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舔狗日常 第四章 作者 : 安祖缇

第三章

楼馨若口中的总裁此刻正站在厨房炉火前,以夹子夹起一根义大利面,在试面条软硬度。

听见楼馨若的喊声,他徐徐转过头来,把露在嘴外的义大利面吸入口中,再扬起浅笑,“醒了?”

那语气好像她本来就是这屋里一分子般的普通。

“总裁,你怎么也在这?”

她惊慌地想着,该不会昨天总裁也在饭店住下了吧?

这有两间房吗?

她左顾右盼,瞧见这里不仅有第二间房,还有第三、四、五间,这不由得让她放下心。

想必昨晚总裁住在另一间房……

“这是我家,我不在这会在哪?”

总裁的家?

目光正落在不远处房间关上的门扉的楼馨若吃惊回过头来。

“你的家?”

“今天吃蛋黄培根义大利面。”他把锅中的义大利面条捞起来。“你想喝茶还咖啡?”

“我昨天……叨扰总裁了?”

天啊,她真是醉得不省人事,无法说出自己家在哪,所以总裁才把她带回来的吧?

项清臣没有回应她的问题,而是又问了一次,“要茶还咖啡?”

“呃,茶……茶好了。”

她急忙想上前自己泡茶。

“那去换个衣服准备吃饭了。”

换衣服?

她豁然想起自己身上穿的可是浴袍耶!

那她的衣服呢?

谁帮她换的?

该不会是……

不不,总裁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一定是自己洗完澡后换的。

老实说,她从不曾喝酒喝得这么醉,醉到断片的程度,因而也不知道自己在大醉之后会有什么行为跟反应。

会不会发酒疯啊?

看到项清臣那柔和的笑脸,她难堪的只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我、我的衣服……”

“已经洗好挂在更衣室了,自己去拿吧。”

洗好?

“全……全部吗?”

“什么全部?”

“就是……包含……内衣裤……”因为甚感丢脸,楼馨若的嗓音轻若蚊鸣。

“我直接丢进洗衣机,所以是包含的。”他不忘加了附注。“我那是洗月兑烘全功能的滚筒洗衣机,不会洗坏你的衣服的。”

重点是在衣服会不会洗坏吗?

她抓着浴袍衣襟走上前来。

就算再尴尬再丢脸,也要问清楚。

“昨天……”

“怎么了?”他放下手中的面碗,转头专注的看着她。

小脸因这样的注视而浮起红晕。

“我、我有没有发酒疯?”

“没有。”

她松了口气。

“那……”谁帮我换衣服的?

这问题非常难说出口,问也不对,不问也不对。

问的话好像在质疑总裁人品,不问的话呢,她昨天的样子有办法自己换衣服吗?

可是不问的话,就会如鲠在喉,让人难受。

但总裁那张笑望着她的脸,让她怎么也吐不出来啊!

“没、没事……”

“更衣室在房间里。”他指着房门口,“进去右转就可以看到了。”

楼馨若带着懊恼走回房间,照着项清臣的指示很快地就找着了更衣室。

原来房中的另扇门,就是更衣室啊。

进了更衣室,让她错愕的是里头有一半的女子服饰。

难不成总裁跟他女友同居?

她傻了般的呆立原地,一股莫名的强烈失落感袭来,衣襟上的手抓得更紧,指节都变白了。

原来人家早有女友了,那之前以为项清臣对她有意思,就是她自己多想……自作多情了……

察觉到心口难以言喻的难受,这才惊觉原来她的确是喜欢总裁。

怎么会呢……

她明明对帅哥免疫,怎么会跟总裁认识才短短两个月,就喜欢上人家?

她惊愕的摀住嘴,百思不得其解。

但她又想到她这样衣衫不整地出现在总裁屋子里,万一女朋友回来撞见,会不会误会啊?

这一想心更慌,飞快地找出自己的衣服套上。

穿戴好之后,人也稍微冷静了下来,这才想到说不定就是他女朋友帮她换的衣服,所以人家也很清楚她是谁的。

不过……

她看着一架上的衣服。

这“女朋友”的穿衣风格跟她挺像的,都是比较简单宽松的款式,一件式洋装居多,没有性感华丽的衣物,连衣领低一点、会露小的都没有。

不同的是,她的是网路上购买的平价衣服,而这些都是叫得出名字的名牌货。

“这些衣服看起来都好新啊,一定没穿过几次吧?”她抚模着高质感的衣料,倒是有些羡慕起来了。

真好,被总裁喜欢着……

虽然不明白自己的感情从何而起,但至少是可以死心了,要拴住总裁那种多金又高帅的男人可不容易,她是没这本事的。

离开房间,她忽略了如果这地方是有女主人的,那她又怎么会躺在放有女主人衣物的房间里。

回到厨房,楼馨若立刻说她要帮忙。

“不用,你坐吧。”项清臣头往中岛方向偏了偏。

中岛前方放着两把高脚椅。

“好……谢谢总裁。”

“会不舒服吗?”

“什……噢!”以为他是问她有没有宿醉头痛的楼馨若摇头,“不会,我不会宿醉的,所以没事。”

项清臣轻笑了下。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问的是什么。

他晓得楼馨若不会宿醉,他怕的是昨夜太激烈的**让她不舒服,毕竟在车子里她曾经喊过疼。

但看她走路姿态如常,没什么奇怪之处,应该的确无碍,便未继续往下问了。

楼馨若自从生病之后,就开始有固定健身的习惯,大腿肌力训练得不错,加上昨晚除了在车上那一段,大部分时候动的都是他,所以她并未感觉到哪儿不对劲。

坐在高脚椅上,楼馨若好奇的偷偷打量。

她想总裁不愧是总裁,家中的布置装潢就是大气,空间宽广,与她的小套房是天差地别。

她的小套房连厨房都没有,所以她平常也没在下厨的,顶多用快煮壶烧热水泡泡面而已。

她想她如果也能有这么宽大舒适的厨房,肯定乐于天天下厨的。

是说,没想到总裁也会下厨呢,真是个好男人啊。

她双手托腮,满眼都是星星的望着,过了一会儿,忽尔想起他是有女朋友的人了,她这样看着人家也太无耻,立刻狠狠暗掐了自己大腿,告诫自己不可心存妄想。

“再一会儿就好了。”正在搅拌义大利面的项清臣抬起头道。

嘴角浅浅的笑痕让楼馨若当场忘了刚才的自我警告,瞬间有些失神。

“谢谢。”楼馨若拘谨的道谢,抓了披肩长发拢在胸口。

这通常是她觉得有点冷时的动作。

项清臣发现了,放下手上搅拌用的夹子,走来冰箱前,自里头拿出鲜女乃,再取了个小锅子跟茶叶,煮了英式女乃茶。

当温热的女乃茶放置她面前时,她心绪不禁有些激动。

“你怎么……”她迅速咬住唇。

“什么怎么?”

“没事。”她差点冲口而出询问他怎会知道她喜欢喝英式女乃茶。“谢谢总裁。”

这问题不仅唐突,而且好像在挑逗人似的。

她想应该只是巧合,只是因为自己在意人家,所以放大对方的举止意义。

为掩饰心口的窘迫,她拿起茶杯低头啜饮。

“合你口味吧?”刨起司的项清臣问。

“嗯……”太合了!

浓度甜度刚刚好,她都快怀疑总裁是不是在她肚子里养了条蛔虫,要不然怎么会把她的喜好模得这么清楚。

一定只是巧合,也许总裁也刚好喜欢这样的口味。

“来。”项清臣将义大利面跟餐具放置她面前。“吃吧。”

“谢谢。”

女乃香味四溢,把昨天喝了一堆酒,没吃什么菜,饥肠辘辘的楼馨若勾引得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卷了一叉子的面条塞入口中,蛋黄的浓郁与女乃油的香气瞬间在嘴里爆开,她发出满足的叹息,这义大利面好吃得让她要掉泪。

再吃了两口,她突然觉得这面的口感怎么好像在哪吃过。

“总裁,你是不是有拜师学艺?”她转过头来问。

“没有。”

“但我觉得我好像在哪吃过类似的口味耶。”

项清臣闻言目光闪了下。

他想,人会遗忘,舌上的香气倒是不会忘。

“那可能那家餐厅的厨师偷我的手艺。”他玩笑道。

“总裁真幽默。”

由于太饿,楼馨若很快的就把义大利面吃完了。

“合胃口吗?”

“当然。”她点头,“非常好吃。”

他的视线突然定格在她脸上,楼馨若蓦地胸口一窒,呼吸停止。

“怎、怎么了吗?”心脏不受控制的跳得飞快。

“有酱汁沾到了。”

“哪?”楼馨若的手正要往脸上搜寻酱汁,项清臣的手已经伸过来,拇指指月复自嘴角略微用力的一抹,接着放进自己的口中舌忝掉。

楼馨若瞠目。

总裁你……你这样不好吧?

你是有女朋友的人耶!

楼馨若心头一凛。

难道说,她的直觉是对的,总裁的确对她有意思,只是想把她当小三?

果然帅哥没一个好东西!

都是狼心狗肺的渣!

因为喜欢着对方,爱意立即转变成了一种恨。

“干净了。”项清臣微微一笑,笑容里有着说不出的暧昧。

听见他那明显在撩妹的语气,楼馨若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工作可以再找,骨气不能没有!

“你女朋友去哪里了,怎么还不回来?”故意这么问,好让他知道,她已经发现他是有对象的人了,少跟她搞暧昧!

“女朋友?”

“对。”

他突然噗哧一声笑出来,把她傻住了。

“你在笑什么?”她满心不解。

“如果你是说除了你以外的女人,那我的答案是没有。”

他知道她的心魔,因此不会在这方面吊胃口。

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除了她以外的女人?

她在问女朋友的事,他却说除了她以外的女人?

“我不懂你的意思。”不会……是她想的那样的吧?

“你对昨晚的事没有记忆了吗?”项清臣说话时,还故意撩起她一撮头发。

他这般亲昵的举动,以及诡异的问题……

楼馨若很快地就知道问题发生在自己身上。

“我……做了什么吗?”

难不成她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譬如……告诉总裁自己很在意他的事?

怀疑他是不是对自己有意思?

随着猜想越来越多,楼馨若脸色越来越僵凝。

人家说酒后吐真言,她该不会真把这段时间内心的想法统统“吐”出来了吧?

“你……”他慢条斯理的说着,语气充满暧昧。“喜欢我。”

她瞬间倒抽一口凉气,连脖子都红了。

“我、我我我……对不起,可以请你忘了这件事吗?”

“不想!”

他抓握高脚椅的半圆形扶手,脸已跟她十分贴近。

带着女乃香味的吐息喷拂在她脸上,她下意识就闭上了眼,没一会儿,她就感觉唇上有柔软辗转,她屏气凝神,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他轻柔的吻着,把一对女敕唇从左到右,从上到下缓慢吸啜。

他下了椅,身子也贴近她,抵上她的膝盖,稍微一个用力就让她的双腿打开。

温热大掌摁上白皙柔女敕的大腿,轻轻摩擦出一片酥麻,她蓦地醒了过来,双手下意识上抬,把项清臣推开。

措手不及的项清臣撞着身后的高脚椅,有些惊愕地看着惊慌中带着怒气的楼馨若。

“你怎么可以因为我喜欢你就随便碰我!”她火大地喊,眸中含有生气的泪,急急把裙子往下拉。“我不是随便的女生!”

飞快跳下高脚椅,由于动作太快,身形不稳,差点摔倒,还是项清臣伸手扶着。

“不要碰我!”

她毫不留情地推开扶持的手,但项清臣却是双臂伸来,将人搂得更紧。

“放手!”楼馨若挣扎。“你明明有女朋友了!”

“没有女朋友。”

“你骗人!”楼馨若真没想到万人迷总裁竟然是个说谎精、劈腿惯犯,他让她太失望了。

“除非你想坐这个位子。”

“你把我当白痴吗?那房间一堆女人的衣服,总不会是你自己穿的吧?”项清臣才要开口,她立刻又接下去。“那不是你穿得进去的尺寸,那是……”

“你的尺寸。”

“体型……什么?”她的尺寸?

“那些衣服都是为你买的。”

“我才不信……”

“都是你的喜好、你的风格,你没看出来吗?”

他就是故意让她进更衣室,看到那些衣服的。

“你说谎,你怎么可能知道我的喜好?我平常上班都穿衬衫、窄裙,从没穿过洋装!”

“台北这么小,在街头看见你不无可能。”

停止挣扎的楼馨若转过头来诧异地看着他。

他的眼神看起来很清澈真挚,眸里一样带着星芒,十分灿亮,一点都不像骗子的眼神。

楼馨若回想起进入公司的这段时间,项清臣有意无意的撩拨,常让她心中天人交战的亲昵动作,难不成……

一个想法跃上,月兑口而出:“你暗恋我?”

“现在不是了。”

“你……”她顿时羞红了脸,“你人都还没追到就买一堆衣服?”

“我有自信,”他把头垂放在纤肩上,在她耳畔呢喃。“能追到你。”

鸡皮疙瘩瞬间起了她满手臂。

这实在太令人震惊了,总裁竟然偷偷暗恋她,而且还为她买了半间更衣室的新衣服?

项清臣自她第一天出现在他公司的时候,就喜孜孜地勾画两人的未来。

她衣着的品味依然没变,而他只要一进百货公司,就会忍不住往女装楼层走去,只要看到符合她喜好的衣服,毫不犹豫立即买下。

他还买了首饰、皮包、鞋子等物,只是那些是放在柜子里头,楼馨若没看见。

楼馨若怎么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原来条件如此优异的总裁竟然会暗恋她,而在她蒙在鼓里的时候,就已经偷偷为她准备了这些东西要送给她。

这个人的脑回路怎么这么与众不同啊?

“你根本是变态吧!”楼馨若没忍住,心里话说了出口。

他笑,笑得无限宠溺,笑得楼馨若心旌荡漾,什么不跟帅哥交往的原则已经抛诸脑后。

她以前也常骂他是变态,多是因为床上的那些花样。

再次听到她喊他“变态”,他竟然感动得想要哭。

“喜欢我做的义大利面吗?”他问,指尖在女敕颊上流连,所到之处,皆起了细细的疙瘩。

“喜、喜欢……”

她的舌头已经不听使唤了,彷佛他的手指游移的不是在脸上,而是在舌尖上,画着她的舌面,留下阵阵颤栗。

她的心也跟着颤栗。

“刚吃了我的面,接下来是不是换我了?”

楼馨若的目光立刻瞟向项清臣桌前的盘子。

她这才发现盘中的面疑似未动,仍是卷得漂亮的模样。

那,她刚才吃面的时候,总裁在干什么呢?

该不会……在看着她吧?

就像她每次只要一往项清臣的方向望去,他的目光就一定落在她身上。

那不是她的错觉。

也不是自作多情。

他真的……一直在看她。

“好……你吃啊!”

楼馨若手指向他的面,还打算帮他拿餐具,要不然此刻的压迫感实在太重,她都不能呼吸了。

她需要一个喘息的空间,否则她的肺脏跟心脏都可能要爆炸了。

然而,伸出去的手却被他抓住了。

不仅抓住了,还抓来嘴前,就露在虎口外头的粉女敕手指尖,一个一个吻了上去。

楼馨若凛目,小嘴惊愕的微张,却是动也无法动。

他把四根手指尖都吻过了一遍,方才轻而慢的说:“我要吃的是你。”

……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总裁舔狗日常最新章节 | 总裁舔狗日常全文阅读 | 总裁舔狗日常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