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穿之谬斯女友 第四章 作者 : 安祖缇

床上,半躺着一脸抑郁的男人。

陪病床上,坐着盘腿深思的女孩。

空气一片静默。

她面前的男人说这个身体不是自己的身体,杜允冬当他在搞笑呢,还斥责了他一顿,叫他不要胡说八道,可在发现他眼中的惊恐一点都不像演戏后,竟也迟疑起来了。

杜允冬很爱看书,不管什么书籍皆有所涉猎,因此神怪玄幻的书也看了不少,自然也看过有关于魂穿的小说。

但小说是天马行空的产物,怎么会发生在现实中呢?

可是不也有一句话,现实可能比小说还要荒诞夸张……

但应该不是指这方面吧?

要这样说的话,重生穿越不也有可能发生了?

持续静默了十分钟之后,已经忘了肚子饿要买点心的杜允冬抬起头来看着神色呆滞的关勋恺。

“那个……你刚才……之前说你是关勋恺,那个雕刻天才?”

关勋恺转过头来望着她,却没有反应。

他不晓得她问这是什么意思,毕竟她才嘲笑过他在写小说。

“你可以讲讲自己的事吗?”杜允冬想借此来判断真假。“最好是网路上查不到的事。”

“查不到的事……你也无法……判断真假。”

杜允冬心想——哇赛,说话这么犀利的吗?

再一想,他的表现的确跟柯景毓不太像。

柯景毓是个轻浮的人,说话老是嘻皮笑脸,很爱聊骚。

譬如他很爱叫杜允秋宝贝大妹,而她是宝贝小妹,就算瞪他或警告他不要这样叫她也不以为意,后来杜允冬也只能随他去,充耳不闻,面对这种脸皮比城墙厚的人,除非够狠戾或是能引发对方恐惧的人,否则哪治得住。

但眼前这个人目前感觉却是偏正经还带点严肃,一言不合就摆出懒得与你计较的死样子。

不过谁知道会不会是柯景毓在整她呢,只要一当真就会大喊,“你被骗了,哈哈哈……”

她才不要被他骗!

若被他得逞,她会气死。

“随便你。”杜允冬耸肩,“我去买点心了,你真的不吃喔?”

他轻摇了下头。

刚才没胃口吃东西,现在则是没心情。

他怎么会突然变了个容貌?

这是不可能的事啊。

难道在他摔下楼之后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所以他才会变了张脸?

他模着脸庞——这就是他们一直叫他柯景毓的原因?

他放平床铺,靠往窗户方向,盯着窗外夜色思考。

直到杜允冬回来,他还是这副背对着她的模样,彷佛拒人于千里之外。

杜允冬点心刚吃完,杜允夏就带着她的换洗衣物、盥洗用具跟国考书籍,还有一些水果过来了。

她询问了一下关勋恺的状况,“景毓,你现在觉得怎样?”

因为不是他的名字,因此他没半点反应。

“睡着了啊?”这时的关勋恺已经闭上眼睛,误会的杜允夏自言自语。

装的啦。杜允冬在心里默默回道。

“我明天晚上下班后,会过来跟你换班。”杜允夏对杜允冬道。

“好啊。”还以为要顾到柯家两老再次北上的杜允冬忙不迭点头。

趁浴室没人,杜允冬去洗了个澡,又再读了一会儿书,时间很快的来到九点,而病床上的男人一直维持原姿势不动。

“难道是真的睡着了?”好奇的杜允冬绕到窗户那一边,赫见他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神没啥焦距,不晓得在想什么。

“喂?”小手在他眼前挥了挥。

他的脸完全静止,却是转了眼珠看向她,没开口,但眼神明显传递着“?”。

他这生无可恋的模样不知怎地让杜允冬觉得有些心惊,就怕他会做蠢事。

她托着腮蹲在他面前,思考了一会儿后说:“你如果是关勋恺的话,雕刻方面应该比柯景毓厉害吧,不然你雕个东西给我看,让我断定你是谁。”

杜允冬是看过柯景毓的作品的,虽然是有模有样,但仔细看就会发现做工粗糙,细节处敷衍,就跟他的人一样。

所以说,作品是能反应一个人的。

她从网路资料得知关勋恺这个人是完美主义者,端上台面的作品挑不出半点毛病,这点跟柯景毓那随便的态度就大相迳庭了,肯定能分辨得出来。

而且,她很欣赏关勋恺的作品,还曾经去看过展览,每一座都让她伫立许久舍不得离开。

不愧是天才雕刻家啊!

如果有人告诉她,这些栩栩如生的作品晚上会自己动起来,她也会信的。

她甚至想买来做收藏,但一听闻价钱就打退堂鼓了。

一个三十公分高的孩童玩球像就要将近百万,她哪买得起。

雕像买不起,但她还好还买得起作品集,虽然摄影师功力再高,也拍不出里头所藏的灵魂,但她也满足了。

她觉得自己也算关勋恺的粉丝吧,因此应该可以认出他的作品来。

关勋恺浓眉微蹙,眼神显现出恼怒,像是被她的言语所冒犯,闭上眼睛不理她。

脾气好大啊。杜允冬想。

柯景毓倒是没啥脾气,他那人轻浮归轻浮,就是说话很有一套,情商高,总能笑嘻嘻地面对他人的怒火,但这样的态度,反而让人火气更大,觉得他不知反省。

聪慧的她很快地就猜出他生气的原因。

“可能你艺术家的自尊心觉得我叫你雕个东西给我看是冒犯,但你想啊,你说你不是柯景毓,是关勋恺,你总要证明给我看啊,我又不认识关勋恺,你叫我怎么判断?至少我还看得出柯景毓雕的东西是啥样子好吗?”撇了下嘴她又说道:“还有啊,柯景毓,如果你想整我的话,我一定会给你好看。哼。”

等了一会儿见他没反应,杜允冬不爽的撇了撇嘴,双手撑着膝盖起身。

“他是你……男朋友?”床上的男人问。

“啊?”杜允冬睁着惊恐的双眼,“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跟他交往。”

“那你怎么……分辨?”

“你在……他在我家顶楼住了两年,每次一有作品就会拿来我家炫耀,他的『特色』我很清楚。”那是她每次借机开嘲讽的时候,然后免不了要被护航的家人轻斥。

人家说慈母出败儿,柯景毓的父母太宠他,在她家,连她父母也宠他,难怪那家伙摆烂得更厉害,不思长进。

还以为他会决定一展功夫,没想到又把眼睛闭上了。

跩个屁!

杜允冬在心里叨念。

她想,他就是柯景毓,故意整她的!

她决定不再回应他的疯言疯语了。

她如果再理他,她就是小狗。

杜允冬回到陪病床上继续读书。

她的目标是在大学毕业就考上国考,学习与工作无缝接轨。

隔壁病床的病人睡了,拉起了帘子,没多久打呼声传来。

杜允冬这才想到忘了叫姊姊帮她带耳塞了,这么吵她怎么睡?

第二个无法忍受打呼声的就是旁边病床的男人,本来睡着的他忽然转头朝向隔壁病床。

“好吵。”他说。

一向要求绝对安静的他,连一丁点噪音都无法忍受,更别说这跟吼叫没两样的打呼声了。

“双人病房难免遇到,你就忍着吧。”其实她也很难受啊。“算了,我去买耳塞。”

她也是很注重睡眠品质的人,因为那会影响到她第二天的精神状态。

精神不好,书就读不好,因此她立刻做下决定并往外走,再次出发去楼下的超商或药局,寻找耳塞。

她走后,关勋恺看了下床头柜以及陪病床上的东西,在贴着满满黏贴式书签的书上放着一个笔盒。

他伸长手,勉为其难构着,打开笔盒,里头除了一般原子笔,还有五颜六色的中性笔跟自动铅笔、美工刀以及一个超过十公分长的大型橡皮擦。

杜允冬带着黏土耳塞跟顺便买的眼罩回来时,就看到关勋恺正在切割她的橡皮擦。

“你在干嘛?”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竟然分屍了她的橡皮擦!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抱怨,“这刀子真钝真难用。”

他要雕刻?要证明给她看吗?杜允冬诧异。

这橡皮擦原本有十一公分长,但因为已经使用过了,可能只剩十公分多一点点,重点是宽度不到五公分,这样一个橡皮擦他真能刻得出来?

如果他真的是关勋恺,她相信他有能耐,但杜允冬到现在仍认为他是柯景毓在演戏整她,因此不屑的说:“我现在没法帮你生雕刻刀。”

专注的关勋恺对她的讥嘲置若罔闻。

关勋恺心底的打算一直在变化。

原本他只想出院就马上回家,后来想起蓝艺婕对他做的一切,又想干脆趁这个机会“冒名顶替”,在“柯景毓的屋子”住下来,现在发现自己竟然莫名其妙变了张脸、换了个人,他的脑子变得很混乱,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

依现在的容貌,没人会相信他是关勋恺,贸然回家有可能……不,是一定会被家人当成是骗子。

毕竟他不是籍籍无名的普通人物,虽然不晓得自己资产多少,但妹妹总说他三辈子不用愁,肯定是不少钱的。

那如果冒充柯景毓住下来呢?

但当他面对窗户躺着思考,不知不觉睡着时,他做了个梦,梦中的主角是柯景毓本人,那懒散又随意的生活让他不由得大蹙其眉。

他是有完美主义的人,钟情于雕刻上,像柯景毓那样夸口才能可与他比拟,但是所作所为却与大话完全相反的个性,让他非常地不欣赏,甚至厌恶。

他不想当这个人。

但他又不想当关勋恺,因为他已经江郎才尽,不是父亲心中的理想儿子了,再加上蓝艺婕不肯只爱他一个人,与他一起私奔,那么他是不是干脆做为另一个人生活,摆月兑过去,重新来过?

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当他心绪纷乱时,能让他镇定心神、静下来的就只有雕刻了。

因此他并非想证明自己身分给杜允冬知晓,而是雕刻是他最习惯的事。

见他又是没反应,杜允冬无趣的撇了下嘴,将买给他的耳塞跟眼罩放到床头柜上,回到陪病床上戴上自己的,躺下决定好好睡一觉。

翌日早晨,因为陪病床实在又窄又硬、难睡得要死,杜允冬天刚亮就起床了。

看着外头偏蓝的天空,又看了下手表,才五点半。

以往她总是睡到七点的。

打了个呵欠,转头欲拿放在床头柜上的漱洗用具,意外看到有个小东西就放在她的漱口杯旁。

那是她肩膀以上的半身像。

杜允冬拿起来细细端详,惊愕这橡皮雕像的精致与栩栩如生。

这么小的一块橡皮擦而且还是用钝钝的美工刀,他是怎么能够雕出跟她一模一样的半身像?

柯景毓绝对刻不出如此精致的雕像。

而且他在雕刻的时候,她明明是闭着眼睛在睡觉,但雕像却是张着眼,眼神灵动,杜允冬难以置信的拿出手机,翻出自拍的照片来比对,竟然眼睛的形状、眼尾的角度都一模一样。

而且,眼尾还用笔点了一颗几乎会被遗漏的小小痣。

太可怕了!

她莫名有种被人盯着的颤栗感。

但她很肯定这人正眼看她的时间恐怕没有十分钟。

莫非他真的是关勋恺?

拿着橡皮半身像的手不自觉地颤抖。

她豁然想起件事,立刻将半身像翻过来看底部。

Kai。

他每一座雕像底部一定有的属名,也是用刀子刻凿的。

它与一般写法不同的是K的上方那一笔较长,就像罩着ai二字一样。

天啊天啊!

她内心激动地尖叫。

“喂!”她飞快地跳下床拍醒关勋恺,“我相信你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魂穿之谬斯女友最新章节 | 魂穿之谬斯女友全文阅读 | 魂穿之谬斯女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