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后的二次拒婚 第六章 作者 : 青微

第四章

戚以杭前一秒还在对唯一前女友疼惜,下一秒就被扣了罪名,男人皱眉,几乎不相信刚才还哀伤的辛瑶变脸这么快,“你说什么?”

“你身边女人太多了,我学测后去你学校,两次都碰到别的女人对你告白。”

“我拒绝了。”戚以杭咬牙。

辛瑶无言暗示,那又如何,戚以杭拒绝了,但那些女人依旧痴迷,当时她生活摇摇欲坠,实在是没力气吃醋,每天活在忐忑不安里,她只想好好上学,努力人生。

戚以杭对那时的辛瑶来说太奢侈了,更像是一场梦,早晚都要醒的。

既然如此,她必须当断则断。

现在也是如此,辛瑶不允许自己犹豫,她平静地看着男人,“戚以杭,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同情,只是想解开我们之间的矛盾。”

“这份工作对我很重要,但我也理解你的心情。”和戚以杭重逢后,辛瑶原本不想再提起以前的事情,想要装傻一切都没发生过,可男人莫名的行为,她不得不旧事重提,把所有问题都面对一遍。

“如果是因为不信任我的能力,我会用时间证明,如果是因为我们以前的事情有芥蒂,因为我说分手不开心,我认错,对不起。”

这是辛瑶看到戚以杭去而复返后冒出的念头,她终于明白男人的意思,尽管猜不出为什么还在意,但戚以杭还介意那些往事,既然如此,自己就该解释清楚,不然她钱赚得不踏实,戚以杭将来住进房子也不痛快。

戚以杭心头的疼惜全然没了,他盯着辛瑶,没好气说道:“不想做了?”

辛瑶点点头,“我不想让你不舒服。”

她已经让自己不舒服了,低头认输后又提起工作,让他心情大起大落,十分头疼。

戚以杭面无表情说道:“我接受你的解释,也原谅了。”

这么简单?辛瑶还不相信。

看她表情,男人没好气开口,“不想做可以,拿出合约看一下,你能支付约定的三倍违约金,我们就解约。”

辛瑶愣了一下,“什么违约金?”

“施工进度因为乙方原因中断,三倍违约金。”

辛瑶傻眼,这种合约都是公司签署,她只负责任做事和分佣金,答应客户的要求全部尽善尽美,不和客户闹矛盾,除了这些,她根本不清楚合约怎么签订,违约金会这么高。而且自己主动退出是为了让男人舒服……杜总说这处房子是给戚以杭结婚准备,他将来的婚房应该更不想自己来做吧。

自己为他着想主动退出不赚这笔钱,他凭什么还讨要违约金?

辛瑶的放松没了,她突然说这些是想解开男人的心结,让他不再愤怒,把自己当成普通设计师,可她没想到自己这么好心,还被误会。

辛瑶有点憋屈,思考片刻,端起给男人准备的水,大口喝了半杯,“我没想违约,既然你愿意让我做,我会尽全力最好。”

她是很认真的人,绝对不会因为戚以杭是前男友而胡来,做设计师虽然很辛苦,但她一直很满意现在的工作,不会怠慢每一位客户,也不敷衍每一处房子。

在辛瑶看来,那些东西不是简单的钢筋水泥组合体,无论是豪华别墅还是一室一厅的单人公寓,这些房子都承担了主人对美好生活的期待,这不是简单的住处,是客户的家。

这是辛瑶一直想要的东西,有了房子,才可以把姑姑接到身边,更好的照顾。

可她暂时没能力,只能更加努力。

辛瑶原本还想再保证一下自己的认真,让他放下心,可想到三倍违约金,解释的念头瞬间没了,她没好气看着绝对不会让自己吃亏的企业家前男友,“很晚了,你还不回去吗?”

送走戚以杭,辛瑶哭笑不得,她对于当初的误会解释得很清楚,这下男人应该不会继续骚扰自己,既然工作也辞不掉,那就好好做事,多想无益,安心做事是正经。

辛瑶洗过澡躺在床上,松了一口气,这一夜是近来难得的好眠。

她以为麻烦已经解决,可事情并不如她预料的那样顺利,戚以杭确实不再去别墅,却开始把她叫去戚氏公司大楼,那里气氛和普通小公司不同,和辛瑶更是格格不入。

她第一次去的时候,甚至被怀疑查问半天,最后是秘书小姐等不及下来带人。

戚以杭见她的理由是别墅装修问题,这种情况第一次发生的时候,辛瑶觉得很正常,双方达成合作后,设计师本来就有义务配合甲方见面商谈设计细节,随时做出修改,可接连几天都被叫过去,把每间房的设计都细细讲给戚以杭听,还要被男人挑剔问题。

辛瑶一开始讲的只有房间设计理念,后来是装修每个阶段的细节,时间预估等详细计划,再到最后没有什么可说,只能讲到各种智能家电线路安装,以及使用办法,甚至房间装修还在初级阶段,已经帮戚以杭智能软体都下载到手机……

辛瑶面对过不少客户,但她从未见过比戚以杭更会找茬的,偏偏两个人商谈的过程中,这男人表现得非常合理,既没有过分亲近,问题也很专业,让她一时不知道该不该拒绝。

次数多了,不但团队工人察觉出不对,怀疑哪里得罪了老板,辛瑶这个设计师才会屡屡召唤,就连戚以杭的秘书都用奇怪的眼神盯着她,很是同情,安慰辛瑶老板虽然严肃,但只是工作认真,没有针对人的意思,让她安心做事。

真的是这样吗?

辛瑶能感觉到自己的到来引起很多人的注意,就连秘书嘴上不说,态度也慢慢在变化,她不知道为什么,秘书也不会告诉她。

秘书当然不会说,只是暗自在同情里掺杂一些别的情绪,比如怀疑辛瑶和老板的关系……这很正常,设计师受雇于客户,出钱的人哪怕事多,设计师也得忍着,多多沟通交流,但这种交流如果连续很多天,商讨的问题越来越奇怪,那戚以杭的秘书就不得不多想了。

近两次,秘书已经做了很多假设,比如上司看中了辛瑶,只是用一种独特的办法追求,这不是不可能,事实上从第一次见到辛瑶,秘书就觉得哪里不对,她总觉得眼前人很熟悉,说不出的熟悉,像是见过很多面。

前几天她这种念头还只是隐约出现,现在越来越浓烈,尤其在昨天扫到上司前一位伴发出来的照片后,她终于明白了什么。

辛瑶的眼睛和那些伴有些相似,或者说,这几个女人眼睛都差不多,只是这一点,就足够公司下属讨论出一个复杂的感情故事,比如这些伴都是戚以杭心中白月光的替身,辛瑶是下一个,那老板还挺多情。

关于这些,辛瑶都不知道,她咬牙坚持,持续几天后终于忍不住,想通过杜深解决自己的麻烦。可事情就是这样巧合,她被热烈追求的时候,天天跟杜深见面,可现在需要了,杜深人又莫名消失,不但人不出现,就连电话都没给她打一通。

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以前隔两天,杜深都会示好一下,不过无论如何,事情还是得做。下午三点,从戚以杭办公室离开后,辛瑶去了别墅做事,就在天光发暗,一整天的工作快要结束的时候,杜深终于回电了。

看到老板来电,辛瑶吐出一口气,接通来电。

杜深是站在医院窗边打电话,他先一步开口,还伸了一个懒腰,“辛瑶,最近怎么样,工程顺利吗?”

“杜总,一切顺利。”辛瑶抓着笔去阳台接听,“你最近还好吗,一直没来公司?”

“没事,公司有人盯着,安心做事就行。”这家设计公司本身就是杜深自己的爱好,他还在杜氏任职,不可能长久待在设计公司,早挑选了人代替自己坐镇,之前常去那边是想见辛瑶,这几天则是不得不离开。

杜深不介意告诉辛瑶原因,“我爸最近身体不舒服,非要把我们三个困在医院照顾,看谁更有孝心,老头子折腾人,还要和两个混蛋弟弟勾心斗角,比去公司还累。”

听到老板的抱怨,辛瑶哑然,心底犹豫的话只能咽下去,安慰两句,“杜总也要照顾好自己。”

“你叫我杜深不行?”杜深有点哀怨,他追了这么久,难道辛瑶就没有半点心动,自己也是身价颇高的黄金单身汉一枚,虽然花心善变了一点,也不至于被这么嫌弃。

在他看来,就算做不到和辛瑶相守一生,只是和他交往一段时间,也是值得的,自己并不小气,清楚她家里困难,就算是情人,房车也不会少,就是不知道辛瑶固执什么,非不答应。

这念头冒出来的时候,杜深有点心虚,果然朋友说他是混蛋没错,他不过是一周没联络辛瑶,居然冒出这种想法……持之以恒追求女人这种事,果然不适合自己。

“杜总,不合适。”辛瑶语气很认真。

杜深打消了乱七八糟的念头,“好了不说这事,我接下来还会忙,有杜氏要盯着,不能经常去公司,你安心做事,有任何事情随时联络我。”

听他这么说,辛瑶彻底打消了麻烦杜深的念头,“好。”

杜深是老板,不是朋友,他已经那么辛苦,不该再为自己操心,这些事还得自己处理,戚以杭只是让她做事,又没有越距的行为,这没什么难的,见招拆招就行,反正都在工作场合,也不会有别的事情……辛瑶眼睛眨了眨,她有点近视,不确定楼下驶来的是不是戚以杭。

真是要命,刚再想都是工作场合见面,前男友就来了。

辛瑶干巴巴结束了和杜深的通话,眼神有点无奈。

彷佛是感应到她的态度,楼下似笑非笑的男人对她勾了勾手,让她下楼。

辛瑶心跳又有点快了,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病了,怎么看到戚以杭就有点不正常。

她不想面对男人,可不得不下去,工人也收拾好了工具,依次下楼。

在听到别墅主人是来接辛瑶时候,工人们面面相觑,他们是和辛瑶合作最久的人,工人心思朴实,相处得和家人差不多,他们互相交换眼神,不知道辛瑶什么时候和雇主扯上关系,却也只能看她坐上戚以杭的车。

“辛瑶这么漂亮……是不是被老板惦记上了……”看着车子离开,有人嘟囔出声。

“八成就是。”

“这可不行,有钱人都没长性,可不能被他骗了。”

“这个人看着还行,起码不像以前那几个油嘴滑舌……”

“不行,我们得帮忙盯着,不能让人占了辛瑶便宜。”

“对。”

对这些关心,辛瑶都不知道,她传简讯让工人回去路上注意安全,这才转身看开车的男人,“你找我有事吗?”

两个人下午刚见面,那时候戚以杭问题良多另辟蹊径,把辛瑶问得无言以对,可她心情还是平静的,现在男人私下见面,倒让她无所适从。

问完没得到回答,只能闭嘴,眼看着车子朝自己租住公寓的方向开去,辛瑶松了一口气。

车子停在楼下的时候,戚以杭终于开口,“你晚餐吃什么?”

辛瑶犹豫要不要开口,还是认命,“如果你没出现的话,我就会在上个路口面包店买面包,是晚餐,也是早餐。”

她诚实地说了,戚以杭表情也很嫌弃,扭头盯着她,“晚餐吃面包?”

“我不喜欢做饭。”做事一天已经很累了,为什么还要做吃的,无论吃什么,能填饱肚子就好了,何况她手艺差劲,做的东西也只是能饱月复而已。

而且,现在这个时间面包店五折优惠,便宜还味美,实在是没什么不好。

戚以杭眼神不善,盯着辛瑶看了一会,“今晚你做饭。”

男人霸道地下了命令,辛瑶看着他烦躁的模样,没有拒绝,“家里没菜,隔壁有家果蔬店。”

戚以杭把车开了过去,辛瑶也沉默不语,她挑选了一顿饭的菜量,不肯多买,这家店菜价偏贵,不值得。

准备晚餐的过程戚以杭没帮忙,辛瑶也没多说什么,两个人都把对方当做了空气,戚以杭很自来熟地翻看辛瑶桌上的书,都是关于设计,她在开放的小厨房里折腾,尽管想做得好一些,炒出菜来还是带着一点黑,不知道是因为锅不好,还是火候没掌握。

辛瑶把饭端上桌的时候,戚以杭站在狭小窗边沉思,男人优越的脸庞在灯光的照耀下精致得像是一幅画,除了眼神烦躁,没哪里不好看。

晚餐依旧是沉默,戚以杭不开口,辛瑶就装傻,她性格沉闷,做不了男人的解语花,要是说错话还会更糟,干脆闭嘴,就只埋头吃菜。

看她逆来顺从的表情,戚以杭心头火气越来越大,他下班后原本想好好休息,谁知一进门就看到家人在自己的公寓里,戚父戚母交流眼神,旧事重提……

戚母多年前的好友有个女儿,国外留学回来,年轻貌美,又懂事乖巧,之前就提过相亲见一面,既然儿子不肯就范,戚母直接安排了见面的事宜。

往常被催婚习惯了,戚以杭还没这么烦躁,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到那些话莫名地头疼,什么都不想做,好不容易送走家人,心里却只有一个念头,开车去到别墅看看辛瑶在做什么,他以为唯一的前女友会看在以前的交情上安慰自己。

结果辛瑶完全没这种打算,非但没有,还完全无视自己,只顾吃饭,眼看一盘烧鸡翅被她吃了三分之一,恼火至极的戚以杭直接拉过盘子放在自己面前。

他没好气开口,“你不是喜欢吃面包,吃这么多肉做什么?”

辛瑶眨眨眼,哭笑不得,她只是看戚以杭没什么胃口的样子,怕浪费了这些菜,怎么就成了她贪吃。

如果此刻还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辛瑶就真是傻子了。

她看着皱眉咬鸡翅的戚以杭,犹豫开口,“发生什么事了吗?”

戚以杭非要自己做解语花,那也只能硬着头皮表示一下,谁让他是金主。

她问得潦草,以为戚以杭不会回答,干脆嘲弄她一番,可意外的,戚以杭回答了。

他神色莫测,“你姑姑又联络你了吗?”

辛瑶点头,姑姑一个人在家很寂寞,时常联络她们。

“她催你结婚了吗?”

摇头,姑姑着急的是找个好男人,不是简单的结婚,“为什么问这个,你被……”

接收到男人警告的眼神,辛瑶立刻闭嘴。

“辛瑶,你姑姑很疼你。”

她点点头,“对啊。”

“她这么疼爱你,一定觉得你很优秀。”

“她常说我们是她的骄傲。”

戚以杭表情多了几分笃定,“既然如此,能入你姑姑眼的男人也没有多少。”

“不会,她只是想我找个可靠的男人。”

“可靠的男人是那么容易找的吗,你怕是不知道现在的离婚率有多高。”

辛瑶已经满头雾水,她实在是搞不懂戚以杭为什么要和自己聊这些。

戚以杭也没让她等待太久,亮出了底牌,“我给你一个机会,和一个优秀的男人结婚。”

“什、什么?”辛瑶傻眼,“和谁?”

“和我。”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十年后的二次拒婚最新章节 | 十年后的二次拒婚全文阅读 | 十年后的二次拒婚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