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死不婚的代价 第四章 作者 : 青微

江景希垂眸端起杯子,又在闻到酒味后放下。

他不饮酒,医生对双手的精准度要求很高,饮酒会麻痹神经。

“这酒不会醉人,最低度数又加了冰块,放心吧。”

听她这么说,江景希象征性尝了一点,的确很淡,“我为什么带你出去你都知道,想说什么你也清楚,那我就不劝了。”

“不用劝啊,道理我都懂。”

“你哥哥很担心你。”想到柯磊烦恼地拜托自己想办法开解妹妹,听他郁闷地抱怨不知道妹妹在想什么,有时候很强硬,有时候又对什么都不在意,柯磊能感觉到柯宁想远离这个家,他一面不舍得,一面也清楚这样或许更好,可他对着柯宁什么都说不出来,干脆拜托江景希带柯宁出去,让妹妹散心,顺便开解她。

江景希问他为什么要自己去。

柯磊很是无辜地说妹妹对人戒心很高,可她对他一直很热情,看柯宁给江景希带饭的态度,她对自己的朋友还是比较信赖的。

“我知道。”柯宁叹气,“我哥就是这样,心很软,关心我,又狠不下心讨伐我爸妈,只能一个人烦恼,你不用劝我,还是劝他想开些,我们现在各自安好的状态就很好,他不用费心思把我带回去。”

江景希意外地看着柯宁。

小女孩果然是长大了,她一语中的。

柯磊就是这么矛盾又心软的人,他能在商场驰骋,却对家里人做不到狠心,在家庭矛盾上,柯宁比柯磊看得清楚得多,也更理智。

也许就是这种理智,让柯母解读成了无情,却没发现孩子的态度都是因为自己的偏心。

对这种父母来说,他们是不会认错的,永远都奉行天下无不是之父母。

看着柯宁坦然的表情,江景希舒展了眉头,却又起了好奇心,“被他们这样对待,你不在意?”

“为什么要在意不喜欢自己的人,我只在意自己喜欢的。”

“你喜欢的,你男朋友?”江景希挑眉。

柯宁眼神微妙地看着男人,“不算是,我这种性格,哪有男人要。”

她说着,自己先笑了,看着柯宁清澈的眸子,还会自我打趣,江景希紧绷的情绪也轻松不少,除了爸妈和妹妹江晴希,他很少能在别人面前放松情绪,可此刻的江景希是愉悦的。

柯宁的豁达感染了男人,所以柯宁说不提家里的事,反问他最近是不是遇到烦心事,经常看他皱眉的时候,江景希没有排斥。

他的烦恼只为两种,一种是对疾病的无奈,一种是被催婚的困扰。

江景希三十一岁了,从前两年开始,家人和身边的同事都不厌其烦催他结婚,所有人都说他可以继续做工作狂,但必须有家庭,不能把热情都放在病人身上。

听到这种言论,江景希虽然困扰,也还可以忍受,毕竟说的人并不多,可今年妹妹再次怀孕后,他压力骤然加大,上班被人议论,回家也要被碎碎念。

在家人的勐烈催婚下,他不由得开始思考自己会娶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江景希想不出,他醉心工作,对身边女人的示好完全不在意,因为是医生,又比常人更多的了解人体的秘密。

在他看来,恋爱是人类感到寂寞的群体性安慰行为,结婚生子更是激素和荷尔蒙的刺激,短暂无聊的性行为刺激后带来的无尽麻烦。他工作辛苦,有病人等待拯救,既不寂寞也不无聊,成就感也不需要在一个女人身上找到,所以对恋爱结婚完全不感兴趣。

江景希怀疑自己性冷淡,但自测以后又觉得不是,他有该有的反应,只是懒得对女人用心,以至于三十一岁还没结婚,沦落到被所有人逼婚,就差把他随便和哪个女人送作堆的地步。

疾病带来自己的烦恼是无解的,医生不可能什么病都能看好,许多时候要承认自己的无能为力,他认了,可结婚生子这件事对他来说很困扰,似乎很简单,又十分困难。

江景希只是想到这件事就深深皱眉,可这些话无法对柯宁讲,这个小女孩……不对,不是小女孩了,坐在对面的柯宁分明是个漂亮迷人的女人,可她比自己小几岁,并不能体会这种感受。

所以江景希没打算说,只是喝光了杯中酒,“再来一杯。”

柯宁耐心等着他开口,却没等到答案,她笑笑,并不追问,体贴地陪着男人碰杯。

江景希酒量真的很差。

看着男人眼神变得迷离的时候,柯宁勾起了嘴角,她伸手触碰男人的手臂,感受着他衬衫下的身体温度,“喂,醉了吗?”

江景希醒来的时候心情烦躁,他眼睛被窗帘缝隙照射进来的日光闪到,男人皱眉,先尝到了宿醉后头疼的滋味,继而发现自己睡得床很陌生。

不只是床陌生,他目光所及的地方都很陌生,如果江景希没猜错,自己昨晚睡在了一间没有任何星级的饭店里,卫生条件非常勉强,不是他喜欢的环境,这间客房简陋的除了床和一张桌子,再没有别的东西,除了他旁边躺着的女人……女人!

江景希眼神难得露出震惊,尽管是转瞬即逝,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床上的确有个女人!

他眼神复杂看着背对自己好眠的女人,如果没有认错,那是柯宁,不同的是,此刻的柯宁没有白天的豁达纯真,却添了几分旖旎。

江景希目光掠过柯宁暴露的后背,在她没被包裹的肌肤上,青紫的指痕数不清楚,她肌肤白皙,泛着玉一样的光,也让那些痕迹更清楚,她把自己缩成一团躺在床头,只占据了很少的位置,和平时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模样比起来,多了几分楚楚可怜,加上自己留下的东西,看起来像是被虐待过的小动物。

柯宁睡梦中暴露了脆弱的睡姿让江景希皱眉,他还没搞清楚昨晚到底什么状况,先有了罪恶感。

现在的状况很糟糕,柯磊让他开解柯宁,可没让他睡了自己的妹妹。

同样作为哥哥,如果江晴希遇到这种境况,自己会怎么做,江景希眼神多了杀气,随即变得更复杂。

开解和开房,这两者的差别,足够柯磊把他打的亲妈都不认识。

偏偏他没有任何话用来解释,因为江景希想起来的东西很少,他没记住自己怎么来到饭店,谁先主动,却隐约极其酒醉后的自己像是变了一个人,非常粗鲁,所以柯宁变成了这样……

江景希脸色难看,下了床,也顾不得衣服是昨天的一件件穿上。

他没有走,确也不知道说什么,直到去了简陋的洗手间整理好自己,神情恍惚地走出来,才发现柯宁醒了。

柯宁把自己包裹得很严实,她眼神清明,比江景希还冷静,“已经十点了,你上班迟到会挨骂吗?”

江景希眼神复杂看着她,“不会。”

“那就好。”柯宁和他对视几秒,眼睫轻微颤动,又做出漫不经心表情,“如果不会挨骂,能不能下楼帮我买衣服,左手边有家女装店。”

江景希目光不由得看向她放在床尾的衣服,夏天衣服单薄,被扯坏了,他神色一时僵住,没有回答,目光却锁定了柯宁。

“你醉了,是我主动的。”不等他开口,柯宁先说了。

她这么坦白,江景希一时不知说什么,可还是艰难开口,“为什么?”

柯宁想笑,男人和女人**,还能是因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想睡喜欢的人。

说是喜欢不准确,毕竟察觉对他动心是几年前的事情,就算当初是心动,经过这么久时间的酝酿,也变了滋味,她只是还对曾经的江景希怀有一种执念,想要靠近他,想看看他。

所以她不动声色的观察,一点点靠近,直到终于有了机会把他带到酒吧,江景希酒量不好她早就知道,大哥说过,只是没想到几年过去毫无进步。

这种情绪还是喜欢吗,大概吧。

谁让江景希是她的初次暗恋对象,对高中时候总是挨骂的她来说,在爸妈面前伸出援手帮她化解麻烦的江景希像是天神一样完美。

不只是顺手的帮忙,在她迷惑的时候,是江景希开解了她,那时候的青年面容冷冷的,却告诉她不是她的错,是父母不对。

这句话如同雷电噼开了她昏暗的人生,柯宁对江景希的暗恋,也变得清晰,她性格早熟,很清楚这种在乎是什么,可也清楚自己跟江景希不配,江景希出身医生世家,长相英俊又很会念书,对自己这种念书糟糕,学业一般的学渣完全不在意。

何况她父母重男轻女,对女儿的教育是能养大就好,不像她哥一直都是人人口中的才子,文武全才,念书永远都是第一名,运动都那么优秀,在球场上都交了江景希这么厉害的朋友。

优秀的人就该和优秀的人做朋友,绝对不会和自己有什么来往,更别提别的关系……江景希也一直那样表现着,尽管在爸妈骂她时候帮了几次,可眼神并不正视她的存在。

只是一个认识的可怜虫,这个认知曾经让柯宁心痛难过,可时间久了就开始习惯,加上江景希学医忙碌起来,一年都未必见到一次,柯宁渐渐放弃了这段感情,却没打消对江景希的感激。

她因为男人学会了反抗,哪怕反抗没用,也努力积蓄力量,自己成年后就去打工,在大学里用一切空闲赚钱,她像个守财奴积攒着离开柯家的本钱,终于得到了自由。

不只是离开家里住,柯宁早有离开这座城市的念头,她只是一直忍耐着。

这个计划在慢慢成熟,如果不是江景希突然出现,她可能正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而不是每天做饭送到医院,借机多看他一眼。

柯宁没想到自己还能再和江景希产生交集,男人成为主治医师,变得更加优秀,一眼命中心脏,她偷偷追随着江景希的身影,渐渐地,压抑的情感喷涌出来,时间久了,她不过是胆大包天,有了一个过分的念头。

柯宁把江景希带到饭店没想达到什么目的,她对婚姻和爱情都不感兴趣,这些年被许多人追求,却始终提不起念头答应,她只是在和江景希的重逢后发现自己想要得到他,哪怕一次。

所以她步步为营,把人灌醉了。

可这些又和江景希有什么关系?

她没想过占有江景希的后半生,自己是个麻烦,哪怕他要负责,都不该连累他,何况他都不喜欢自己,也只是一半酒醉一半男人本能。她不会纠缠江景希,睡了男人,不过是给自己多年的爱恋画个句号。

这次,她可以干脆离开这座城市,去陌生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柯宁眼神变了又变,微微一笑,“都是意外,放心吧,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不用告诉我哥,也不用对我负责。”

和他重逢是意外,自己要做什么,也该是意外,而不是说出属于自己的喜欢,让别人困扰。

江景希面无表情。

看着男人英俊的脸,柯宁暗自叹气,不愧是见过大风大浪的江医生,这么快就冷静下来。

她心底感慨,眼神却无辜,“去帮我买衣服好吗?”

这一次,江景希没有拒绝。

柯宁对附近很了解,江景希也顺利买到了衣服,这里果然不是什么饭店,就是一间门面不大的旅馆,走进隔壁女装店,他没问柯宁尺寸,凭借昨晚隐约的印象挑选了衬衫和牛仔裤。

柯宁趁机洗了澡,等人回来,换好衣服离开旅馆的时候她走在江景希前面,男人退房时候被店家盯着看,脸色难看。

可这些柯宁都没在意,她转头对江景希挥挥手,“我先走了。”说罢转身就走,头也不回。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抵死不婚的代价最新章节 | 抵死不婚的代价全文阅读 | 抵死不婚的代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