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穿之忠犬男友 第六章 作者 : 安祖缇

这一天是黎予恩的十九岁生日,陆熙皓帮她买了一个大蛋糕,号召组员布置了一个庆祝派对,准备了许多礼物跟节目,逗得黎予恩开心。

当生日派对结束,他与组员们忙碌收拾,而身为寿星的她则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喝橙子汁(他说她未成年不可以喝酒,但他自己未成年就抽烟喝酒样样来了)。

当忙碌的身影暂停手上的工作,走过来问她要不要先去睡觉时,她问了这个问题。

听到黎予恩说“我还以为你喜欢我”,陆熙皓黝黑的脸庞明显的红了,他显得不知所措,语气变得慌乱。

“小、小孩子不要胡说八道,快去睡觉……”

“你如果承认我就跟你交往。”

他的脸颊在抽动,这表示他正处于不敢置信以及犹豫的状态中。

“不要就算了。”她放下手上的橙子汁,起身朝房间走。

她方走了两步,他霍然将人拉回来,长臂揽腰,将人往怀中带。

认识两年,从没有这么接近过,以至于黎予恩自己的心跳都不由自主急促了起来。

“对。”大手在她腰后紧握成拳,“我爱你。但是我想等你成年……”

细女敕柔荑托上方正下颚,将红得发烫的脸拉下来,踮起脚尖,吻上害羞不知所措的方唇。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男人了。”她宣布。

一名小弟看到他们接吻,立刻鼓噪了起来。

“叫他们回家。”黎予恩轻声在他耳畔道。

陆熙皓立刻转身对看戏的众人喊道:“好了,把垃圾带走,人也可以滚了。”

大哥下令,小弟不敢不从,大伙提着垃圾袋,满脸写着暧昧。

一名小弟经过两人身边时,喊了声:“大嫂再见。”

这一有人带头,其他人纷纷跟进,“大嫂、大哥”不绝于耳。

陆熙皓直接踹了带头的那个人。

大伙喳呼走了,室内顿时一片安静。

陆熙皓帮黎予恩租的是一房一厅的套房,室内空间约十二坪左右,没有隔间,卧室与客厅以拉门做隔开,从客厅看不到床铺,但是他们这时所处的位置,是可以看见半张床的,尤其是以陆熙皓的角度。

他的喉头发紧、异常干渴到发痒的程度,害他不得不做了好几个清喉咙的动作。

他其实不是没有幻想过。

但只要脑中一出现遐思,他立刻会打自己一巴掌命令自己不准乱想。

他珍爱的女孩是不可以这样亵渎的。

可是现在……可是现在他是她的男人了,那、那那那那稍微想一下也没关系吧?

只是想一下,不是实际的行为,没犯罪吧?

“你要睡了吗?”

本来两人之间是无话不谈的,但不知为何在“告白”之后就呈现莫名的尴尬──也许只有陆熙皓自己一个人在尴尬──因此因为床铺而蹦出来的就是这句话。

很单纯的一句话。

他没有别的意思,但黎予恩却略歪了歪头说:“你要跟我睡觉?”

“啊?”

“动作真迅速。”她笑。

“没有没有,我没有这意思。”陆熙皓又再次清了清喉咙。

突然发现自己表现得一点都不酷,失去了大哥的威风,他立刻挺直了身板,坚定道:“我也该回去了,你今晚应该也累了,好好休息。”

“我想要一个生日礼物。”

“要什么?”

虽然他已经买给她了,是一条名牌专柜的手链,他上网查了很久,听说现在的年轻女孩都喜欢那种可以自己买珠子串起来的手链,所以他也去买了一条给她。

难道她不喜欢那条手链吗?

可是她拆开包装纸,掀开盒盖的时候,笑容明明非场?烂,而且立刻戴在手上的啊。

黎予恩两手搭在他的后脑勺,再次把这高了她二十五公分的男人头颅压下来,靠近了她。

“我想要你。”

黎予恩的嗓音不是娇女敕尖细的那一种,而是略沉的中音。

陆熙皓超喜欢她的声音,尤其是在他耳畔低喃的时候,入耳非常的舒服。

此时在他耳畔响起的这四个字,是使用了非常性感的音调,就像在撩拨男人。

陆熙皓心口瞬间一绷,立刻扣住黎予恩的纤肩,把人拉开来,质问:“你从哪学来这些的?谁教你的?该死的家伙!我要去宰了他!”

他的宝贝女神今年才十九,没有交过男朋友……应该吧,至少从他们第一天认识到现在,她身边没有出现过其他男人,就算有追求者也被他吓跑了,那她从哪里学会这种勾引男人的音调语气的?

思来想去,就只有组里那几个混蛋了。

“噗……”黎予恩忍俊不住笑出来,“噗哈哈……”

陆熙皓被她笑得脸红耳热,明白自己就算没闹笑话也肯定是说了笑话。

打从黎予恩点破他埋在心中的情意,两人之间的状态一直是属于失控中,他失去了冷静自持,完全酷不起来。

“大哥,我今天满十九岁了。”纤纤长指贴上衬衫扣子,稍微用点力往内按,即从扣眼月兑离。

“你才十九。”陆熙皓倏地握住她的手。“我当初承诺你妈会守护你到成年!”

承诺?

黎予恩莞尔扬起嘴角。

那是承诺吗?

他一知道她离家出走的原因,立刻带着人上她家去找她母亲的男朋友,二话不说就朝他脸上招呼。

“她才几岁?你好意思碰还没成年的小朋友?干!不要脸!”他一边骂一边踹,黎母在旁边一直尖叫,而黎予恩却觉得好爽。

“我要报警!”黎母哭着大喊。

“去。”陆熙皓直接抓起室内的无线电话,扔到黎母身上。“快打,我叫陆熙皓,去叫警察来抓我。”

离开前,他又放话说:“你女儿现在我罩了,在她成年之前,我不会让任何男人碰她一根寒毛!”

黎母最后没有去报警,或许她心里对女儿其实有一点点愧疚的吧。

但女儿的离开,对她来说也许也是威胁的解除,毕竟她不是不清楚她身边的男人真的觊觎女儿的美貌,她忌妒女儿也埋怨男友,因此黎予恩离开家,对还想要当个女人,厌倦母亲角色的黎母来说,是个解月兑。

因为曾经放话不让任何男人碰触未成年的她,而这项禁令也包括了自己,所以不管他心里多渴望跟她有任何亲密的接触,也必须忍耐。

他是一个重承诺的男人。

“不然几岁才算成年?”黎予恩问。

“当然是二十。”

“那我也是二十岁了。”

“你才十九!”

“华人是算虚岁的,我过完年就二十了。”

陆熙皓的心当下软弱的想被说服。

见他犹豫了,黎予恩继续解他的扣子。

陆熙皓什么都依她,就是这点不行!

如果他在她未成年就吃了她,那么他跟想染指她的那个可恶的男人有何差别?

“是男人就不可以毁约。”陆熙皓再次坚定地握住她的手,“我一定要守护你到二十岁。”

黎予恩错愕的看着他。

“你早点睡,我明天送你去上课。”

他每天早上都会特地开车过来送她去上课,不管前一晚发生了什么事。

陆熙皓的手犹豫了一下,霍地拂开黎予恩额前的浏海,在光洁的额心落下一吻,接着拍拍纤肩,转身走了。

黎予恩模着还残留触感的额头,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外。

“有够固执!”她又好气又好笑。

虽然她今年的生日愿望是在生日夜让陆熙皓占有她的第一次,可是他的拒绝却是让她越想心越暖。

她想,这世上肯定再也找不到一个男人比他更爱她的了!

虽然知道他的坚持,但黎予恩还是三不五时故意撩他,想要知道他会不会破功。

陆熙皓有好几次差点就受不了,把人扑倒了,有次甚至已经隔着衣服揉上雪乳,吻也像要把彼此的舌头吞下去一样的激烈,可是当衣服月兑了之后,他刹车了,从此之后他再也不跟她两人单独共处一室,甚至开车载她上学,旁边还多个小弟。

黎予恩真是哭笑不得。

好不容易撑着撑着,一年过去了。

二十岁的生日,就只有两个人──他跟她。

他精心准备了一个礼物,是一个戒指,桂冠型的白金戒座镶上十一月的诞生石黄宝石。

他把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精致小巧的戒指十分衬她皙白纤瘦的指头。

“你这是在跟我求婚吗?”黎予恩歪着头笑问。

“你还在读书怎么可以结婚!”陆熙皓一脸认真的说。

黎予恩笑了出来,“那几岁才可以结婚?”

“至少等到大学毕业。”

“我大学毕业你就要娶我?”

“如果你愿意的话……”

他的欲言又止让她心生蹊跷。

“你觉得我不愿意?”

他顿了顿后才说:“你的人生还很长,也许将来你毕业后进入社会会有不同的视野,认识更多更好的人。”大手抚上头顶,手指轻轻拍了拍。“不管发生什么事,我永远都会是你的大哥。”

黎予恩的脸凝了。

她霍地明白,成年只是个借口,他其实并不想跟她交往,所以才坚持不跟她发生关系。

她一恼,霍地抓下头顶的手,用力咬下去。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魂穿之忠犬男友最新章节 | 魂穿之忠犬男友全文阅读 | 魂穿之忠犬男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