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后的二次拒婚 第三章 作者 : 青微

第二章

医务室的年轻校医刚毕业,不觉得高中生谈恋爱有什么,看校园名人戚以杭抱一个漂亮女孩进来,检查后,面露打趣让他别紧张,女朋友昏倒只是来了月经,太瘦了身体不健康才疼晕了,让他去买卫生棉。

听到这话,戚以杭向来冷酷的脸上涨红,他恶声恶气地说:“不是我女朋友。”

可他还是去买了。

后来又发生什么……恶俗的相遇,却让自己这个丑小鸭被戚以杭关注,年轻人的爱情总是来得莫名其妙,又强烈汹涌,哪怕室友叫嚣,辛瑶还是忍不住把目光投向男生身上,她看着优秀的戚以杭,心生羡慕,不知道他为什么和别的男生不同,也好奇他明明看着不爱读书,为何成绩优秀。

戚以杭是天子骄子,还比自己高一届,只有几个月就要学测。

这种关键时候,辛瑶不想早恋,她所有的时间都用来读书,没有机会可以耽误,可几个月的纠结后,在戚以杭填报志愿时候,她像是脑袋入了迷,莫名其妙答应戚以杭的交往要求。

是害怕再也看不到他,是情难自禁。

交往后,辛瑶升入高三,戚以杭进入大学,她更加努力想要跟随男人的脚步,只嘴巴笨的什么都说不出,辛瑶性子内敛,从她答应交往到自己高考后说分手,一年时间,她始终没说过几次喜欢,除了被他带到饭店偷尝禁果的两夜……

往事历历在目,没想到自己还记得这么清楚,辛瑶皱眉,“我……”

得不到回应,戚以杭神情更加阴郁,男人冷冷盯着她,“怎么不说了?”

他言语凛冽,眼神却放肆,戚以杭目光落在女人身上。

戚以杭眼睛微眯,目光穿透她衬衫落在那条简单的吊带上,吊带上衣半点花纹都没有,纯白的料子,却被女人胸前的弧度撑出暧昧的起伏,他目光掠过那些风景,表情变得莫测。

有点恼,是因为想到杜深不知道垂涎她多久了,还有更多意外,当初那个瘦巴巴的丫头,居然发育得这么好,戚以杭心里难掩惊讶,眼前的辛瑶模样没怎么变,只是成熟一点,但人看着比以前健康多了。

记忆里的辛瑶虽然漂亮,但瘦得可怜,是个病西施的样子,她每天吃最便宜的食物,穿廉价衣服,请他吃东西只能去路边摊,让戚以杭吃得胃疼。

可那时候他半点嫌弃没有,还越加心疼她,楚楚可怜的眼睛让他连连心软,交往后,戚以杭带她见了私人医生,想知道她身体哪里不好,可查了一遍除了营养不良,没什么大问题,她总是心事重重忧郁的笑,医生说是心病。

什么心病,戚以杭始终没问出来。

既然辛瑶不愿意说,他选择了尊重,却想了各种办法喂她长胖,可无论怎么吃效果都不明显,一把手能掐住的小腰,让他在两个人的第一夜胆战心惊,生怕自己力气大了把人弄坏。

可他那晚还是没忍住,把辛瑶折腾得哭肿了眼,身上青青紫紫,都是吻痕指痕。

眼前的她肤色健康,远比当初好了许多。

想到她离开自己后倒是过得不错,戚以杭有点不爽,过分嚣张的目光毫不客气巡视她全身。

被他这么盯着,辛瑶胆战心惊,还没想好该怎么解决眼前的困境,杜深终于回来。

借着戚以杭察觉到杜深脚步出神的时候,辛瑶赶紧摆月兑了男人的掌控。

杜深刚哄好自己的亲妈,心累地走回来,他看到站着很近的两个人,很是意外,“你们聊什么呢?”

辛瑶嗓子发干,“没说什么。”

察觉到她脸色不对,再看戚以杭冰冷的表情,杜深有了猜测,没好气说道:“戚以杭,别欺负辛瑶,她的设计是最好的,你不能乱挑毛病,她性格内敛不喜欢和人打交道,你有什么意见告诉我,我帮你转达。”

把目光转到辛瑶身上,杜深语气温柔下来,“辛瑶放心,他就是这么一张冷脸,不是针对你。”

杜深误会后的一通乱讲,倒也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辛瑶没有看戚以杭,勉强笑着,“没事,戚总只是提了一点意见。”

她声音一顿,又带着几分无奈,“杜总,如果戚总真的不喜欢我的设计,可以换……”

杜深拦住她的话,“怎么不喜欢,他很喜欢的。”他不舍得自己欣赏的女人低头,最喜欢的就是辛瑶既不过分热络也不讨好任何人的模样。

辛瑶领了杜深的好意,但还是说完了未竟的话,毕竟很多事自己的老板都不知道。

“杜总,我知道你是想帮我。”她语气带着一点感激,又透出几分被热烈追求的无奈,“我只是想告诉戚总,我的确没做过这么大的案子,如果他对我的团队不满意,可以换人,如果允许我们进行,随时提意见,我会修改设计。”

戚以杭一言不发,却没错过她的每一个表情,从对杜深的打情骂俏,到面对自己的公事公办口吻。

男人眼神透出危险,他扯出一抹莫测笑意,“杜深这么欣赏你,帮你做了保证,为什么要换,我等着你……的成果。”

夜里九点,酒吧里一个名叫DO的酒吧比别家都热闹。

酒吧里人群熙攘,客人络绎不绝,酒吧的女老板聪明能干,深谙女士心理,又会制造气氛,对漂亮女士免费,吸引了不少城市里收入不菲的男士光临。

在一众试图勾搭别人让自己不浪费良宵的男人里,只有一个人比较特殊。

戚以杭坐在二楼最佳位置,是老板留给重要客人的,因为杜深不在,他独自坐在这里,不喜欢别人靠近,也不接受随便搭讪,可哪怕戚以杭用神情拒绝,还是有女人不甘心,蠢蠢欲动靠过来,然后再被无情拒绝。

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总有很多人偷笑出声,毕竟自己被拒绝过,这种倒楣的事情最好分享。

虽然碰不到男人,但眼睛可以看,也是一种享受。

酒吧闪烁的灯光下,有人盯着戚以杭的侧脸发呆,思考他到底为什么来酒吧,不为找女人解闷,又一脸阴郁,非常不痛快的表情。

实在是想不出能有什么事让戚以杭这么不痛快,他如此身价也有烦恼,还是说和普通男人一样,为了女人……这就说得通了,难怪不接受搭讪。

观察他的人很想八卦,又觉得自己的猜测不可能,戚以杭这种人,怎么会为女人头疼?

他们没人觉得戚以杭不近,只是清楚这个男人眼光高,他的伴没有杜深多,但每个都很漂亮,那些看起来很纯情的女人并不傻,留在戚以杭身边是想得到东西,但没人肖想他的心,因为明白没人能得到男人的真心。

他感情里玩世不恭,不会被一个女人控制住,但就算如此,还是有女人前仆后继想要靠近他。

之所以会这样,当然是因为有钱有势,戚以杭足够大方,哪怕成为情人也不吃亏。

他近来没带人出现过,身边没人了吗?

戚以杭沉着眸,对周围的打量视若无睹,他闲适地捏着酒杯,神情却透出几丝萧索。

“不要把自己灌醉哦,尝尝这个,调酒师的新品。”昏暗的灯光下,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摇曳生姿走上楼,她递给戚以杭一杯酒,没有离开,反而紧挨着男人坐下。

酒吧女老板身材玲珑有致,旗袍下的酥胸像是活泼的小白兔要从衣服里挣出来,她也不遮掩,大大方方展现自己的美,她半靠在男人身上撩了一下头发,“戚总,今天杜总不在一个人多无聊,你又不要她们陪着,要不要我亲自陪你出去散散心。”

女老板修炼成精,眼神里都带着钩子,能在不动声色间把男人撩拨的欲罢不能,她用这办法认识不少青年权贵,今晚的目标是戚以杭。

她早就想睡这个男人,之前她没对他下手,是看出戚以杭无情,可今晚的他有点不同,别人看不出变化,她却能敏锐察觉,今晚的戚以杭终于坠下云端,为情。

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能让戚以杭烦恼?

老板很好奇,但不会问,怕自己太直接惹恼了他,她手指只是落在男人肩上,呵气如兰,贴着男人耳边低语,“放心,只是散散心。”

一个动作,把女人的娇媚彻底展露。

她期待地看着男人,希望戚以杭给点反应,女老板并没有别的意思,她混迹情场也算看透了男人,对眼前人热情不是想得到什么,也没想占有自己得不到的人,她只是看着今晚的戚以杭突然来了兴趣,不介意和这个英俊的男人来一场露水情缘,如果感觉好,多做几夜自己更是赚到了。

能睡到戚以杭,是值得得意的事情,不但证明了自己的魅力,还出了名,毕竟戚以杭以前的伴都是安分守已的类型,不但没人敢觊觎戚太太的位置,就连做点什么出格的事情都没有。

也许,戚以杭喜欢的就是自己这种女人,女老板含情脉脉看着男人,只等他的回答。

戚以杭终于有反应。

“不需要。”他站起身,毫不犹豫往离开,杜深在这家酒吧有股份,作为常客,戚以杭有独特的黑卡,消费都记录在上面,不需要每次结账。

男人神色冷清往外走,不理会任何人的目光,直到来到酒吧外,他才停住脚步,站在那里将近十分钟,才拿出手机拨通杜深号码,戚以杭没有拐弯,直奔主题,“还在别墅?”

提到那处房子,戚以杭眼神又黑沉了几分,他想起下班后的事情,今晚的酒吧之旅原本是杜深邀请,可杜深来的路上听说辛瑶最近在加班赶工,每天都在别墅忙到半夜,立刻见色忘义地丢掉戚以杭赶去了别墅,想给辛苦忙碌的辛瑶送去温暖。

杜深正在开车,“你没在酒吧消遣怎么联络我了,我在回家路上,老头突然心口闷,我妈紧急召唤我回去表孝心,可怜我未来老婆还在别墅加班。戚以杭,这次你相信辛瑶很优秀了吧,她不但用心,还很努力,以前就经常加班,接了你这个活更是拼命,不断赶工压缩时间,像是着急做完一样。”

听到老婆两个字,戚以杭握着手机的手青筋绷起,他眼神像是带着刀子,想把杜深从手机里挖出来。

他呼吸变重,又极力忍耐,“没事,挂了。”

莫名其妙接到来电又被突然挂掉,杜深没多想,专心开车回家表孝顺。酒吧门口,泊车小弟早早把戚以杭的车开过来,他却不敢走,战战兢兢等着送走财神,生怕磕了碰了。

这车的价格他一辈子都赚不到,不敢马虎。

可戚以杭没有离开的意思,先是打电话,然后脸色难看站在那里,许久才开车走人。

看车子离开的方向和以往不同,泊车小弟还有点疑惑。

车子里,戚以杭扯出一抹冷笑。

每天加班做事,杜深觉得辛瑶是想尽快做出效果,可戚以杭不这么觉得,她这么拼命,是想用最快的速度结束施工期,从自己身边消失吧。

就像是十年前那样。

辛瑶真的是这么想的。

她在不知情的状况下接了戚以杭的房子装修,再见那天整晚睡不着,因为工作辛苦,她睡眠一向很好,可这些天却总会失眠,心底里想着戚以杭不善的态度,生怕男人为难自己。

就这么忐忑不安着,戚以杭那边却没什么动静,彷佛那天的话只是一阵风,吹过就走了……连续一段都没遇到麻烦,辛瑶松了一口气,尽管心底深处有些隐隐的别扭,还是庆幸男人已经不在意自己。

已经过去这么多年,她选择回到台北,就是觉得事情已经过去,既然自己都要忘了,何况戚以杭这种身分,怎么会惦念一个高中时候的女友,自己的存在对人家无关紧要,倒是她自作多情,竟然以为男人会频频出现打扰自己。

根本不是。

他非但没有找上门,就连自己麻烦杜深转交的装修效果图和预算表都没有引起戚以杭的半点回应,好像完全不在乎,说不定这些也只是秘书帮着监督进程,毕竟只是一个房子而已,对戚以杭不算什么。

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辛瑶苦笑着叹了一口气,却也没有多想,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尽快结束这个房子的装修,所以每天带着工人加班,哪怕他们走了,也一个人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反正这处别墅很清净,不怕影响到别人,外面时刻有保全巡逻,又很安全,辛瑶放下心,把心思投入工作。

她全神贯注在楼上做事,没有听到脚步声。

“你胆子倒不小,三更半夜自己在这里。”

男人声音从身后传来的时候,辛瑶吓得脸一白,她下意识贴近了墙,看到来人是谁的才松了一口气,可紧接着,她表情更紧张了。

“戚以杭。”下意识喊出男人名字,她眼神有些错愕,“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为什么不能来?”戚以杭衣冠楚楚,他漫不经心的瞥一眼辛瑶,看到她身上沾染的尘土皱眉,语气嘲弄,“看到我像是见到鬼,怎么,这就是你对待雇主的态度,我给的设计费不低,还不满意?”

听着男人的话,辛瑶心里一沉,十年前戚以杭猜到她家境不好,从不提钱,哪怕小吃摊吃得胃疼都不生气,不让她自卑,可眼前的男人却恶劣地提到这些。

辛瑶眼神闪烁一下,恢复平静,“满意,已经很多了,公司设计师抢破头想要接这个设计案,我只是比较幸运。”

看着她沉静的表情,戚以杭心情没有变好,反而变坏,他想到自己和这女人重逢后的心烦,明明是很多年前无关紧要的往事,一个普通的女人,他以为自己早就忘了,可看到辛瑶的瞬间,却有很多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

可惜戚以杭不想记起那些,他不想关注第一个甩掉自己的女人,第一个胆敢喊着要分手的蠢女人。

所以接连不露面,直到今天才没忍住过来。

想到往事,戚以杭嗤笑,“不是你幸运,是以色谋事,杜深是你的老板,他想追你,当然要用所有的办法讨好,你倒是出乎我意料的聪明,很懂得怎么钓着他胃口,怎么,想攀上他这根高枝?”

终于看到辛瑶表情的破碎,戚以杭唇角带着残忍的笑,“需要我帮忙吗?”

辛瑶俏脸发白,她眉头紧皱,不敢相信这些诋毁自己的话是从戚以杭嘴里说出来,是那个曾经霸道却想要把她保护在自己羽翼下的男生。

修剪干净的手指在牛仔裤上抠了几下,辛瑶终于开口,“不用。”她没有解释自己拒绝杜深多少次,也没必要解释,眼前的男人和自己没关系了,不需要知道这些。

反正自己承受的误会早已数不清,好像长得好一些就该依靠男人,陪他们上床来赚钱,她习惯了。深吸一口气,辛瑶坦然看着眼前人,“我和杜总的关系不麻烦戚总关心,您的房子我会用心做,戚总可以放心。”

辛瑶反抗的态度惹怒了男人,看着她平静无波的眸子,戚以杭心头压抑的情绪喷涌而出,他语气刻薄,“看来你们真的很熟了,都不需要我帮忙,既然如此我不多管闲事,只是好奇一件事。”

辛瑶沉默,不问他好奇什么,她心跳变快,有不好的预感。

“杜深对你很认真,想娶回家做老婆,可他不清楚我们的关系。”戚以杭靠近她,声音危险,“上次我们见面后,你有没有告诉他,你的第一个男人是我,他是我的朋友,这件事应该有知情权,对吗?”

辛瑶咬牙不语,男人却不肯放过她,“我可以帮你解决这种复杂的关系,毕竟我们之间,总有两夜的情谊。”

语毕,戚以杭紧紧盯着她,等待反应。

辛瑶手指动了一下,却还是没做什么。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十年后的二次拒婚最新章节 | 十年后的二次拒婚全文阅读 | 十年后的二次拒婚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