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的肉偿计划 第四章 作者 : 菲比

“嗯?”宇文至见她迟迟不回话,下意识扬起眉头,用轻轻应声来催促她回话。

“不奇怪,一点也不奇怪。”凌若若赶紧摇了摇头。

想什么呢!凌若若,你还受不够之前的教训吗?宇文至过去是怎么对你的?你昨天晚餐吃啥可以忘记,但一定不能忘记宇文至过去的恶形恶状!

凌若若重振旗鼓,她万万不能重蹈覆辙,屈服在宇文至的西装裤下。

“小至,谢谢你特地下楼接我们家若若。”萧瑶扬着灿笑从副驾驶座下车,不着痕迹地挤开站在后座车门旁的宇文至,硬是让自家女儿与前女婿隔出一段距离。

“这是我该做的。”宇文至识趣地往后退了两步,薄唇扬起的笑意依旧不减。

“小至,你该做的还远远不止这些。”萧瑶勾起交际用的假笑看向宇文至,“我们是看在你父母的面子上,也想圆老夫人最后的心愿,才勉强将若若带回台湾,待事情结束后,我们会把若若再接回美国,希望你能谨记这点。”

闻言,宇文至有一瞬的失落与愧疚,但面对长辈,他只能顺从地点点头,“我会牢记。”

此时凌级也从驾驶座上下来,他原本打算替女儿把后车箱的行李搬下车,眼尖的宇文至发现前岳父有劳力活,箭步上前接手搬行李的工作。

“若若,你还记得我说的话吗?”萧瑶趁机对女儿耳提面命。

凌若若点点头,“我记得。”

“记得就好。”萧瑶拍拍凌若若的脸颊,她话是这么说,但表情却是忧心忡忡,毕竟当初女儿有多爱宇文至,她是记得清清楚楚。

“爸、妈,请上来坐坐,顺道瞧若若即将生活的环境。”宇文至拉着行李箱,邀约凌家夫妇上楼看看。

“我们跟别人有约,以后再找机会上楼喝茶。”相较于萧瑶对宇文至百般提防,凌级就显得对前女婿温和许多。

“随时欢迎爸妈来访。”宇文至露齿笑着。

“小至,你这声爸妈叫得我们颇别扭,以后还是叫叔叔阿姨就好。”萧瑶可不想与前女婿套近乎。

宇文至明白前岳母对他话中带刺的原因,毕竟他曾经带给凌若若伤害,讨厌他是情理之中。

倘若今日有哪个可恶的臭小子敢这样对他女儿,宇文至一定不是用尖酸刻薄的话语讽刺就算了,怕是拳头跟回旋踢都一并招呼了吧!

“老婆,小至想怎么喊我们都行,别太限制年轻人的发展。”凌级搂着妻子的肩膀,要她放轻松别太敏感。

“可是……”萧瑶才不想轻易放过宇文至。

“跟总监约的时间快到了,我们再不离开就得迟到了!”凌级不给妻子说话的机会,搂着她就往副驾驶座塞。

宇文至与凌若若站在人行道上,目送凌级与萧瑶离开后,两人的独处时光正式开始。

“中午点外卖还是到外头用餐?”宇文至替凌若若拉着行李箱,一边往大厅走一边轻声问话。

“看总裁怎样比较方便。”与宇文至在一起,凌若若向来以他的意见为意见。

“离开公司后就别喊我总裁。”宇文至话里饱含坚持。

“那我该喊什么?”凌若若一点想法也没有。

站在高大的宇文至身侧,娇小的凌若若与他的身高差了整整三十公分。

过去,凌若若总是习惯仰望她心中唯一的神只,而今她刻意不与他对视,低着头喃喃说话的模样,就像被主子欺压的奴仆,让宇文至心底颇有不满。

凌若若看着自己的白色球鞋,拉长耳朵等着宇文至发号施令。

只是等着等着,等到电梯门都打开,两人双双进入电梯后,她依旧没能听见宇文至的回答。

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安静?一股好奇与不安在凌若若心底不断发酵,最终她还是禁不住好奇心,抬头朝宇文至看去。

“小猫,你总算愿意看我了!”宇文至终于等到与凌若若眼神对视,勾起嘴唇浅声说话。

在四目相接时,凌若若可以清楚发现,在宇文至深邃的眼眸中,毫不掩饰对她的宠溺神色,一如过往,她因他的眼神而痴迷,却在下一瞬,她心脏一缩,赶紧把眼神撇开。

凌若若微微皱起眉头,对于宇文至的情感,在她胸臆间五味杂陈理不出任何头绪。

“私底下,你可以像以前那样喊我,好吗?”宇文至是期待的,虽然很狡猾,但他还是期盼凌若若能像过去那般唤他,更加希望两人能重修旧好。

重新赢回妻子,是宇文至在一个礼拜前再次见到凌若若后,逐渐在心中膨胀的希望,也是他努力的目标。

“我……”凌若若这可为难了。

凌若若可没忘记,当她在父亲凌级的道德劝说下,决定回台湾假扮宇文至的妻子时,萧瑶就从那时每日对她耳提面命,要她就算和宇文至当伪夫妻,也绝对不能重蹈覆辙,再陷入他编织的情网中,到时苦的可又是她。

“『宇文兄』还是『厂公』选一个。”宇文至不清楚她的心底挣扎,直接抛出选项。

当时,凌若若觉得宇文至的名字很有古风味道,所以在婚前总喊他“宇文兄”,而这也是她特有的称呼。

宇文哥,你的名字好有古代人的感觉,以后我叫你“宇文兄”,可好呀!

宇文至记得那时,凌若若说完话后,还做出拱手作揖的动作,可爱俏皮的模样令他至今难忘。

欸欸,我听别人不喊老公反而叫“公公”,我可不愿意我老公只是小太监,所以我以后要叫你“厂公”,你不准拒绝!

宇文至无法忘记,婚后不久的凌若若,笑着对刚结束工作返家的他说这番话,最后还把小脸埋入他怀中,不断喊他“厂公”。

当时宇文至还笑说,她很希望自己的丈夫是太监吗?

那时凌若若红着一张脸,噘起嘴来瞅睨他好一阵子,才开口回话。

你是不是太监,我会不知道?

那晚,宇文至可是比平常还要努力,让可爱的小娇妻更清楚明白,她的厂公是比正常男人还要勇猛的神级男子。

“选好了吗?”过去犯错的人是他,但高傲的男子哪能随意认错,粉饰太平、佯装没事,是宇文家男人一贯犯错后不认错的祖传大男人态度。

“我……”凌若若将眼睛撇开不敢与他对望,但嘴上却十分坚决,“我还是叫总裁就好。”

“为什么?”宇文至讶异他乖巧听话的小猫咪,居然二度伸爪子挠伤主子了!

“我会搬来与总裁同居,全是因为女乃女乃的关系,我们只是假装还是夫妻,又不是真的夫妻,所以在称呼上,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凌若若把目光看向身旁倒映宇文至高挺身形的镜子上,她在撂话时,很孬地不敢看着他的眼睛说。

“是吗?”宇文至的嗓音低哑,但藏在简短两个字里的情绪却有万千。

是凌若若看错吗?

为何当她拒绝像过去一样亲昵喊他时,镜中的宇文至,眼底却透出一丝落寞与懊悔,彷佛明亮的篝火被浇了一大盆冰水般忽明忽灭?

在凌若若眼中的宇文至,向来是心高气傲又不可一世的男人,只要有他存在的地方,他永远是最闪耀的太阳,其余人只能像小行星以他为中心绕着打转。

而她,也不例外。

宇文至的提议被凌若若拒绝后,密闭的电梯空间里只剩满满尴尬,空调的呼啸声,她心跳如擂的怦怦声,仿如塞满了她的耳朵,不自在的别扭从脚底包裹到头顶,她整个人都不晓得该如何是好,这回,彷佛呼吸的权利都被剥夺。

幸好,时间对居住在豪宅公寓的政商名流来说是最宝贵的东西,电梯运转的速度快得惊人,从一楼大厅至宇文至所在的顶层,不到二十秒就能抵达。

所以当凌若若想说点什么缓和气氛时,电梯门打开的机械声是她的救赎钟声。

“我们到家了。”宇文至按下延长开门键,让她先离开电梯,他殿后。

凌若若走出电梯,只见电梯门与大门之间宽敞的私人空间,宇文至选择全用檀木装饰,从墙壁到地板是沉稳的深色木头拼接而成,橘黄色光线从挑高的天花板往下洒落,就如橘色晨曦将大地浸染成一片柔美,加上禅意十足的摆设,令人心情瞬间变得平静。

高科技结合中国风的室内设计,有种穿梭古今的错觉,此番将时尚与古风完美结合的设计理念,不需宇文至多做说明,凌若若一看就晓得是出自前夫之手。

“好棒的设计。”她眼观四周,原本窘迫的神色逐渐成了惊叹。

“喜欢吗?”宇文至站在她身侧询问。

凌若若用力点点头,“我很喜欢。”

宇文至宽阔的大掌习惯性地从凌若若身后抬起,还很自然地想用掌心握住她的后颈,只是当指尖碰触到她柔软的发丝,他才猛然惊觉,身侧的女人已经不再是他可以随意碰触的妻子,而是必须保持距离的前妻。

而这份距离,也是她所希望的。

手,默默地在凌若若身后垂下,一如他垂下的眼睫毛,掩盖他总扬着不可一世、如今却落寞的黑眸。

尊重她,是他目前能表现还爱着她的选项。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前夫的肉偿计划最新章节 | 前夫的肉偿计划全文阅读 | 前夫的肉偿计划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