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总裁好心机 第三章 作者 : 葛莉

以海运起家的藤堂集团在不断发展壮大后,先后成立了藤堂重工以及藤堂银行,并称为藤堂御三家。除了海运本业仍由藤堂家掌控经营,重工及银行则交由资深老臣运作,除了营收仍由藤堂集团做总检视外,基本上御三家是各自独立互不干涉。

藤堂勘接手藤堂集团后,第一个大刀阔斧改革的就是近年来亏损连连的藤堂重工,撤换管理阶层再调整营运方向,原本由老臣把持而保守古板的藤堂重工注入新血后展现出前所未有的活力,由黑转红的营收报表是让众人开始信服他的依据。

相较之下,从父执辈开始就交由麻生善人管理的藤堂银行则表现稳健,获利不仅年年成长,也跃升为日本最大的银行体系。在麻生善人的领导之下,藤堂勘从不需对藤堂银行操心。

这次以集团名义签订的合约是藤堂集团以及天合集团两造旗下所有附属公司的跨界合作,晨会便是为了与御三家再次确认内容。

看过合约不下百次,且记忆力过人的藤堂勘早已将内容详记,他只约略再翻了翻资料,看看时间差不多即示意福山开始晨会。

“麻生董事长,半泽董事长,早安。”福山对萤幕上出现的两位人物鞠躬行礼。“今天晨会,总裁想再次与两位确认跟天合集团签约的内容,在这边我简略地条列出几项重要内容……”福山精简扼要地将重要内容一一念出。“请问总裁以及两位董事长是否确认无误?”

“嗯,是这样没错。”半泽纯翻阅着手上的合约点头道。

“正确无误。”已是花甲之年、满头白发的麻生善人说起话来仍是声若洪钟,镜片后方的黑眸炯炯有神。

“那今日签约就会照此执行。”藤堂勘看着麻生善人。“麻生董事长,预料天合集团在签约后会先申请一笔信贷资金进行投资计划,藤堂银行应该已经准备好了吧?”

“相关事务已经着手准备,请总裁不用担心。”麻生善人气定神闲,话锋一转:“半泽董事长应该对这次的合约很是期待吧!得到便宜的物料,成本压低,藤堂重工营收看涨呢。”

“一切都要感谢总裁。”半泽纯谦笑着将功劳归给藤堂勘。

“真要论起来,你要感谢总裁的事可多着呢。”麻生善人意有所指道。

半泽纯是藤堂勘当初撤换掉藤堂重工的管理阶层后亲自提拔的,对于藤堂勘的伯乐之恩他一直感激在心,而藤堂重工由黑翻红的营收也显示藤堂勘并没看错人。

“是的,很多事情还要向总裁以及麻生董事长看齐。”半泽纯谦虚地说。

“的确是要向总裁看齐,他英年有为。至于我就不用了,都一把年纪了还没退休,会被人笑是占住位置不放的糟老头呢。”麻生善人眯着眼笑。“看来我也该好好打算一下了。”

“麻生董事长在藤堂银行的功业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人人敬佩。”藤堂勘恭维着将话题转开:“那合约确认完毕,我还有其它事要处理,今日就先这样吧!”

结束晨会,他看了看时间,离签约还有一个半小时。“签约仪式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吧?”他问道。

“是的,刚刚已经去确认过了,差不多都准备好了,就剩总裁您指定的蛋糕还在路上。”

听到蛋糕两字,藤堂勘眉一挑。

她还真的把蛋糕买回来了。

但他可不打算这样就让她过关。

“等她回来,吩咐她过来找我。”离开会议室前他交代着福山。

他承认自己是不安好心,但她愈是能干,他就愈想看她的底线到哪。

他很期待。

刚拎着蛋糕踏进饭店,康雅淳马上就听说藤堂勘找她的讯息。舟车劳顿的她只在高铁上小寐了会,此时仍备感疲惫,但藤堂勘是重要贵宾不能懈怠,只能先喝杯黑咖啡提提神继续上工。

藤堂勘说不定会想先试试这远近驰名的屏东蛋糕,因此她特地准备了一块端去让他尝尝。

走到房门前,伸手敲了敲。

“藤堂先生,是我。”

“进来。”

得到允许,她开门进房。

藤堂勘坐在落地窗前审阅文件,办公桌上散乱着一球球纸团,纠结的眉心透露眼前的公文让他很不开心。

“藤堂先生,这是您指定的屏东蛋糕,我想您或许想先尝尝,所以切了一份过来。”她将托盘上的蛋糕放至餐桌。

“不需要了。”他没有抬眼,只简短道。

一时没有意会过来,康雅淳愣在原地。

见她没有出声,他这才抬头对她说:“我说,不、需、要了。”似乎怕她听不清楚,他刻意一字一字慢慢地说。“等等签约时也不需要了,天合集团总裁不喜欢西式甜点。”

面对如此明显而刻意的刁难,她似乎可以听到自己的脑血管里传来哔啵哔啵的沸腾声。

尽管愤怒冲上喉头一触即发,可凭着往日训练有素的紮实基础,她仍是将个人情绪不着痕迹地以专业的态度掩饰而过,轻扬嘴角。

“那请问要另外帮您准备什么点心供签约仪式时使用吗?中式糕点或是日式和果子都可以帮您准备。”她保持着有礼的态度,笑眯一对眸。

没办法,她知道。从以前就接触过太多这种人,这些金字塔顶端的人已经太习惯将身边的一切视为理所当然,说穿了,有钱就是任性;而她很不幸地刚好没这任性的本钱,所以只能接受这些人骄纵的任性。她已经很习惯了,即使偶尔还是会被激起脾气,但她已能不着痕迹地将它隐藏。她辛苦了这么久才让努力的汗水结成今日的果实,她不会让任何人逮到机会毁坏她苦心经营的一切。

她从一开始意会不过来的呆愣到马上摆出完美的微笑弧度,情绪衔接不到一秒,但藤堂勘敏锐地注意到她嘴角扬起的那一瞬间,她的眼神看起来是如此麻木,尽管下一秒马上被笑意填满。

“不用了,已经交代福山去张罗了。”他看了看手表,也差不多该去会场了。“我不在期间把房间清扫一下。”

“是,我明白了。”康雅淳笑着点头道。

看着她像专业优雅却没有温度的森冷机器人,反而刚刚在她眼里一闪而过的麻木才该是有血有肉的人类反应。

他没再多说什么,跨步离去。

手机在沙发上震动着,无声地想提醒旁边熟睡的主人时间已到,该醒了。

在藤堂勘离去后,康雅淳便照着他的指示将客房打扫了一遍,结束之后她看了看离签约仪式结束还有点时间,被屏东蛋糕折腾了一整晚的她设了闹钟,坐在客厅沙发上想小憩一会,但实在太过疲惫的她眼皮才一合上便立即墬入熟睡状态,让不小心设成震动模式的手机再怎么尽忠职守地想唤醒她也只是徒劳无功。

后方门把转动打开,结束签约仪式的藤堂勘走了进来,看见坐在沙发上熟睡的康雅淳,挑起了一道眉。

她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下挂着两轮黑眼圈,胸部随着深长的呼吸规律起伏着,看来她真的睡熟了。

也罢,他只是回来拿个东西。藤堂勘转身走进房间。

双手谨慎地捧着木盒的福山跟在后头进来,看见正在睡觉的康雅淳,惊讶得瞪大眼,环顾左右,只看见藤堂勘的房门开了个小缝,猜想藤堂勘应在里头。他赶紧走至康雅淳旁边,低声唤她。

“康小姐、康小姐。”在他的呼唤下康雅淳眼皮微微动了动。“康小姐,总裁回来了。”

还迷迷糊糊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康雅淳一听见关键字愕然惊醒,看见福山站在眼前,她立刻从沙发上跳起,一向冷静的她难得面露惊慌。“福山先生!”她左右顾盼着。“藤堂先生回来了吗?”

可恶!她怎会睡过头!她气恼地看着仍在沙发上持续震动的手机,急忙拿起来按掉。

“总裁应该是进房间拿东西……”福山压低声音。

看着藤堂勘的房门微开,料想他人就在里头,更别说肯定是被他看见自己在沙发上睡着了。康雅淳满脸懊恼地眉头紧皱,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

藤堂勘拿着笔电从房里出来,视线与康雅淳的对上,却没说什么。

“总裁,天合集团送的乐烧我就放在这了。”福山小心翼翼地将手上的木盒放到客厅的桌上。

眼前毫不起眼的朴素小木盒,装着的却是价值千万日币、国宝等级的乐烧茶碗。天合集团为这次合作表心意,特地准备了日本茶道界首屈一指的乐烧茶碗赠与藤堂勘。在茶道界中流传着“一乐二荻三唐津”这样一句话,每件乐烧都采单件手工烧窑制作,做工精致但产量极少,就算名流巨贾想珍藏一件也极难入手。从签约会场一路捧回来的福山每踩一步、每个动作都显得特别小心,就怕万一这珍宝在他手上出了什么闪失他可赔不起。

虽然藤堂勘知道天合集团这份心意贵重,但对茶道没什么兴趣的他看起来并没有如获至宝的喜悦,只淡淡地对福山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总裁,我们差不多该走了。”福山看了看表,提醒他。

“你先去,我拿个东西。”

康雅淳看着藤堂勘不发一语地走至办公桌翻找东西,心中疑惑着他应该有看到她在沙发上睡着吧?怎会什么都没说呢?似乎不大像他的作风。一直想刁难她的他怎么会放过这可以大书特书的机会呢?还是他也会有好心到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时候?

正百思不得其解时,藤堂勘开口了。

“你刚整理过办公桌?”他沉声问着。

“是。您交代我整理客房,所以我也将办公桌上的杂物、纸屑整理了一翻。”她据实以告。

桌上一堆纸团,她顺手清掉而已。

他的表情顿时变得阴郁。“谁准你这样做的?我只叫你打扫,没叫你擅自决定丢东西。”他冷瞳寒冽。“里面有份资料我还需要。”

“很抱歉,”她鞠躬道歉,立刻提出解决办法:“我会负责将您的资料找回来的。”

听到这样的提议让藤堂勘顿了下。虽然那份资料他的确需要,但其实电脑内还有备份,可既然她这么认真负责,那他就顺水推舟给她个机会表现一下吧。

“那就请你在明天之前找出来吧。”

故意加上时限,他预期会见到她露出棘手的表情,但她只是轻轻笑着颔首。

“我知道了,我会找出来的,请您不用担心。路上请小心。”

看着她那没有一丝波动的笑脸,藤堂勘冷哼了一声,跨步离去。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腹黑总裁好心机最新章节 | 腹黑总裁好心机全文阅读 | 腹黑总裁好心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