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妻枕上宠 第四章 作者 : 唐梨

他懂她的决心,他很想阻止却又无法阻止。他没忘记他从来只负责监督她会不会走上歧途,却不会阻止她往好的方向努力。

为此他只能妥协让她跟,鉴于她昨天跟他的同僚看似相处友好,他也不需特地吩咐谁对她加以照顾便直接出门办事。

然而等他处理完一部分事情回来一趟交差,却看见了足以令他火冒三丈的情景。

“这一块内容,用这种字体好不好?”

“可以,但不要用太醒目的颜色。”

“那做成这样,放在大概……这个位置,好不好?”

“不错。”

虞真珠正在某台电脑前不知道操作着什么,而学长就坐在她旁边。

他们本来一切正常,学长本性不,自然不会占她便宜,她也没有对学长展开勾引,一切都正常到不能再正常,但是在邢誉修的眼里却很不正常。

他几乎是黑着一张脸走到他们面前,当他们发觉那道介入他们之间的暗影而纷纷抬头,他立刻就问:“你这是在做什么?”

他是问她在做什么,而不是他们在做什么,学长此时不重要,他更在乎她的回答,应该是说,他现在眼里就只容纳着她。

“在帮忙做广告设计呀。”虞真珠有瞅见邢誉修脸色不太好。她一向奉行当别人看起来不太好的时候就采取故作不知的理论,这时便用轻快的语气回答他的疑问。

“他让你做的?”他指的是学长,邢誉修也顺便用长指指着那位当事人,好让他无法临阵月兑逃。

“嗯,他问我会不会广告设计,我说我会,他就拜托我帮忙。反正我在这里闲着也是闲着,就顺便帮忙嘛。”她如实道出实情。

“他让你帮你就帮?你有没有问过我你能不能帮?”邢誉修以略含怒意的嗓提出质问。

她很不了解,他现在是在发怒?这是为什么?又是凭什么?她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吗?

“你没事吧?”或许就如同她先前所想,他不了解她,她对他也不甚了解,所以她现在才会用像看妖怪一样的眼神看他,不过,谁让他先凶她?

“我没事,你觉得我会有事?”邢誉修的口吻变得有些嘲讽,然后他把双手插在长裤口袋,开始在原地缓缓踱步。

每当他一感到不耐困扰,或是对某些事物感到难以解释与释怀,他就用这种方式来思考以及自我调节。

她很清楚他的这个习惯,可她依然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令他如此困扰之事。

尽管如此,周遭的气氛仍是更加变得有些糟糕。

她觉得她是该要说些什么,但是抢在她开口之前,身旁的学长就倏地开口说道:“阿修你听我说……”

“就是你。”邢誉修一下迅速回身,拿指向学长的手指瞄准了又再瞄准,再一次确认事情的根源,“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在拉走学长之前他也不忘对虞真珠说道:“你先做完他要你做的事,但你记住,只此一次,以后不管他再拜托你什么,你都不要给我答应他,听见没有?”

他知道她能做的那些是她能用来谋生的本领,有人认同她,她自然会觉得高兴,他也不忍心打击她,所以他允许她做完这一次,也只做这一次。

“啧。”

首先回应他的是熟悉的咋舌声,但幸好她没有要跟他闹脾气的意思,唯有压下心中莫名的恼火,用略含负气的声调说道:“听见了。”

听见她的回答,他只是睨了她一眼就拉着学长往会议室走。

学长似乎也准备好了要承受他的质问,在跟随进来之后就顺手把门关上。可他才关上门,身后的邢誉修就一个箭步走了回来,先是扳过他的身体,再揪住他衬衫的衣领把他压在门上。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他妈到底是什么居心?”邢誉修满脸怒容地沉声问着。

“什么是什么居心?我能有什么居心?我就是听说你侄女学的是美术,让她帮忙做个广告而已啊。”

“你!”

“阿修你先等等,你能不能不要把我抵在门上?还跟我贴得这么近?如果是我老婆这样对我那我无限欢迎,倒是我们两个足足有一八五以上的男人这样,我……”

邢誉修打断他,“你闭嘴,别给我顾左右而言他,你知道我想说什么!”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你也看到了,我只是让她帮忙做个广告,难不成她光是坐着就能遇到危险?”

“她坐在那里帮忙不会遇到危险,但如果她知道我们都是做些什么,她就会感到危险和害怕!”

“喂,别说得我们好像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工作一样。”学长忍不住提出抗议。

“我们的工作不是见不得人,而是他妈的危险。平时在国内做些找猫猫狗狗和抓抓奸一类的琐碎事也就算了,但国外的案子呢?我们有的是人会在追查案子时受伤,如果她与我毫无关系那我可以不管,但我离她那么近,我不想她为我担心害怕!”

邢誉修边说边用另一只手在旁边的门上狠捶一下,用以表示当事情关系到虞真珠时,这会让他感觉多愤恨。

“阿修,讲讲道理,你知道我不会让没有专业知识的人去负责他无法负责的案子。还有你干嘛这么紧张?你又用什么样的角度去紧张她?就因为你是她毫无血缘关系的叔叔?”

邢誉修突然愣住,是所有话语都硬生生被堵个正着的怔忪。

“我老实跟你说,如果我这里能找到工作给她,那我雇用她也是好事,起码她在这里工作,那她就有薪水,也能从你家搬离,又能向她爷爷证明她有想要做的事,她是有能力照顾好自己的,不一定要那么急着嫁人。”

“你……”邢誉修知道学长说的是事实,但事实依然无法掩盖他心底里的着急与愤怒,一想到虞真珠,一想到她那份难得的纯真,他舍不得破坏,也绝不允许任何人和事物来破坏。

“你不是她爸爸,只是她叔叔,还是毫无血缘关系那种。如果今天来跟我说紧张的是她爸爸,那我承认是我错了,我确实不该随随便便想着找个外行人进来,哪怕只是让她坐在侦探社里工作我都不会那样提议,但你没有抗议的资格。”

学长像是故意那般抬手拍了拍他的胸口,隔着皮肤与血肉,顺便拍打他那颗因暴怒而狂跳的心,“如果你真的那么在乎她,只想给她所有美好,又想让所有坏的全部远离她,那我提议你换个身分跟她相处,就算不能每天把她绑在裤头带在身上,也能让她对你言听计从。”

“什么意思?”邢誉修狠狠眯起眼盯着他。

就在这时,学长身后的门后突然传来敲门声。

“叔叔,你开下门,我有话跟你说。”

是虞真珠。她现在就站在会议室门外。

邢誉修知道他是该马上开门,可他又不想就此放过学长,心中情绪复杂交汇,脸上表情也不住变幻。

还是学长小声提议,“你最好马上开门,不然你侄女可能会误会你在这里对我使用暴力,万一破坏到你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就不太好了,毕竟,你很在乎她只能见到好而不能看不好的?”

学长用是质疑口吻,虽怀疑着,却又蕴含着强迫,一定要他认同。

邢誉修最后还是决定把学长从门上扯开,打开了门,“什么事?”他一脸阴沉地对着门口的虞真珠问。

“我朋友打电话给我,说她面试结束,想要叫我去逛街并且大吃大喝,我跟你说完我就走。”其实朋友很早就找过她预约,只是她事先说了要跟邢誉修一起,便没有立刻给予答复,而是想看邢誉修这边的情况如何,再在下午三点之前给出回应。

可是,看邢誉修刚才古怪的模样,以及现下开门出来的满脸乌云密布,她突然改变了主意。

她不想跟一个脾气阴沉不定的男人外出享受闲逛的悠闲时光,至少以他目前的状况来说,她很不愿意跟他一起。

“你去吧,自己小心。”邢誉修没有阻止,尽管他隐约察觉她此刻像是有意逃离,他依旧没有阻止。

他只是倚在门上,看着她转身离开,许久之后,他才转身走回会议室,随手拉过一张椅子坐下。

“好好思考一下我说的,以你现在的身分,最多只能看着,并不能阻止她的想法与意愿。”学长见他失去争吵的兴致便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离去。

邢誉修就这样在只有他一人的会议室内,用右手指尖笼住额头,深刻思考着学长说过的话,以及他自身的问题。

事实上他也不知道为何一触及虞真珠他就变得这么冲动,他本身是个冲动的人吗?

答案是否定的,他从来都不冲动,只是虞真珠让他冲动。

所以这代表什么……

“阿修!你手机一直在响,吵死了,是你宝贝侄女打来的,你快出来接电话!”

直到外面传来同事烦躁的叫喊,邢誉修才强行打断思考,出去接电话。

“喂?”

“那个……你好。”电话另一头传来的不是虞真珠的声音,而是一个陌生女孩的,“请问你是真真的叔叔吗?我是真真的朋友,因为真真手机的联络人名写得乱七八糟,只有你的名字后面标记了叔叔,我才打电话给你。我们之前在逛街,可是真真突然生病发高烧晕倒了,你……你能不能过来接她?”

虞真珠病了?

邢誉修一瞬间变了脸,紧接而来的,是他急躁的询问:“你们现在在哪里?报给我位置。”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妻枕上宠最新章节 | 小妻枕上宠全文阅读 | 小妻枕上宠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