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小娇娘 第四章 青楼再遇揭身分 作者 : 米恩

数日前一场暴雷轰鸣的骤雨宣告夏日落幕,被疾雨打落的花朵还未散尽,初秋凉风就徐徐而至。

时光荏苒,彷佛昨日才刚过乞巧节,今日便已时至中秋。

月满中秋节,象征着团圆,因此也叫团圆节。而从时令上说,谷物到了秋天便是收获的季节,因此人们会在这个季节饮酒起舞,喜气洋洋地庆祝丰收。

时值中秋,兴安城里因要拜月神而举行了盛大的庙会,这几日皇城内多了许多远从外地前来的商客,街道上满是叫卖的小贩,从天未亮直至华灯初上,整座兴安城热闹非凡。

时人崇尚古朴大气之美,街道宽阔,最窄处也有二丈宽,两旁五十步就竖立着一人高的灯炬,以尺余铜盘盛满火油高高架起,点起熊熊烈火,把漆黑的夜晚映照得犹如白昼。

时至夜晚,拂来的秋风带着丝丝凉意,许多上街的小娘子都已换上新制的秋衣,看着赏目。

这几日,兴安城犹如不夜城,人潮不断,尤其是城南的抚行街。

这无行街其开头为抚,有女子抚媚之意,会取这样的名字,是因无行街上青楼妓院林立,是兴安城的销金窝,而其中最为出名的便是苡萱楼了。

苡萱楼乃一奇女子所开,那奇女子为前朝之人,姓花名元绮。

花元绮本是将门之后,因祖父与父亲被诬陷而获罪,家道中落,她因而被判进教坊司。教坊司不同于一般青楼,在这就像正常上班一样,忙完便可以出去,但是晚间必须回来住,且出门的时候必须穿上教坊司特定的衣饰,这样众人只要一看便知是教坊司出来的官妓,因此教坊司的女子轻易不出门,以免遭到外界的指指点点以及嘲笑。

然而花元绮却是个异类,她似乎不以自身官妓的身分为耻,只要一得空闲便往外跑。

一开始人们见她不是躲就是骂,没一个好脸,可花元绮毫不在意,甚至几次出手救了被恶霸欺侮的妇孺,让众人渐渐收起了轻视之心,将她当成寻常人那般对待。

有一回,新晋升的青锋将军赵翊伟立功返京,大街上满是前来迎接的百姓,却有一名小童在他骏马将至前不小心被挤得摔到了马蹄下,他脸色一变,正欲拉强绳,却有一抹娇小的身影动作比他还快,不顾己身冲上前,护住了那小童。

花元绮长相貌美,身姿矫健,且心地善良,让赵翊伟一见倾心,在得知她竟是自己从小景仰的花老将军的孙女时,对她更加怜惜。

而花元绮也对赵翊伟这般伟岸的男子动了芳心,两人既然互有好感,那么英雄美女终成眷属自是水到渠成。

后来,赵翊伟受完封赏后再次前去战线,便带上花元绮。花元绮一心向往与其父一样能上战场保家卫国,如今得偿所愿,自是珍惜。

自此她不离赵翊伟左右,随夫抗战,夫妻二人联手,一连打了无数胜仗,最终一战,一举平定了当时举兵叛变的魏忠,救出了当年的云业帝。

云业帝感念赵翊伟的救命之恩,赐他当镇国将军,官拜一品,掌管三军虎符,在当时可说是位高权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可在云业帝过世后,上位的新帝怕赵翊伟功高震主,想方设法掣肘,一点一点收回了兵权,最后寻了个不大不小的错处,贬了他的官,若非他曾救过先帝,新帝还想直接将人斩了。

赵翊伟生来便是上战场的料,他想过自己会死在战场上,却从未想到自己竟会落到这样的下场,最后他因郁结于心,没多久便郁郁而亡。

花元绮自始至终都陪在丈夫身旁,直到他断了气也不曾离开,打算伴着他的坟墓终老。

赵翊伟生前位高权重,没人敢对花元绮有半点埋怨,他死后便不一样了,族人不再忌讳,竟将她赶回教坊司。

那时花元绮已过了女子最是青春年华的时候,又因长年打仗,历经风霜,脸上、身上满是岁月之痕,如何还能待客?

花元绮又回到当初的孑然一身,只能自力更生,用着多年的积蓄开了一间青楼。

为何这么多生意不做,而是青楼?据花元绮所言,以色侍人也是业,世人皆看不起青楼女,却不知这些可怜的小娘子不过是父权时代的牺牲品。

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这用来禁锢女子的三从四德,她体验过前两项,若不是无子,说不定还得再体验一回。

她的一生从未为自己作过主,荣辱尊卑全系在男人身上,而与她一样的女子何其多?

她已是良籍,不一定非要从回这下九流的行业,但她不忍见其他女子与她一样,终其一生都没有一个安稳之处,于是她开设了苡萱楼,让这些女子卖艺不卖身。

花元绮本就是名门之后,自幼习得花老将军真传,不仅武功高强,就是女子该学的琴棋书画她也一点都没落下,可说是文武全才。

有她细心的教导,那些进入一以萱楼的小娘子自是个个才艺双全、文武兼济,几年下来,苡萱楼成了青楼之中的一股清流,来往的多是喜爱吟诗作对的文人雅士,虽说不卖色,却还是一步一步成了兴安城第一青楼。

说起前朝,那可真是出了不少传奇女子,不仅有一个戏子皇后、有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女丞相,还有花元绮这样曾是将门之女的教坊司官妓……可惜这足以让女子发光发热的国家仍逃不过改朝换代的命运。

苡萱楼一代代经营至今,已有数十年,却数十年如一日,依旧人满为患。

中秋之际二以萱楼来往的人潮都快将大门给踏破,嬉闹声不断。

三楼一间雅间内,里头摆饰奢华,就是放置的灯盏都是价值不菲的琉璃灯,十分晶莹剔透,每盏都点上灯火,便是艳若桃李的绚丽华彩。

此时那绚丽的光采正如外头舞台上舞动着身躯的舞娘般左右摇曳,映在一名俊美不凡的男子身上,定睛一瞧,竟是那从不涉足青楼妓院的楚离歌,而他面前则坐着一名同样俊逸出色,表情却略带轻佻的男子。

“你说要跟我谈事,却将我带至青楼?你这是打着办正事的旗号,挂羊头卖狗肉?”楚离歌目光沉沉,如无数暗刃扫向眼前之人。

看着面无表情的好友,霍子逾仍是一贯的嘻皮笑脸,“你说的是什么话,什么挂羊头卖狗肉,这说事在哪不能说?比起在寻常的酒楼茶馆一板一眼的谈事情,还不如选个温柔乡,有美人好酒相陪。再者,我可是瞧你这几日心情不佳,这才带你来散散心。苡萱楼与寻常青楼不同,里头的女子卖艺不卖身,你可别搞混了。”

楚离歌如何不知苡萱楼大名?他追究的是这家伙打着说要事的名头将他带来此地,明显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然而与这家伙争辩只是白费口水,于是站起身,“看样子那几桩案子你自己能够处理了……”

霍子逾见他说走便走,忙换上一脸可怜样,将人给拉住,“别!少伤你就可怜可怜我吧,要是破不了案,我可就要被迫娶嘉成了。”

“你成日流连烟花之地,也就嘉成死心眼,因你儿时的一句戏言执着至今,非你不嫁,否则这皇城还有谁家的好姑娘肯嫁你?你倒好,不懂得珍惜也就罢了,居然成日惹她,活该被你老子打!”楚离歌说归说,却是坐回了原位。

霍子逾,忠远公府的世子,与楚离歌可以说是穿着同一条裤子长大的拜把兄弟,也是皇城中少数与楚离歌一样“大龄”未婚的男子,年已二十五、六岁,仍是光棍一枚,若不是他从十四岁便开始逛青楼,以两人的交情,恐怕楚离歌那龙阳之癖的另一名主角便是现成的了。

霍子逾撇了撇嘴,忍不住道:“少伤,你这是当皇帝的监管人当久了,训起话来和我老子简直一模一样,要不是我知道你的年岁,还以为是从哪儿来的糟老——”未竟之语让一道冷芒给扫得噤了声。

“你还有一次机会。”楚离歌做人一向宽容,机会一共给三次,而霍子逾这不着调的家伙已用了两次。

“我这就说!”霍子逾立马正危襟坐。

两人好友多年,他自是知道楚离歌的规矩,不敢再有废话,忙一字不漏的将请托之事说出。

霍子逾乃勳贵之后,只要不犯谋逆之罪,不做奸婬妇女之事,安安分分的等着,便能顺顺当当的袭爵,过着有俸禄可领、有门面可撑的逍遥日子,说白点,就是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米虫。

他从出生便十分有骨气,立志朝着这目标努力前进,打算成为米虫中的特等米虫,偏偏老子管得严,看不惯自家儿子这般放浪形骸、吊儿郎当,于是替儿子谋了个大理寺少卿的职位。

原本霍子逾上头还有个长官,加上他的身分,就是有事也轮不到他上场,每日只要上大理寺点卯就算交差,谁知这阵子竟出了件连续杀人案。

死者一共五人,这些人有男有女,死法一致,全是被挖出双目、斩去双手、割去舌头而亡。这些死者有的暴屍街头、有的陈屍家中,不过短短数月便死了这么多人,凶嫌的手段残忍至极,一时间搞得人心惶惶。

本来嘛,这杀人案天天有,上有长官撑着,下有属下兜着,左右都不关霍子逾什么事,谁都知道他就是一名游手好闲、流连花丛的浪荡子,指望他查案?他能查出个甲乙丙丁那可真是见鬼了。

谁知不久前大理寺卿江严宇竟被查出收贿,拿了大把银钱替一名高官之子抹去罪行,而帮凶则是另一名少卿,两人被那死者的丈夫一状告上顺天府。

顺天府一查之下发现真有此事,赶忙上报天听,楚豫在听从楚离歌的建言后,大手一挥便将两人贬官流放。

这么一来,在新的大理寺卿上位之前,大理寺如今的最高长官便成了不事生产的霍子逾。

他得知此事当场便傻了,立马找老爹求助。

忠远公老来得子,本是喜不自胜,谁知竟生出这么一个不着调的家伙。

随着儿子一日日长大,却是一事无成,他只能听着老友今日夸夸自家儿子又升为什么官、前日又做了什么样的事蹟……

每当他们戏谑的看向他,问他儿子可做出什么事业时,他差点吐血,难不成要他得意洋洋的告诉老友,他儿子今日上了城西的春香楼,救助了某一卖身葬父的可怜女子?还是要他说,他那不肖子又收容了几个无家可归的小娘子?

想想霍子逾在女人身上的“风光伟业”,他一张老脸险些抬不起来,如今有了让儿子大展长才的机会,他如何肯放过?非但不帮,一听儿子吵着要辞官,更是气得祭出家法追打,扬言他要是破不了案,那就别回来了。

霍子逾闻言挺直腰杆子,十分有骨气地道:“不回便不回!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老子住别庄去,那儿鸟语花香,百花齐放,可不比成日在家里被老子骂好?

父子俩斗了多年,儿子一撅,忠远公便知他要放什么屁,立马大手一挥,把儿子那些养着莺莺燕燕的别庄全给锁了,就是零花钱也禁了,别说是别庄,就是客栈他都住不起。

霍子逾气得跳脚,然而更可气的还在后头。

他迟迟不肯娶嘉成郡主程婀娜,除了对她那双总像是能看穿他心中阴暗之事的眸子怕的很之外,还很是害怕她上头那五个兄长。

那会儿两家结亲之事才刚起头呢,连婚都没定下,程婀娜的五名兄长便轮流与他“深谈”。

谈何事?自然是谈谈未来妹婿成亲后,那些红粉知己该如何处理这等“小事”。

霍子逾这辈子没什么大嗜好,唯一的兴趣便是逗逗那些千娇百媚的小娘子们,倒不是他,在方面他还是挺矜持地,没到一定水准,他可不会轻易奉献,也就耍耍嘴皮子居多,然而这些在程婀娜的五名兄长眼中已是十恶不赦,甚至扬言要是婚后他敢对不起他们的妹妹,他们便将他那玩意儿给剁下来喂狗!

这样的女子霍子逾如何敢娶?躲都来不及了。

忠远公明知此事却还放话,说若是他不把这案子给破了,他明年就上程王府求亲去,并争取三个内月让他晋升为有妇之夫。

这下子霍子逾可是哀莫大于心死,想靠爹偏偏靠不住,求助无门之际,这才连忙找上楚离歌。

“少伤,要不你让皇帝撤了我的职如何?”霍子逾可怜兮兮的道。

楚离歌见他那没骨气的模样,额角一抽,“你就这么点能耐?这案子连查都没查,你便求到我这来了?”

正因太了解霍子逾,他竟是连气都气不起来,唯一可气的是,聪明一世的自己,怎就倒了八辈子的楣,和这样的家伙当邻居,甚至还发下誓言,当了拜把兄弟?

“我有多少能耐你不是最清楚?你自己算算,自从咱俩认识至今,你何时见我做成什么大事了?哪一回不是你给兜了……”霍子逾这人也是奇葩一枚,即便身处困境,仍是无时无刻都要耍一耍他那嘴皮子。

楚离歌连记白眼都懒得给他,“撤官是不必想了,陛下正在用人之际,就是有人手也暂时不会派至大理寺。”

西楚国这才建国没几年,别说是钱财了,就是人才都缺的很,楚离歌恨不得一个人掰成三个人用,如何还有人手去管那目前没啥大事件的大理寺?

霍子逾一听脸便垮了,楚离歌身为摄政王,皇帝的每一样决策说穿了皆是出自他之手,他既说了不成,那就是真的不成。

“少伤,你得帮我,我真不想娶嘉成……”

“嘉成有何不好?”楚离歌实在不明白他的脑袋装了什么。

程婀娜乃西楚国唯一一位异姓王程止的女儿,论身分可是比霍子逾还要高。

霍子逾好颜色,而程婀娜生得花容月貌、清丽动人,且才艺双全,若要以一句话来形容,她就是一位月复有诗书气自华的睿智美人,偏偏这么一个有才有貌的女子,竟喜欢上霍子逾这个草包,当消息传出时,多少青年才俊差点没吓掉眼睛……不!是以为他们心目中的女神瞎了眼睛。

偏偏这被天上馅饼砸中的某人嫌弃的很,恨不得躲到天涯海角。

“嘉成哪儿都好!”霍子逾自是不会将自己被她五位兄长威胁之事说出,而是大声道:“不好的是我,我配不上她。”

楚离歌挑眉,这话说得……真是实在。

既然好友都如此有自知之明了,他也不好再多说,只道:“既不想娶,将案子给破了不就得了。”

“我就破不了呀!”霍子逾瞪眼,他自幼晕血,一点血都见不得,没法子看命案现场,他能破什么?

“所以?”楚离歌望向他。

“所以……”霍子逾像小姑娘似的扯着他的衣袖,可怜兮兮的道:“所以少伤,你就再帮我一次吧!”

“没空。”楚离歌想也没想便回。

霍子逾:“……”要不要回绝得这么干脆?

可他要是这般轻易放弃,他就不叫霍子逾了,于是他斟酌了下语气,又问:“少伤,你这阵子心情是不是不太好?”

楚离歌这人平时很好说话,唯有在心情不佳之际,才会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想让他帮忙,就得先问出他为何事所扰,这可是霍子逾这些年来的求生之道。

心情不好?楚离歌想起几个月前,他再次前往红梦楼之事——

“辞工了?”

“可不是。”庄浩卿仍为了失去一个好伙伴而伤心着。

“你可有问原因?”不知为何,听见云初夏请辞的消息,原本抱着愉悦心情出府的楚离歌脸色沉了几分。

“自然是问了,阿初说她家里有事,我为了挽留她,还特意让她有空再来也无妨,甚至给她涨了工资。我知道她家里不好过,便吩咐灶房每日给她包上一顿饭,好让她回去能饱餐一顿……你说,这年头要上哪找这么好的一份工?可她还是一脸肉疼的给拒了……”

楚离歌听完这话,半晌不语。

他总有种感觉,云初夏似乎在躲他,而他的直觉一向极准。

这认知莫名地让他心情很是不悦,他并不是不知她的住处,只不过她既在躲他,自然有她的理由,以他的个性,那便罢了。

虽是这么想,可他这阵子的心绪的确很是不佳……

楚离歌自是不会将这事告诉霍子逾,却知他若不说,这家伙定会缠到他说,于是道:“废话少说,想让我怎么帮?”

“你、你这是答应了?”惊喜来得太突然,让霍子逾有些反应不来。

这家伙吃错药了?这么好说话?

“年少无知,误交损友,不答应还能怎么办?”多年好友,他又不是头一回领教霍子逾牛皮糖的功力,他若是不应,霍子逾就是翻了离王府的屋顶都不意外。

当然,也是他这阵子稍微清闲了些,要不他才懒得理会他。

“少伤,我霍子逾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认识你!”霍子逾感动得眼泪都要落下了,“你要是女子,我肯定就从了!”

楚离歌的反应是一脚踹了他,“滚!你这是嫌我的传言还不够?”

他开始怀疑自己那龙阳之癖的传言,说不准就是霍子逾这不着调的家伙害的。

解决了烦心事,霍子逾再次恢复嘻皮笑脸,就是被多踹几脚都甘愿,“不怕,我这就替你消解流言。”

就见他伸手拉动一条藏在案桌下的绳索,顿时发出十分悦耳的铃铛声。

苡萱楼的雅间有个特殊设计,来此之人若是有事要谈,姑娘们便会在另一头的雅间等候,待客官谈妥事情,拉扯铃铛,她们才会进房。

楚离歌虽知苡萱楼大名,却不曾来过,自是不知这设计,直到他看见鱼贯般进房的姑娘们,俊脸才蓦地一变,瞪向左拥右抱的霍子逾。

“若是无事,我先走了。”他转身便要走。

“欵,别走呀!”霍子逾为了报答救命之恩,说什么也不让楚离歌走,连忙拉了一个缩在角落的姑娘,往他怀中一塞,“少伤,来都来了,好好享受便是,你要是走了,我这钱可不就白花了。”

白花?楚离歌额角一抽。

霍子逾什么钱都能白花,就是玩女人的钱从不白花,就是他走了,眼前的四名姑娘,霍子逾也能空出两条脚一块揽过。

然而就在他准备将怀中姑娘往霍子逾身上一推时,却突然愣住,“你……”

一直默念着“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你真的看不见我”的某人,在楚离歌愣住时便知大势已去,却犹不忘垂死挣扎,“客官慢走,小女子就不送了!”

缩着小脑袋瓜,她转身便要溜,却被楚离歌给拉住。

在看清眼前少女的脸庞时,楚离歌的眉宇一扫连日的阴郁,像旭日暖阳般舒展,朝着霍子逾道:“你说得对,我可不能让你的银子白费了。”

这是一个十分谲诡的画面,两男四女就这么无声无息的端坐着,那姿势、那气氛,好比在进行什么相看大会,丝毫没有半点青楼样儿。

好半晌,一名身着粉色襦裙的女子坐不住了,巧笑倩兮道:“不如由珍娘弹首曲子,让两位客官听听?”

“去吧。”霍子逾正眨也不眨的看着楚离歌与他面前的少女,随手挥了挥。

另两名女子见状,其中穿着绿色轻纱的也跟着站起身,“青儿近日练了首新舞,便舞一曲让世子瞧瞧?”

“去去!”霍子逾又是一挥手。

最后那名身着紫纱的女子小允,见事情都让人给抢了,看着眼前那怪异的画面,只能勉强的说:“那、那我去看看吃食备好了没……”

这回霍子逾连回都懒得回,一脸兴味的看着眼前动也不动……不,正确说来是少女不动,而他的亲亲好友正用着像是能吃人的目光看着少女,那眼神……啧啧!

“少伤,你认识夏儿姑娘?”氛围如此奇妙,若说不认识,打死他都不信。

“夏儿?”楚离歌看着眼前貌若天仙的少女,挑起俊眉。

头回见面,她说她叫云初;第二次见面,他听庄浩卿唤她阿初;而这一回,她又成了夏儿姑娘……

楚离歌也不知为何,见到这名三回见面都以不同面貌示人的少女,他内心扬起一股莫名的欣喜,可以他的才智,总会想明白的。

霍子逾不知他那声“夏儿”是在询问眼前缩得像鹤鹑一般的姑娘,兴致勃勃的给他解说了起来,“这位夏儿姑娘是一个月前来到苡萱楼的,不仅容貌出众,且舞艺超群,跳起舞来姿态优美,身轻如燕,这才不过一个月,便已成苡萱楼的头牌姑娘,是众人追捧的对象,我可是排了好久才排到夏儿姑娘的,就为了让你好好品尝什么叫做温柔乡,你可别辜负我的一番好意。”

他简直是太义气了,竟把本欲留着自己好好培养感情的姑娘都给让了,这份情义连他自己都感动。

霍子逾感动归感动,却也知楚离歌的脾性,正想着他要是拒绝正好,他便能再拥个美人儿,谁知那不近的好友的回应却是惊得他合不拢嘴。

“自然不会。”楚离歌目光灼灼的看着眼前始终低垂着蟒首的少女,道:“我该叫你阿初还是夏儿?”

真是见鬼了!云初夏心中一阵哀嚎,犹如壮士断腕般抬起那张娇美的脸庞,露了抹娇柔的笑,“公子想怎么唤便怎么唤。”

仍在错愕中的霍子逾总算回了神,看着楚离歌的双眸中闪烁着他从未见过的神采,后知后觉的问:“你们认识?”

楚离歌没理会他,双眸仍是凝视着云初夏。

在盈盈烛火下的少女玉面映红,桃腮樱唇,显得分外好看,端看那如凝脂般柔白的肌理,他有八成把握,这副娇美的面貌才是她真正的模样。

“阿初辞了红梦楼,就为了来此?”比起夏儿,他更加喜欢阿初这个名字,就像她那双明媚却如初生婴孩般纯净的眼眸。

云初夏见他若无旁人的问起事,又见霍子逾瞪着大眼,一副十足八卦的模样,暗叹了口气。

看样子她今日的事是不成了。

想明白这点,她显得有些有气无力,“是呀。”

楚离歌见她刹那间像是被抽干了力气,挑了挑眉,直接了当的问:“可是因为我才辞了红梦楼的工作?”

这问话倏地让云初夏一身汗毛全竖了起来,她抬头看着他,顿时提起了精神,“公子怎会有这样的想法?小女子辞工自是有自己的理由,怎么可能会是因为你……你真是爱说笑!”

这是一种几近野兽般的本能,在感觉到危险时自动开始防备。

说谎!楚离歌一眼便看穿她的谎言。虽不知为什么,但他可以确定,眼前的少女不仅仅很是防备他,甚至于在躲他。

这认知让他胸口有些不舒坦,沉声又问:“这一回,你打算换到哪?”

云初夏一顿,她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是在问她,再度被他给遇上,她是不是又要跑了?

这让她很是郁闷,兴安城这么大,怎么她走到哪儿都能遇见他?这样的巧合着实让她头痛不已,若再多“巧合”几次,她啥事都不必干了!

楚离歌见她一脸僵笑,放缓了语气,“阿初,我没有恶意,纯粹想与你当个朋友,你若是有困难,尽管和我说,实在不必来这样的地方……嗯,工作。”

他想说赚钱,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云初夏见他一脸的古怪,差点没笑出声。

后世有些酒店小姐卖身是虚荣心作祟,追求物质享受,只要出卖便能赚进大把钱财,享受一点的,还可以说是人财两得呢,何乐而不为?

在这朝代,被迫到青楼讨生活的女子大多是无父无母、被人贩子抓来的孤女,要不就是被狠心父母或是叔伯嫡娘给卖来的,对她们而言,的的确确是困难,至于她?

她来此自然有自己的目的在,只是说不得,但楚离歌那出自真心的关怀却让她放软了戒备,轻声道:“楚公子误会了,阿初并无困难,不过是闲来无事兼差罢了。”

这话一出,因父母早逝被婶娘给卖了的珍娘,演奏的琵琶顿时走了音;身为孤儿,被人贩子拐卖的青儿左脚绊了右脚,险些摔跤;而正在看戏嗑瓜子的霍子逾最惨,一颗瓜子肉卡在喉中,吞也不是吐也不是,一张脸涨得通红。

这妓女也能兼着做?

众人一脸的不可思议,饶是在朝会上能言善道,以一人之力力抗群臣的楚离歌,此时也是沉默了半晌,好不容易才挤出四个字,“如此甚好!”

她没困难是好事,是好事……

云初夏见众人那像吞了苍蝇般的模样,顿时大乐,缓缓吐出胸口的浊气,望向楚离歌问:“楚公子与霍公子是好友?”

楚离歌颔了颔首后,又摇了摇,语气有些无奈,“是损友。”

“什么损友?”霍子逾好不容易将卡在喉中的瓜子肉给吞下去,立马大声反驳,“少伤与我可是有着过命的交情,是生死之交!少伤你说是不是?”

楚离歌连个眼神都不给他。

云初夏看着霍子逾,那活宝样怎么看也不像榜单上所言,是个无情无义、玩弄广大姑娘的渣男……

正当她想着反正因为楚离歌的关系,今日成不了事了,要不干脆走人算了,面前的烛火却突然间一灭。

“怎么回事……”突来的漆黑让众人有些无措,仅仅听见珍娘慌忙停住琵琶声以及青儿的低呼。

一股寒意袭来,让有着多年被刺杀经验的楚离歌面色一凛,虽不会武,却是在第一时间扑向了云初夏。

“快趴下!”

云初夏突然被一道温热的身躯拥入怀中,下意识便要制住对方,若非耳边传来楚离歌那熟悉的嗓音,她差点便要把人给摔了。

虽说对他第一时间护住自己这行为很是感动,但此时可不是感动的时候,就见她一个翻身,反将他压于身下,接着伸手将仍在发愣的霍子逾用力一扯。

“啊——”珍娘被撞了一下,吓得尖叫声满天。

正当那人欲再抓霍子逾时,云初夏再度早他一步,又一次将霍子逾给往旁边一扯。

这会儿换作另一边的青儿喊了,两个娇滴滴的弱女子在模黑的状态下,完全不知发生何事,就连房内多了个人也不晓得,单纯被霍子逾给撞得惊声尖叫。

那刺客为了日已准备多时,却没料到会遇上云初夏这般棘手的存在,嗓音微冷,“别多事!滚开!”

云初夏也不想多事,本来嘛,今日要杀霍子逾的人该是她,谁知遇见了楚离歌,这么一来人自是杀不成了,但没想到除了她之外,还有其他人也揭了霍子逾这一单,且与她不约而同想到同一个法子来埋伏霍子逾。

想到这一个月来,那与她同吃同住、看似天真无邪的小允姑娘,云初夏不得不说,古代人在搞暗杀这方面还是挺前卫的。

云初夏学的是现在格斗技,又因在这朝代生活了十多年,古武也是了得,两种武技结合,能打得过她的人至今未遇过,眼前这名刺客自然也是如此。

“可恶!”那刺客见久拿不下,甚至有落败的迹象,正欲豁出去使出杀招,外头却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刺客见状不妙,气愤的放弃今日目标,破窗而逃。

直到周遭恢复平静,楚离歌这才一把拉住少女柔若无骨的手腕,一字一句的问:“你怎知今日刺客的目标不是我?”

这问话让云初夏身子一僵,缓缓的回过头,看着男子即便在漆黑之中仍然锐利如芒的浓黑双眸。

秋日的庭院景色别有一番风情,枝头的花朵初初凋零,叶片转黄透光,不似春季的烂漫热烈,亦不复夏日的喧嚣繁闹,而是一种幽静雅致之美。

花树下,女孩显得苍白纤弱,柔女敕的脸颊泛着一抹不正常的红晕,如胭脂染在细腻半透的白玉上,些许桂花花瓣落在她乌黑的头发上,她半身倚着身旁的石桌,款款的向眼前的女子行了个礼。

“婀娜谢过云姑娘对子逾的救命之恩。”

云初夏看着眼前风姿绰约、我见犹怜的女子,莫名的有些心虚。她方才已将前因后果给听了明白,知道这所谓的暗杀压根就是一场乌龙……

原来眼前的嘉成郡主程婀娜与忠远公府的世子霍子逾乃两小无猜,两家是通家之好,国公夫人时不时便会带着自家儿子到程王府串串门子,与好友聊聊八卦、说说时事,青梅与竹马便是这么认识的。

霍子逾自幼便爱耍嘴皮子,小小年纪就懂得怎么撩拨小姑娘,身旁时常围绕着一些小丫鬟,偏偏年仅五岁的程婀娜不吃他这套,对这大她五岁却总是油嘴滑舌的竹马很是不喜,而霍子逾却恰恰相反,十分爱逗弄这长得像瓷女圭女圭的小青梅,让程婀娜很是气愤,偏偏他每回一来,母亲都让她陪着他,她年纪小不懂事,直到长大后才知,母亲这么做是因为想与霍府结儿女亲家,这才会自幼便让他俩培养感情。

有一回,程婀娜为了躲霍子逾,跑到湖旁的假山后藏着,谁知竟不小心落了水,最后被霍子逾给救了起来,当时他见她吓得不轻,便想着说句话缓和缓和她的情绪,于是告诉她,他俩已有肌肤之亲,她这辈子除了嫁他之外,不能再嫁其他人了。

天知道那时程婀娜不过才六岁,压根儿不存在这个问题,但她并不知道,还特地跑去问母亲。国公夫人本就有结亲之意,便顺势逗弄女儿。

这对小小年纪的程婀娜而言简直是晴天霹雳,她最讨厌的就是霍子逾了,这辈子却只能嫁他!

程婀娜因那场意外整整病了一个月,待痊癒之后便一反常态,以霍子逾的未婚妻自居,反过来黏着他。

这可让霍子逾吓得不轻,他生性风流,老话说三岁定八十,那年他虽说刚满十岁,可爱调戏小娘子的痞性却早已显露无遗,在轮番被程大郎、程二郎……一直到后头的程五郎训话后,他当晚也病了,从那日起,就是打死他,他都不去程王府。

两人就这么纠纠缠缠数年,霍子逾花名在外,且有程婀娜这样的美玉在前,哪家姑娘敢嫁去忠远公府?导致他年届二十五,仍是光棍一根。

程婀娜却是不同,不仅生得美丽动人且才名在外,要家世有家世、有颜值有颜值,除却那五个哥哥不好惹外,几乎可以说是完美的妻子人选,这些年媒人婆都快将程王府的门槛给踏破了。

可惜程婀娜人如其名,生得婀娜多姿、娇弱温顺,偏是个认死理的,因霍子逾一句戏言,苦等他至今,如今芳龄二十仍是待字闺中。

然而鲜少有人知,程婀娜并非如表面那么淡定,父母与亲戚好友的压力几乎压得她喘不过气,尤其是国公夫人,她早就后悔了,幼时看霍子逾只觉得他本性不坏,谁知长大后再看,竟是个花心大萝卜,即便两家是通家之好,她也舍不得将宝贝女儿嫁至忠远公爵府,要是当初她知道事情会演变至此,打死她都不会与女儿开这样的玩笑,这些年来苦劝女儿嫁人不成,只能成日哀声叹气。

程婀娜被她哀得心烦,忍不住心中苦楚,向闺中密友倾诉,说到伤心处时,泪如雨下,无意间月兑口而出,“要是我从没认识过霍子逾就好了……”

这话让手帕交的兄长给听见了,他单恋程婀娜已久,如今见女神伤心泪流,一颗心早已疼得不像样,立誓要让女神心想事成,于是便用毕生积蓄,想了买凶杀人这昏招。

程婀娜得知此事后吓得脸色发白,忙让他去把单给撤了,谁知孤狼说来不及了,那榜单早已被人揭了,且还是两个人。

这孤狼的规矩也是极妙,与其他遮遮掩掩的暗楼不同,开设的地点就跟寻常客栈一般,不仅进出方便,就是要买凶也如点菜一样容易。当然作为一个顶尖的杀手组织,他们对客人的隐私还是很注意的,有一套独特方法将人带进楼内而不被发现。

除此之外,孤狼为保杀手之间的良性竞争,与其他杀手组织不同,一个目标并不限定只有一人接,而是规定三人,谁先得手赏银便归那人所有,因此孤狼的竞争激烈的很。

程婀娜闻言差点没晕倒,霍子逾那纨裤出门从不带侍卫,就那三脚猫的功夫,还不让人当小菜给夹了?

为免自己间接谋杀亲夫,程婀娜忙带着人马一路找,想告知他此事,谁知正好遇上杀手行凶。

好在霍子逾这祸害遗千年,不仅没事,待她到时,一手一个的揽着姑娘,整张脸还埋在其中一位的胸口之中……

想到这,云初夏忍不住又红了脸。她真真不是有意的,她好心救人,谁知把人一扔,软玉温香抱满怀,差点造成误会。

当然,最心虚的还是她就是那揭榜单的其中一人……

美眸悄悄往身旁一瞥,果然看见楚离歌正用那探究的眼神凝视着她,目光像是能看穿一切,让她无所遁形。

“郡主不必客气,顺手罢了。”她强持镇定的避开了楚离歌的视线,对程婀娜回了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虽说在场除了目光犀利的楚离歌外,压根儿没人知道她在心虚,可她仍是浑身不自在。杀人变救人,哪个杀手像她这般蠢?还被被害人的未婚妻这样千恩万谢的,一副只差没替她立长生牌的模样,她能自在才怪!

“若是无事,我先走了。”不等程婀娜回应,她拔脚便想溜。

“等等!”楚离歌与程婀娜同时喊出声。

“我同你一块走。”楚离歌站起身。

程婀娜则拉住了她,“云姑娘先别急着走,大恩不言谢,若是云姑娘有什么需要帮忙之处,尽管告诉我,婀娜定尽力达成。”

云初夏闻言,偷偷瞄了一旁的楚离歌一眼。

她怎么觉得这话挺熟悉的?美眸这瞧瞧、那看看,不管她怎么看,都觉得眼前的程婀娜与楚离歌站一块的画面不仅和谐还十分相衬,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她突然想起“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句话。

若要形容,楚离歌便像完美无瑕的美玉,而霍子逾则是那满是青苔污泥的瓦砾,偏偏程婀娜舍美玉就瓦砾,那眼光……她不予置评。

她正胡思乱想着,就听见霍子逾大声嚷道:“我的人情我自己会还,谁让你多事了!”

云初夏眨眼望去,看见了一拐一拐朝她跳来的霍子逾。

呃,有件事她忘了说,以她那好心办坏事的体质,怎么可能只是让霍子逾被误会而已?

在拉着他躲杀手时,一时之间扯过头,不小心让他撞上一旁的琵琶架,额上肿了一包,扯回来时又一个不心撞上青儿,青儿被撞得七晕八素,一个不察便往霍子逾的腿给踏下去,然后这娇弱的公子哥的腿便肿了。

程婀娜看着那一来便对着她横眉竖目的男子,也不气恼,仅敛下眼眉,“你今日之祸因我而起,我自当负责。”

“不必!”霍子逾很有个性的拒绝,“男子汉大丈夫,若是连救命之恩都要女人帮忙,我霍子逾还有脸面出去见人吗?”

这话一出,众人齐齐朝他看去。

你还知道脸面这玩意儿吗?

“看、看什么?”某人想到不久之前,自己被四平八稳抬出一以萱楼时众人围观的模样,顿时心虚的模了模自己的脸。

程婀娜没理会他,而是迳自看着云初夏。

被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盯着,云初夏觉得自己要是拒绝了,似乎挺不近人情的,更何况她的确有困难。

“若是可以,请郡主给我一些滋养身子的药材就好。”

要不是为了胡小妮,她不会开这个口,毕竟她实在心虚的很,但她做了一个月的白工,胡小妮的病又拖不得,程婀娜正巧能解决她的燃眉之急,她实在说不出拒绝之语。

听见这要求,一旁的楚离歌双眸闪过一抹暗芒。

一样是恩情,对他便是一顿饭解决,对程婀娜却是讨了药材?

最后程婀娜给了她一整车的珍贵药材,有鹿茸、灵芝、人参、何首乌、熊掌、燕窝……

就是虎骨熊胆也是一样不缺,要不是她坚持只要一车,外加霍子逾在旁不断的叫嚷着,程婀娜恐怕会将程王府的药库给搬个精光。

给了马夫地址,让他将那一车药材送回给南琴之后,云初夏拔脚就要溜,谁知还是慢了一步。

“阿初不打算与我聊聊?”

这家伙不是不会武功?脚程怎么这么快?

拔脚的动作一僵,她缓缓转过头,“楚公子,我还有些事……”

楚离歌可不管她有事没事。

夜风轻轻掠过空旷的街道,寂静清冷,高大英挺的青年一袭月白衣袍,衣襟当风,身姿笔挺,静静的凝视着眼前少女。

“你明明有困难。”

云初夏听他并不是开口询问她为何知杀手欲刺杀的人是霍子逾,顿时松了口气,抿了抿唇才道:“现在没了。”暂时。

“为何不求助于我?”他是真不懂,她对他也有着救命之恩,为何她有困难却不肯来找他,甚至避之唯恐不及,而程婀娜一开口,她便轻易的讨要?

为何?

几次接触下,云初夏知道楚离歌不是坏人,他虽质疑她的身分,可她不说,他也不强求,或许就像他所言,就只是想与她交个朋友罢了。

说实话,他思觉敏锐、心思灵捷、睿智善谋……最重要的是,他俊美非常、出手阔绰且待她和善,即便她待他并不真诚,他依旧在有危险之际第一个护着她。

想起他温暖的怀抱,云初夏感到心口漏跳了一拍。

这样的男子,她如何不愿?

她并非不愿,而是不能。

其一,她那从小准到大的直觉告诉她,不能与他太过亲近,否则……否则会发生何事,她也不晓得,只知道自己的直觉从未失灵,故不愿与他太过亲近。

再者,以她的身分,有何资格能交到知心好友,更甚者是……男友?

别看她平素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成日劝说胡俊放弃复国,像寻常人一般过着平稳的生活,可她的身分摆在那儿,一个亡国公主、一个通缉犯,一个连能不能活过明日都不知的人,又何必牵累他人?

她可以与任何人当朋友,因为她知,她随时能够抽身而去,唯独眼前的楚离歌……不能。

“楚公子。”她旋过身,想着要怎么将两人之间的恩怨给了结,谁知他却早她一步开了口。

“阿初,城郊外东边十里的沈家庄与你有什么关系?”

这话一出,云初夏整个人倏地绷紧,一双美眸冰冷异常。

然而楚离歌却似无所觉,又道:“你可是前朝后人?”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千面小娇娘最新章节 | 千面小娇娘全文阅读 | 千面小娇娘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