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的契约情人 第四章 作者 : 可乐

第三章

邵守谦的办公室在二十一楼,如果没有电梯通行证,通常是没有办法直接上楼去找人的。

但谷瀞玥没想到,电梯里只有他和她,更没想到的是,邵守谦竟然是那一天出面替爷爷做急救的那个男人。

这意外的发现讽刺到了极点。

哥哥是救爷爷的人,但弟弟却是害爷爷的人……

谷瀞玥的心情瞬间被搅得有点混乱,就在这时,电梯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电梯门跟着打开。

邵守谦大步走了出去,发现她还杵在原地,微皱了皱眉,“如果是来这边发呆的,你可以回去了!”

谷瀞玥猛地拉回思绪,却发现男人说完话就走,他的步子很大,瞬间就拉开两人间的距离。

她以着紧绷煎熬的不自在脚步跟了上去,经过设在办公室大门边的秘书办公处,看到秘书诧异与打量的眼神,感觉更局促了。

她不禁想,金字塔顶端的男人果然不一样。

平时到底惹了多少桃花债,每个员工看她的眼神都让人十分不舒服。

不过也无所谓,她并不是来应征的,根本不需要理会其他员工看她的眼神或想法。

整理好自己的情绪,谷瀞玥走进办公室,便看到男人站在可俯瞰城市的大片落地窗前。

他已经月兑掉西装外套,仅穿着黑色衬衫以及背心,双手插在西装裤袋里,午后的阳光洒入,将他的身形衬托得更加挺拔。

不得不承认,男人英俊多金条件很好,不难理解会有一堆桃花债。

养眼,但这也不关她的事,谷瀞玥略定了定心神才开口:“谢谢你那天替我爷爷急救。”

听到她的声音,邵守谦转过身,冷凛的凝着她片刻,疑惑地问:“就为了这件事?”

想起那天,邵守谦两道俊秀浓眉打了结。

那天他不放心,又正好在附近办事,索性绕了过去,想来个突击检查,看看他那不学无术的弟弟到底有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

没想到他一到门口就听到客人议论纷纷的耳语,再看到躺在地上的老人,他不做二想,上前急救。

看着祖孙两人上了救护车后却发现弟弟跑掉了,他一个恼火,立刻带着人追了上去。

最近他让邵守勤在家里思过,对外一率宣称出国洽公,省得一些莺莺燕燕杀到家里去找人。

他的疑惑带着质疑,像是不相信她的动机有这么单纯。

谷瀞玥苦笑了下,她的动机当然没有这么单纯,只是有着更多无奈与莫可奈何啊!

“我倒还真希望就只有这么一件事……”敛住笑意,她正声开口:“我爷爷去世了。”

她的话让喜怒不形于色的邵守谦脸色微微一变。“去世了?”

谷瀞玥强忍泪水,却忍不住哽咽的哭腔,好半晌才整理好情绪,“送上救护车心跳也没恢复,到院前就宣布死亡了。”

这样的答案让邵守谦心里万分惋惜。

虽然老人家年纪已经大了,但看起来还十分硬朗……该死的是,提早结束老人家生命的始作俑者,是他那个不成材的弟弟。

“我很遗憾。”略顿,他掐了掐眉心,直白地开口问:“那你想……要求赔偿?或者提告?”

如果这么做可以让爷爷复生,那么她会毫不犹豫提告。

但人生就是那么简单却无常,生命结束就是结束了,半点都商量不得的残酷无情。

她如实说出心中想法:“人死不能复生,生命无价,提告也换不回我爷爷的命。”

邵守谦微眯起眼眸,用冷冽而沉静的目光看着她,冷声开口问:“那你到底想要什么?”

记得在店里看到他时,他身上有一股让人安心的沉稳气质,但这一刻,她却只感觉得出他身上有一股不威而怒的凛人气质。

她暗暗做了个深呼吸,定定对上他的目光,坚定地开口:“留下我爷爷在美恩街的店。”

邵守谦没想到这竟会是她的请求,不假思索回道:“不可能。”

谷瀞玥当然知道,对执意要收购整条美恩街的他来说,不可能只单独留下她一家店。

但只要想到爷爷的死是这家建设集团间接害死的,她就没办法也不打算让步。

她想要守护爷爷一辈子的心血。

除了这样,她想不到什么方法可以抚慰爷爷在天之灵。

“这是你们欠我家的!”

她说的没错。

谷老先生的死是那个混帐弟弟一手造成的,如果这笔帐要算在邵氏头上,合情合理。

但美恩街的开发计划并不会因此中断。

从小两兄弟就被家族以接班人姿态教育,许多事情的思考都是以利益为出发点。

抛开道德不说,这件事由理性上判断会换来更多的利益,而弟弟也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邵守谦静默了几秒钟,果决地开口:“好,你提告吧!但收购的计划不会改变,美恩街的每一家店都不会保留。”

谷瀞玥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只觉得一股郁气堵在胸口,怎么也压不下去。

见她鼓着腮帮子、涨红着小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模样,他的思绪又不自觉飘到“她”身上。

心尖无由来一软,邵守谦说出了接掌集团以来从未说过的话。

“我会多一倍赔偿给你,算是给你爷爷的一点小补偿。”

他犹如施恩的口吻却是用极度冷酷的语气说出来,彻底毁了她第一眼见到他时的感觉,没有让她感激,却反而激起她内心的怒火。

谷瀞玥情绪一个激动,冲上前去,抓住他的手臂,“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我爷爷是你们害死的,用钱换不了……”

惊见她激烈的反应,邵守谦眸底闪过一丝错愕,但只是一瞬间便恢复该有的冷静果决。

他俐落的拽开扑上来的小野猫的手,冷肃开口:“你能得到的就这些,不要得寸进尺!”

男人看起来明明没用很大力气,反剪制住她的双手,居然让她完全动弹不得。

而他看起来依旧孤傲冷静,相形之下,她根本像个撒泼的疯婆子。

这不是她的个性风格,但她豁出去了,爷爷白白丢了一条性命,她如果连为他守护在这世上最在乎的心血的坚定决心都没有,那岂不是太对不起他老人家了吗?

所以当疯婆子就当疯婆子,今天没得到她想要的结果,她绝对不会放弃!不会离开!

手动不了,她改用脚踢他,“臭流氓,有几个臭钱很了不起吗?杀人偿命,我不但要提告,还要留下我爷爷的店!”

邵守谦没想到,小野猫其实是小母老虎,踢人的脚还挺有力道的。

他猝不及防被踢了几下,还真的有点疼。

他微蹙起眉心,边闪躲移动脚步,边开口警告。“女人,不要触碰我的底线……唔!”

因为不断的挪动脚步,他来到偌大办公室中,摆着沙发的一隅。

当他的脚撞到单人沙发,打了个踉跄,往后一倒,连带着拖着女人一起倒了下去。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谷瀞玥还没来得及反应,便感觉自己被一股力量拖拽着往下倒。

她听到男人发出一声闷哼,猛地抬起头,脸倏地红了。

两人靠得好近……不,她是整个人压在他的身上,再加上他的手还抓着她的手,两个人可说根本是黏在一起的。

她惊慌失措的挣扎了起来,无奈手还是被他紧紧拽着。“你、你……请你放开我!”

因为她的挣扎,他强烈感觉压在身上的女性身躯有多么的柔软。

她的脸因为窘迫而晕红,那双彷佛要哭出来的性感猫眸氤氲一片水光,邵守谦一双眼眸沉沉亮亮地凝着她。

好像……

他像在瞬间被施了魔咒似的,盯着她,完全无法转移目光,甚至感觉不到她的挣扎,听不到她的声音。

谷瀞玥被他这模样吓到了。

他深邃的黑眸底荡漾着水光,表情是既怀念又深情……更确切的是,像是透过她看着另外一个人。

什么状况?

撞到头了吗?

谷瀞玥被他的神态搞得有点局促不安,偏偏手又被抓得好紧。

……

爷爷的丧事期间,店休息了好一阵子,谷瀞玥从瀚创建设离开后,直接就回到店里。

在决定继承“饺情”后,她就搬出家里与爷爷同住,店后方的空间是她和爷爷日常生活的地方。

祖孙俩的日常简单却忙碌,店休后就是采买、备料,紧接着就是无止尽的包水饺日常。

在外人看来生活一成不变的枯燥乏味,她却甘之如饴,玩得十分开心。

偶尔她会充满实验精神的加入各种有趣的食材,或者和出不同口味的饺子皮,让水饺跳月兑传统,变得更缤纷。

爷爷的心态也十分开放,并不会要求她一定要照着祖先留下来的食谱比例做饺子,反而是兴致勃勃地跟着她一起实验,所以屋子里永远有祖孙两人的笑声。

可当谷瀞玥再回到这个充满与爷爷回忆的地方,满室的沉寂,以及闻不到半点馅料香气的空气,撞击着她的伪装。

她走进厨房,拿起没有装着满满馅料的大盆,眼泪无法抑制的滴滴答答掉了下来。

以后真的只有她一个人了……

老天爷怎么可以这么残忍,让她连向爷爷说再见的机会都没有?

再想到今天到瀚创建设所遭遇的一切,她忍不住抱着大盆,蹲在冰箱旁边,呜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爷爷……我……呜……我好没用……不知道有没有替你守护这家店的能力……呜呜……”

她迳自伤心着,不知道过了多久,觉得有点累,站起身来第一个动作却是打开冰箱。

爷爷走得太突然,原本备在冰箱里的新鲜食材耐不住放,几乎都已经变质,甚至发臭。

她不想让自己无所事事,闷着胡思乱想,索性绑起长发,穿上围裙,开始整理起冰箱里的东西。

谷瀞玥花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才把坏掉的食材整理完,一整理完,她便直接出门,来到固定买食材的摊贩。

第一摊是卖蔬菜的阿卿嫂,一看到她立即惊讶地问:“哎呀!小玥,你今天怎么来了?”

谷惜春骤逝的事已经传遍整条美恩街,生命无常的无限唏嘘,加上瀚创建设的收购脚步紧逼,大家的心情都不是很好。

面对熟识的长辈,谷瀞玥强扯出笑容回答,“难过归难过,但日子还是得过啊!”

“唉,可是瀚创建设不是已经和好几家店谈妥,听说是一整条街的店都不会留,那生意……”

到底会与邵守谦怎么交易她还不知道,只能避重就轻地笑着说:“走一步算一步吧!

就算谈妥收购,要完全撤店应该也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办成的事,生意还是得做啊!”

“这倒是……”顿了一下,阿卿嫂笑容可掬地问:“那今天需要补多少量?”

“今天晚了,临时决定要营业,客人也许不会像平常那么多……能拿的到平常店里一半量的蔬菜吗?”

阿卿嫂想了想才说:“可以,我等等让我儿子帮你把货送过去。对了,你赶快先去阿忠叔那里看看猪肉的量,我看他今天生意不错,也不知道够不够卖给你。”

“好,到时我和义哥结帐。那我先过去了。”谷瀞玥朝她露出感激的笑容后,迅速冲到常去的猪肉摊。

等谷瀞玥终于回到家,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她不想邵守谦到底要和她做什么交易,只是想让自己更忙一点,那她就没有时间去纠结他的话了。

谷瀞玥沉定了心情,等阿卿嫂的儿子送菜过来后,她开始洗菜切菜,处理猪绞肉以及各种食材。

因为是每天都会做的事,她很快就把一大盆有菜有肉的馅料拌和好,送进冰箱冷藏。

然后她接着处理水饺皮的部分,才把量好的面粉倒进大盆中,便听到声音传来。

“有人在吗?”

谷瀞玥听到声音,疑惑地一怔。

客人吗?

不对,正面的店门她只留了个小铁门,客人看了应该知道没营业,不会特地走进来才是。

她觉得奇怪,拍了拍手中的面粉走了出去,却没想到与突然闯进来的男人撞个正着。

“啊!”

她的手压在男人的胸膛,整个人因为反作用力,往后踉跄退了几步。

男人皱了皱眉俊秀的浓眉,却还是伸手拉住她,直到确定她站稳脚步才松开手。

“谢谢!”

谷瀞玥暗自懊恼,道了声谢,抬起眼便看到男人的西装外套上留下两个浅浅的白印子。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霸总的契约情人最新章节 | 霸总的契约情人全文阅读 | 霸总的契约情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