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为我宽衣解带 第四章 作者 : 菲比

“总裁,你的话题偏了,刚刚我们讨论的是,你打算把我的企画案缩减成多小规模?”闵沁沁把谈话拉回正轨。

“下个月『陌上花开』要拍摄新系列,我想,就准备十套与新系列搭配的男性内衣,到时一并宣传试水温。”宫时的想法与闵沁沁大相迳庭,但这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

“只有十套?那我们要怎么贩售?”她本来还想推出五十款新品。

“跟女性内衣摆在一起贩售,但官网才是主要的贩售点。”宫时说出自己的决定。

“为什么官网是最重要的贩售点?倘若要把男性内衣摆在门市贩售,这我可以理解,毕竟我们男性的商品不足以单独开设门市,但我认为贩售内衣,应该主打材质让顾客亲自触模,网路上又模不到材质,会不会才推出十款就下线了?”闵沁沁对他的想法非常不赞同。

“第一,发展网路销售是时势所趋。第二,男性基本上不会到全是女性内衣的商店购买内裤,再来,在门市贩售商品,大部分的顾客群,锁定在买给男朋友的女性,最后,就你所言,不是基本款的内裤,通常都有特别的目的,男性为了给另一半一个惊喜,应该会选择上网偷偷购买,届时在适当场合穿着才是,综上所述,身为男性,我应该会在网路购买。”宫时把自己的想法逐条告知闵沁沁。

听了宫时的看法,闵沁沁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有自己的考量,而非为了反对她而反对。

顿时,她为自己的小心眼感到歉疚。

“如果你认同我的有条件逐一发展,那你再找人写份企画案给我,当然,我晓得下个月要拍摄时间紧迫,你可以一边着手制作一边写企画,不需要企画案在我这过关后才来进行。”宫时相信闵沁沁的能力,并不强迫她一定得按照规定流程走。

闵沁沁点了点头,她知道,这是宫时给她的信任。

回过神来,闵沁沁发现自己看着对街的咖啡厅走神了,她现在应该做的,就是与大家开会,把五十款内衣缩减成十款,而且还要找到适合的男模与制作样品,时间非常赶,容不得她在这里发呆。

只是,闵沁沁垂眸想起方才坐在对面的宫时,八年了,独当一面的三十五岁宫时,收起当初的年少轻狂,在有了一点皱纹的眉宇间透露男性的智慧与从容,棱角分明的脸型跟过去相差无几,但微微上勾的嘴唇,却从少年时的自负成了自信,看起来真是该死的迷人。

“傻子!”她忍不住咒骂自己。

就算现在的宫时帅气挺拔得令人难以自持,但她也不该沉沦在他的皮相下。

他们俩只能是上司下属的关系,其他的,闵沁沁不允许自己胡思乱想。

宫时允诺推出十款男性内衣,让原本就忙碌的设计部门更加繁忙,大伙们除了准备下个月要进棚拍照的新系列外,还得额外增加男性内衣的工作。

只是设计部门的所有设计师、助理与样本室的阿姨们,没有一人埋怨工时过长,反而对即将注入的新血感到兴奋不已。

闵沁沁也在忙碌里仍不忘欢乐的工作环境中,度过好几个加班日,当时间来到礼拜五晚间,她强烈要求明天全员休息,一个都不许到公司加班,剩下的工作等星期一上班日再继续。

只是闵沁沁要求大伙不准加班,她却在周六早上独自到公司,除了检查女性内衣的拍摄流程、麻豆三围与样本是否匹配外,就连男性内衣的男模也挑了好几名,等待周一和大家一起讨论,一个人默默把繁琐工作全做完了。

当闵沁沁准备离开公司已经是下午三点,她原本打算到附近的百货公司晃晃,再找设柜在百货公司里熟识的“陌上花开”销售人员,询问销售状况后,吃点食物回家继续和拍摄场景设计稿奋战,没料到人走在百货公司大厅,背后传来熟悉又陌生的女性声音。

“沁沁?”

闵沁沁疑惑回头,只见一名年约五十来岁的优雅女性端着惊讶神色,身侧跟着穿了黑色皮衣内搭白棉T和牛仔裤的高大男性。

定神一看,闵沁沁马上认出叫住她的是宫时的母亲。

月兑掉西装的宫时,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了好几岁,不过帅气与英挺依旧,令与他擦肩而过的女性全看傻了眼。

“阿姨。”闵沁沁望着宫夫人,讶异过后是一阵尴尬。

与宫时交往期间,宫夫人对闵沁沁好得如亲生女儿,还一直嘱咐她一定得当她的媳妇,除了宫时谁都不能嫁。

那时的闵沁沁满口答应,也曾不下一次向宫夫人表示非宫时不嫁,只是当时的誓言换作如今,可笑得令她感到幼稚又讽刺。

年少的她非宫时不嫁,人家宫时却不是非她不娶呀!

自从与宫时分手后,闵沁沁换掉所有联系方式,甚至分手当年就跑到国外念书,断了与宫家所有人的关系。

而今,闵沁沁与宫夫人再次见面,令她想起生命里最痛苦的那几年,她一点也不觉得怀念,只觉得一股压力扼住她的喉头,让她无法顺利呼吸。

“沁沁,好久不见!”宫夫人上前一把握住闵沁沁的双手,脸上的笑容如此真诚,让她一瞬间还以为回到八年前,与宫时还没分手的时候。

“阿姨,好久不见。”闵沁沁露齿笑望宫夫人,接着昂首看向宫时,脸上露出“现在是怎么回事”的表情。

“我母亲今天早上从北部下来中部找我,我带她到餐厅吃饭,跟她逛逛后准备送她回饭店。”宫时与闵沁沁可是交往了八年之久,她的细微表情,说不上读懂全部,至少九成没问题。

“沁沁,我本来让宫时约你周六一起吃午餐,但宫时说你工作忙抽不出时间,我还以为这次来中部只能看得到儿子,没想到在这遇见你,你说,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分?”在闵沁沁与宫时交往时,宫夫人把她当成未来媳妇,疼她疼得连儿子都怀疑,是不是女友才是她亲生的孩子。

“因为最近工作比较忙碌,刚刚也是从公司来的。”闵沁沁现在才晓得,宫时问她周六可否拨半天时间给他,原来是宫夫人想找她一起用餐。

“我听设计部门的人说,你要大家周六不准加班,结果你自己一个人跑到公司上班?”宫时可没漏听闵沁沁话里的资讯。

“呃……因为工作有点多,所以我才到公司一趟。”闵沁沁没料到他竟然晓得她对设计部门成员的耳提面命。

“你这阵子天天加班,周六应该要好好休息,累坏了该如何是好?”宫时皱起眉头表情严肃,但闵沁沁却从他的眼神中发现,他泄漏了对她的无限关怀。

“我不累。”闵沁沁摇摇头。

马不停蹄的工作才会让闵沁沁感觉生命充满希望,她其实很不喜欢不能上班的假日。

自从父母离开后,闵沁沁的生活只有孤独,唯有在时间里塞满工作,她才能真实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闵沁沁没有告诉任何人,她非常讨厌离开公司的下班时间,因为那段只有她一人的租屋处里,空荡得连家具都少得可怜,每回在家里,她总是用睡眠与工作塞满她的闲暇之余。

但睡眠总有醒来的时候,工作总有做完的一天,那时,寂寞就会汹涌而上,将她紧紧包围,让她感觉世界这么大,但她却毫无容身之处。

“沁沁,我瞧你瘦成这副模样,是不是工作太多了?还是宫时虐待你?”宫夫人拍拍闵沁沁的手背,口吻里夹杂心疼与不舍。

“总裁没有虐待任何员工,总裁对下属都非常体贴,是我自己工作效率太差,所以才显得工作很多。”闵沁沁怕自主加班会害宫时被宫夫人责怪,赶紧把所有责任揽在身上。

“沁沁总是这样,老是帮着宫时说话!”就算八年不见闵沁沁,宫夫人再次见她,还是一看就满意极了。

宫时垂眸望向闵沁沁,一种遗憾与失落、愧疚与难受席卷他的五脏六腑,对闵沁沁,宫时有说不完的亏欠与感激,只是这份感受,他却从未与任何人吐露。

“我看,今天晚上把时间留给阿姨,阿姨在饭店楼下叫上一桌好菜,让你补补,看能不能长一斤肉。”宫夫人是立即行动派。

“阿姨,不用麻烦了!”闵沁沁赶紧拒绝,她已经不想再与宫时有任何私下接触。

“饭又不是阿姨煮的,一点也不麻烦!”宫夫人可没这么容易放过闵沁沁,顿了顿话头后,表情夹杂紧张与失望继续说,“还是你今晚有约了?”

宫夫人可是很担心闵沁沁身边有人了。

“我晚上没有约。”闵沁沁看宫夫人一脸失落的样子,赶紧摇摇手。

“那就对了!晚上来饭店楼下,阿姨请客。”宫夫人拍拍胸膛,今晚的美食珍馐就由她准备了!

“我母亲都热情邀约了,你就答应吧!”宫时也在一旁敲边鼓。

闵沁沁看了宫夫人的殷殷期盼,再看了宫时的翘首企足,双面夹杀下她只能允诺,“好,谢谢阿姨。”

“那我晚上六点到你家楼下接你,如何?”宫时打蛇随棍上。

闵沁沁可以凶恶地拒绝宫时,但她就是招架不住宫夫人的眼神攻势,只能点点头,“好,麻烦总裁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总裁为我宽衣解带最新章节 | 总裁为我宽衣解带全文阅读 | 总裁为我宽衣解带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