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胖主母 第二章 受伤意外入空间 作者 : 陈毓华

陆玦的脚在京城时曾由太医院院判给看过,断骨接了,也上了药固定,倒是不打紧,要命的是他腰际的那处刀伤,伤口很深,皮肉外翻,一个黑乎乎的血窟窿。原本也是用好药敷着,但连日在路上奔波颠簸,也没人替他查看换药,此刻伤口已经开始发黑,还往外淌着血水。

宝卧桥没想到这么严重的伤口他居然能忍到现在,或许是被痛醒的也说不定。

大夫帮陆玦把腿上的夹板重新固定,腰上的伤也包紮了,叮嘱他好生将养,还要坚持每日换药,否则容易留下后遗症。

“多谢大夫,我让人把诊金给您奉上。”陆玦脸色苍白,因为强忍着剧烈的疼痛而汗流浃背。

“尊夫人已经给过了。”

大夫把写好的药方交给宝卧桥,又跟她叮嘱了要注意的地方,要多补充营养,由着她送出了门。

宝卧桥回来的时候看见瞿伯,苦笑着向他说道:“大人好几日没有进食,我给他送吃食进去他肯定不会吃,劳烦你给他熬点清粥,我照着药方给他抓药去。”

方才屋里发生的一切瞿伯都看在眼里,他知道大少爷为什么对夫人有那么大的偏见,无非是前段日子夫人的作为凉了大少爷的心。

当她把药抓回来时,陆玦已经趴下睡着,床头柜上放着空了的碗,宝卧桥把水壶里已经冷掉的水换成热水拿了过去,就见他霍然转过身来,眼神全是防备和高深莫测。

宝卧桥才不背这黑锅,“我可没那闲功夫下药害你,这水给你换了热的,你爱喝不喝,不喝渴死你吧!”

嘴皮已经裂得都渗出血丝来了还倔什么强。

“我不想见到你,去叫瞿伯来!”他吼着,可又干又涩的喉咙却嘶哑得很。

瞿伯是熬了粥送过来了没错,但他毕竟是个糙男人,办事虽然灵通,衣食住行的侍候却远远没有女子来得精细。

这不,只知道送粥过来,连勺子都没拿一根,甚至不知道给腿脚不方便的人送壶水到床边。

“你没嘴啊,有力气吼我,干么不自己叫!”她也不甘示弱吼了回去,她又不是婢女,吼什么吼,有种自己来!要不是她心软,看不得他又阴郁又颓唐的鬼样子,谁理他啊!

气咧咧的骂了一通,宝卧桥把空碗收走,甩门出去,但她没有立刻走开,而是悄悄的站在窗外往里头偷看。

在她离开后,陆玦构着手碰了碰茶壶,发现换了热水,犹豫片刻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闭起双眼决然的往嘴里送。

宝卧桥摇摇头,这人不会是有被害妄想症,听不得好话,非要骂他两句才踏实吗?她朝屋里的男人比了比中指,“老娘又不是你的老妈子,这样侍候你还嫌弃,老天爷,祢太不公平了,我跟祢无冤无仇却让我穿到这鬼书里来,到底有没有天理啊?”

踩着愤恨又纳闷的脚步去厨房,在角落找到她要的火炉,并把火炉搬到院子。

她要做什么?还用问,当然是煎药给那个恨不得她立马蒸发消失的臭家伙。

这宅子就一进的小四合院,朝向还不错,坐北朝南,院子里梅子树的枝头上挂着小小的青果。他们初来乍到,什么都还来不及置办,厨房里就一些瞿伯刚领回来的油盐米面,所以院子里还是空荡荡的。

她往炉子里添了炭火,放上煎药的药壶和水,如果可以,她真想放巴豆进去,让那不可一世的混蛋拉肚子。

她会把火炉搬到院子,一来是让屋里的陆玦可以看见她煎药过程,不要疑神疑鬼,省得还要她浪费口水解释半天,二来她还真得想想自己的未来了。

把搧风的蒲扇放在地上,一只手不自觉的往胸口模去,刚模到一个形状,宝卧桥的眼泪就喰在眼眶里了,那是前世妈妈留下来的遗物,一个椭圆状绿莹莹的翡翠玉牌坠子,正面用阳刻的手法镂雕着一座须弥山的图案,背面通体鉴刻着球路纹,只是一个小小的玉牌,却是宝卧桥全部的念想。

她记得妈妈曾经对她说过,须弥山有着宝山的意思,同时也是神话中的世界中心,周围环绕着天空地三界。

她当时年纪小,听得一头雾水,就只记得须弥山是宝山,后来长大查了书籍才知道,所谓的宝山,就是应有尽有的意思。

本来以为她穿过来就再也不会和过去有联系,却没想到这个玉牌坠子不只在前世陪着她走过许多孤寂的路,还陪着她来到异世界。

她醒来的那一刻发现这块坠子攒在自己的手里,便小心谨慎的将它挂在脖子上,还不放心,把红色的丝绳紧了又紧,确定它不会掉,才宝贝的把它塞进衣服里,玉牌贴着心口,所有来到这世界的惶恐不安,都因此消失,她彻底安了心。

她上辈子是孤儿,靠着父母过世后留下的大笔保险金,一路上了大学,出社会后也当过几年的上班族,但实在习惯不了朝九晚五的刻板生活,每天加班加到爆肝还不算,还得面对老鸟同事的排挤。

她寻思着反正自己又不缺钱,也不见得非要靠那调薪永远没有通膨快的薪水过苦日子。

这一转念,她便辞职加入一个资深编剧的团队,口碑、声誉都不错,反正她就是个门外汉,除了一腔对文字的热血什么都没有。公司接到不错的案子,她在下头帮忙写,也不在乎中间转了几手、拆润几次、能分到多少报酬,所以她很快成了公司的正式协力编剧。

毕竟像她这种只付出脑力、劳力不求回报,而且还没有打退堂鼓的人,如同凤毛麟角一样稀有。要知道每年一堆新编剧入行,隔没多久就会陆续离开,能熬出名声的编剧和成为知名作家的难度不遑多让。

而她呢,就缺那临门一脚,熬过了就鲤鱼跃龙门,小媳妇熬成婆,哪里知道过劳猝死呜呼哀哉。

如今自己成了这副惊天地泣鬼神的模样,还多了一个不待见她的丈夫,又不时被旁人嫌弃她一身肥肉、又黑又丑,这都没能击垮她。

唯一让她搁在心上的是现代的自己不知道怎么了,是这样挥挥衣袖不带一片云彩的走了,或者只是昏过去,又或者也被新的灵魂给占据了?

那边的一切都成了未知,她不知道有没有回去的方法。

伤怀了片刻,宝卧桥毫不犹豫的又挺起胸膛,既然穿进故事里,这里就是她的战场,就像爸妈的离开让她痛不欲生,但再苦、再疼也只能毫不犹豫的选择坚强面对。

既然无从选择,那就迎接吧,生活总是要过下去,上一世的自己都能走过来了,没道理这一世就过不好。

就算那位男主对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甚至还时不时的言语暴力,自己还是要打起精神,把日子过起来。

原书中,宝氏在娘家活得很是艰难,因着嫡庶有别的观念,加上把持宝府的老太太和太太以及大小姐都不是善类,父亲又根本没把她当回事。

都说情分情分,感情的分量是日积月累出来,宝家人对宝氏的所作所为让她凉了心,也因为长期的不公平待遇让她心里埋下许多不平衡。

被当成工具人嫁到陆府后,宝氏内心的秤杆完全倒向了自私自利这一方,做了许多蠢事。

宝卧桥和原主不同,她九岁以后就没有了父母陪伴,形单影只的在城市里模爬打滚,习惯了不对别人寄予希望,凡事靠自己,随遇而安,怡然自得。

所以穿到书里面对陆玦这样的病人,就算她不是南丁格尔,也不是什么以德报怨的圣母,但出世的豁达她还是做得到。

她穿的这本书是架空朝代,叫大珖朝,当今皇帝姓赵,年号建隆,并不是她熟知的历史中陈桥兵变的赵匡胤,皇帝的名字叫赵珖冉。

不过作者设定的时代背景和社会风俗多少参考了宋朝,时序也参照前世的历史轨迹,犹如五代十国的天下大乱已经过去数十年,大珖朝的百姓缓过流离失所、朝不保夕的那口气,此时政治清平,虽然谈不上太平盛世,还算是风平浪静。

但综观历史,不管多强大的国家都免不了内忧外患,谁也不知道天下什么时候要出乱子,大珖朝也和所有的皇朝一样,边关都免不了有觊觎中原的各个部族,虽然还未给朝廷带来真正致命的伤害,时不时的骚扰依然让人烦不胜烦。

许是心事想得太沉,忘了眼前正在熬药的药壶,也没注意自己靠得太近了,等灼热感传到脑子里,靛蓝的麻布宽袖眨眼就被火焰吞噬了大半。

月兑衣服明显是来不及了,宝卧桥手忙脚乱的试着灭火,免得酿成更大灾害,古代走水酿成的都是巨型灾祸,谁叫现在的建筑都是木造。

她动作虽然俐落,却因为一时忘记自己现在的身材有多么粗猜,重心不稳直接从凳子上摔下去,膝盖磕到地上弄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加上为了灭火,胳臂在地上胡乱摩擦,回过神来,只感觉整只手都擦破皮,火辣辣的疼,然而最严重的伤还数方才摔的那一跤,汨汨的鲜血已经沿着膝盖流了下来。

“嘶!”她龃着牙,掀高裙裾一看,膝盖的裤子已经破了个口,要不赶紧上药,怕是会得破伤风,现在这时代,随便一个风寒都能要人命,可她去抹药,药壶就没人看了。

还在犹豫,刚刚因为灭火的动作太大,掉到衣服外头的玉牌链子突然滑落下来,正好砸在她还没处理的膝盖伤口上,她忍着痛楚急忙按住玉牌,以免砸碎在地上,令她惊讶的是,玉牌竟将她流出的鲜血吸了进去,还越吸越多。

她整个人傻住了,瞠目结舌的看着一边吸血一边泛出荧光的玉牌,感觉上面雕刻的须弥山似乎活了过来,不过片刻,她眼前一黑,人就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宝卧桥醒了,她打量四周,发现自己在一个很奇怪的地方。

四周都是白蒙蒙的雾气,却一点都不妨碍视线,没有太阳却很亮敞,不远处有一个不大的小池,小池旁的石壁上有个小洞,正缓慢的滴着乳白汁液,汁液顺着石壁滑入幽深清澈的小池,融入其中,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只隐隐约约能闻到一股奇香。

小池旁边还有一块菜地,女敕生生的小黄瓜、红艳艳的辣椒,黄澄澄的马铃薯。再过去是一块药田,大约一亩左右,一半种了冬虫夏草、三七、乌骨草、川贝、黄英,还有好几种她压根不认得的药草,另外一半种着黑枸杞和七叶一枝花,虽然统共加起来不到二十棵,还是叫人心生兴奋。

七叶一枝花这药材她认得,因为它躲藏在现代千圆大钞的帝雉身后,为了它,宝卧桥还特地上网查资料,因此一眼就认了出来。

宝卧桥拔了一根宛如翡翠的小黄瓜,用小池的水洗干净,这池塘干干净净的,池水清澈见底,用明镜来形容也不以为过。

宝卧桥把手伸进去,清清凉凉的,完全没有一般池塘水的污浊,确切的说,这小池是一处泉眼,池底的巨大石头间不停有水泡冒上来,却没有热度,可见不是温泉。

想到自己受伤沾满灰尘脏泥的膝盖,她决定用这个看起来很干净的水洗一洗,等离开这地方后再上药。

奇异的是,泉水被她用手捞起来浇在伤处后,伤口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癒合了,被泉水滋润过的皮肤甚至都白皙了几分。

她不敢置信的模了膝盖好几下,真的完好如初,甚至肌肤更加细女敕。

她捏了下脸颊,会疼,不是作梦。

看来这是口灵泉,若是拿来喝,会不会有更神奇的作用?

她脑洞大开,掬了一捧水喝下去,清冽甘甜,比她在现代喝过各种标榜天然的矿泉水、大珖朝的天然井水都来得可口。

丄般人若是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多少都会有些惊吓害怕,可她却有一种快乐得想跳舞的冲动,这就来了吗,小说和影视作品中穿越女的金手指空间?

既然泉水都有这般神奇的作用,那石洞滴出的乳白汁液又是什么?那股香味老在她的鼻尖缭绕,要不,尝尝看?

那石乳滴得很慢,宝卧桥伸出食指,感觉快要等到天荒地老了,才接着半个指头大的分量。

味道实在太香,她从来没有闻过这种香气,大着胆子将石乳往嘴里一送,甘甜无比的味道立刻充满口腔,她舌忝舌忝唇,但也就这样,似乎没觉得有什么变化。

没想到她会有属于自己的特殊空间,虽然只有一个泉眼、一块药田、一块农地,她不知道能做什么用,但不管如何都挺叫人高兴的,对现在的她来说,这可是比中了一亿的乐透彩还大的大奖啊!

宝卧桥模模还握在手中的玉牌,一定是它了,它因为吸了自己的血,才把自己带到这个空间来。

但要怎样才能随意进出空间呢?她还是编剧的时候,为了工作看了不少小说和影视作品,系统的、空间的、修真的,完全就是杂食,那些故事里描述进出空间的方式,多是用念力,也就是自我意志控制,所以她决定尝试看看,在心里想着“出去”,转瞬间便站在小院的空地上了。

毕竟是在光天化日下,宝卧桥没敢再尝试进去空间,否则不管被哪只眼睛看到她一个大活人突然消失又出现,绝对解释不清,百口莫辩。

她懊恼的捶了下脑袋,却在手碰到头的同时发现自己还拎着那根摘来的小黄瓜,她将小黄瓜送到嘴边,张嘴咬了一口,新鲜爽脆的滋味在嘴里蔓延开来,不用烹煮,甚至不用蘸任何酱料味道都这么棒,要是加上佐料,还不好吃得把人的舌头给一起吞下去。

她虽然迫切的想知道更多空间的秘密,但横在她眼前的是熬药的药壶因为没人看顾,干烧太久,居然被烧到裂开,火炉里的炭火也因为后继无力,熄灭了。

想到瞿伯总是为这个家忙进忙出,明明没什么好打理的,他却总是不知去哪里忙了,屋里头那位连下地都没办法,她把药壶烧坏了,就别妄想会有谁来搭把手。

这时她才后知后觉的想到,刚刚突然的消失会不会叫陆玦给看去了?毕竟当时为了让他看见自己熬药才把火炉往院子搬,等一下他万一问起来,她如何解释才好?

不管了,还是先把药重新煎上,其他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时候再看着办!

她就这么胡思乱想的找出另一个药壶,重新拆了一包药,加水添炭,半晌终于把药煎好,送到陆玦的床边。

陆玦心情复杂的看着药碗就是不伸手,视线往她的膝盖处溜了一眼,她这行动俐落的样子不像是受了伤。

方才一注意到她将裙裾撩高准备查看伤处,他就闭上了眼睛,数了几息再睁眼,院子里就没看到她的人了,他猜她进屋处理伤口去了,便别过头不再关注。

不再关注的结果就是让她把一个好好的药壶给烧坏了。

她本来做事就不靠谱,他还寄望她些什么呢?

果然,外头安静了半晌,就又传来一阵兵荒马乱的声音,这碗药迟了许久才端过来。

诡异的沉默弥漫在两人之间,宝卧桥见他垂着眼迟迟不动作,就用宝氏一贯的恶声恶气说道:“一个大男人,上阵杀敌眼睛眨都不眨,不过吃碗苦药还拖拉啊?可别想让我喂你,老娘没那闲情!”

陆玦立刻夺过药碗,一口喝光。

他刚刚一定是鬼迷心窍了,居然担心她的伤!

激将法再次成功,宝卧桥麻利的收拾好空碗,片刻不停留的转身离开。陆玦看着那壮硕的身影消失在门边,颓然的躺回床上,接着自嘲的笑了。

现在已经在谷底的他最坏还能坏到哪里去?

不过短短时间,他竟沦落到这样的地步,吃了败仗,被夺了兵权,从建功无数的天威将军、敌人口中的魔煞星,成了丧家之犬。

陆家大房一门为国家抛头颅、撒热血,最终只得到家破人亡的下场,他成了这么个废物后,就连家中的女人也瞧不起他。

他告诉自己不要再去想这些,却又忍不住,越是细想,伤处越发疼痛,他疼得面色发青,紧紧握拳,努力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响。

他心里的伤心、自责、愤怒,没法说与人知。

陆玦和宝卧桥并不在一个屋里住,陆玦住的是东厢最大的那间房,她睡的是陆玦隔壁的小偏房,除了一个炕、一张小桌、一把机凳,还有宝卧桥自己的嫁妆箱笼,里面就两块布料,还不是什么绸缎,以及宝氏在陆家小半年攒下来的月例银子。

多亏宝氏在陆府的胡作非为,她这些银子才没被搜走。

是的,叱吒风云的陆小将军在昏迷的状况下,被塞上马车,根本没人帮他收拾东西,更别说大房值钱点的东西早就被分光了。

要不是瞿伯还知道替他收拾几件替换的衣服,到了皇陵后还记得替他去领米粮俸禄,他差点就要面临只有一套衣服穿到底的窘境,甚至没有银钱可以看大夫,导致后半生只要碰上湿冷的阴雨天,就会被腿疾的疼痛给折磨得生不如死。

宝卧桥在现代一天最少要洗一次澡,可来到这里,别说提水、烧水了,这个家连个浴桶也没有,只有一个拿来当脸盆的木盆子。

洗了脸、擦了手脚,没什么事好做,加上今天又是找大夫又是煎药,又是在空间探险什么的,她决定躺上床小睡一下。

可睡着睡着,她觉得身体不太对,老觉得自己像一只要蜕皮的蛇还是要月兑壳的婵,四肢完全不听使唤,好像不是自己的,又不像作噩梦,想张嘴,却连一点声音都喊不出来。

她挣扎了又挣扎,可身体的疼痛感越来越真实,没一会儿疼痛从四肢、下月复蔓延到骨头,骨头传来像是关节摩擦的咯咯声,身体宛如积木重组般的痛,很快的,宝卧桥的额头冒出汗珠,整个人大汗淋漓,全身都湿了,就像从水里捞起来一样。

她忽然想起在空间里不只喝了泉水,还喝了一滴石乳,该不会现在才发作吧?她在心里把当时的自己骂得体无完肤。

就在宝卧桥觉得快要熬不下去、下一秒就会痛到死去时,身体的痛苦开始减轻,四肢慢慢恢复知觉,同时她还闻到了一股恶臭,她抬起肥胖的手臂,只见灰黑色的油泥从皮肤不断涌出,她掀开被子,拉开湿黏的里衣一看,全身上下都正汩汩冒着油泥,她倒吸一口凉气,惊得神魂出窍,她的身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问题肯定在那泉水和石乳上!

她发现油泥已经把被子和炕都沾染得肮脏不堪,忙从上头跳下来,飞也似的去水井旁打了水,直接就着里衣来来回回搓洗着身体,生怕哪个地方没洗干净。直到打了第六回水,里衣都洗干净了,她发现自己再继续搓下去,可能会把自己搓下一层皮来才罢手。

这一来也算变相的洗了一回澡,就算她能自己烧热水每天洗澡,一来没那么多柴火,二来她昨天已经用湿布沾水擦拭过身子,也算是洗过澡了。

这地方可没有天天洗澡的习惯,十天半个月洗一次澡的大有人在,想像前世那样用莲蓬头痛快的洗澡,作梦比较快!

她换上干净的里衣,有气无力的把炕上的铺盖与被子扯下来,揉成团往墙角丢,连再重铺一遍被褥的力气都没有,硝人就硝人吧,她一头扎向炕,呼呼大睡。

她只知道自己因为喝了灵泉和石乳,却不知这两者具有洗涤身心的奇效,那石乳其实是洗髓露,已悄悄滋润改变她的身体,她的骨骼血肉到皮肤毛发,无不被这两股天地灵气洗髓伐脉,更别说资质和天赋的提升了。

她这副身体已经极具灵气,呼呼大睡的宝卧桥完全没发现自己的身子有了哪些改变,但在接下来的日子,她一点一点的察觉了自己的听觉、视觉、嗅觉,甚至连以前就很大的力气都成了SS级。

这一觉也不知睡了多久,等宝卧桥再次醒来,天都黑了,别说夕阳西下的最后一点光芒,月娘都已经上了树梢。

她轻盈的翻身下床……等等,轻盈?

弯腰看了眼自己的脚趾,小巧圆润,原来别说脚趾,有她那大月复便便的肚子和因为臃肿而显得十分突出的上围的遮掩,就算把腰都折断了,别说看见自己的小月复、脚趾,连肚脐都要努力拨开赘肉才能得见。

她作梦般的转了一圈,举手投足都曼妙无比。

高兴过后,心里突的跳了一下,她现在这模样怎么出去见人?

没有人在一天之内就来个大改变,那不和见鬼了一样?

于是她开始翻箱倒柜,把所有衣服往身上加,连冬天的夹袄都穿上两件,幸好古人的衣服宽大,层层叠叠下来,乍看和以前的身材没什么两样。

觉得没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宝卧桥这才出门,她从早睡到晚,也不知道瞿伯有没有给那位陆大人送饭、送茶水,要是没有,那厮不就饿了一整天?

两人本来就非亲非故,她阴错阳差穿越进这本书,取代了原本的宝氏,与他做了名义上的夫妻,她向来不在意他对自己说什么、做什么,抱持着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心态,自然,他要是骂得太过火,她一样会回对心,甚至比他更凶悍。

她的目标是现阶段不要再让两人的关系继续恶化,至少能相安无事,等他身子痊癒,开启自己的主线,她就可以毫无悬念的与他分道扬熊,到时候找个能养活自己的差事,租间小院,养几只猫狗,过着慢活人生,这样的日子不也挺好的?

大珖朝民风还算开放,对女子的要求并未那么严格,只要你想,女人也是可以出门找工作自力更生的。

作为编剧,写写稿子、爬爬格子,在这欠缺娱乐、文学创作很是发达的年代,要混一口饭吃应该不难。

拿定了主意,她赶紧去厨房弄点吃的,瞿伯仍旧不见人影,灶台上的盆子里搁着两只已经剥皮的野兔,想来是瞿伯这几天上山的斩获。

要不就来做份兔儿面吧,兔肉是现成的,她向来喜欢面食多过米饭,多做一些也好给陆玦送去,至于他大爷赏不赏脸就随便他了。

这种老式的灶台,火候很难掌控,却难不倒她,爸妈刚走的那年,她去乡下的女乃女乃家住了半年,老家用的就是这样的灶台。

半年后,年纪老迈的女乃女乃病了,姑母、姑父把人接过去养老,她没有跟去,坚持回爸妈留给她的房子,在那里住到长大成人。

对于这种古早的灶台,她颇为怀念,怀念女乃女乃手把手教她的一切,怀念老人家枯槁又温暖的手,然而没等到她有能力孝顺老人家,女乃女乃就去了天堂。

她从来没想过,将来的某一天,那些以前觉得用不到的技能会派上用场。

家里的油盐米面都是现成的,还有她从空间拿出的蔬菜,她拿出两个小盆倒入面粉,分别加入从空间拿出来、已经打成泥的红萝卜和菠菜,用手掌将面团揉成团状,再放到阴凉处醒面。

她将兔肉洗干净,去头、去骨,切成小块,把油锅烧热,又剥了蒜,拿了几根空间摘的辣椒和一块姜,用刀将蒜瓣和辣椒碾成末,姜先切片再切丁。

等锅子热好,把三样东西倒进去煽出香味,接着放入裹了荧粉的兔肉,因为兔肉很女敕,很容易就熟了。

这时候面团也醒得差不多了,用擀面棍将面团擀平,再将面皮像摺扇般折个三到四折,切成条状,抖开后下到已经将兔肉捞起,装着用蒜末姜水酱醋芝麻辣子熬的大骨汤锅里。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听到锅里开始咕嘟咕嘟冒泡,她将锅盖揭开,面条在汤汁中翻滚,浓郁的酱汤味扑面而来。

熟稔的做着这些,她好像又是以前那个拥有数十万粉丝、热爱美食的IG美食博主。

实在是编剧这个行业太过压榨心灵了,唯一能安慰她的只有美食。而一段无意中分享在网路上的深夜吃货行径影片,点阅率竟有七十五万,评论区都是催促她更新、更新快更新的留言,让她这个无心插柳、初试啼声的菜鸟,因此慢慢走上圈粉无数的美食博主人生。

可惜古代没有网路,她的IG美食博主梦只能终结在再也回不去的上辈子了。

她把大碗依次排开,先分面,微微搂了搂筷子,红绿相间的面条便顺溜的滑进大碗里,再摆上从空间拿出来、切成细丝的小黄瓜,放上煎得焦黄的兔肉,一勺酱汤迎头浇下,最后洒上细细的红辣椒圈,兔儿面大功告成。

因为不知道那位陆大人吃不吃辣,他身上还带着伤,肯定要忌口,那辣椒圈也就撒个意思意思,点缀而已,不吃的话拨开就好。

宝卧桥把面分成三份,两碗用托盘装上,看在瞿伯贡献了兔肉的分上,给他留了最大一碗。

看着托盘上比较大碗的面,她迟疑了好一会儿,既然灵泉对她的伤口有用,那是不是……也可以给其他人用看看?

想到陆玦因为伤口疼痛,整宿睡不好的憔悴面容,还有轻易就暴跳如雷的脾气,就当是给两人重修于好的路上添砖加瓦,他的腰伤还有腿伤要是能快些好,才不会像爆竹般一点就着,甚至,不点,他还是着。

想起自己身上的蜕变,其实她也拿不准到底是灵泉还是石乳造成的,以及对他有没有用,但是灵泉既然可以瞬间治好她膝盖上的伤,对他的伤口应该没有坏处,加上她用了许多空间种出来的蔬菜,先不说吃起来特别鲜美,绝对充满营养。

反正,先加几滴灵泉试试看吧,不试怎么会知道好坏。

至于石乳暂时先不要,她直觉让自己改头换面,把身体的脏污通通排出体外,使她疼痛不已几乎月兑层皮,是石乳造成的效果。陆玦身上可是带伤的,要是莽撞的用了,出大事怎么办?何况灵泉中也有滴进去的稀释石乳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炮灰胖主母最新章节 | 炮灰胖主母全文阅读 | 炮灰胖主母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