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月映苍穹 第四章 作者 : 绿绮

回到军营后,照说苍穹应该要立即着手军务,但他却满脑子那个被他撇下的身影。

她一个人在那荒郊野地还好吗?若是碰到心怀不轨的人,她知道要保护自己吗?如果又有突厥士兵来她怎么办?

也许他该遣人去把她带过来,或是送她回家。

“将军,慢慢走,待会我就请大夫来诊治,拐杖很快就做好了。”搀着他的永安出声,让他回过神。

“已经不碍事了,只剩腿伤……永安……”他知道如果没把那姑娘安顿好,他肯定会一直心神不宁。

“将军?”永安难得听见将军如此不确定的口吻,知道他还想着那位小姑娘。

“记住,明早命人快马去那猎屋接她,把她送到城瑞安顿。她要是不肯就硬架走,她不能再留在那里了,迟早出事。”算他多事吧!他就是无法任她在深山野岭自生自灭。

“知道了。”永安微笑应道。其实他也担心仙姑。

一走进苍穹的军帐,两人呆愣住。

苍穹一路上心心念念的人,不就在眼前吗?

那扰乱他心思的小丫头正坐在他的大椅上,两腿大剌剌搁在他处理军机的大桌上,正悠哉地啃着苹果。

“哎,将军,你终于回来了,等你好久。”苍穹和永安那惊讶大于惊喜的表情让银月一脸得意。

“永安,去外面候着,不许声张。”苍穹吩咐,口气不善。擅闯将军军帐者,重者杀头,轻者一顿军棍少不了。

门外侍卫都没发现她吗?

“是。”永安把苍穹扶到桌边后快步退了出去,退出帐外前还不忘给银月使个眼色。小心哪!

苍穹靠在大桌侧边,双手抱胸打量眼前放肆的小丫头。也只有她胆敢坐在他的位子上,还这么嚣张地啃吃他的食物。

“你怎么会在这?”

虽说他因为受伤导致策马的速度变慢,但还不至于慢过一个连马都没有的小姑娘;而她还神不知鬼不觉地模进将军营帐,实在诡异。

“这您就别管了。我饿了,将军可否赏小女子一顿晚餐?毕竟我曾供养将军您数日,虽说粗茶淡饭不足挂齿,起码没饿死你。”银月理直气壮地向他讨食。

“你怎么闯进来的?”他抬手扫下桌上的腿。

银月差点被扫到地上,稳住身子后她冲着他笑。“我知道你很开心看到我。”

“并没有!”他忍住唤人将她拖去毒打一顿的冲动。

“口是心非的家伙。”她笑说着,完全不惧他铁青的脸。

“你是怎么闯进来的?”他再度质问,口气变得严厉。

他才不在几天,军纪竟然散漫成这样,居然连一个小丫头都能模进来。

“喊我一声仙姑我就告诉你。”银月吃完苹果,眨着眼四处搜寻。“我真的好饿啊,有东西可以吃吗?来点烤肉吧!刚才在外头看见伙夫在烤肉呢!”

“我看是要打你几下军棍,你才会说。”苍穹依旧冷着脸。疑问未解,但见她嘻皮笑脸,一路上的担心总算放下。

她出现在这儿会是他的麻烦,但起码她是平安的。

“你这没良心的家伙,竟是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银月眯眼指责他。

他愣了片刻。一向只有他责骂人,哪有他被指责的时候。

“对救命恩人,我会万般感谢;但对于扰乱军纪者,我会这么做!”说完,他一手拎起她,咬牙忍住伤口的痛,把她丢出帐外。

“滚!”

银月跌坐在地上,与外头的永安对望。

看来她高估他的良心了。

“仙姑你还好吗?”永安憋笑问。这小姑娘和将军是在玩啥游戏啊?

“没事没事。”银月不死心,在永安惊诧的瞪视下,爬起身厚着脸皮又窜进帐里。“对了,待会肉烤好了,帮我送点进来。”不忘回头交代。

“哎,我没来过军营,你让我住几天嘛。”苍穹端坐在刚才被她霸占的大椅上,她只好捡一旁的椅子坐下。

“军营岂是让你游玩的地方!”苍穹口气更严厉了。

“我不是来游玩的。”她回答得敷衍极了。

“更不是你一个小丫头该来的地方!”依旧严厉。

“可是我已经在这啦。”她答得理直气壮。

苍穹叹口气。

好个霸王硬上弓。

“干脆把你掐死算了。”他的脚伤未愈,但掐断她那细脖子轻而易举。

银月闻言,警觉地往旁边移了一下,见他没有行动,哼了一声:“你才不是这样的坏蛋。”

“你又知道我不是坏蛋了。”这不好,他应该是人人惧怕的将军啊!怎么这小丫头竟完全不惧他。

她皱着鼻子摇摇头。“如果你这么讨厌我,那时突厥士兵出现时,又怎会护着我,要我离开?”

“这……”还真被她问得无话反驳,他哼了一声:“那是因为反正我也跑不了。”

“这是说,如果你没受伤,就不会保护我了?”银月皱眉思索着什么。

他缓缓摇头,双眼冷冷地瞪她。“哪还需等突厥士兵来。如果我抓得到你,早就先掐死你了。”

“现在也不迟,来吧!”她啊,觉得他只是只纸老虎。

“别以为我不会。”再逼他,他真的会让她吓到魂飞魄散。

“你真的不会啊!”她笑眯了双眼。他会不会真的动手她不知道,但她随时准备着跳开。

就算是只纸老虎,捻虎须时也要小心防备。

“你过来我做给你看。”苍穹对她勾勾手指。

“哪有要人自己去送死的。你过来。”她双手抱胸,给他一个“你怎么这么蠢”的表情。

苍穹无言。现在他是个被顽童戏弄的大男人。

“将军,晚膳。”永安送膳食进来,顺道递上工匠赶工做好的拐杖。

“先放着。”苍穹还是瞪着银月。“黑子呢?”黑子是他的小厮。

“这几日将军不在营里,我调他去军队大夫那儿帮忙,一会就叫他回来。”永安答道。

“明早再叫他回来。”苍穹考虑的当然还是自己军帐里有个小丫头。他看着永安往她面前摆了一盘食物,双眉一挑。“那是什么?”

“仙姑交代要吃烤肉。”永安羞赧一笑,当银月娇喊着谢谢时,战场上杀人不眨眼的猛将居然红了脸。“那,我先出去了。”

苍穹挑高双眉看着自己的副将被这小妖女迷得晕头转向,不觉恨恨地咬牙。

“嗯,好吃!明日还有吗?不然明日你再叫伙房做些。”银月满足地笑开怀。

苍穹瞪着她好一会,疑惑浮上心。

“你不是说你茹素吗?”

“呃,那几日茹素啊!”银月一脸无辜。

苍穹冷笑两声。“好你个丫头,居然把我耍得团团转!”

“只能说你蠢。”她吃得眉开眼笑,“真的好吃!你快来吃。”

他却无法像她这般无忧无虑。“吃完,我让永安着人整理个小帐给你休息,明天送你回家。”

她放下手中的烤肉。“我不要。”

“军营是容不下你的。”他叹气。

“我不会白吃白喝的,你别赶我走嘛。”她嘟嘴求情。

“不行,一个小姑娘怎可待在军营。”能跟着军队的,也只有“那些女人”。

银月咬着下唇想了想,端起盘子移到他身边,“那……我给你一个机密,交换让我待下,扮男装当小厮也可以。”

“你能有什么机密。”他冷哼。

“此处往西南──”她空出一只油腻腻的手遥指一方。

“等等,你的方向感太差。”他拍掉她的手。

“就信我一次嘛。你别打断我说话,没礼貌。”不等苍穹发怒,她接着说:“往西南,两山之间有一山坳,该处有大批突厥士兵,我想这个消息对你绝对有用。”说完,得意地笑看他。

苍穹一愣。“这么近?”那个山坳他知道,之前探子去寻过,并无异常……等等!“你又怎知那儿有突厥军队?”

她哈哈一笑。“仙姑的高深莫测岂是凡人能猜透的。快吃吧!你没被我饿死算是老天保佑了。”怕他反悔,她再度叮咛:“如果你真的在那儿找到突厥军队,就不能赶我走喔!”

看她吃得开心,苍穹发现自己饿坏了,于是直接把银月桌前的烤肉端走,惹得她大声抗议。

“如果你唬弄我,我肯定会狠狠赏你一顿鞭子!我自己打!”苍穹咬了口肉,阴恻恻笑着幻想她求饶的模样。

“如果真的有突厥军队,你是不是也让我打一顿?”银月依旧嘻皮笑脸,伸手模走盘中一块烤肉。

他双眉一挑。“只有我打人,敢打我的,好像只有你。”

“我觉得你挺喜欢被打。”她当然知道自己的绣花拳头打在他身上根本不痛不痒,可能她的拳头还比较痛呢!

“我才没……”苍穹发现自己又被她戏弄了,而且在她身上浪费太多时间,眼下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也只能暂时任她撒野。

“给我好好待着,不许乱跑不许出声,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跨出这间营帐。”苍穹唤来永安,和永安移到一旁小桌谈论军情。

银月的眼瞟向他那张气派的大椅,缓缓起身。

“不准坐我的位子。”

背对她的苍穹冷冷补上一句。

银月身子定住,又坐了回去。

他后脑勺有长眼吗?

好吧!反正目的已经达到,就暂时装乖一下吧。

银月在军营瑞安顿了下来。

果然在她所指之处发现了大批突厥军队集结,苍穹当机立断下令攻击,突厥军队被攻得措手不及,全数被歼灭,只可惜此处并非突厥首领藏身之处。

苍穹也只能依照当初的承诺让她待下,只是每次见面都不忘提起要送她回家;他很有耐心提,她也很有耐心地回绝。

她变成女扮男装的小厮,与苍穹原本的小厮黑子一同服侍苍穹。

说是服侍,其实她的工作只是帮苍穹送三餐,其余时间根本没人闻问她上哪去。

此等不公平的工作内容让原本以老大哥自居的黑子对“新来的”十分不满,只要找到机会就欺负他。

从小爱捣蛋的她,对黑子的小把戏根本不放在眼里,倒是唯二知道她身分的永安,每每遇到她时,总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她。

她猜想是因为苍穹要她晚上在他帐里睡这件事吧。

她和苍穹可是清清白白的!他睡他的大床,她睡一旁的卧榻,井水不犯河水,可她又不好开口跟个大男人说这档事,那也挺怪的啊!

至于黑子,有时会对她动手动脚,而她毕竟跟着族里的姐姐们练过些拳脚功夫,平时黑子没啥技巧的三脚猫功夫伤不到她,唯一一次她中招,是黑子趁她端着苍穹的晚膳无暇顾及时伸脚绊倒她。

那次她摔得可重了,还撒了满身食物。

苍穹看到她的狼狈样,知道她吃了亏,却没说什么,仅是带她去偏远的溪边让她清洗。

她知道他要她知难而退,赶紧离开,可她偏不!这里的每件事对她这个山里来的傻蛋来说都很新鲜有趣。

“喂,新来的,这个拿去。”黑子递给她一颗馒头。

说是递,其实是用丢的。

“我不饿。”银月没有伸手去接,任馒头落地。谁知黑子会在馒头里下了泻药或是什么的。

“你这家伙,有食物吃还不要,早知道就给那个小孩子吃了。”黑子哼说着。

黑子的话引起她的注意。“什么小孩子啊?”

“就是前几天俘虏的突厥人啊,我看他的年纪不过十一二吧。”黑子眼里藏着鬼祟。“将军下令不许让他进食,甚至连一滴水都不能给,直到那小孩愿意供出首领的营地为止。今天第三天了吧。”

“为了得到情报,宁愿让那个孩子饿死渴死?好残忍!”银月皱着眉说。对苍穹起了反感。

“嗯,我刚才听狱卒说,他好像快死了呢。”黑子偷偷打量银月纠结的表情,知道自己的计谋就要成功了。这个新来的除了长得有点娘气,其实不讨人厌的;可他不想被抢去将军身边小厮这个差事,只得用点手段陷害他了。

银月心里挣扎着。

她知道军令不可违,尤其这几日来看了不少苍穹惩处手下的狠厉模样,她才知道自己原来一直在捻虎须,因而对苍穹的尊敬不觉多了几分。

可那是一条人命啊,她岂能置之不理!

没理会黑子,她转头快步往关俘虏的牢房走去。

“嘿嘿……”黑子贼笑地转身往将军营帐奔去。

这回终于整到那个讨厌鬼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银月映苍穹最新章节 | 银月映苍穹全文阅读 | 银月映苍穹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