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娘钱满窝 第七章 一搭一唱下圈套 作者 : 莳萝

断断续续的哭泣声自南边的院子里不时传来,回荡在空中。

段允莲随着乔紘辉进到院子,听到这声音,嘴角不由得轻勾。

这乔歆可真是个能人,设计这么大一出戏,上演苦肉计,应该不只是单纯的想吸引乔紘辉这个父亲的注意,背后肯定有其他不为人知的目的。

但其目的究竟为何,他很想知道,正好趁着这机会好好探究一番。

乔紘辉领着各有心机的两人来到乔歆的屋子门前。

站在门边等候差遣的二等丫头一见到乔紘辉到来,连忙向前屈膝见礼,“奴婢见过老爷,两位贵人。”

一向儿女至上的乔紘辉听到女儿的哭声,心疼得不得了,想马上进到房内探视女儿,但熠王与国师与他一同前来,身为主人万万不能做出抛下客人如此失礼的行为,更不能直接领着两名外男直奔女儿闺房。

“你去请小姐过来花厅一趟。”乔紘辉交代完,做出请的手势,“熠王殿下,国师,请随下官至花厅用茶。”

乔紘辉引着两人进到小花厅,才刚落坐,训练有素的丫鬟们便火速送上香茗及茶点,而后飞快的退下,不敢多作逗留。

不一会儿,珠帘被撩开,接着一记带着委屈的声音传来,“爹。”

乔紘辉连忙放下手中茶盏,心疼的向前,“歆儿,爹听说了,你受了委屈。”

“不要紧的,爹,女儿没事。”乔歆捣着一边脸颊,咬着下唇摇头。

乔紘辉拉下她的手,看到她水女敕的脸蛋红了一边,一股气也跟着上来,对着一旁的丫鬟怒喝,“都是干什么吃的,没看到小姐脸肿成这样,还不去请大夫!”

“爹……”乔歆抬起头,眼眶含泪幽幽望着他,摇头,“爹,是我不让他们去请大夫的,大夫一来便知道是怎么回事,家丑恐怕就外扬了……”

“歆儿,委屈你了。”这么懂事的女儿,受了委屈还想维护他这父亲脸面,真是叫他又心疼又不舍,“没事,歆儿是姑娘家,脸蛋最重要,外人知道了就知道了,哪个人家家里没有那么一点破事。”

乔歆浓然欲泣,咬着下唇犹豫地望着乔紘辉。

忽地,熠王的声音自乔紘辉后方传来,“乔姑娘,乔宰相说的没错,姑娘家最重要的就是脸蛋,还是请大夫过来看看。”

她故作惊骇的睁大水汪汪的眼眸,看着坐在一边太师椅上的段允莲,“您……”

熠王旁边那个仪容俊美、气度超月兑的白袍男子应该是国师吧,他们怎么会跟便宜爹到她的院子来了?

“歆儿见过位熠王殿下跟国师大人。”她欠了欠身。

“乔姑娘请起。”国师抬手示意她起身,当她站起身,他看到她的第一眼:心下瞬间闪过一丝惊诧,她……

乔歆与国师对视了一下,就那么一眼,她的心突然剧烈的跳了下,一阵心慌笼罩心头。

国师的眸光虽然温和,但却瞧得她心底有些发毛,小心脏扑通扑通跳。

她可不算是正常人,在所谓的大师面前是很容易露馅的,希望国师的火眼金睛还未修炼到炉火纯青。

国师看着故作镇定的她,弯起好看的唇瓣轻笑,“乔姑娘心下定感到狐疑,在下为何直盯着你瞧。”

她微点下颚。

“乔姑娘不必紧张,方才在下在外头瞧见你这院子被一股不好的气场笼罩,便与宰相大人一同前来一探究竟,还请乔姑娘见谅。”

这姑娘的魂明显不对,分明是夺舍,可与身子却又是如此契合……国师隐在袖下的手指一掐,飞快算了几下,心下瞬间了然,原来异星是她……命定天缘,难怪……既是上天之意,他便不点破,周围一些作怪小人他顺手替她收拾了,助这两人未来顺遂些,也算功德一件。

“不好的气场?”乔歆心一紧,手心顿时泌出冷汗,不会是原主的怨气吧!

“是啊,歆儿,国师最擅长这一方面,他说有就肯定有。你别担心,国师定能将你这院子的污浊气场除去。”乔紘辉担心女儿抗拒,连忙解释,同时替国师打包票。

“爹,您别紧张,国师的威名女儿早有耳闻,自然是相信国师的。”国师深得皇帝的信任,她总不能当着人家的面说——我不信你这神棍,给我滚!

若这样做,国师恐怕会当场对着她喊出——妖孽哪里逃,还不快快现出原形!

她转头看向乔紘辉,却看到一旁的段允莲正用带着一丝兴味,彷佛看透一切的眸光直视着她,她心里顿时感到些许不安,转头避开段允莲过于赤果的注视。

左右张望看着屋内格局的国师突然开口,“乔姑娘,不知在下可否在这屋子四处看看?”

“当然可以,国师请。”她连忙收拾好不宁的心神,做出请的手势,心下却紧张不已。

“熠王殿下,您是否愿意与下官一同四处查看?”

段允莲沉点下颚,抬脚率先离开乔歆的闺房。

看着那两尊大神离去的背影,乔歆心下松了口气,不知道是因为国师的存在让她感到紧张,还是熠王那了然的眼神让她莫名不安,总而言之,她因为这两人的到来感到前所未有的惶恐。

待两人一出屋子,乔歆连忙抓着便宜爹的衣袖,“爹,这是怎么回事?熠王殿下跟国师怎么会突然到我这院子来!”

“歆儿,国师说你这宅子被做了手脚,爹便请国师帮你处理。”

“被做手脚!”

有人使用邪术针对宰相府里的人的事就不告诉她了,免得女儿担心。乔紘辉避重就轻的说着,“国师说只要摆个阵,移动一些格局便能化解,你无须担心。”

“原来如此。”看来她不是本尊这事国师并未看出,乔歆心下松了口气,随即想到什么,马上将两件事做连结,欲言又止的吐了一句,“难怪……”

裔紘辉一听就觉得有问题,心急询问,“难怪?难怪什么?”

“没什么,爹爹……”她吞吞吐吐地,让人听来就是有诸多隐瞒,“女儿只是最近睡得不太好,看了大夫,大夫说女儿精神有些损耗,养养就好……”

“精神损耗?这是怎么回事?是下人没有把你服侍好,还是你的那个什么风月社因为在草创初期,那些诗集卖得不好才有所影响?”说着说着乔紘辉掏出放在衣襟内的荷包。

她连忙制止,“爹,您上次给女儿的银子,女儿还未用完。还有,女儿精神损耗的原因,不是爹所猜测的那两项。”

爹不提她差点又忘了,她糊弄便宜爹说自己开的风月社卖的是什么诗词歌赋。

没有人嫌钱多,看到便宜爹那鼓鼓的荷包,她即使私库已经饱饱的了,两只眼睛还是免不了亮了一下,但现在可不是向便宜爹拐私房钱的好时机,只能心痛地放弃。

“听你这口气,应该知道是什么原因。”女儿眼底那一闪而逝的亮光他岂会看不见,自荷包里掏出一叠银票塞到她手中。

他对女儿的亏欠不少,若是金钱可以让女儿开心,能力许可范围内他绝不会亏待女儿的。

“爹,女儿最近夜夜作噩梦,总是梦见有人拿着像是簪子一样粗的针刺着女儿跟潇儿的身子,梦中潇儿哭得十分凄厉……醒来后,女儿身上总有像是被针扎一样的红点,所以女儿心里很不安……”她水润的眼眸充满不安,身子瑟缩了下。

“梦中被针扎!”乔紘辉脸色顿时沉凝无比。

“是的,女儿这几日总是被噩梦所扰,女乃娘曾经建议女儿上佛寺请大师加持,做场法会,可……”

“歆儿,别担心,这事为父会处理,不会再让你被噩梦困扰,你放心。”乔紘辉安慰着

女儿,看那神情,像是心底已经有计划了。

“女儿谢谢爹。”她连忙屈膝欠身,“让旧心了。”

“傻孩子,你我是父女,为父不担心你要担心谁?为父这辈子最挂心的就只有你跟潇儿,不要跟爹这么见外。”

“是。”

他的视线落在她依旧红肿的脸颊上,“一会儿为父会请大夫进府为你诊治,其余的事情不要担心。”

“不要,爹,女儿不想让外人笑话,毕竟我是您唯一的嫡女,却在府里被人甩巴掌,这不是一件光荣的事情。”她连忙摇头。

看着女儿隐忍的神情,乔紘辉更加不舍,但想着姑娘家脸皮薄,不想让人笑话也是薯可原,他吁了口长气,“好吧,就依你,不过记得让桂圆替你上药,姑娘家脸蛋是最重要的。”

“好的,爹,我不会忘记的。”

乔紘辉慈爱的模了模她的头,“你先在屋里休息,你的院子被做手脚这件事情不能轻忽,爹去看看国师查看得如何,有没有需要用到爹的地方。”

“好的,爹。”

乔紘辉交代了一旁的福娘跟桂圆一些事物后才转身离开。

与此同时,院子的另一角落,国师隐隐扯着一抹神秘的微笑,看起来就像是洞悉了一切。

一旁的段允莲皱眉,“你这一路上不停笑着,再不恢复正常,别怪本王一脚踹了你。”说着说着脚就做势要抬起。

“别,别!”国师连忙跳开,“允莲,我这一袭白衣被你踹一个大脚印,能看吗!”

“神秘兮兮的,还不快说,本王耐性不好。”

“前些日子下官夜观星象,发现您的红鸾星闪耀着耀眼光芒,下官仔细观察一番,赫然发现一颗从未出见过的异星出现在您的红鸾星旁边。两颗星子的光辉互相辉映,下官大胆猜测,这异星就是您红鸾星动的主因。您的良缘即将到来,且是天定良缘。”

段允莲给了国师一记白眼,“胡扯什么,本王这辈子红鸾星都不可能动的。”他的隐疾让他一点想娶妻的念头都没,这人又不是不知。

全天下的女人在他眼前都是一个样子,根本认不出谁是谁,娶了有何意思,岂不是跟那些兽物一样,只要是女的即可,他不是禽兽,做不出那种事。

“熠王殿下,不如我们拭目以待。”国师低眉浅笑。

段允莲嗤了声,对他的推测显然不信。

国师想起他此行的目的,关心问道:“对了,乔姑娘那边……”

“本王已经有计策可以让乔姑娘点头同意。”虽然用那事威胁一个姑娘家很可耻,但为了那些外文书,他不介意可耻一回。

“看来熠王殿下是胸有成竹,那下官就不替您担心了。”

“别忘了本王找你的原因,这事还得你推波助澜一番,否则不好成事。妇人最信鬼神之说,你只需看本王眼色行事,好好发挥你的角色即可。”

乔歆没有意料到,她爹前脚刚离开去找国师他们,熠王殿下竟然就又回到花厅。

看着段允莲,乔歆挂着一抹假笑,软软的问着,“熠王殿下突然回来,可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小女子?”爹明明就带着他们在院中査探,他为何会独自前来?

一定是找了什么借口支开便宜爹。

段允莲浅笑道:“乔大小姐很聪明。”他方才谎称东西掉了要回来寻,才先一步过来。

“谢谢熠王殿下夸奖,我外祖父也常夸我,不仅生得国色天香,更是冰雪聪明,秀外慧中,足智多谋,可惜是个女儿身。”她一手抚着脸颊,豪不客气地把自己捧了一番,“我也觉得我外祖父实在有眼光。”

他噎了下,还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姑娘,可以把自己捧成这般。

“想来熠王殿下也认同我外祖父的眼光吧。”

段允莲很想否认,但想到她认得那些外文,只能很不情愿僵硬的点头,“白山长眼光一向不俗。”

“我若是没有猜错,熠王殿下是为了翻译外文书的事,不过这事请原谅我无法答应。”

她每天忙着过滤收到的各种小道消息,还要跟柯氏母女谍对谍,哪有时间帮他翻译原文书。

他若有所思地瞟了她一眼,若无其事地道:“……你最好记住,只要我是我爹的女儿一天,就是这宰相府唯一的大小姐!”

她倏地瞪大眼睛,“你!”

他勾起一抹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本王在宰相府里闲逛时,不巧听到了这么有趣的一段话。”然后又像是想起一事,好心提醒她,“对了,甩巴掌那一幕很精采,乔姑娘。”乔歆恨不得冲上去咬死他。

站在她身后服侍的桂圆惊恐的瞪大眼,唉啧,完蛋了,怎么会被熠王给撞见!

这事要是被熠王抖出去,小姐在老爷心目中的地位肯定会大大下跌,还会被老夫人狠狠的训斥一番,甚至关到佛堂,没有出来的一天!

乔歆火速收拾好心头的震撼,深吸一口气道:“熠王殿下……”说吧,你的目的。

后面这几个字还没说出口,乔紘辉跟国师的声音就不远不近的传来——

“国师,小女这事可千万得拜托你……”

“事情包在在上,宰相放心,不用着急。”

“这事不解决,我可无法安心。你是知道的,我就这么一对儿女,自小不在身边长大,现在好不容易回到身边,自然着急。”

“宰相可真是位好父亲。”

“他们可是我夫人为我留下的这世间最珍贵的宝贝,不好好待他们姊弟,愧对九泉之下的夫人。”乔紘辉提起过世的白无瑕,脸上露出一抹落寞神色。

两人说话间已经进到花厅,乔歆后面那几句话也来不及说出口,若是被乔紘辉听到片段,他肯定会探究。

以他对皇帝的忠心程度看来,只要段允莲抬出皇帝,他很有可能会迳自替她应下这活。

谈话不宜继续,段允莲率先道:“我的东西已经找着了,你们那边情况如何?”

乔歆迎了过去,“爹,你们可査出是什么原因造成女儿这些日子无法安睡?”

“歆儿,赶紧向国师道谢,他答应会亲自出手解决这问题。”

“小女子在此谢过国师。”她连忙福了福身子。

国师虚扶了下,“乔姑娘不用客气,在下与宰相大人怎么说也是同僚,这事即使宰相不说,在下也会主动帮忙。”

几人一边说话,一边到桌边坐下。

“乔姑娘院子这股污浊之气,是人为抑或是自然形成?”段允莲端过一旁微凉的茶汤,隔着杯沿对国师使了个眼神。

国师微瞥他一眼,淡然的神色渐渐染上些许担忧,“乔姑娘,你这院子的气场有些复杂,除了人为因素外还有一股怨气,当中七分是人为,三分是过世亲人残留,就是这两种不同的怨气让你夜不安稳。”

“人为!”她瞪圆了眼,“国师,您的意思是有人作法害我?”这不就是传说中的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她才想着怎么揭破秋慧兰姊妹的阴谋,国师就来助她一臂之力。

至于国师说的那股怨气应是原主,对此她是一点也不担心,只要她善待乔潇,原主定不会对她如何。

“乔姑娘果然通透,一点就通。”国师点头,“乔姑娘不用担心,破解这法术很简单,今晚便可揪出幕后指使者。”

她双手捧心,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您这么说,小女子就放心多了。”

“法术这事简单,过世亲人所残留的怨气比较不好处理。”

“不好处理?”

“是的,这股怨气是由过世之人残留在阳间的不甘及怨念所形成,若是能做大功德回向给过世亲人,怨气就会自然消散。”

“大功德?请得道高僧到府里超度念经,这样可以吗?”她问道。

国师摇头,“这些怨念必须是众人发自内心的感念才行。”

方才他已经在众人不注意时,将原主那一抹滞留于阳世间的幽魂收了,念了经文助她前往轮回。

若是眼前这个取代原主活下来的异星能做出大功德帮助原主,相信来世定能出生在积善的富贵人家。

“所以要集合众人的感念之力,才能化解这怨念?”她秀眉皱起,“众人的感念要去哪里收集?”

“最好是能够造福众人的功德。”国师故作沉思。

“那我搬离这院子不就可以了,这样也影响不到我。”

“恐怕不行,乔姑娘已经在这里住上一些时日,不管是这股怨灵之气抑或是邪术之气皆已缠上你身,只要不处理,搬到哪里都一样。”

不会吧,这样她也太倒楣,没事惹了一身腥。“可是我一个小女子哪里有能力可以造福众人。”

段允莲开口了,“本王倒是有一个法子可以造福这天下学子,想来可以帮助乔姑娘累积功德。”

乔紘辉眼睛一亮,“熠王殿下您请说!”

“本王自海外带回许多外文书,乔姑娘不仅精通其文,更能朗朗上口。只要乔姑娘将其内文翻译出来,造福那些想学习外文的学子,岂不大功德一件。”

乔歆嘴角剧烈一抽,好啊,什么她院子有怨气!这国师跟熠王根本就是诈骗集团,这时她再看不出今天这一切是他们设的局就白活了。

一旁的乔紘辉没看到女儿脸色大变,眼睛骤亮,“熠王殿下说的没错,您带回的那些外文书,有不少学子想知道内容,曾经有几个书院的山长求到下官这里,希望能将外文书翻译成东麟文,可我们的使节只有几位稍微识得其中几篇内容,翻译出来的内文更是粗糙不通。只是……”

他突然想起一事,用着很疑惑的眼神看着乔歆,“只是,熠王殿下您说,歆儿她不仅认得那些外文,甚至可以朗朗上口?”

他怎么不知道他的宝贝女儿精通外文?虽然她一直住在外祖家,但这些年她每十日一封家书从不间断,他从未听女儿提起过这事。再者,熠王又是如何得知?

“本王在不染阁亲耳听见她为其弟朗读那些外文书的内文,同时逐字解释其意思。”

“原来如此。”乔紘辉恍然大悟,“只是,歆儿,你何时学会外文的,为父为何不知?”

乔歆将应付段允莲的那一套说词搬了出来。

“传教士?”

“传教士跟我们这里的和尚差不多身分,他们必须学习很多知识,十分博学多闻。”

“原来如此。”乔紘辉点头。

“乔姑娘,翻译外文书造福学子可是大功德一件。”国师再次提起。

她怒瞪了国师一眼,在心头咒骂着他,屁啦,大功德,根本是你们这对骗子所设下的圈套!

“宰相,不知本王这建议你觉得如何?”段允莲跳过乔歆,直接询问乔紘辉。

“下官相信歆儿一定会很乐意接下这件任务。”乔紘辉想都没想就直接替乔歆答应。

“爹!”乔歆激动的喊道,想制止他。

三人皆用惊诧的眸光看着她。

她知道自己突如其来的怒吼把他们吓到了,连忙扭着帕子咬了咬下唇装柔弱,细声地说着,“爹,女儿的文采不好,怕是做不好这事……”

“本王听说乔姑娘是白山长手把手教养大的,相信不会差到哪里。若还是担心,翻译出来后,本王自会请皇上下旨命翰林院的学士们帮你润饰,无须担心。”段允莲根本不给她任何拒绝机会,直接搬出皇帝老大。

“歆儿,熠王说的不错,为父也是这么想,你只需要把那些外文书翻译出来即可,之后的部分不用担忧。”乔紘辉认同的附和。

“可是……”

段允莲见她迟迟不肯答应,不动声色的向国师打眼色,让他先将乔紘辉的注意力引开。国师明了,向乔紘辉表示要借一步说话,将他引向门边。

段允莲这才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不疾不徐道:“可别让你那一巴掌白挨了。”

“你威胁我!”她倏地转头瞪着他,同样压低声音说道。

“是提醒,有国师护航,对于你想做的事情可以说是事半功倍。虽然本王不知你的目的为何,但应该与秋家姊妹半夜做的事有关系。”

“你监视宰相府?”

“本王自有门路可以知道京城所有达官贵人府里所发生的事情,无须耗费大量人力监视,更不会将珍贵的人力用来监视两个用邪术害人的蠢女人。”

她才不相信他说的。

看出她的不信,他幽幽吐出三个字,“千扇门。”

“千扇门?”

“一个专门收集情报的组织,跟你手下那些狗仔的本质不同。”

“你!”这熠王竟然连狗仔都知道。

“没有千扇门不知道的事,只要付得起钱,你想要任何资料都会在最快时间内到手。而本王什么没有,就是银子多,花点银子请千扇门的人将宰相府里的人彻底调查了一番,自然得知那对姊妹的所作所为。”

她眼尾剧烈的抽着。

“夜不安稳难以入眠……”他虎口抵在下颚,揣测,“那事同时影响乔潇,你们姊弟自小相依为命,乔潇可以说是你的命,你任何事都可以不计较,但涉及到乔潇的安危,就没有什么情面可说,想来你是打算借口噩梦连连来带出此事。”

她的怒气顿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慢慢消下,这个熠王是鬼吧,只不过看了场戏便能将她的计谋推敲得一清二楚,是她的计谋太简单,还是这个人太精明?

看着她有些泄气的表情,不知怎么的,段允莲心头竟然一乐,“看来本王猜的八九不离十。”他如桃花花瓣般嫣红的双唇一弯,好心的大放送,“需要本王告诉你,她们姊妹将东西藏在哪里,好让你领着乔宰相将那肮脏物翻出吗?”

他修长好看的手指往国师的方向指去,“本王也可以让国师帮忙,令你即将进行的事情更有说服力,甚至让国师半夜领着你爹亲自来个人赃俱获。”

看着他那副得意的神情,她真恨不得张口咬死他,可他说的没有错,有国师这块金字招牌在,便宜爹说什么都会相信的。

借国师之手,很可能能够一口气将秋家姊妹连同乔娇娇赶出府,比她自己小心计划着每一步,最后可能只是让爹对她们母女感到失望,所得到的效果来得更为立竿见影。

一想到这里,她火速收拾好沮丧的心情,彷佛原地满血复活,开始与熠王迂回,“请人办事前总需要给对方一点甜头,是吧。”她双臂抱胸瞥他一眼,“对方自会看够不够甜,再决定是否同意。”

段允莲浅笑了下,“本王一向不会亏待替本王办事之人!”他的眸光落在她依旧红肿的一边脸颊上,“本王今晚便会如你所愿。”

说完站起身去寻一旁的乔紘辉与国师。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娘钱满窝最新章节 | 娇娘钱满窝全文阅读 | 娇娘钱满窝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