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嫁剋妻夫 第二章 相约见面 作者 : 米恩

直到扰人清净的人走了一干二净,清歌才扬声唤,“莲儿!”

“奴婢在!”一直守在门外的莲儿立马进屋。“小姐,二小姐她们这回又向你讨要什么东西了?你给了多少?”

这一听就知道清歌之前有多败家了。

清歌额角一抽,压根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朝她摆手。“去,替我打听沐国公府的大少爷何时会回京。”

“大少爷?”莲儿怀疑自个儿听错了。“小姐,你是不是说反了?是二少爷才对吧,不过奴婢没听说二少爷有出京呀……”

身为贴身丫鬟,小姐的心思她可是知道得比谁都清楚,早先她可是一劝再劝,偏小姐死心眼,只因慕容二少爷恰巧救了她一回,自此一颗心全系到了他身上,完全忘了自己早已定下亲事,且订亲之人还是慕容将军。

为了劝小姐,她可是操碎了心,却是一点用也没有,有时劝得急了,小姐还会发怒,扬言要把她给卖了,她怕被卖,只能乖乖闭上嘴。

清歌瞪她一眼。“没说错,我要打听的就是大少爷,沐国公府长房嫡子慕容煜,皇上亲封的骠骑将军。”

为什么要打探慕容将军何时回京,小姐不是躲着都来不及了吗?莲儿一头雾水,旋即一拍掌。“小姐可是要找慕容将军退婚?”

肯定是了!小姐在对沐国公府二少爷动心后,一心想要退亲,偏偏皇上指了慕容大少爷去西疆打仗,这一打就是三年,既见不着人,要怎么退亲?

清歌被这丫头的自作聪明给打败,却也怪不得对方,谁让她之前瞎了眼,错把珍珠当石头,好在现在一切都还来得及。

“别猜了,赶紧去问就是了。”她又觉得头疼了。

莲儿自以为猜中了清歌的心思,非但没去,还忧心忡忡的劝道:“小姐,你该不会真要退亲吧?这可万万不行呀!你的亲事可是老国公爷与老侯爷给定下的,怎么能说退就退?更何况,奴婢也不觉得你退了亲,慕容二少爷就会娶你了……”说到后头声音越发小声。

以往小姐最不愿听见的就是慕容承不愿娶她的话了,每每她一提,小姐便会发脾气,也越是执着,在知道自己越劝越反效果后,她便不敢再提了。

小姐想要退亲,并非是不愿意嫁进沐国公府,而是打算嫁给府中另一个人,这压根儿就是不可能的事,别说老侯爷、老夫人、二老爷和二夫人不会答应了,就是沐国公府也不会答应,更何况那二少爷根本就不喜欢小姐,小姐一腔爱慕根本就是无用,退不退亲,那二少爷都不可能会娶她。

当然,莲儿若是知道前世清歌为了嫁给慕容承,不惜自毁清誉也要赖上他,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谁说我要退亲了?”清歌无言以对,却也知自己突然的转变,莲儿一时半会是不会相信的。“我找他有事。”

“有什么事?”莲儿拧着眉,一副“你不说清楚我就不去”的模样,比符氏还像清歌的娘。

清歌忍不住捂额,而后故意阴恻恻的问:“莲儿,你是不是忘了谁才是小姐?想被卖了?嗯?”

莲儿顿时打了个冷颤,差点没跪下。“小姐,你别卖奴婢,奴婢话是多了点,可奴婢也是为了你好……”

这是小姐第三百六十六次威胁要卖她,虽说没一次卖成,可她还是怕呀!

“为我好就快去!”清歌心累,为何使唤一个丫鬟都这么难?

莲儿不敢再多说,连忙打听去了。

清歌本以为莲儿至少要耗费半天,没想到才去不到一刻钟便回来了。

“怎么这么快?你有没有好好打听?”清歌拧眉。

这么点儿时间,也就够她从秋棠院走到大门,连街都没能上。

莲儿先是摇头,后又点头。“小姐,不必打听了,奴婢才刚到后院,就听见府中小丫鬟说慕容将军就要回京了,这会儿刚走到三百里外的华清镇,会在镇上整休一晚,估计明日晌午便会进城了。”

有时侯府中的小丫鬟可是比她们这些在主子身旁侍候的大丫鬟消息还灵通,大丫鬟片刻不离主子身旁,而那些洒扫的三等丫鬟却是自由得多,只要做好分内的事,多的是时间偷闲,像西疆打胜仗、慕容煜回京这等大事,根本就不需打听,早传遍了整个京城。

明日就回京了?清歌一怔,白皙的小脸上闪过一抹莫名的情绪,似是喜悦,又似惆怅,可最多的还是期盼。

清歌就这么坐在椅上许久,连符氏进门都没察觉到。

“歌儿?歌儿?”

直到符氏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清歌才蓦地回过神。“娘,你什么时候来的?”

符氏好笑的看着眼前亭亭玉立的女儿,“你这孩子,娘都来了好一会儿了。”

因为刚刚唤了女儿大半天都没反应,她问了莲儿,知道这丫头是听了未婚夫回京的消息才发的愣,想到昨夜丈夫与她商量的事,忍不住感慨。“一转眼,娘的宝贝长大了,也到了该嫁人的时候了……”

她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女儿,如珠如宝的疼着,看着她从小小的人儿一年一年的长大,如今竟到了要嫁人的年纪了。

清歌见母亲一脸不舍,撒娇的抱住她的手臂轻摇着。“娘要是舍不得女儿,女儿便不嫁了呗。”

“说这什么傻话!”符氏瞪了她一眼。“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不嫁人,难不成想一辈子赖上娘了?”

“那也没什么不好,娘肯定不会嫌弃我。”她笑嘻嘻的道。

符氏见她又恢复以往活泼的模样,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清歌自从伤了脑袋后,整个人沉稳了不少,不仅话变少了,也不再像之前那般跳月兑,一点事便急急躁躁,被人哄骗了都不自知。虽说这是好事,可在符氏眼中,女儿会变了样,肯定是因为老夫人罚她的缘故,无端被诬赖,还因此伤了脑袋,躺了整整三日,而曾姨娘那始作俑者却只是被罚禁足三个月,无怪乎女儿郁郁寡欢。

如今见她露出笑容,符氏一颗心才放下,点了点她的鼻头。“就嫌弃了,娘还指望你嫁了人后给我添个白白胖胖的外孙,你若不嫁,娘的外孙从哪来?”

母女俩的感情一向好,这点儿事她俩也不是头一回说了。只生清歌一个孩子一直是符氏的心病,年轻时没能怀上,到了这年纪,再怀上的机会更是微乎其微,倒不如盼着外孙的到来还比较实际。

以往只要符氏提嫁人生子,清歌总是会红着脸,幻想着嫁给慕容承的画面,然而重活一世,她最不愿想起的也是那一幕。

清歌看向符氏平坦的肚月复,杏眸微微一闪,问:“娘,你就这么喜欢孩子?”

“自然喜欢。”符氏回想着女儿幼时娇软的模样,笑得十分温柔,却也惆怅。“娘在嫁给你爹时,曾想过要生上六个孩子,一家人热热闹闹,多好呀……”

可惜她的愿望注定落空,这辈子就生了清歌一个女儿。

“那么娘再替我生一个弟弟如何?”清歌又问。

符氏下意识抚着肚子,露出一抹苦笑。“娘倒是想生,可惜娘的肚子没曾姨娘争气。”

她与曾姨娘年纪差不多,这么多年来一直没能怀上,本以为是自个儿年纪大的缘故,谁知只比她小上三岁的曾姨娘却是怀上了,既然不是年纪问题,那就是她没有子女缘了。

清歌闻言,双眸闪过一丝冷意,却没把曾姨娘肚中怀的是野种之事告诉母亲。“娘不必着急,我前几日昏迷时,梦到娘又怀上了,给我添了个弟弟。我作梦一向很准的,娘且放宽心,弟弟想来的时候自然会来,娘要做的就是好好保养身子,其余的事都别管。”

符氏知道女儿是在安慰她,她若能怀早就怀了,怎么可能等到如今?但也没泼她冷水。

“娘知道了,娘今日来是想拿样东西给你看。”

符氏从张嬷嬷手上接过一摞清单,递给她,一反方才的轻松,而是小心翼翼的道:“这是你的嫁妆清单,慕容将军这次回京,你爹的意思是,也该将你们的婚事给办一办了。”

清歌前阵子刚及笄,大历国女子十七、八岁才说亲的大有人在,本来符氏是想多留女儿两年,可冷传礼却不赞同。

清歌年纪是小,但慕容煜已二十一岁了,若是再等上两年,那就是二十三岁了,大历国极少有到了这年纪还未娶妻的男子,总不能因为符氏舍不得女儿就耽误慕容煜。

符氏也知这个道理,虽然不舍,但女儿总归要嫁人。

以往只要一提起亲事,清歌总会不高兴,问她在不高兴什么,她却是不说,若是问得急了,她便嚷着说她不嫁了,让符氏头疼不已。

今日她前来,也是有些忐忑,虽做了说服女儿的准备,却又不愿太逼迫女儿,只能试探着。

清歌看着眼前那厚厚一摞清单,轻轻的垂下眼睑,半晌才轻声道:“娘,听说慕容将军明日回京?”

符氏见她不像以往那般抗拒,稍稍松了口气。“是这么说的没错,该是晌午那时会进京,你爹打算待慕容将军安顿好,再让人去沐国公府递帖子。”

他们是女方,不能主动上门,向沐国公府递帖子,便是让沐国公府派媒人前来商讨婚事之意。

清歌依旧没有反应,只是又道:“娘,我明日想出府一趟。”

“出府?”符氏搂眉。“明日大军回朝,街上满是人潮,乱得很,你有什么事?这时候雯出府做订么?”

“未婚夫回京,我难道不必去相迎?”清歌眨着杏眸,无辜的看向符氏。

符氏一愣,她真没想到女儿有这样的想法。虽说女儿没有明说,但知女莫若母,她能感觉到清歌对嫁人一事很是憧憬,却对自己的亲事不热衷,对慕容煜更是不上心,反倒是对他的弟弟……她只是一直没说破,总认为只要女儿嫁进慕容府便会死心了,如今女儿主动说要去迎慕容煜,她只有高兴的分,如何会拒绝?

“那敢情好!娘在东门大街有栋酒楼,我这就吩咐人去办,将最好的雅间给留下。”符氏说风就是雨,一想到女儿对亲事上了心,便马不停蹄的去处理了。

清歌看着母亲离去的背影,杏眸闪过一抹光亮,朝莲儿唤,“备笔墨。”她要写信。

今日是个适合大军回京、天气晴朗的好日子,天上大朵大朵的云洁白无瑕,美得找不到词形容。

大历与西疆常年战火不断,已打了数十年,今日你占我一座城池,明日我打下你一个关口,本以为两国这辈子就这么不死不休,没想到慕容煜去西疆才三年,便打得西疆落花流水,一连占领了西疆三座城池,甚至重伤了西疆主帅,逼得西疆不得不主动求和,割地赔偿。

皇上得到战报时龙心大悦,亲自率领百官在皇宫门口迎接,城中百姓也在驰道两旁夹道欢迎归来的英雄。

远处尘土飞扬,马蹄声地震彻云霄。风尘仆仆的士兵首先入城,紧接在后的是英气逼人的将领们。

慕容煜身穿一袭黑金色盔甲,骑在高大健壮的宝马之上,金色阳光落在他身上,彷佛笼罩了一层光芒,威风凛凛,神情肃穆,俊美如神只。

在前方的宋元帅则是身着一身金色的盔甲,他面容有些疲惫,只是风姿不减,威风依旧,不过因为年过五十,比起年轻俊美的慕容煜,自然少了许多注目礼。

“慕容将军!看这边!”

“慕容将军!接住……”

四周满是姑娘们的叫唤声,手帕、荷包、花朵一股脑地往慕容煜与他身旁的年轻将领身上扔去,那盛况比状元游街时还要热闹。

“这些小姐是瞎眼了?怎么你收的礼比我还要多?明明是已经订亲的人了……”宋冉一脸哀怨的看着自己怀中的“战利品”,又看向慕容煜那连接都没接便几乎能把他淹没的荷包、香囊,内心十分不平衡。

“你要是喜欢,等等我把身上的全给你。”慕容煜目不斜视的看向前方,说出的话却是无比扎心。

他不主动接,却也没有避开,也不知是那些姑娘准头够还是那些荷包上沾了胶,即便他不接,身前依旧堆满不少姑娘们的赠礼,这还不包括落在他马上、脚边的。

宋冉闻言有些无力的瞪着慕容煜,他是稀罕这人身上的吗?他稀罕的是慕容煜比他受欢迎!

知道这话题再继续下去只会更扎心,他索性转移话题。“我说你那小未婚妻会不会也来看你?要是真来了,可得让锦一多看顾着点儿才是。”

宋冉与慕容煜可以说是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兄弟,对自家兄弟那点破事,他是再清楚不过了,会这么说,无非是不想再换一个嫂子了。

慕容煜身为沐国公府的长房嫡子,偏偏母亲早逝,其父慕容玉在他四岁那年续弦,娶的妻子身世并不高,不过是六品官员府中的嫡女。

当初慕容玉看中的是许氏的乖巧与温驯,想着她身分低微一些也好,将来才不会贪图不属于她的东西,毕竟他续弦唯一的目的,就只是需要一个妻子来照顾年幼的慕容煜而已。

一开始许氏的确将慕容煜看顾得很好,虽不算无微不至,却也尽心尽力了,就是后来她生下了一子一女,也没怠慢过这个原配留下的孩子。

可好景不常,慕容玉在慕容煜十岁那年受了重伤辞世了,沐国公也就是慕容煜的祖父,在儿子过世后悲伤过度,没多久也病倒了,这些年身子一直不好,搬到了城外的温泉庄子养病,国公府中的大小事便无力管理了。

沐国公府一下子去了两个顶梁柱,府中就只剩下老弱妇孺,慕容老夫人年事已高,早已不太管事,这偌大的国公府便全落到了许氏手中。

一下子成了国公府真正的主事者,许氏装了这么多年的慈母,早已倦了,索性不装了,毕竟能挟制她的人都不在了,她还装什么装?

要不是府中还有个老夫人,许氏为了世子的位置,早将慕容煜给……

虽说无法明目张胆除去慕容煜,却不代表许氏就没办法了。

慕容玉在世时曾替慕容煜定下一门亲事,女方乃魏国公府的长女,两家定下亲事多年,只要等到魏大小姐及笄便能将之迎娶进门,谁知就在成亲的前三个月,魏大小姐因误食相克的食物,没等到太医救治,就这么一命呜呼。

未婚妻死了,慕容煜虽与魏大小姐并不熟悉,可两人毕竟订亲多年,于是他主动提出替魏大小姐守制一年。

慕容老夫人心疼孙子,在一年期满后又替慕容煜定下一门亲,乃异姓王萧王爷的嫡次女,没想到这一回更惨,这才说好成亲的日子,都还没开始筹备呢,萧二小姐便不小心失足落水,也死了。

第二任未婚妻死了,慕容煜自然也替萧二小姐守制,可就在萧二小姐死后不久,便有流言传出,说慕容煜克父克母,连两任未婚妻也是让他给克死的,要是谁还敢与他订亲,那就等着被克吧。

因为这个流言,慕容煜的婚事十分艰难,却也还不到无人可娶的地步,就是家世低了一点罢了。慕容老夫人不肯委屈孙儿,让人抑止了流言,又替慕容煜说了几门亲事,最后定下右相的小孙女蔡五小姐。

这一回说亲的过程一样顺顺利利,可定下婚期后不久,蔡五小姐出府时竟不小心被惊了马的马车给撞上,虽是没死,却是躺在床上人事不知,躺了大半年便一命呜呼,这婚事自然又没能成。

三次订亲,死了三任未婚妻,慕容煜克妻之事早已传遍整个京城,这一回再没人敢把女儿、孙女嫁给慕容煜了。

慕容老夫人为了慕容煜的婚事可以说是操碎了心,偏偏没人愿意与慕容煜结亲,就在她要放弃时,沐国公让人带回了一封信,信中的大意便是,他已替孙子定下一门亲事,女方正是威远侯府二房的小姐冷清歌。

沐国公告诉妻子,这是他特地替孙子挑的孙媳妇,还请了觉明寺的尘风大师算的八字,尘风大师算出两人乃是天作之合,若能成喜事,必定能兴旺国公府。

慕容老夫人见到这信,可以说是大喜过望,这一回她谨慎不少,没再将订亲之事闹得人尽皆知,只叫来慕容煜,告诉他沐国公替他订了个小未婚妻的事。

慕容煜当时已经十六岁了,而清歌比他小五岁,也就是说,等到清歌及笄,还要四年的时间,这让原本想拒了亲事的慕容煜咽下了拒绝的话。

老夫人不信他真是外人口中克父克母的天煞孤星,只以为他是没有妻子缘,为了他的亲事吃不好也睡不好,他若是拒了,老夫人肯定会伤心,然而老夫人却不知道,他的未婚妻会一个比一个死得惨,根本不是什么八字相冲、天煞之命,也不是他没有妻子缘,而是有人在作祟。

只不过他没有证据,为了避免又一个小姐因他的缘故香消玉殒,他特地派了一名暗卫藏进了威远侯府保护清歌。

宋冉可以说是慕容煜最信任的人之一,慕容煜派人保护清歌之事,他自然也知道。

至于慕容煜如何会知道清歌有没有来?答案自是不知。两人虽定了亲,可比起前三任未婚妻,对这个小他五岁的小未婚妻,他更是陌生。

他正想着,突然感到一股凌厉的气势,眉一搂,下意识伸手一接,没想到竟是一封绑在石块上的信。

“石头?”宋冉瞪大眼看着那灰溜溜的石块。“是谁家小姐这么有创意,光是扔荷包、香囊还不够,竟是连石头都扔了?”

慕容煜抬起锐利的双眸朝石块扔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名小姐静静的伫立在客栈楼上的窗旁,似乎一点也没打算掩饰是她扔的石块。

他本没打算看那封信,然在看见那名小姐后,他却鬼使神差的将信给解开了。

明日巳正时分,寒叙亭一会。

清歌

信上只有这么一句简单的话,让慕容煜讶异的是送信的人。清歌……他那小未婚妻的闺名可不就叫冷清歌?慕容煜再次抬头,少女早已没了踪迹。

“上头写了什么?可是情诗?”宋冉凑来要看,他实在好奇一个用石头送信的姑娘能写出什么打动人心的诗词好来赢得他表哥的注目。

然而他什么都还没看见,信便被慕容煜给收起来了。

这下可不只引起宋冉的好奇心,还引出他一番义正辞严的唾弃。“你可别忘了你早已订亲,未来嫂子是小了点,可冲着她明知道你死了三任未婚妻,还没对你提退亲,你就该知足了,可千万不能再招惹其他的姑娘,惹得小嫂子不开心!”

慕容煜本就在猜测清歌约他见面会是什么事,如今听宋冉一提,又想起锦一这些年的汇报,心中似乎有些了然了。

或许真是为了退亲一事也不一定。

另一边,一直到大军浩浩荡荡的过了东门大街,慕容煜那挺拔的身影再也看不到,清歌才收回视线。“回去吧。”

“小姐,你说慕容将军明日可会来?”莲儿方才可真被自家小姐给吓了一跳。

别人家的小姐不是扔丝帕就是扔鲜花,就她家小姐特别,让她捡了一块石头来,二话不说,杀气腾腾的直直给扔了过去。

看到那一幕,她差点没给吓出一身冷汗,要是她不知是送信,还以为小姐要谋杀亲夫呢!好在慕容将军一把接住了,她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忍不住觉得古怪。

这慕容将军的癖好是不是有些不同常人?别的姑娘扔的东西他不接,偏偏接了她家小姐的,而小姐扔的东西着实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街上一抓就一大把。可她方才仔细看着,慕容将军解开信之后,似乎一直没把石头给扔掉呀……

“我也不知道。”清歌耸了耸肩。“不来的话再扔就是了。”

慕容煜既收了她的信,就应该是认出她了,若是认不出来,她不介意上沐国公府扔石头,扔到他见她为止。

莲儿闻言额角一抽。为什么一定得扔石头?递帖子不行吗?

慕容煜等人拜见皇上后,几名主要的将领便被留下来参加宫宴。

这一次大历国能逼得西疆退兵,并替大历要来赔偿,慕容煜可以说是功不可没,皇帝高兴之余,给几名立了功的将士们封了赏,然轮到慕容煜时,百官反对的话都还未说出,慕容煜便已自行拒绝了。

“朕要封你为左元帅,你为何推辞?”延平帝拧起眉问道。

大历朝的武官职位虽多,但握有实权的却是少之又少,手握重兵的自然是位居正一品的大元帅,然大元帅底下还有左、右两位副元帅,手中的兵权也是不容小觑,如今的元帅府是延平帝的外家,可以说大历的兵权有一半以上掌握在延平帝的手中。

照理来说,为了不让兵权旁落,延平帝想要升任副元帅,也该是升宋元帅的长子宋元廷,也就是延平帝的表兄,但延平帝却是把这香薛铮给了慕容煜。

百官猜不透,只有延平帝心知肚明。

自己的表兄资质平平,若是将元帅府的兵权交付到他手中,恐怕没几年便会让人给瓜分精光,能不能守得住还是个问题。不仅如此,元帅府这一代实在没有出挑的子弟,否则他也不会将目光落到慕容煜的身上。

慕容煜乃是宋元帅一手提拔出的得意弟子,用兵如神,让宋元帅赞不绝口,直呼他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宋元帅是耿直之人,自己的子孙有多少能耐他清楚得很,对他而言,保家卫国比家族利益还要重要。元帅府乃延平帝的外家,只要延平帝在的一日,元帅府就不会倒,然要是让西疆打进大历,那么元帅府如何能幸免?

宋元帅心里如明镜似的,加上沐国公在儿子过世之后,因无力照料,特地将年幼的慕容煜托付给他,这些年来,慕容煜就像他的孙子一般,而慕容煜也确实出众,不仅勤勉过人,更是难得的天纵之才,对他也是恭敬如对待亲祖父,他如何会不想交棒于他?这一次的西疆之战让他的想法更加坚定,早已随着战报将自己的打算告诉延平帝。

延平帝也认同宋元帅的观点,若是可以,他也不想兵权旁落,可比起元帅府的利益,江山社稷更重要,最重要的是,慕容煜也不算是外人。

延平帝的皇后是慕容煜的同胞姊姊,算起来慕容煜还是他的小舅子。他极疼爱慕容皇后,对于慕容煜这个小舅子自然也偏袒了些。

只是谁也没想到,这都是摆在明面上的大好处,慕容煜竟舍得往外推!

各方势力早在慕容煜打胜仗的消息传回后,便知道皇帝肯定会把空缺已久的左元帅的位置留给慕容煜,众人可是准备了一吁筐反对的理由,谁知竟是连个屁都还没放,人家就拒绝了,众人此时也是一脸懵然。

“守护大历是微臣的责任,再者,微臣资历尚浅,不足以担此大任。”慕容煜一脸的坦然,似乎真不在意这左元帅的职位。

可慕容煜不在意,延平帝在意呀!

他虽贵为皇帝,却不是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就像这左元帅的职位,也不是他说给谁就给谁,要不是慕容煜立下大功,他能这么名正言顺的封赏?

延平帝瞪眼,正要开口要他别谦虚,一旁的百官却已出声附和。

“慕容将军年纪的确是轻了些,这样的年纪就坐到左元帅的位置,确实有些早了。”兵部尚书上前建言。

他乃颜贵妃的人,加上他是兵部之首,由他当那出头鸟最适合不过。

“高尚书说的是,微臣附议!”这回出声的是陈贵妃一党的人。

这些朝官平时各有各的拥护者,早朝上总是你一言我一语的争得面红耳斥,然而只要危及到自身利盈,又是团结得可笑。

看着一个个冒出头来附议的臣子,延平帝气笑了。“既然爱卿们都认为替我们大历换来五年和平的慕容煜无法担此大任,那么谁才能担任这左元帅的位置?”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一片静默。

谁能担任?自然是自己拥戴的宫妃一派的人呀!虽说延平帝至今无子,但迟早会有的,只要押对宝就是一步登天。

可这话谁敢说?

延平帝环视众人一圈,正满意着众人的识相,慕容煜却开口了。

“微臣认为元帅府的六少爷宋冉能担此大任。”

宋冉?谁呀?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没一个人知道。

同在宫宴上的宋冉额角一抽,偷偷站起身想要开溜,可他不过才刚动作,慕容煜的声音又传来了。

“这次降西疆的功劳不只是微臣一个人的,还有宋六少爷,只是宋六少爷谦虚,将这功劳全让给了微臣。”

宋冉在元帅府是个很特别的存在,是三房宋三老爷的庶子,不仅是庶子,还是个外室之子,宋冉的母亲病重逝世后,宋三老爷才将宋冉带回元帅府。

宋三夫人醋劲极大,偏偏宋三老爷又极为,宋三夫人不给纳妾,他只能偷偷养着,这才会有宋冉的存在。

宋冉到元帅府时已经十岁,早熟的他十分聪明,知道宋三夫人不喜他,小小年纪便懂得藏拙,装作木讷又听话,宋三夫人见状才没这么针对一个孩子。

宋冉虽是外室子,但也是元帅府的少爷,该学的、该懂的,他一样没落,虽说学得晚,却是元帅府众多孩子中最聪明的一人。

因宋三夫人的缘故,他只能装作什么都不懂,只要他稍微表现得出众一些,便会让她忌惮,就是那些名义上的兄弟也会更加欺压他,逼得他只能装平凡。

宋冉虽吃得好住得好,可他的内心却极为孤独,偌大的元帅府没有一个人喜欢他,宋三老爷就是想对他好,也得顾虑妻子的脸色。

在元帅府,他一直是独来独往,这情况直到慕容煜被送到元帅府,两个年纪相仿又同样丧母的孩子一下子便成了莫逆之交。

两人约定将来要一块上战场,一起将西疆打得落花流水,一起闯出名堂。

他们做到了,可两人的成果却只让慕容煜一个人领,他如何会肯?

慕容煜知道宋元帅的遗憾,众多子孙没一个像到他,足以保卫大历国的安危、担下元帅府的重担,只能将希望押在他这个外人身上,可要是宋元帅知道自己的孙儿之中有一人并不输他,宋元帅还会将他当成接班人吗?

或许还是会,毕竟宋元帅的为人他十分清楚,正直且公平公正,但他却不能眼睁睁看着宋冉的一辈子被埋没。

延平帝听着慕容煜述说他与宋冉两人如何并肩作战、如何以身诱敌,又是如何以一百人逼得西疆退兵,听得他热血沸腾,恨不得自己也能亲上战场,杀得那些西疆人片甲不留。

“好!好!不愧是我大历的好男儿!”延平帝激动得连自称都给忘了。

一旁的宋元帅也是一脸的目瞪口呆,他从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如此出色的孙儿,他一直以为元帅府除了他之外,再没有人能撑起,如今突然杀出一个宋冉,他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兵权给谁对宋元帅而言是重要,可更重要的是他宋家后继有人。

延平帝也是如此想,虽说慕容煜是他的小舅子,他也信得过对方的为人,可要是兵权能留在宋家那是最好不过了,当即让人拟旨,封宋冉为左元帅。

一府两元帅,宋家的风光一时无人可及。

宋元帅与来不及逃的宋冉跪下谢恩,延平帝这一连串的动作来得太快,百官就是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见众人吃疡的模样,延平帝龙心大悦,一一封赏立功的将士后,紧接着又宣布了一件事。“皇后静心休养也有月余的时日了,今日是大历的大喜之日,皇后也该出来与百官同乐,来人,请皇后出席宫宴!”

皇后慕容婉宅心仁厚又纯真善良,这样的性子在后宫不知吃了多少的亏,就是延平帝再护着她,也不能无时无刻跟在她身旁,前阵子便让颜贵妃给钻了个空。

明知慕容婉无辜,可为了堵住颜贵妃一派人的嘴,延平帝只能忍痛罚她闭门思过,如今慕容煜不仅立了大功,还将左元帅一职拱手让给宋家,这分情他如何能不领?更何况他也一直想免了皇后的罚。

慕容婉没一会儿就到了,当她看见许久未见的胞弟时,眼眶都红了。

那模样让延平帝十分心疼,立马站起身牵过她的手,才让人摆宴。

这样的殊荣让在场众妃嫉妒得双眼直冒火。

宫宴开始,新上任的左元帅位置自然不再位于最偏远的小角落,而是被安排到了慕容煜身旁。

一落坐,宋冉便狠狠的瞪了身旁的人一眼。“你做的好事!”

慕容煜勾起一抹笑。“知道是好事,可别忘了谢我。”

还谢?不掐死慕容煜都算好了!他若想出头,何必等到今日?

一想到那个一直想要他命的善妒嫡母,宋冉就头疼,要不他也不会一藏拙就藏了这么多年,最重要的是,慕容煜方才夸大了。

他比不上慕容煜,方法美其名是两人一起想的,可让计谋更完善且没有后顾之忧的人还是慕容煜,让他担下左元帅这职位,他心虚。

“你明知道左元帅这位置让你来坐,皇后娘娘的处境也能轻松些。”宋冉咬牙道。

他就是不为自己想,也该为皇后娘娘着想,这些年来,他不是一直担心着在深宫里的慕容皇后吗?

提到姊姊,慕容煜双眸微暗。“就是为了她着想,这位置我才坐不得。”

慕容婉善良纯真,多次被人设计了都不自知,他无法时刻保护胞姐,只能选择用这样的方式尽量去降低后宫妃子对她的仇恨值。

宋冉其实也知道这个道理,见他不语,恨铁不成钢的道:“只会让我争取?你自己呢?左元帅的位置不要,难道连沐国公世子的位置也不要了?”

说起来两人的身分一个天一个地,却是同病相怜,一个是外室之子,从小没了娘,一个本该是国公府世子,奈何爹娘早逝,留下一个继母虎视眈眈,明明该是属于他的东西,却是一直无法拿到。

慕容煜没有说话,只是拿起酒杯,示意他喝酒。宋冉知道他不愿多谈,白了他一眼,也拿起了酒杯。

宫宴并没有持续太久,延平帝因太过高兴,多喝了几杯,没一会儿便醉了。

皇帝都醉了,这宫宴自然也没法子继续。

待百官散去,慕容婉这才将慕容煜召至坤宁殿,看着眼前成熟刚毅的男子,她眼眶泛红。“怎么瘦了这么多?”

一旁的宫嬷嬷见她要哭,忙道:“奴婢瞧着少爷瘦是瘦了些,却也精壮了不少,娘娘,少爷平安归来是好事,您可别又哭了。”

宫嬷嬷是慕容家的老仆,也是慕容婉的女乃娘,当年跟着慕容婉一块进宫,对慕容煜仍然习惯以少爷称呼。

这三年,只要西疆一传回消息,不论好坏,慕容婉总要哭上好一阵子,让延平帝心疼不已,最后都拦着不敢让她知道了,就怕她哭坏了眼睛。

慕容婉也知是喜事,忙抹去泪,拉着胞弟左瞧右瞧。

慕容煜十分配合,任由她瞧。

慕容婉瞧了半天仍不满意,开口道:“宫嬷嬷,你去请秦太医来一趟。”

一直当木头椿子的慕容煜不得不出声了。“姊姊,我没事。”

私底下两人仍是以姊弟相称,慕容煜一开始并不赞同,却拗不过慕容婉,若不顺着她,她便哭给他看,他只能应了。

“有没有事,给太医看过才算数,否则明日让秦太医去国公府一趟也行。”慕容婉可没这么好骗。

慕容煜拒绝不了,只能应了。

姊弟俩从小相依为命,慕容婉性子虽温婉,却是执拗得很,最重要的是她爱哭,慕容煜为了不让姊姊伤心,基本上只要不过分,他都会听从。

一直到太医前来替慕容煜把过脉,说他身子十分康健,慕容婉这才放心。

待太医走后,她拉着弟弟叨叨絮絮的问了这几年的近况,慕容煜一一答了。

直到该问的都问了,慕容婉这才满意,说起他的婚事。“煜儿,这次回京,也该把你的婚事办一办了。”

这些年她一直惦记着这件事,祖母一得知孙儿要回京,比她还着急,半个月前就让人送信进宫,这两日也送,就是为了慕容煜的婚事。

慕容煜一听见婚事二字,一双英挺的眉微微拧起。“姊姊,我不——”

“别跟我说你不急!你都多大年纪了?”慕容婉瞪眼。

之前他说冷三小姐还小,这是事实,她们无话可说,可如今呢?他都二十一了,还打算找理由来搪塞她?

慕容煜一脸无奈。“不是我不娶,娶了不过是多祸害一名无辜的小姐罢了。”

前几任未婚妻死得不明不白,就算这几年有锦一护着冷清歌,可若真将人娶进门,要面对的可就不是暗杀了。

慕容婉不懂这些,她虽是长姊,在府中的那些年却一直被慕容煜保护着,加上她是内定的皇后,为了自家儿女的前程,许氏要是不傻就不会对慕容婉下手,是以她只以为他说的是他命格之事。

“你别听那些道士胡说,尘风大师明明替你算过了,你命格极好,冷三小姐更是旺夫旺子的富贵命,你们俩成亲定是白头偕老、琴瑟和鸣。”

慕容煜知道慕容婉是说不通了,想到稍早清歌“扔”来的那封信,或许想退婚的人不只有他也不一定。

若是到时威远侯府先退亲,那么慕容婉就是想逼他成亲也逼不成。

这么一想,他立马推说自己累了,有事等他明日见过清歌再说。

慕容婉心疼弟弟,只能放他离开了。

看着那伟岸的背影,她叹了口气。“嬷嬷,你说煜儿究竟在想什么?都二十几了,身旁却连个丫鬟都没有。之前在军营也就罢了,听祖母说,她之前送去的通房丫鬟都让他给退了回去,难不成还惦记着魏大小姐?”

宫嬷嬷想了会儿便摇头。“应该不是,少爷与魏大小姐根本没见几次面,要说有多深的感情……实在有些困难,另外两位小姐就更不用说了,连见都没见过。”

“那你说他为什么不近?”慕容婉一脸困惑,别说祖母急了,就是她也急,二十岁的男子大多已成家立业,孩子都好几个了,偏偏慕容煜成日说他不急,一副无关紧要的模样。

宫嬷嬷也是一脸的不解,虽说是自己看大的孩子,可她也不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难不成……”慕容婉瞪大眼,低声说:“煜儿喜欢男人?”

要不怎么会成日往军营跑,还和宋家的六少爷这么好?方才甚至为了宋冉,连左元帅的职位都给让了。

“……”期待皇后能说出什么惊人见解的宫嬷嬷。

“……”醒了酒,正打算来与爱妻温存一下的延平帝。

这一日,晴空万里,只有遥远的天际飘着一朵云,其余皆是一片蔚蓝,加上地上白雪皑皑,景色美不胜收。

寒叙亭位于南城门外的觉明寺,觉明寺乃皇寺,常年香火鼎盛,来往的香客络绎不绝,是大历国最大的一座寺庙。

一大清早,清歌便以要上街买胭脂水粉为理由出府,在街上转了一圈后,让莲儿租了一辆马车,直奔觉明寺。

觉明寺在京城城郊,那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也不算近,半个多时辰后,马车才到觉明寺所在的腾云山山脚。

之所以称之腾云山,是因为站在觉明寺下往远方望去,烟雨朦胧之际,远山彷佛有位仙人正腾云驾雾一般,仙气缥纵,当年太祖皇帝见到此景,便赐了腾云山这个名字,并将皇寺建于此处。

如今其他山头上的树叶早已凋零飘落,腾云山却仍是一片浓郁,万年长青。

觉明寺就隐身在万株苍天古树之间,庄严肃穆,空谷梵音能洗涤众人的心灵。

马车到了山脚便上不去了,清歌让车夫在此等候,带着莲儿往山上走去。

觉明寺一共有一千九百九十九个阶梯,相传能走完所有阶梯之人,便能完成此行前来参拜的心愿。

因此来此参拜者,不论是达官贵族还是平民百姓,大多会选择步行而上。当然,也有养在深闺的妇人千金这样无力走完全程之人,因此腾云山的山脚与山腰有着许多轿夫,专门将人抬上山。

清歌便是那养在深闺之中的千金小姐,身娇体弱,就是有心想走也难以走完全程,但她仍是咬着牙硬走。

好不容易走到半山腰,她便闻到从寺内飘出来的檀香,极为好闻,那香味让她的心灵宁静许多。

一步一步拾阶而上,一旁的莲儿体力比清歌好,却也是叫苦连天,主仆二人又花了一刻钟的时间才踏上觉明寺。

今日来参拜的人不少,见到清歌主仆二人,都忍不住好奇侧目,这是哪家小辈出门没有长辈相陪?

不过清歌脸上戴着面纱,让人看不出是谁家的小姐。

“小、小姐,咱们下回来能、能不能坐轿子?”莲儿上气不接下气,喘得不行。

威远侯府每年都会到觉明寺参拜,莲儿也跟过几回,可都是坐轿,她身为主子身旁的大丫鬟,不能离主子身旁太久,堂堂侯府也不差那点坐轿的钱,哪可能慢慢走,所以这一回可让她累得够呛的。

清歌没有回她,她自己也是累得不行,连说句话都困难,待喘过气后,她才缓步往大雄宝殿走去。

空旷的地上有着一座三人合抱的大铜炉,花纹古朴,里面燃着香客插的香,熏香袅袅,直冲云霄。

既然来了,还选择走一千九百九十九阶,清歌自然是要参拜的。

进了殿,她便跪在几丈高的佛像前诚心念经。

以往她不信佛,可自从知道这一切不是一场梦,她是真的重活一世后,她便信了,今日与慕容煜相约是其次,主要便是要来还愿。

她没忘记,前世她被送离沐国公府时,特地让人抬着她到觉明寺祈愿,她知道是菩萨听进了她的心愿,让她能够得到比别人多活一世的机会。

她拜得很虔诚,足足跪拜了近两刻钟,,旁的莲儿早已跪得双腿发麻,可清歌没起身,她也不敢起身。

好在今日不是什么大日子,要不也容不得清歌跪太久,毕竟还有其他香客要进来祈福。

参拜后,清歌站起身,却因跪得太久,双腿一麻,身子向一旁倒去。

“小心!”

身旁不知何时多了一名男子,见清歌身子一歪,下意识给扶住。

清歌不仅觉得双腿发麻,就是脑袋也有些发晕,好半晌才缓了过来,这一抬头,才发现扶她的人正是慕容煜。

看着那近在眼前的俊颜,她不只双颊泛红,就是一双杏眸也有些发红。

终于又见到他了……

“小姐!”莲儿吓了一跳,不顾自己也发麻的双腿,连忙上前扶住清歌,用自己的身子挡在两人之间。

自家小姐可是定了亲的,虽说是意外,可要是让人给看见可不好解释。

“冷三小姐。”

清歌正想着要怎么向眼前的男子表明身分,慕容煜却早一步开口。

“你怎知是我?”清歌杏眸微瞠,她可是覆着面纱,再者,她确定这一世他们没见过面,除了昨日……但这么远的距离,加上她当时也有覆面纱,他究竟怎么认出她?

慕容煜没说话,俊眸一扫,看向她身旁的莲儿。

他早在山脚便认出了清歌,本来他可以越过她先行上山,可看着她明明累得不行,却坚持上来的背影,便莫名的缓下脚步,默默的跟在她身后。

清歌这才知是她的贴身丫鬟出卖了她的身分,不过慕容煜的眼神确实好,要不也无法在百步之外一箭射穿西疆元帅的肩头,逼得西疆只能求和。

既被认出了身分,清歌也就摘下了面纱,朝他盈盈一笑。“慕容将军来得真早。”

她与他相约巳正之时,他却足足早了半个时辰。

慕容煜看着眼前容貌秀美的少女,不得不说,她是他见过最美丽的小姐。清歌穿着一身淡紫色的罗裙,肌肤如玉,妍美的容颜似有柔光浅浅,一双茶色眼瞳清澈见底,带着丝丝水气,轻然的凝视,似是能将人的魂魄给吸附进去一般。

她很美,出水芙蓉、美人如梦,却没有丝毫的魅惑,而是一股清灵之美。

她的笑容彷佛会感染人,让慕容煜下意识放缓了冷肃的面容。“冷三小姐来得也挺早。”

清歌弯起唇角。“慕容将军可参拜完了?”

慕容煜并不特别信佛,可既然来到,自然得参拜一番,方才他见清歌进殿参拜,在外头逛了一会儿才进来,没想到她还在此。

“拜完了。”她还在跪拜时,他便已参拜完,谁知就在要离开时,她突然站起身子,还向他倒来,这才会扶了她一把。

清歌看了看时辰,又道:“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先至寒叙亭,还请慕容将军一刻钟后再到。”

虽说两人已订亲,却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并肩同行。

慕容煜没有异议,向旁退了一步。

清歌似乎对他友好的态度感到很愉悦,脸上一直带着轻浅的笑容,朝他轻颔首后,才轻移脚步向寒叙亭的方向走去。

觉明寺西面有座依山傍海的断崖,断崖形状如鞘,绝壁万丈,脚下白浪滔天,形势险峻,而寒叙亭便是建在这断崖之上,由上往下望去,就是胆大之人都忍不住双腿发软,也因此寒叙亭景观虽雄伟,却少人踏足,这也是清歌约慕容煜于此见面的原因。

“小姐,慕容将军看起来比慕容二少爷好多了,你可别做糊涂事。”莲儿生怕自家小姐真做出退婚一事。

清歌见她着急的模样,忍不住想逗她。“若我就要做呢?”

莲儿闻言差点没跪下。“小姐,你要真做了,让夫人知道,肯定会怪奴婢知情不报,把奴婢给卖了!”

呜呜,可怜她一个小丫鬟,既不能不听小姐的话,又不能禀告夫人,夹在中间左右为难“那你就不怕我把你卖了?”清歌逗上瘾了。

莲儿眼泪差点没掉下来,这是小姐第三百六十七次说要卖她了。

“小姐,你要是卖了奴婢,就没人侍候你了……”这话说得好虚。

“怎么会,没了你,还有晴儿、紫薇、红凤几人,我怎么就没人侍候了?”她可不只莲儿这个大丫鬟,其余三人前阵子被母亲借去对帐了,这几日才不在她身旁侍候。

“小姐……”莲儿小脸煞白。

清歌本就是逗她,揉了她的圆脸一把,才好奇的问:“你是从哪里看出慕容将军比慕容二少爷好了?”

别看慕容煜今日态度良好,面容平淡,平时的他总是肃着张脸,若不是长得俊美,那板起脸的模样说多吓人就有多吓人,加上他那一身肃杀之气,若是不收敛,还真没人敢靠近他,比起总是笑脸迎人,装作一副谦谦君子模样的慕容承,慕容煜怎么看都不比慕容承好。

只要小姐不说卖她,莲儿立马便恢复精神气。“奴婢也说不上来……虽说慕容二少爷总是一副温和的模样,可奴婢总觉得他有些……假,而慕容将军就不一样了,虽然面无表情的时候有些可怕,不过他方才扶小姐的时候,动作却很温柔,也很君子。”

她虽然是第一次见到未来姑爷,可光是他没趁机吃小姐豆腐这件事,就足以让她坚定的站在他这边。

温柔……清歌想起方才慕容煜扶她时的动作,的确没有过多的触碰,几乎是一扶起她便放了手,即便她名义上是他的未婚妻,也是一点便宜都不占,就和前世一模一样。一想到自己的眼光竟比不上莲儿这小丫头,她就有些郁闷。

莲儿见清歌一脸不高兴,以为是恼她说慕容承的坏话,却还是劝道:“小姐,你可得三思,千万别真退了婚事,奴婢被卖事小,可小姐的名声……”

名声还是其次,女子就怕嫁错人,若小姐真退了与慕容将军的婚事也要嫁给慕容二少爷,外头的人只会说小姐不知羞耻,最怕的是慕容二少爷还不珍惜,毕竟他压根就不喜欢小姐,甚至可以说是厌恶,也就小姐看不清,执迷不悟。

清歌瞪她一眼,正想说她压根儿就没想过要退亲,一抬头,却正好看见慕容煜。

“冷三小姐约我,是为了退亲一事?”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喜嫁剋妻夫最新章节 | 喜嫁剋妻夫全文阅读 | 喜嫁剋妻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