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心萌野狼 第九章 作者 : 沈韦

君颖连夜落荒而逃。

这种事前所未有,但,她真的慌了。

她的照儿不再是她的照儿,而是带有侵略性的狂野男人。

他怎么了?

若非了解不可能,她真想说一句:照儿中邪了。

而她又是怎么了?

独照吻她时,她怎会全身飘飘然?

她应该要将他推开,结果她竟情不自禁品尝他的唇,像最用功的学生尽情感受所有他带来的新奇感受。

接下来她该怎么办?

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或者使出最拿手的威胁恐吓,把他吓到以后看到她都哭说他错了。

头一回被人亲吻,她得想好对策,不能被他亲到无力招架甚至再三回味。

被迫跟着连夜赶回来的曹秘书隔天仍感疲倦,试着掩饰困意来到温室请示,“君小姐,市长求见。”

一个头两个大的君颖不耐烦,“上次那个市长?”

“是。”

她不悦沉声,“他的事早就结束,我不是说他再打来,无需再理会。”

“这回他托陈老打电话来求情,说他知道错了,求君小姐救他。”想来陈老是为了还市长人情,不得不硬着头皮打这通电话。

“求我救他?嗤,真是可笑,是他自己贪赃枉法,现下弊案一件一件被爆出来,遭检调调查理所应当,关我什么事。你告诉陈老,不要再为即将入狱的市长来烦我,否则届时他入狱跟市长当狱友,可别怪我没事先警告。”

啊~~警告人的滋味是这般美好。

她真该天天如此,才有益身心健康。

一个吻算什么?

她根本没看在眼里。

她可是天上地下最独一无二的君颖。

她不会再为一个小小的亲吻而意乱情迷,更不会为小小的独照而心跳加速。

想通之后,顿觉神清气爽,娇灿一笑。

“是。”早已习惯君颖的阴晴不定,曹秘书恭敬退下,随温室里的君颖要疯狂大笑或是风风火火大发脾气,皆与她无关。

曹秘书人一走,君颖又陷入莫名焦虑,她咬着手指走来走去。

“不对呀,我回来了,但他还在台东度假,也就是说他身边还是有一堆女人对他虎视眈眈!”

“糟!我这一步是不是走错?”再去台东?不行!她一走他就知道了,若又跑回去,岂不是惹他笑话,她说什么都得将自己钉在家里。

“明明说我到台东,他很高兴。但我走,他也没拦,他真的喜欢我吗?”她苦闷的自言自语,“他为什么喜欢我?连我自己都……不喜欢我自己。”

她不懂。

她以为活了好久、好久的自己懂很多,其实她什么都不懂。

花开花落。

日出日落。

人的寿命短到彷佛才眨眼,身边就又换上一批新的人。

寿命不够长的他凭什么说喜欢她?

她气闷哼声,“不自量力。”

偏偏他是头一个说喜欢她的人,真诚到教她手足无措,真诚到教她热泪盈眶。

她被他困住了。

只要一想到他,心,就拳缩颤抖。

她茫然看着满室玫瑰,她没特别喜欢花,是他喜欢,坚持要种,说在温室里赏花喝茶会很有气氛。

房子要如何装潢,家具要挑哪些款式,这些琐碎小事她全不管,皆由他自行决定搭配,她住得舒服自然不会有意见。

她会做的决定就是挑选衣服、鞋子、包包与首饰,凡是她喜欢的,他都会送到她面前。

日子过得顺风顺水,无比惬意,却被他一句喜欢给打乱了。

她苦恼遮住双眼,不看娇艳玫瑰。

空气里漫着花香,她似乎可以听见他那略带沙哑的笑声,撩拨着。

心,一抽一颤。

很烦。

刚离开的曹秘书脚步匆匆再次进到温室。

君颖郁闷说:“叫陈老跟市长都滚。”

曹秘书又惊又疑低声说:“这次不是陈老和市长。”

“不管是谁都叫他滚。”此刻她没心情理睬那些不相干的人,就算送她整栋帝宝也没用。

“我跟他说君小姐不见客,但他非要见君小姐不可。”

“是谁介绍?难道不晓得就算总统来,见不见也得看我心情。”她的心情很差,竟有人不知死活硬要送上门来,是嫌生活太过顺遂?

“没人介绍,而且……”曹秘书欲言又止。

“而且什么?”

“他和独管家简直长得一模一样,起初我以为独管家回来了,虽不懂他怎会按门铃,还是开门让他进来,等他开口后,我才发现他不是独管家。”曹秘书大感不可思议。

“你说什么?!”君颖脸色大变。

“访客说他姓巫,只要这样告诉君小姐,你就会晓得他是谁。”不安的曹秘书如实禀报,她发现那位巫先生竟然也没影子,亏她在君小姐身边待久了,才不致于大惊小怪。

君小姐没影子,能为人实现愿望;独管家的瞳孔有时会突然变得澄黄,有时还会露出尖锐獠牙;今天出现的巫先生和独管家像双胞胎似的竟也和君小姐一样没影子。

这三人皆神秘诡异,是君小姐有恩于她,她才心甘情愿为君小姐工作,否则早逃之夭夭。

君颖第一时间就想逃,最好是能逃多远就逃多远。

巫怎会知道她人在这里?

她以为巫一辈子都不会找着她,想不到他竟会找上门来。

正当她挪动脚要付诸行动时,便见巫如入无人之境走进温室。

高傲的巫一身休闲,环视满室盛开的玫瑰,冷嘲,“想不到你如此喜欢玫瑰,不仅外头种满园,连温室也全是,转性了?”

君颖瞪着眼前这张曾教她魂萦梦牵,如今却全身寒毛竖起的脸孔,极力维持语气平稳,“你先下去。”

“是。”曹秘书察觉气氛不对,君小姐似乎很紧张,但一定是她多心,毕竟向来都是君小姐压制人,让人吓到脸色发青跪地求饶,今天也不会是例外。

于是曹秘书安静离开。

巫瞄了眼在桌上冒着热气的狮峰龙井,不待君颖邀请,气定神闲坐进她对面,优雅品茗。“原来你还记得我喜欢这茶。”

僵硬的君颖抿唇不语,如出一辙的脸孔却带给她截然不同的感受,若说一个是春日暖阳,那么眼前这一个就是冷冽寒冬。

“看来你过得很不错。”巫转着茶杯,好看的指与白地蓝花瓷杯十分相衬。

“你来做什么?”如坐针毡的君颖不得不问,她不会蠢到以为巫是特地来看她过得好不好。

“我来做什么,你应当再清楚不过,你欠我的,该还了。”巫冷笑放下杯子。

白地蓝花瓷杯轻巧落下,所发出的清脆声响宛若敲下的丧钟。

君颖机警翻桌,转身就逃。

君颖不见了。

与奇怪的访客巫先生一同消失无踪。

当曹秘书发现情况不对时,只见温室一片狼籍,便再也找不到君颖。

大惊失色的曹秘书立刻通知独照。

接获通知的独照以最快速度赶回来,怒目看着满地残红与摔碎的白地蓝花瓷杯。

脸色苍白的曹秘书惊慌说明事情经过,“那位巫先生未经任何人介绍就自动找上门,我请他在客厅稍候,没想到他不顾小石阻拦,跟在我后头来到温室。君小姐让我退下,所以我不晓得他们谈了什么又谈多久。等我回到客厅,四处不见小石,发觉不对再赶到温室,君小姐已经不见踪影。”

独照发怒质问:“你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为何还会随便放人进门,甚至将人请到客厅!”

这是最不能容忍的错误!

遭受责骂的曹秘书眼眶泛泪,“起初我以为他是你。”

“什么?”独照一怔。

“那位巫先生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直到进了门,我才发现你们不是同一人,是我太粗心大意,以为你忘了带钥匙才会按门铃。”曹秘书自责不已。

“你说他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独照心一沉,竟会有人跟他长得一模一样,这是怎么回事?

曹秘书点头如捣蒜,“你们像到让人很难分辨。”

他追问:“君小姐见到巫先生时是什么表情?说了什么?”

“君小姐听见我说巫先生和你长得一模一样时,脸色都变了,似乎很紧张,似乎也很……害怕,我一直以为是我多心,没想到……我太不谨慎了。”曹秘书难受吸着鼻子,自责的泪水滚落。

她哽咽着声,“巫先生闯进温室时,对君小姐说:想不到你如此喜欢玫瑰,不仅外头种满园,连温室也全是,转性了?听到这,君小姐便要我退下。所以我不晓得后来他们还说了些什么。”

“你说感觉到君小姐害怕?”向来都是君颖让人害怕,她何时怕过?

“现在回想,尽管君小姐极力不表现出恐惧,但她不敢正眼瞧那位巫先生,说话的语气些不稳。”

心生不祥的独照脸色黑沉,“他们认识。”

“看起来似乎如此,另外……”

独照挑眉,要曹秘书继续说下去。

“我发现巫先生也没有影子。”她由衷希望这些没影子的异类不会陆续出现,否则天晓得还会发生什么事。

“你确定?”他眉心紧皱,更多的不安涌上心头。

“我确认好几次,很肯定他和君小姐一样都没影子。”她非常笃定。

独照归纳曹秘书所说的重点,所以那位和他长相神似的巫先生和君颖都不是人类,两人后来发生激烈争执,导致温室面目全非。

她究竟人在哪里?

逃了?

被带走了?

有没有受伤?

“小石呢?”他深吸气,试着冷静,唯有冷静,才能解决问题。

“我最后在她房里找到人,她当时双手交叠一动不动躺在床上,我还以为她出了什么事,好不容易把人叫醒,她只记得她端了咖啡给巫先生,巫先生要找君小姐,小石拦人,接下来发生什么事全都不记得了。”整件事就是诡异到让人心里直发毛。

“你先下去。”

“是。”曹秘书本想问是否要报警,但扯进这椿事的人都不寻常,况且她怀疑君小姐连身分证都没有,要跟警察从何说起?

曹秘书离开后,独照双眼立刻变得澄黄危险,尖锐獠牙暴出唇腔,体内的狼因君颖失踪而抓狂。

他运用兽灵敏的嗅觉寻找蛛丝马迹。

君颖本身没有任何可以追踪的味道。

从以前便是如此,所以他喜欢让她待在玫瑰花绽放的温室或花园,连屋内各处也让人插上玫瑰,让她多少沾染到玫瑰气味,为的是倘若有天她突然消失,他可以借此找到她。

今日,就派上用场。

至于那个和他一模一样的男人就不一样了,他可以闻到空气中仍残留那男人带着檀香的气味,尽管很淡,他依然可以从玫瑰花香与茶香中挑出来,无论那位巫先生是何方神圣,上天下地他都会将人找出来。

确定味道。

确认目标。

行动。

暴怒狼人冲了出去,寻找他的女人。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忠心萌野狼最新章节 | 忠心萌野狼全文阅读 | 忠心萌野狼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