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裤败给下堂妻 第六章 作者 : 朱轻

下午来买酱菜的人多,宁玉成帮忙卖光了一缸藠头,等没客人的时候,他跑到后院叫她,“温娘子,藠头卖完了。”温花楹正在将做好的菜往干净的缸子里面放,听到他的声音,应道:“知道了。”她码完菜,仔细封好口,然后洗干净手,将昨儿做好的藠头缸子搬去铺子里。

宁玉成帮她把缸子摆好,她道了谢,然后把空了的缸子又搬回后院去。来回几次,她又出了通身的汗,背心都湿透了,薄薄的衣裳紧紧贴在后背,勾勒出那纤腰之上的一小截背沟来。宁玉成的目光被那她那背沟吸引,不知为何,他特别想上手模一模。

“你表现不错,如果下午能再多卖一点,明儿我炖鸡汤给你喝。”温花楹用力拧了拧酸胀的后腰,回头对宁玉成笑,哄孩孩似的说道:“你觉得怎么样?”

白来一个可以帮忙干活的人,不好好利用多浪费,反正他一天到晚也是到处鬼混,帮她做事好歹算个正经事,大不了以后分他一点工

钱。蕙娇没有时间,就由她这个长辈来帮忙管管他吧,也算是报答蕙娇对她的帮忙,一举两得,多好。

温花楹说服了自己,对安排宁玉成干活心安理得,不过这少年郎不一定肯,干正经事肯定没有出去花天酒地胡作非为舒服,她得哄着他。

宁玉成差点被抓到偷看,他面孔发热,咬了咬唇,心不在焉地应道:“我觉得很好。”

“成交。”温花楹给他一个加油的握拳,然后回后院继续忙碌。

宁玉成的心有些空空荡荡的,像悬浮在云层里飘来飘去,落不到肚子里,这种感觉好陌生啊,他很不习惯,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不由得烦躁起来,纤长的手指在算盘上拨来拨去,算盘珠子被他拨得噼啪乱响,吵得人更心烦了。

这时,有客人进来了,他没看到温花楹,嘟嘟囔囔念叨,还伸长了脖子往后院方向瞧,“诶,酱菜娘子,人呢?人去哪儿了?我要买酱萝菔。”

宁玉成敲了敲柜台,“你眼瞎了?看不见人在这儿坐着。”

“你才……二公子?怎么是你?你在这儿干嘛呢?”那客人被骂,刚想骂人,但一见到宁玉成便住了口,惊喜地扑了过去扯着宁玉成的袖子道:“二公子,好久不见。”

宁玉成嫌弃地将袖子抽回,“你谁呀?我认识你吗?”

“我,我是迎春楼的小狗子啊,您好久没去我们楼里了,菲菲姑娘想您都想得要病了,二公子何时再去我们楼里玩呀?”

宁玉成被他的言语吓到,眼睛都瞪大了,他慌忙回头看,生怕被温花楹听到,“你闭嘴。”

小狗子多会察言观色,立刻压低了声音,凑近些小声道:“楼里新来了位雏儿,干净新鲜,妈妈说了给您留着,您看您要不明儿去瞅瞅?我让妈妈把席给您备好。”

“滚。”宁玉成真的生气了,这小狗子眼睛是真的瞎了,看不到他一直在让他闭嘴吗?

小狗子卖乖讨了个没趣儿,垮着肩膀缩着脖子转身准备滚,刚走了几步,背后宁二公子又把他叫了回去。

“你刚刚说什么?你要买萝菔?”

小狗子连忙点头道:“妈妈说这酱菜好吃又便宜,给客人当下酒菜倒是可以省下不少钱……”

宁玉成不想听他啰嗦,道:“那这样吧,你若是能够买多一点,过几日,我就去楼里玩玩。”

小狗子眼睛都亮了,立刻有了精神,“您没哄我?”宁玉成挑眉看他一眼,“本公子用得着哄你?”

“得,您想卖多少?”最后,小狗子背着一缸子萝菔回了迎春楼。

宁玉成帮着温花楹卖掉了一缸子酱菜,心里很是高兴。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温花楹却显得不怎么高兴,吃过晚饭,她就赶他走了。

过了几天,温花楹下乡去采买新鲜果蔬,暂停关铺一天。宁玉成就被他的狐朋狗友去拉去了迎春楼,他有些闷闷不乐。

因为他也不喜欢这些所谓的朋友,他很清楚,这些人未必是真心为他好,只是为了他的钱。但是在过去,没有人陪他玩,他明知这些人是为了他的钱财才和他玩的,但他不在乎。

现在,宁玉成觉得,每天和温娘子在一起的感觉真好,至少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尤其是每天铺子打烊后,她在灯下仔细数着一天的进项时,总会露出满足的笑容……宁玉成喜欢那种温暖的感觉,这让他觉得劳作了一整天是值得的。

“玉成兄,在想什么呢怎么开心成这样?”有人挤眉弄眼地问他。宁玉成笑了笑,说了声无事,端起杯来轻啜了一口。他其实并不爱喝花酒,每次来迎春楼,其实也就是为了合群,外加看看姑娘们的歌舞。

再加在外头饮食,他的味觉再次消失,最好的酒,最劣的茶,与凉白开没什么区别,所以他向来都让人给他倒凉白开。

但是宁玉成并不知道,今天他的狐朋狗友们在他酒杯里斟的,全都是烈酒。

宁玉成喝了几杯寡淡无味的凉白开,也不知怎么一回事,心里突然窜起了一把邪火。再加上身畔的狐朋狗友一直议论着那个新来的清倌姑娘……

宁玉成有些烦躁,便让妈妈将那姑娘带来。

不一会儿,十四五岁的姑娘含羞带怯地来了,然后勐然听到宁二公子冷声说道:“你,转过身去。”

那姑娘不明所以,但是不敢反抗,乖乖转过身去。

宁玉成只觉得晕晕乎乎的,他眼前晃着一个被汗水浸湿了的窈窕背影,一道性感的背沟深嵌在纤背上,他想伸手模一模。

脑子晕得厉害,宁玉成甩了甩头,才看清眼前这女子根本就不是温花楹,而且这女子的的衣裳穿得太多,根本看不到她的背,宁玉成不耐烦,又让她把外裳月兑了。

那姑娘又羞又急,抱着胳膊不肯月兑,眼圈都红了,泫然欲泣。

“快月兑。”宁玉成的耐心快要磨没了,“又不是让你月兑光,只教你除去外裳。”

众人连忙来劝,“二公子莫要着急,这个姑娘还未接过客人,有点害羞也是正常的。”

“是啊是啊,若是二公子着急,咱们不如先请菲菲姑娘过来跳舞吧……”

也有人去劝那姑娘,妈妈一面哄一面威胁,那姑娘终究委委屈屈地月兑了外裳,咬着唇将一张梨花带雨的脸对着宁玉成。

“转过身去。”宁玉成满面冰霜地说道。

众人不解,也不敢多问,只心想,这有钱公子哥儿的爱好着实让人看不懂。

姑娘转过了身。宁玉城便看到了那层薄透的纱衣之下,显出干瘦的背,一对瘦骨嶙峋的蝴蝶骨支棱着,彷佛用点力就能让她散架,脆弱得惹人怜爱。

可是宁玉成只有失望,他没有看到那能让他动心动情的背沟。

兴趣顿消,宁玉成丢下一块银子,一句话也不说抬脚走了。留下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人人都十分不解。

半天没有见到温花楹,宁玉成忽然非常非常想见到她,出了迎春楼,他便往酱菜铺子去。

最近生意不错,温花楹今儿多花了些时间收菜,回到铺子时天都快要黑了。等她费力把推车推到门口才发现宁玉成傻站那儿,已不知过了多久。

“来多久了?”温花楹顺口一问。

宁玉成似乎有些委屈,“等你好久了,你怎么才回来?”

温花楹深深吐出一口气,随手扯下腰间的汗巾在脸上胡乱抹了一把,今儿这一趟可真有点费力,她得好好歇一会儿才能缓过来。

“今天买得多,多走了两个镇。”温花楹歇得差不多了,才有空打量宁玉成,他今天穿得很贵气,戴了金冠和玉佩,鞋子上还缀了绒花,不知道为什么绒花上面有灰尘。

宁玉成随着她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鞋,醉了酒的脑子有些不经事,语气也有语软软糯糯,“我,我走了好远好远才来的,鞋子……脏了。”

温花楹心情不佳,“我今天没空煮饭,你自回家吃饭去吧。”宁玉成啊了一声,无比失望。他中午在迎春楼所吃的食物没滋没味的,就盼着能过和温花楹一块儿吃顿美味的晚饭,结果……

转念一想,他又觉得她应该很累了,他应该体谅她。可就是……脑子里挺乱的,他暂时又不想回家,“我、我……”

温花楹没再理他,开始将买回来的蔬果往院子里运送,她从车上拿了一个框子,将蔬菜水果按类别挑选出来装满一筐就往院子里搬。

宁玉成盯着她看,他又看到了她的背沟,又深又长的背沟好像有奇特的魔力,让他的心儿又飘了起来,晃晃悠悠的不得安宁。

他莫名其妙就伸出了手,想要抚模,手刚一伸出,宁玉成那昏昏沉沉的脑子突然清醒,他意识到,这可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天,他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

正好这时,温花楹又装满了一筐白萝菔,她正准备去搬……然后就看到有只手伸了过来?她转头,见是宁玉成,就问了句,“你怎么还没走?”

宁玉成一方面觉得羞愧难当,一方面又觉得头晕、头疼,就皱起了眉头,说道:“我帮你。”

“不用,这框子粗糙,一会儿把你的手磨破了。”温花楹说道。

宁玉成赌气似的,抓住框子的一边用力抬,框子动了动,但是没有被抬起来,他很尴尬,使出吃女乃的劲儿去抬,温花楹从善如流,配合着他一起将一筐萝菔搬回去。

宁玉成帮着温花楹将一车蔬果都搬回院子里,一边搬一边抱怨,抱怨她为什么不请人搬,这种力气活为什么要自己干。

温花楹解释道:“请人要付钱的,左右我也没事干,慢慢搬完就是了,没必要多花这一份钱。”宁玉成说不过她,就觉得她也太计较了,请个人能花几个钱啊。

温花楹只是笑着摇头,“你不懂。”公子哥嘛,哪里懂得挣钱不易,不过她也没打算说服他,立场不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没必要非得让人认同自己的。

“我怎么不懂了,我懂,你就是怕花钱,你要是缺钱我可以给你啊。”宁玉成月兑口而出,说完他和温花楹都愣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纨裤败给下堂妻最新章节 | 纨裤败给下堂妻全文阅读 | 纨裤败给下堂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