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相爱时间正好 第六章 作者 : 七巧

周六,佟千桦又来男友打工的咖啡馆约会。

“今天想吃什么?跟上礼拜一样?”替旁桌点完餐的尹焰宇直接走向女友问道,特地为她预留与上周六相同的靠窗桌位。

甫落坐的佟千桦抬眼,见隔两日不见的男友,心口轻怦。

两人因同校不同系,各自系大楼相距遥远,加上校园广大,要巧遇很难,虽会约定点见面,一周能见上两次便算频繁,而每晚通电话也顾虑他打工完太累,没聊太久便让他早点休息。

此刻,她不由得将视线停在他好看的唇形,幻想着被他吻是什么滋味?

她倏地心口一跳。怎会被汪郁晴的话影响?她脸微热,低头道:“随便。”

尹焰宇察觉她一抹异样,没多问,转身先去处理她和客人的餐饮。

佟千桦又抬眸盯望他的背影,见他走到吧台跟同事交代几句,随即忙碌起来。

上周六初次来这里待上一天,她便喜欢上他打工的环境,装潢温馨且充满咖啡香的家庭式咖啡馆,尖峰时段虽座无虚席却不过分喧哗,之后客人渐散,剩三三两两悠闲品咖啡。她用餐完便看看书,不时也会观望他工作身影,见他神情专注用不同器具煮咖啡,那模样很帅、很优雅,喝着他亲手煮的咖啡,特别甘醇芳香;吃他亲手料理的餐,就是简单轻食也觉得格外美味。

他用餐休息时陪她边吃边聊,对她而言就是最棒的约会,她因此决定每周末都来这里跟他约会,能整日尽情地陪着他、看着他。

“妳今天偷看我的次数比上周多。”稍晚,尹焰宇端来自己的餐食在佟千桦对面落坐,低着嗓音说道。

佟千桦因他一句话,有如被捉到偷吃的猫儿,脸红心跳,尴尬否认,“是你才一直偷看我吧!”

“是。”尹焰宇大方坦承,虽认真工作,眼角余光时而会瞟一眼独坐窗边一隅的她,“我得替妳赶苍蝇。”

佟千桦听了,不免好笑。

“今天带什么书来打发时间?《北欧设计家具》?”瞄一眼她搁在桌边的英文版厚杂志。“妳家事业愈做愈大,要进军北欧?”先前听她提起佟父近几年有在海外投资。

佟家的木材生意除了木材买卖,也包含加工制造,大宗成品为木制家具以及各种手雕木艺品。

“没,这是我有兴趣想看的。”佟千桦扯抹笑,没打算向他多谈论家里生意状况。

上周日她回家隐隐听到一些事,父亲似乎投资失利,但父亲无意让她知晓,她只能当不知情。

“我以为妳大学会读设计学系?”尹焰宇拿起杂志翻了下,她看的书籍他都有兴趣涉猎。她提过在国外那几年,除学校课业外,也因兴趣上过一些艺术设计课程,愈上愈觉得兴趣浓厚,希望更精进学习。

“你不是对木艺有兴趣,怎么没想钻研这方面,你有天分呀!”她反问他,小时候他送她的木雕手作礼物,她一直很珍惜,不时拿出来把玩欣赏,若他持续创作,肯定能出师。

“我自知天分不足,也没那么大的热诚全心投入,只当兴趣。真正有艺术天分的,是妳。”尹焰宇赞赏她,平心而论。

小时候听她对艺术画作见解,及至她家工厂生产的各种木艺品评比,他能看出她的眼光独到,在设计领域有远见。

“唉呦,我们干么一直互夸,怪客套的。”佟千桦笑笑地挥挥手,内心高兴又害羞。他是除了自己父亲,第二个夸她有艺术天分的男生。

“我是有想过读设计学系,但你读的大学虽然系所五花八门,较相近的只有广告学系,以我的成绩选不上,只能选外文系加分。”她选读欧文系,考虑将来若要到欧洲进修艺术专业,也是一桩优势。

“我爸跟我提过,与一位意大利设计师有交情,将来若我想出国进修,他会引荐我当对方门生。”父亲的话令她对艺术潜能萌生信心,如今又得到男友肯定,不禁在心里悄悄埋下梦想种子。

尹焰宇在意着她前面的话,探问:“妳事先就知道我读哪所大学,才选择同一所学校就读?”她并未向他提过这事。

“我偷偷找了征信社帮我查的,既然回来台湾读大学,当然要跟你读同一所学校,近水楼台嘛。”她笑迷迷道,端起咖啡喝一口,随即向他一股脑儿抱怨。

“当初我妈坚持带我去新西兰移民,先取得永久居留权,但才过去两年她就受不了那里太无聊平淡的生活,嚷着要搬回来。我爸都投入一笔移民资金了,不许我妈出尔反尔,更不希望我中断学业,转学再适应。

“我妈之后常独自回台湾,一段时间才又过去陪我住几日,后来几年只留我在那边,由帮佣照应起居。我爸不放心,之后要我寒暑假都回台湾过。我妈答应等我读完高中可选择回台湾,原本还要左右我读的学校科系,是我坚决反对,她才勉强让我作主。”

她端起咖啡再啜一口,一双水眸凝望他,“如果当初我没出国,我会跟你读同一所国中、高中,就算你高中考上北部第一志愿男校无法同校,我也会选择跟你在同一座城市读高中,假日缠着你教我功课,以跟你上同一所大学为目标。”若非母亲阻挠,他们早就变成男女朋友。

尹焰宇听完她一番话,心口怦跳,无比讶异她跟他有过同样冀盼。

两人从童年存有**那殂海诜挚嗄旰螅廊辉谛闹形苑皆ち粢幌钏薇榷荨

“我们现在交往,一点也不晚,时间正好。”他欣慰笑说。

“时间正好。”佟千桦点头同意,两人又闲聊其他。

这时,一位客人踏进咖啡馆,女子微卷长发扎束马尾,穿贴身上衣、紧身牛仔裤,姣好身材一览无遗,虽一张素颜,却是不折不扣的美丽熟女。

“妳先前问『副店长』是谁?进来的就是。”尹焰宇朝她咬耳朵,对方不常来这分店,听说更频繁到老板常待的总店。

老板年纪轻轻便跟朋友合伙开了咖啡馆,之后陆续成立两间分店,总店及一分店位于台北市,而他打工的这分店位于新北市。

置身吧台内的小高一见“副店长”驾临,马上转出吧台,穿过一旁门帘,通知人在后院烘焙咖啡豆的老板。

不一会,于佐刚匆匆步出来,见美丽女子坐在咖啡吧台,脸色不豫。

“怎么来了?心情不好?”于佐刚担心问道,心想她不会又失恋吧?

“去总店没看到你,懒得Call你过去,直接来这里。替我煮杯咖啡,弄盘蛋包饭,今天还没吃。”美丽女子一副女王口吻,眼下已快四点。

她端起小玫递上的水杯道声谢,灌一大口冰水,向于佐刚再道:“我没事。昨晚应酬多喝几杯,一觉睡到下午三点才醒。”

她一脸慵懒,抬手拨拨垂落额头的发丝。

“没事就好,马上替妳煮咖啡弄午餐。”于佐刚这才放心地朝她轻笑,动手要磨咖啡豆,随即慢半拍想到前一刻正忙的活。

他叫唤尹焰宇,去后院代他盯着烘豆机最后程序,默认再五分钟便完成。

“我能一起过去吗?”佟千桦问道,想看看咖啡豆烘焙情形。

尹焰宇点点头,随即领她穿过厨房,走往后院。

“哇,这里超香!”一旁大型烘豆机沙沙运转,翻炒着豆子,空气中弥漫浓郁炭烧咖啡豆香气。“用这专业机器就能烘好豆子吗?”佟千桦好奇问道。

“没那么简单。”尹焰宇就他所知,向她侃侃解说。

“烘豆子是一门很专精的学问,要先了解来自不同产地的生豆背景,包括产地环境、处理方式、处理厂风格等,针对它们的特性,烘出该有的口感。除了经验累积,也需敏锐的知觉、嗅觉,不同豆子特性有不同烘焙法。水洗豆子适合小火慢炖,才能表现它温柔的花草香气,带出甜感;日晒豆适合大火快炒,表现鲜明的水果香气,过程中需盯着豆子烘焙状态,反复确认,这工作都由老板全程包办。”他先走近烘豆机,确认温度及时间。

“听起来比煮咖啡还复杂,那剩五分钟,老板还让你收尾?”

“对烘焙咖啡豆投入绝对专心热诚的于大哥,唯有一人出现会让他分心。”尹焰宇笑说。他不主动谈八卦,唯有佟千桦发问,他知无不言。

“那『副店长』是未来老板娘吗?”佟千桦确实很好奇。

先前听小高跟小玫拌嘴,提及有房有车有店、个性好、年二十八岁的老板至今都还单身,可见没交女友,不代表自身条件差,是个人眼光独到,等待良缘。

那时又听他们提到什么“副店长”暧昧?令她心生好奇,而今天巧见“副店长”尊容,是个成熟性感美女,再见于老板对她特别礼遇,感觉两人很有戏。

“『副店长』只是总店那边员工起的代号,她没投资,也不是跟老板有特殊关系,真要说的话,他们是大学同学,同班四年。”

尹焰宇是从小玫口中听来,她与总店的某员工熟稔会交换小道消息,老板泰半时间待在总店,那“副店长”近来也常出没总店,她下班便拎着一大堆生鲜食材,要老板当她个人主厨,点菜单上没有的荤食料理,老板对她有求必应,俨然当女王伺候。

她个性并不高傲,待员工颇客气,心情好时还会帮忙招待客人,看她跟老板互动自然,天南地北很能聊,外人不止一回怀疑两人在交往,当事人却否认到底。

“我猜于老板一定很喜欢对方,说不定暗恋对方很久了。于老板跟你有点像呢!”佟千桦不由得分析。

“我跟老板像?”尹焰宇微扬了下眉,对她这判断很狐疑。

“我不是指外表。”论外表两人截然不同,于佐刚属于运动阳光型男,表里如一的暖男,待外人很亲切客套,而尹焰宇外表白净尔雅,对外人显得冷淡,唯独面对她才化为暖男。

“我是指个性。在课业、事业上积极进取,自信满满,但对感情表达被动,含蓄腼腆内敛。”她一双慧黠水眸笑望男友,“你比较幸运,遇到我这主动积极的另一方。”否则他们还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我确实比于大哥幸运。”尹焰宇无比欣慰,一双深浓眸光温热睇着她。

她望进他比平时浓热的眸光,心口一怦,脸微热。

“哔——”这时,一旁烘豆机发出轻鸣。

尹焰宇忙转过身,按掉机器开关。

他弯腰探向大钢桶,大掌捧起一把豆子,凑进鼻前深深嗅闻。虽从老板身上学到一点皮毛,但他没把握判断无误,仍要把烘好的豆子拿去给老板做最后确认。

佟千桦见状也跟着他弯低身子,探出一只手,掬一把烘焙好的豆子嗅闻,没料到豆子热烫,她惊呼一声!

倏地松开手心的半把咖啡豆,甩甩手,凑到嘴边呼呼吹。

忽地,她手被他拉过去,他一脸紧张问:“烫伤了?先去冲水。”便要捉她去冲冷水。

“没烫伤,只是吓一跳。”她扯唇澄清,收回被他拉扯的手,要他别小题大作,不需冲冷水。

“看你若无其事就捉一把咖啡豆,我不知道豆子是烫的。”她吐吐粉舌,有些尴尬。

“我手掌厚,哪像妳细皮嫩肉。”他笑说,拉过她手心再度检视,“刚才没碰到钢桶吧?”

“没。”她摇摇头,却见他将她手拉近他唇边,低头朝她手心吹气替她降温。

她一诧。手心非但没降温,他呼出的气更热烫她手心,麻麻痒痒,她心脏怦怦跳,不由得紧盯着他的唇……

她又幻想着被他吻的感觉,霎时脸红耳热,“没事了。”忙要抽回手。

当他松开她柔荑,抬眼见她一张脸蛋嫣红,樱唇轻启,他心房一动,没多思考,俯下,覆上她的唇。

她瞠眸愕然,心口重重一跳。

他覆上她甜美软唇,情不自禁想汲取更多,脑中蹦出一句煞风景的话——

别被炜洸一激就猴急,吃快撞破碗……

他倏地直起身子,俊容窘迫,“对不起……”

她脸蛋热红,愣愣问:“为什么道歉?”

“我不该仓促吻妳……”他大掌摀着嘴,心口躁动,一碰到她,激起更多渴望,渴望尽情品尝她。

“我是你女友。”她羞怯道:“而且,这初吻地点很好、很香……”想起好友抱怨之事——

在我们吃完臭豆腐,就在臭豆腐的摊位旁,莫名盯着我就吻,之后还说是看我又香又可口,忍不住试味道……

尹焰宇听了,忍俊不禁。那件糗事关键点,死党倒没向他透露。

“刚才那不算吻,这才是初吻。”话落,他再度俯下,吻住她弯起的诱人唇瓣。

他一手搂住她腰际,将她身子拥进胸怀,他深深地吮吻她的嘴,细细地品尝她檀口中甜蜜芳香……

她脑门热烫,醺醺然,喜欢他的气息、他的温度,喜欢沉浸在美好咖啡香气中,余味不绝……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现在相爱时间正好最新章节 | 现在相爱时间正好全文阅读 | 现在相爱时间正好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