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一点才是老公 第四章 作者 : 金晶

明悦都不知道国王游戏是怎么结束的,被席源承吻了之后,她整个人都呆了,脑袋空白了好久,以至于现在想起来,她记得的唯有他的热吻和他身上淡淡的雪松味。

临离开前,她回头看了看那一群人,一群人被席源承给玩趴下了。

只要国王一直是他,那么他就玩死他们。

本来这个游戏被他们完成了十八限成人游戏,席源承改版了一下,将游戏升级,成为了体能游戏,被点名到的人,有抱着女生蹲跳五十下,有背着女生跳一首热歌辣舞,有一边吻着女生一边跑步……

简直不是人。

有点好笑,她偷偷看了看席源承,实在不知道怎么说他好了,说他小心眼吧,那可真的是比针孔还小,可他们是一条船上,她当然站他这边了。

不过这些人体力也太差了,居然没有一个反击成功,而他成功卫冕了国王的位置。

“咳,你不怕他们这一群人以后把你列入黑名单?”

他轻笑,“玩不起,他们可以直说。”

但凡有血气的,都禁不起他的激将法,想必以后要找回场子,她打了一个冷颤,“我以后不要和你一起来了。”

“我也不会来。”他又不是傻的。

想到他们有仇报不了的样子,她噗嗤地笑了。

上了车,席源承问她,“希望你不要介意,他们有时候是有点疯。”。

“不会啦。”

他没有再提那一个吻,不过是一个吻,没必要刻意地提起,不过,他忍不住地瞟了一眼她的唇,怎么还这么红肿,只是亲一下而已,还是说,她的唇也特别的敏感?

红肿的唇,在无声地诉说着他的禽兽,他不自在地转头开车。

到了明悦家,明悦下车对他挥挥手,进屋了。

一进去,就看到她妈明莉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回来了?”

“嗯。”

明母站起来,神色盯着她,“跟我到书房。”

两人进了书房,明母摆着脸,“虽然是未婚夫妻,但是你要注意分寸,不要让他觉得你很廉价,很好得手。”

方才还带笑的眸子渐渐地清明,明悦知道,这个时候她不需要解释,听话地应下就好,她乖巧地点头。

见她这副样子,明母微微满意,“把我的话记在心里,你代表着明家,一言一行都要注意。”

“是,妈妈。”

“不早了,回去睡吧。”

“晚安,妈妈。”

“嗯。”

明悦转身回到房间,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她妈的掌控欲有多强她一直知道,她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因为她妈说,谈恋爱是在浪费女人的时间,结婚是为了让以后的孩子名正言顺,男人不男人的,一点也不重要,只要基因好就行。

她妈用自己的方式在言传身教,告诉她,没有男人,活得一样好。

可她几乎是一眼就看穿了她妈的装腔作势,如果真的放下了,怎么会将对爸爸的不满全部发泄她身上,甚至在爸爸有了儿女之后,要求她必须完美,衬托出那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是多么的废物。

她少女时代时是有想谈恋爱的冲动,想看看谈恋爱是不是真的是浪费时间。

可惜,没有机会。

她,是她妈手里的傀儡。

不过她愿意,因为她看到过妈妈在黑夜里哭泣的模样,怨恨,不甘。

妈妈已经没有爸爸了,但,至少还有她。

明家今日家庭聚会,大多数亲戚都到场,和席源承说过之后,她和她妈到明家老宅没多久,席源承也来了。

她走到大门口,看到他西装笔挺,手里提着礼物,“来啦?”

“嗯。”他点点头。

明悦走过去,小手挽着他的手肘,温声地和他说:“人不是很多,你陪着我走过场就可以。”

“知道。”他说。

“买的礼物多少钱?”她问。

“不贵。”

“这还是得分清楚。”她坚持地说。

席源承为难地说:“是我助理买的。”

“哦,那你问问助理。”她知道他不缺这个钱,但是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又不是真的未婚夫妻,她不用他给她花钱。

他来参加她的家庭聚会,不好两手空空而来,买来的礼物是客气,给她脸面,她不能视为理所当然。

席源承没再说什么,不过是一件小礼物,这点钱他不放在眼里,如果她喜欢分清楚,他也尊重她的选择。

见到了明母,席源承微笑地和她寒暄,送上了礼物。

在明母眼中,席源承不是她最优选的女婿,但眼看明悦愿意联姻,想和他联姻,她也答应了,她怕明悦再挑剔下去,只怕什么人都看不中了。

家庭聚会上,明悦注意到,席源承表现得非常不错,也偷偷松了一口气。

余光瞄到席源承的手轻轻地摁了一下胃部,她心思敏锐地蹙眉,他身体不舒服?

彷佛是她的错觉般,下一刻,他的手自然垂下,脸上依旧是清风云淡的笑容。

她静静地看了他一会,随后转身和身边的佣人吩咐了一句。

开饭前,席源承被她拉到一个偏僻的角落。

她把一杯温水和药递给他,“胃疼怎么不和我说?”

他微怔,“你看出来了?”

“嗯,我以前也有过胃疼。”那时候为了得到她妈的认可,她在工作上很拼命,常常三餐不规律,“胃疼不是小事,你吃吧,这胃药我吃过,比较温和。”

他盯着她手里的胃药有些出神,在她的几次催促下,拿了药混着温水服下,圆润无棱角的药片顺着水,被他噎下,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刚才令他疼地差点无法忍住的胃疼似乎在缓解。

他一向会做表面功夫,胃疼厉害,也能默不作声,让人看不出一点端倪。

却料不到,被她瞧出来了,思绪一转,“你以前也胃疼过?”

她的眼神从他性感的喉结上移开,哦,他喝水时喉结滚动的样子还挺诱人的,比偶像剧的男主角还充满张力,她心中发虚,偏过头没对上他的眼,“是啊,疼过,现在不会了。”

他抿了抿唇,半晌,“谢谢。”

“不客气。”

他的视线从她平静的脸上滑过,视线忍不住地落在了她的唇瓣上,不由地想起了上次亲她时的感觉,柔软香甜,今天的唇瓣擦了点淡淡的暗红色,显得她肌肤晶莹剔透,整个人精神奕奕。

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思绪飘远了,他忙不迭地说:“我们现在回去吧。”

“走吧。”

吃饭的时候,明悦的堂姑突然说:“小悦还是少吃些螃蟹,螃蟹寒性,女人吃多了不好。”

明悦正在吃泰式咖喱蟹,自家厨师做的咖喱蟹味道正宗,非常好吃,她浑不在意地说:“怎么不好了?”

堂姑笑了一下,“对生孩子不好啊,对了,你们两个订婚了,之后什么时候把婚礼正式办掉?”

明悦只觉得嘴里的咖喱蟹都不美味了,这位堂姑真的是太讨厌了,催什么催。

明悦有一大堆话想说,这位堂姑不过就是一位远房亲戚,管太多了吧。

然而,在明母的目光下,明悦只娇笑不说话。

这类话,她越是接茬,一些人就会以长辈的身分居高临下地说教,而她还不能顶嘴,否则得被冠以没教养的罪名。

明母笑着说:“两个人刚订婚,不急的。”

堂姑见明悦没有再吃咖喱蟹,满意地点点头。

一顿饭令明悦非常不开心,不过她脸上没显露出任何情绪,和明母一起送走了亲戚们,明母看着还没走的席源承,“阿承今天留在这里吗?”

席源承摇摇头,“不了,我今天回去。”

“好,下次有空再来玩,”明母点头,对明悦说:“送送人。”

“知道了,妈。”

明悦和席源承肩并肩地往外走,走到席源承停车的地方,她的手机突然响了,“对,对,不要送到里面,我在门口等你,你什么时候到?五分钟,好。”

席源承看了她一眼,“等人?”

她眼珠子一转,“我点了一些吃的。”

“嗯?”

“咳咳,刚才没吃饱,有些人太让人倒胃口了。”

她没有指名道姓,但是他听懂了,笑了,“为什么不出去吃?”

“我妈会问我去哪里。”明悦有些烦躁。

席源承略微诧异,似乎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她一直表现得很淡定也很大方,可是此刻的她,像是一个担心被家长发现偷吃冰淇淋的小孩,看着颇为委屈,又有些小可爱。

明悦被他看得不自在,“干嘛?你也想吃啊?”微顿,肉痛地说:“你要是想的话,那好吧。”

席源承眼里的笑意更加的深,看她这样子,压抑的劣根性像雨后春笋似地冒了出来,“哦,那太好了,谢谢。”

真是不要脸。

但来她家,却没有吃得开心,作为主人家,她也是要负责任的。

很快,她点的食物到了,他们坐在了席源承的车里一起吃,席源承本来是想拒绝的,他不喜欢别人在他的车里吃东西,可想着她特意送胃药给他吃,他硬生生地忍住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色一点才是老公最新章节 | 色一点才是老公全文阅读 | 色一点才是老公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