经三十岁,但长年征战,膝下并无儿子,其华若是能诞下香火,无论一个还是两个,对卫家来说都是好事,卫家会高兴的。”

李福熙想着要给卫东风传宗接代,有点害羞,但成家的喜悦还是占据多数,她的成长过程太孤独了,爸爸妈妈跟她都没有血缘关系,他们跟弟弟妹妹才是一家人,自己只是寄居在那里的外人。她也想有个小人儿跟自己血脉相连,那应该能弥补她内心的缺憾。

成亲很好。

生子很好。

生平第一次穿书,刚开始她也不知所措,但现世生活没值得留恋的地方,几日后也就能平静面对了。

而且可是穿成公主呢,要是穿成辛者库的洗衣女,她是要怎么办才好?

李福熙二十二岁,看过好多连续剧,好多小说。她知道不管在什么地方,钱银都是最重要的,难得遇见名义上的母亲,她打算自己问清楚,“女儿先前一时想不开,现在已经知错,打算好好成亲。不过有件事情想请母后成全,女儿想问问嫁妆——女儿俗气,不过日子总是要过,卫将军家里既然没做生意,只靠俸禄,女儿不能不问。”

齐皇后入宫多年,早就八风吹不动,听见钱银的敏感话题也没显得不快,“我南巢朝规,公主嫁妆一千两黄金。”

李福熙知道南巢国的物价,一间铺子约莫一百两黄金。

换成铺子好些吧,铺子比金子可靠。

金子用着用着就没了,铺子可以一直收租,将来她生了小宝宝,还可以给小宝宝傍身。

虽然面对着老谋深算的齐皇后,但李福熙并不害怕,她可是现代人呢,还怕一个书中人物吗?

于是她尽量让自己显得乖巧,“女儿入宫不过月余,手边无人,想央请母后把嫁妆换成铺子。”

齐皇后也没生气,“想换铺子?”

李福熙也没打算隐瞒自己的小心思,“女儿嫁给卫将军,势必就要承担中馈,一千两虽多,但卫家食指浩繁,总有用完的一天。要是买铺子每个月收二三十两银子,反而细水长流,母后,请您帮帮女儿。”

齐皇后审视她的脸,“可是真心想嫁给卫将军?”

“是,女儿生死一回,已经想通。”

齐皇后又问:“不再生病了?”

“绝对不会再生病。”李福熙心想,宫廷真的很多话不能说,其华公主明明是寻死,但大家都说她生病。

“那可以。”齐皇后点点头,“一千两大概十间闹市的铺子,母后这几日办好,顺便把铺子移到妳的名下。其华,妳可别辜负母后的心意,妳要嫁了,才有嫁妆。十间铺子一个月可收租二三十两,已经非常好过日子,甚至可以资助太常博士家里——太常博士因为妳生病的关系,被皇帝罚俸一年,太常博士夫人把嫁妆都卖了,两个儿子也出去找工作,不过大少爷,吃不得苦,捱不得骂,什么活都只干两三天,现在全家都指望着太常博士夫人那些不值钱的嫁妆,妳得明白。”

李福熙低声道:“女儿明白。”

说穿了,李家因为她拒婚跳湖,被皇帝迁怒了,父亲被罚俸,全家入不敷出,自己只有嫁入卫家,嫁妆才能真的到手。每个月拿十两帮助娘家,只要别太奢侈,还是能过下去的。

她既然穿到了原主身上,就不能不管原主的家庭,“多谢母后帮助女儿,女儿以后会好好侍奉卫将军的。”

“这才是母后的好公主。”齐皇后总算露出一点高兴的样子,“只要妳乖乖过门,心甘情愿的在卫家,还想要什么都能商量。卫将军可是妳父皇的定心石,嫁给这样的英雄豪杰,妳外出行走也有面子。”

“女儿想……想带春来一起过门。”李福熙虽然对现代毫无挂念,但赵如玉却是她的好朋友,她明白春来不是赵如玉,但不妨碍她觉得春来亲切,想常常看到春来——可转念一想,万一春来不愿意呢,说不定她在宫中很自在,不想重新适应卫家生活,于是连忙补救,“对不起,春来,忘了先问问妳的意思,妳不愿意也不要紧的,我是躺太久,一时脑筋不清楚。”

即使心大如春来,也是吓得马上跪下,“奴婢入宫,一切听从皇后娘娘吩咐。”

齐皇后想都没想,“既然其华想要妳,妳就跟着去吧。本宫给妳个恩典,进了卫家,就能自行婚配,不用等到二十四岁了。”

春来大喜,连忙磕头,“谢皇后娘娘,谢其华公主!”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穿书来镇宅最新章节 | 穿书来镇宅全文阅读 | 穿书来镇宅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