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女子富贵妻 第六章 患难见真情 作者 : 米恩

苏琉光是被冷醒的。

身上的寒意让她打了个哆嗦,缓缓的醒了过来。

她睁开有些沉重的眼皮,却只看见一片漆黑,脑袋有股沉重的昏沉感,这让她感到很不舒服,试图甩一甩脑袋瓜子,将那昏沉感给甩掉,没想到却痛得她忍不住低呼。

“痛……”

她一呼痛,身旁立马传来一阵窸窣声和欣喜的叫喊。“昭昭?你醒了?”

是阿磊的声音。

她忍着疼痛,四周一片黑,她看不见人,只能转向他发出声音的方向,嘶哑的问:“阿磊,我们现在在哪里?”

是她大意了,以为林祖皓被吓破了胆不会动手,没想到他不仅追了出来,还将她给打晕。

她等了好一会儿都没再听到他的嗓音,正打算再唤一声,身子却突然被拥入一具宽广的怀抱中。

“昭昭,我怕……我怎么叫你你都不理我,我好怕你不会醒……昭昭,你是不是很痛?都怪我!都怪我!”苏磊的嗓音带着哭音,将头埋在她的颈子里,浑身都在颤抖。

这样的苏磊让她很心疼,忙抬起手安抚他。“我没事,你不要担心,你呢?你有没有受伤?那个坏人可有打你?”

她的后脑隐隐作痛,但怕他担心,所以并没有说,她更担心的是她晕过去后那人有没有对苏磊动手。

她感觉到他在她颈项点了点头后又摇了摇。“没有,那个坏人拿棍子打你,我很生气很生气,所以我也拿棍子打他,一直打一直打,他流了好多的血,可我还是一直打,后来那个坏人带来的人醒了,他们抓住我,不让我打,我就用脚踢,他们打不过我就压我,然后也用棍子把我打晕了,可是我不痛,没有昭昭痛。”

对苏磊来说,最重要的人就是苏琉光,在看见她倒地的刹那,他感觉到自己像是要崩溃一样,他什么都不怕了,只想将那些欺侮她的人通通打走。

但他只有一个人,打不过他们,最后连同苏琉光一块被人给抓走。

苏琉光一听,顿时紧张了,在黑暗中模索着他的后脑,果然模到一个肿包。

“嘶!”他吃痛的抽了口气,但很快就忍住了。

他不想苏琉光担心,所以紧紧的咬着牙关。

“傻瓜!痛就叫出声,不要忍。”她轻柔的替他揉了揉。

她这一揉,苏磊立马就委屈了。“昭昭,我好痛……”

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像是要爆开似的,痛得他睁不开眼,若不是听见苏琉光的声音,他说不定还爬不起来呢!

“乖,等回去之后,我帮你擦过药便不会疼了。”听见他委屈的声音,她很心疼,轻声哄着。

她知道他是护着她,想到他为了她挨了这一棍,她便感到胸口微微发疼。

苏磊乖乖的应了声,却不知想了什么,突地说:“昭昭,我不要擦药,药很贵的!你帮我吹一吹,陆大黑说,他每次摔跤,他娘都会帮他吹一吹,只要吹过就不疼了。”

苏琉光听见这孩子气的话,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却又不知怎么跟他解释只是吹口气,压根儿就好不了,只能顺着他的意。

“好,我帮你吹一吹。”她轻轻的挪动着,也不知他们被关在什么地方,竟是连一丁点儿的亮光都没有,她只能靠双手模索。

在黑暗中,人的感官比起平时要来得敏锐,两人又靠得极近,她能清楚的感觉到他呼出来的气息,也能感受到他身上的热度,这让怕冷的她忍不住朝他偎近,伸出双手胡乱的往前模了模。

谁知,她软软的小手一模,竟模上了他的胸膛,他看着瘦瘦弱弱,胸口却很是厚实,那肌理分明的结实感让她忍不住停了停。

唔!手感真好。

她不动声色的揉了揉又捏了捏,过足了瘾才往上模去,不一会儿便模到那突起的肿包,可惜她后脑也有伤,晕沉得很,只能慢慢的挪动。

“阿磊,你能不能低一点?”比起高她快两颗头的苏磊,她显得很娇小,他要是不弯一弯,她很难动作。

“这样吗?”他乖乖的低下头。

她感觉到他弯下了身,却还不够。“再低一点。”

“这样可以吗?”他又弯了几寸。

“还不够,再——”那句再低一点点的话还未说出口,她便傻了。

这温热的触感是……

他的唇!

她倒抽了口气,想后退,可身前的男人却又突然朝她贴近了几分,甚至……甚至伸了舌头舌忝了舌忝!

她感到一股热气从头底窜到了脚底,又从脚底窜至了心尖儿,让她整个人都懵了。

她的初吻,两辈子的初吻,就这么被舌忝没了?

意识到这一点,她也顾不得脑袋的晕沉了,唰地往后退去,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俏脸通红,被他这一舌忝,她只觉得浑身热,半点寒冷都感觉不到了。

尚不知自己干了什么事的苏磊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很快很快,他虽傻,却还没傻到分不清自己方才碰了什么,他只觉得苏琉光的唇十分娇软,柔柔甜甜的,好吃得不得了,正当他想再多吃几口时,她却突然不见了,让他感到一阵失望。

“昭昭……我、我不疼了,你能不能再多吹几口?”原来陆大黑说的是真的,只要吹一吹,他的伤就不会痛了。

还来?她羞恼的瞪了他一眼,可惜四周一片黑暗,他压根儿就看不见,就算看见了,他也不会明白她在气什么。

“不行!”她义正辞严的拒绝他。

口头上吃她豆腐,说她是他娘子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亲上了?若不是知道方才只是意外,她差点便要骂人了。

他一脸无辜的眨了眨眼。“可是昭昭的嘴巴很好吃,我、我很喜欢……”

苏琉光闻言,小脸顿时红得像是能喷血。

是谁说他傻的?这撩得她一颗心像刚玩过大怒神一般,跳得飞快。

“昭昭……”见她不回应,他又可怜兮兮的喊了声。

苏琉光捂着自己的双颊,打死不答应。“不行就是不行。”

这不小心碰了下,心脏就像要跳出胸口似的,若是再来一下,她岂不是要心脏病发了?

更何况,她已察觉到自己对他的心意,她不能让自己继续沦陷,就算、就算他的唇就像迷药一般,不断的勾着她再尝一回,她也得把持住。

“哦……”他有些失望,旋即又说。“那换我帮昭昭吹一吹。”

昭昭也痛,昭昭不帮他,那就换他帮她。

吹?吹什么?她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他的气息再次袭来,笼罩着她,唇,再次被他攫取。

她被亲懵了!

比起第一次的不经意,苏磊这一回似乎更熟练了,他将她纤细的腰肢紧紧搂入怀中,再次吻上她,一点一点的侵略城池,炽热的舌不再只是舌忝,而是得寸进尺的探进了她的檀口之中,探索勾绕,全凭本能的吮吸舌忝拭,带着缠绵的意味,空气里浮动起一丝甜腻的气息。

苏琉光觉得自己要瘫了,整个人都笼罩在他馥郁如檀的清冽气息,他的吻就像他的人,傻气又直接,却让她觉得无比的温柔缱绻。

她忍不住了!

去他的江宸闵!去他的江家!她苏琉光就是看上了这个男人,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今朝有酒今朝醉,她今日就是亲爆他!

一想通后,她便伸手抚上那令她垂涎三尺的胸肌,热烈的回吻他。

江宸闵就是在这个情况下醒了过来。

他醒得突然,一醒来就是软玉温香在怀,那馥软的身躯、香甜的滋味,让他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反应。

该推开还是继续?他有些犹豫。

主动索吻的人是他,可清醒与不清醒完全是两码子的事,从前霸气风流、勾女无数的他,在这情况下竟有些不知所措……

然而当他想起她将他护在身后时那毫不畏惧的模样,心里淌过一股异样的情愫……

他不再多想,唇舌一勾,再次将主导权给夺了回来。

比起青涩的苏磊,此时的江宸闵可以说是情场高手,与方才的笨拙完全不同,挑弄得苏琉光浑身一麻,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吟。

这申吟让江宸闵双眸一暗,加上她那不停揉捏着他胸口的小手,让他忍不住咽了口涶沫,淌过一股热流,俨然是动了情。

这让他十分的吃惊,他是喜爱流连花丛不错,却一直洁身自爱,只因祖母在他年幼时对他说过一句话——

“阿闵,祖母对你的要求不多,只要你平安健康的长大,祖母不需要你保家卫国,也不需要你为家族争光,只需要你明事理,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最重要的一点是,咱们江家有祖训,男子无后,四十方可纳妾,在这之前,你得保护好你自己,千千万万不能让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进我江家门,坏了规矩,你可明白?”

他当时才五岁,对这话懵懵懂懂,根本不知其意,只乖乖点头应声。

后来他才知道,祖母会特地吩咐他这些话,是因为他二姑姑和姑父和离了,原因为就是姑姑生不出儿子,当初二姑父在娶二姑姑前曾经答应过祖母,会遵守江家的祖训,在四十岁之前无子才会纳妾,没想到却背着二姑姑在外头偷偷藏了个外室,那外室子的年纪甚至比他的表妹要大上一岁。

因为这事,祖母十分生气,从不管事的她替二姑姑做主和离,而那本来因娶了二姑姑而官运亨达的二姑父,则因为祖母的关系被拔了官。

从那之后,祖母就一直在他耳边耳提面命,要他牢牢记住,一直到他六岁,祖母与祖父将家里的担子扔给了爹娘,四处云游后,他的耳根子才清净了些。

虽说当时他年岁尚小,不过祖母的话他却是记得极牢,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就是闯祸也永远在危险的边缘。

皇帝表哥的御书房,参他的摺子堆积如山,他的恶行简直罄竹难书,杀人放火他是没干的——呃!除了有一回放火烧马——量不了重刑,却总是能让人气得牙痒痒,却又拿他无可奈何,恶心人的事儿也是一桩接一桩,总是能把人气到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至于女人这一块他就更没忘了,活到十八、九岁,一个通房丫鬟都没有,至今仍是个处!

这话说出去恐怕没人信,却是千真万确,他虽爱拈花惹草,却仅限于模模小手、搂搂小腰、亲亲小唇,口头上调戏几句,再深入却是没有了,甚至于女人在他面前月兑个精光,他连个反应都没有。

他曾经还以为自己的那儿是不是有毛病,可偏偏他每日清晨都是一柱擎天,只有在碰到姑娘家时那地方乖觉得很,动也不动一下,这几年愁得他都想秘密宣御医了。

好在,好在不是他有毛病,只是还没遇见心仪的姑娘罢了……

等等!心仪的姑娘?

他……喜欢上了苏琉光?

这发现太惊人,让他直接停下动作。

正吻得兴起的苏琉光眨了眨迷蒙的双眸,不明白他为何要停下,哑声道:“阿磊?”

她的嗓音又娇又软,带着一丝不解与渴求,让他喉头一个滚动、脑子一阵轰然,再次覆上她的唇。

喜欢就喜欢呗!

这丫头虽然一开始得罪他,可要不是如此,他也不能留在她身旁,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虽然平淡,与他以往的生活截然不同,却莫名的让他感到很舒心,他喜欢苏家,喜欢现在的生活,虽然朴实,没有大鱼大肉,甚至有些穷,但苏家父子却是真心把他当家人看待,完全没有因为他的身分而有所忌惮,还有苏琉光……

他的昭昭,一开始百般嫌弃他,使唤他做东做西,完全不把他当外人看待,然而有好东西,她永远给他留一份,有人欺侮他,她总是挡在他面前,他累了,她替他抹汗,他因蛊虫的缘故一直填不饱肚子,她总是贴心的在大锅里留下他的点心,不管家中有没有粮,宁可饿到她自己也不会饿到他,她还教会他许多他从来没做过的事、没听过的道理,最重要的是,她总是温柔且耐心的对待他,不管他多笨拙,她从不骂他,而是对他露出明媚的笑容,眸子里的亮光让他的心为之悸动……

她是个好姑娘,极好的姑娘,与他之前遇过的女子全然不同,她靠着自己一双手自食其力,明明可以不管他死活,却无法狠心撒手不管,这样的好姑娘,他喜欢上了又有什么不对?

是啊!没有不对,而是太对了,这么一想,他吻得更激烈了,就像是想将她给融入自己的身体那般,双手也忍不住往上一模……

啪!

突如其来的巴掌声让江宸闵懵了懵。

“你模哪里?”

黑暗中,他看不见苏琉光的脸,却也能想像她此时正用着一双含着春水般的杏眸,羞恼的瞪着自己。

他默默的收回那才刚抚上她那高耸双峰的手,手中还残留着她柔软的触感,让他心一荡。“我、我只是想、想替你揉一揉。”

“我伤的是后脑!”苏琉光瞪了他一眼,虽然看不见。

此情此景不好混过,于是他咳了声,一派“天真无邪”的问:“昭昭为什么生气?我、我看不见,不知道揉到什么地方了……而且那里不能揉吗?可是昭昭那里跟馒头一样,好软好弹,好像很好——”

“闭嘴!”苏琉光忍不住对他吼,好不容易才压下那股羞意,深深的吸了口气。

不气不气,咱们不跟傻蛋计较。

暂时清醒的假傻蛋坏坏的扬起一抹笑,他突然发现,当傻子其实也不错。

被江宸闵这么一打岔,暧昧的气息全给打散了,苏琉光深怕他又说出什么惊人之语,忙转移话题。“阿磊,你被打晕前可有听见他们是什么人?”

他们被抓走这么久,爷爷和爹爹肯定急坏了。

苏磊被打晕前根本什么也没听见,但此时清醒的人是江宸闵,他自然不会忘记那他每见一次便要打一次的林祖皓,于是他道:“我记得,他们说要……说要回太守府!”

太守府?幽州太守?

苏琉光愣了愣,突然又觉得头疼了,怎么谁不好遇,偏偏遇上了太守的儿子?

梅心镇这阵子的八卦全绕在江宸闵身上,对于他的仇人她自然也有所耳闻,其中就有林祖皓这号人物。

她毫不怀疑,要是让林祖皓知道他抓回来的人不是长得像江宸闵的苏磊,而是中了蛊变傻的江宸闵,他肯定会弄死他!

这一想,她可不能坐以待毙,然而他们现在被关在一间黑漆漆的屋子,连个方向都辨别不出,就是要逃也逃不了,最重要的是,就是他们能逃出去,得罪了太守的儿子,他要对付他们,就像辗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该怎么办才好……

就在她烦恼之际,外头突然传来人声。

“人醒了没?少爷要见他们。”

苏琉光听双眸亮了亮,忙说:“阿磊,快!装睡。”

“为什么?”他堂堂江家大少,京城第一恶霸,还得靠装睡渡过难关?不干!

“你乖,听话。”时间急迫,她来不及细想,总是乖乖听话的苏磊怎突然有了意见。

江宸闵这才想起来,他此时该是傻子苏磊,不是前呼后拥、小弟若干的江宸闵,好汉不吃眼前亏,他立马乖乖的闭上眼,往她怀中一倒,且恰好倒在那柔软的双峰之中。

唔!真软。他满意的勾了勾唇。

无预警被吃了一口豆腐的苏琉光。“……”

她吸气,她吐气,她再吸气,她再吐气!不停在心中默念。她不跟傻蛋计较,不计较!不计较!不计较……

当啷一声,一道沉重的声音传来,苏琉光偷偷掀开眼睛,这一看,她才知道两人竟是被关在了一间几乎密闭的石室之中,怪不得一丝亮光都没有。

外头走来两名下人,小声的说:“也不知道少爷为什么非要把人带回来,在外头毒打一顿不就得了?特地把人带回来,要是落下把柄,让人闹上门,老爷肯定会活剐了咱们。”

林太守算不上什么正直的好官,但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官,就是贪了点,毕竟外放官都有着贪财的毛病,幽州又是富庶之地,若是没人压制,以林太守这几年的经营,肯定是枚妥妥的土皇帝,偏偏这幽州城是江家的地盘,林太守就是想“大展长才”也不敢太过火,搜刮民脂民膏这类的事他不敢,不过刮刮油、贪些小钱,他还是敢做的!

几年下来,虽称不上是富得流油,却也赚进了几个小金库,只不过这些事在江宸闵十二岁那年回了梅心镇后他就不敢了。

他本就是个胆小谨慎之人,当他是幽州最大的存在时,他可以为所欲为,甚至放任儿子强抢民女,只要用钱解决得了的事,对他而言都不算什么大事。

然而当有着比他更强大的存出现时,他也十分识时务,心甘情愿伏低做小,只要能保住官位,自尊脸面又算得了什么?就是儿子被打折了一双腿,他也吭都不吭一声,谁让江宸闵的靠山这般硬?

因为江宸闵的缘故,林太守让儿子安份守己了好一阵子,直到这两年才又放任他自由飞,但还是警告他克制一点,别闹出人命,毕竟那小霸王临走前还将他抓过去嘱咐,要是林祖皓再搞出事来,打折的就不是他那双腿,而是他的命根子!

那可是他的宝贝嫡子,命根子要是被打折,他林家还怎么传宗接代?儿子不学无术又恶名昭彰,还未娶妻便收了一屋子的姬妾,哪个好人家的姑娘肯嫁他?这婚事一拖便拖到了二十好几,他的嫡孙自然也没着落,更何况也不知是不是林祖皓作恶太多,那些姬妾们生了六、七个女儿,硬是一个男孩都没有。

为了他的孙儿,他只能千交代万嘱咐,让儿子保重他的命根子,抢女人可以,但得确保她心甘情愿,为此他还找了人看紧他,若是出意外,他唯这些人是问!

但林太守实在太不了解他这个儿子,林祖皓最会的就是明面一套背地里一套,这几年他早不知祸害了几名良家妇女去了,只要瞒着他老爹,什么事做不得?

府中的下人也早就习惯,只不过这一回林祖皓竟是大胆的将人给带回了太守府,下人才会这么害怕,毕竟出了事,被责罚的还不是他们这些倒楣的下人。

“所以才得小心点,今夜老爷回得特别早,少爷又非要现在教训人,劝也劝不听,不过那像江宸闵的小子力气还真不小,少爷被打得浑身是伤,要不是如此,也不会一醒来就嚷着要把人带去刑房……总之,把人带去就是了,去看看,要是没醒就赶紧扛了带走,若是醒了就用布把他们的嘴捂起来。”

两人边说边靠近那窝在地上动也不动的身影,正打算弯身查看,却见那本是闭着眼的少女突然睁开了眼,伸手就是一拳,正中那弯身察看的下人,他连吭都没吭一声便直接倒地。

苏琉光一拳可以打倒一头牛,若不是收了力,那人就不是晕,而是直接往生了。

这变故让另一人吓一跳,下意识就要大喊,可一想到这石室离老爷的院落太近,又忙死死的捂着嘴,上前打算制住她。

若他见识过苏琉光在街上的勇猛,就不会把人带回来后绑也不绑的扔在这,当然,就是绑了也没用,以苏琉光的神力,就是铁链都挣得开。

苏琉光仍然只出一拳便将人给打倒在地了。

“我们走。”她拉着江宸闵的手快步走出石室,可一走出来她才发现这地方大得吓人,要从这走出去而不惊动任何人,根本不可能。

“不知道林太守的房间在哪儿……”在躲过第三次巡逻的侍卫后,她看着这怎么绕都差不多的府邸,忍不住低喃出声。

她有神力不错,但就这么逃走,要是那姓林的之后找上门怎么办?她也就算了,足以自保,但家里三个男人却没有呀!

想从根本解决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找上林太守,将前因后果说清楚。

“我知道。”

就在她烦恼着怎么找到林太守的时候,一旁的江宸闵突然出了声。

“你知道?你怎么知道的?”苏琉光一愣。江宸闵自从傻了之后,什么事都记不住,就是他亲四叔都不认得,如今竟记得太守府的路?

江宸闵见她一脸疑惑,忙捂着头,拧起那双俊秀的眉。“我、我也不知道,我的脑袋自己想到的,就是从这儿直直走,过了抄手游廊后会有座假山,假山的另一边就是了……”

他装作头很疼的模样,那表情简直不要太逼真。

苏琉光一听,双眸倏地一亮。“你还想到什么?”

江宸闵眼神一闪,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十分配合的说:“我还想到……还想到那个叫林太守的人似乎很怕我,昭昭,他为什么要怕我?”

苏琉光听完果然很兴奋。“太好了!若是如此,只要我们找到林太守,让他知道你就是江宸闵,他肯定二话不说便会放人,我也不必担心爷爷去镇上摆摊的时候会被那姓林的家伙找麻烦了……”她讲到一半,突然拧起了眉。“不对!要是那林太守和他儿子一个德性怎么办?这样太危险了。”

苏磊什么都忘了,若是他有江宸闵的气势,早先遇到林祖皓的时候他早就被吓得落荒而逃了,怎还可能追过来?这办法是好,轻而易举的就解决了他们的麻烦,但要是被林家父子看出江宸闵成了傻子,就变成他们有大麻烦了……

江宸闵看出她的犹豫,知道她是不想他涉险,胸口感到一阵温暖,低声说:“昭昭,只要能保护你,我不怕危险!”

“可我怕。”她不能让他冒这个险。“阿磊,你记不记得这太守府有没有狗洞?”

先逃出去再说吧!之后的事之后再想。

“狗洞?”他一脸古怪。

她是想让他堂堂江家大少爷钻狗洞?不干!说什么也不干!再说了,这儿好歹也是太守府,怎么可能有狗洞这样的东——

“找到了!”他还没想完,就见苏琉光兴奋的指着*角一个小洞,朝他招手。“阿磊快过来。”

江宸闵无言的看着那黑黝黝的狗洞,脸上有些抽搐。

真有狗洞?那林开生不是挺贪的?怎么会连个狗洞都没钱补?

他很是抗拒,但苏琉光压根不给他犹豫的机会,拉过他便要将他把洞里塞。“快!你先出去。”

我不!士可杀不可辱,他宁死不钻!

他撑着墙面,彷佛一弯下这头,他的自尊也就跟着落了地……呃!虽然他在苏琉光面前早已没有自尊可言。

“赶紧走呀!”

苏琉光见他不动,正要再推,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大喊。

“快!在那里!”

两人还没反应过来,身后便传来一阵脚步声。

他们被发现了!苏琉光忙将他身子往下压,小声的说:“阿磊,我去引开他们,你快钻出去,出去后不要跑太远,找个地方躲起来,等我月兑困后就去找你。”

“不行!”江宸闵拉住她。“让我去。”

他堂堂男子汉,岂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躲在她背后?若是他连心仪的姑娘都保护不了,还算什么男人?

“阿磊你——”

“我不乖!”见她想像之前那样哄他,他突然有些气恼的朝她吼。“你就不能乖乖的待在我身后,让我保护吗?”

想到她为了护着他而被打的那一下,他就有股莫名的火,火到心口微微发疼。

苏琉光被他吼得一懵,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似乎与之前那傻气的苏磊有些不同的男子。“你……”是谁?是苏磊还是江宸闵?

她想问,然而眼下的情况却不容她多问。

“在这里!”

“记住我方才说的话,出去后躲好,等我去找你。”人声越来越近,让她不得不放弃追问,扔下这句话后转身就跑。

看着她引走众人的背影,江宸闵重重的往地上一捶。“该死!”

待四周平静下来后,他缓缓的站起身,却不是往狗洞而去,而是往林太守的院落走去,然而才走没几步,他突然改变心意,往林祖皓的院落而去。

他江宸闵这辈子还没这么窝囊过,这笔帐,他得好好的算一算……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大力女子富贵妻最新章节 | 大力女子富贵妻全文阅读 | 大力女子富贵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