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掌柜的选择 第三章 作者 : 菲比

第三章

人声鼎沸,几乎位于皇城的所有织品商家全聚集在秦家大宅院里。

大商贾们带着奴仆快步走入竞标会会场,一面虚伪地向敌手问好,一面左顾右盼,只要秦大将军步入会场,就准备上前嘘寒问暖一番。

秦凛爱穿着平时着装的裤装,黑底绣上金色麒麟的布花让她看起来英姿勃发。

她望着人山人海,心底为自己喝采。

虽然她早已属意第一绣坊来承揽业务,但是依旧得发出招标消息。

而这是她接手这份工作的第一次活动,没想到就能办得如此成功,让她心底着实松了一口气。

“小姐,您说寿掌柜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有来?”晴天踮起脚尖张望着,努力在人海中找寻寿庆非高大的身影。

“他说他会来的。”秦凛爱现下也是万分着急。

看着日晷一格一格地向前推进,距离竞标时间就快要到了。

她想,他向来不是个爱开玩笑的人,做事一丝不苟的他应该会说到做到吧?

蓦然间,秦凛爱回想起那日他的要求,双颊忍不住晕红了起来。

她真不知道自己是哪来的勇气,在他准备赶她离开时,急忙脱口允诺,现在忆起,她只感觉到自己像个毫无节操的女子。

但是……若她的第一次给了他,她想,她绝对不会后悔的。

毕竟她已打定主意不嫁人了,准备在家里当个老姑婆,与弟兄们一起为国家安危而努力。

所以把自己允了他,就当成是圆了孩提时的梦想,让她不至于到垂垂老矣时才开始后悔。

只不过当她回想起那日他听闻她的允诺后,俊颜瞬间垮下的模样,冷意由脚底窜出。

她真的不懂,既然条件是他开的,那她答应为何又会遭到他的白眼呢?

“小姐,您看,那是寿掌柜吗?”晴天拉着主子的手,兴奋地指向前方。

晴天已经五年没见过寿庆非了,但是前方那高挺的人影,模样与年少的他有许多相像,让晴天一眼就认出来。

被打断思绪的秦凛爱顺着晴天的手指瞧去,只见寿庆非身着白衣,负手缓步走入会场。

“是他,他真的来了。”秦凛爱嘴角扬起微笑。

她还以为两人前几天的不欢而散会让他不想依约前来,但事实证明,他总是个说到做到的大丈夫。

“这不是寿掌柜吗?”一名中年男子发现寿庆非,随即迎了上去。

“陈老板,许久不见了。”寿庆非浅浅勾起微笑,在艳阳下,他黑亮长发随兴紮起,正闪闪散发着光泽。

“没想到寿掌柜也会来参与竞标。”陈老板嘴角虽扯起笑容,但心底可是在淌血。

寿家与秦家向来友好是众所皆知,虽然近年来两家关系似乎有变淡的迹象,却无法磨灭旁人对两家的印象。

而今日寿庆非的前来是否表示,这竞标活动早已内定?

寿庆非怎会不知晓陈老板话中有话,他动手拨了落在额前的黑发才说话,“有赚钱的机会,第一绣坊怎么会缺席?”

“但是我怎么听闻第一绣坊已经改了营运方针,只做民间的织品买卖,已经不接官府的订单了呢?”难道他的消息有错吗?

“第一绣坊是改了营运方针没错,但是这回官府下的订单十分庞大,让我们也跃跃欲试。”寿庆非完全没有晚辈的低姿态,他像个野心勃勃的商贾,准备鲸吞这块大饼。

“原来如此,那咱们就互相勉励了。”陈老板垂了下肩。等会他得要拿出最好的货色与最廉价的价钱,才能打败业界最富盛名的第一绣坊了。

“嗯!”寿庆非向来就不爱参与工会活动,所以对这些同业的人没啥交情,自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沉默在两人之间发酵,让陈老板有些不自在。

这时,陈老板尴尬的笑了笑才转身离开,将高大的他留在原地。

寿庆非狭长双眼望着广场上聚集许多同行,他没有上前寒暄的打算,只想独自一人等待竞标会开始。

在人海中,很轻易地,他望见了秦凛爱向自己瞧来的模样。

她一定很担心他会毁约吧!

他真不明白自己,他早已打算不再搭理秦家的所有事物,就连秦家三位公子他都可以佯装没瞧见,但是唯独她……

他却无法毅然决然地拒绝她期待的小脸。

他嘲笑自己的无能,五年前他在母亲的灵堂上不就狠狠地发过誓,今生今世不再与秦家人有往来。

但毒辣的誓言却不敌她的一个拧眉、一声叹息。

“寿掌柜,您来了呀!”晴天兴奋地拉着自家小姐,穿过层层人群来到寿庆非面前。

天呀!五年不见,小姐的寿哥哥又长得更高、更俊了呢!

“嗯!”寿庆非眼神越过矮他一大截的晴天,将目光放在秦凛爱白皙的面容上。

她真是天生丽质,半年来的艳阳下操兵都无法破坏她雪白肌肤一分,她依旧是如此完美无瑕……

寿庆非突然回过神,不着痕迹地将赞赏目光由她脸上移开。

他在干什么!明明说好这次帮忙只是为了羞辱她,怎么能看着她而忘神。

秦凛爱瞧他不语,只有开口说话。

“寿掌柜,这边请,我带您去前面坐着。”秦凛爱扬起浅笑,准备当个称职的主事。

她明白晴天依旧将他当成以前的寿庆非,但她却没有说实话的打算。

自从日前的两次见面,秦凛爱早已明白,他不再是那个会护着她、宠着他的庆哥哥,只是第一绣坊的掌柜罢了!

“谢谢。”寿庆非跟在她身后走着,望着她将及腰黑发紮成一束,在走动中摇晃,目光怎样也移不开来。

虽然她身上没有时下女孩习惯挂满的垂坠饰品,但是在他眼底,她的浑然天成更是吸引他的所有注意力。

那过分火热的视线一直到她转过身,粉色唇瓣绽起甜美弧度后,才急忙收起。

“请寿掌柜上座。”秦凛爱将最前方的位子留给他。

寿庆非没有回话,仅微微牵起嘴角撩袍而坐,然跟在他后方的伙计们随即站在他身后,随时待命。

“那我去忙了。”秦凛爱的眼望进他深如古井般的眸后,旋即别开。

寿庆非依然无语,秦凛爱只好扯起笑容转身离去,接着修长身影消失在人海之中。

不到半盏茶的时间,秦大当家也就是秦凛爱的大哥秦凛皓由里头走了出来,拱手同参与竞标的商家们打招呼。

这时,秦凛皓诧异地望见坐在上位的寿庆非,嘴角扯起礼貌性笑容。

他以为么妹说寿庆非允诺参与竞标只是随口胡诌,事实证明她所言不假,寿庆非竟然真的来参加了。

只是么妹究竟用什么方法请他再度踏入秦家大宅,做哥哥的他万分有兴趣知道。

毕竟寿、秦两家在五年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当事人之一的寿庆非会不计前嫌出现在这里,秦凛皓真的想明白其中原由。

“今天很高兴看见各个商家拨冗参与竞标,在下话不多说,就请商家们依序取出样品让在座各位评监。”秦凛皓中气十足地说完话,站在他身后的一名奴仆便取出一只箱子让商家们抽取顺序牌。

不消一会,参与的三十位商家决定顺序后,竞标会就此开始。

“年记织品坊带来的是蚕丝制成的单衣,请各位监赏。”年记织品坊的老板招来伙计,要他快快展示出本坊的得意之作。

当雪白单衣呈献在众人面前时,无不是一声声的惊呼,让年记老板可是洋洋得意。

“接着是我们与邵记铸铁行合作制成的铠甲样品。”年记织品坊老板急忙又招来伙计,让铠甲样品轮流传来监赏。

这时,又是一声声的赞赏,让他感觉志在必得。

“那现在有请第一绣坊的寿掌柜。”秦凛皓摸过年记织品坊提供的两项样品后才开口说话。

其实秦凛皓早已迫不及待要瞧瞧第一绣坊的产品。

在他还身处于冲锋陷阵的年少时,他曾穿过第一绣坊出产的轻薄单衣以及特制的铠甲,那舒适的感觉让他久久无法忘怀。

因此么妹开口说要请寿庆非参与竞标时,他心底虽有万般怀疑,却是乐见其成。

寿庆非知道换他上场,于是缓缓站起身来到会场中央,“在下是第一绣坊掌柜寿庆非。”

寿庆非话落,跟在身旁的伙计急忙取出样品呈现在秦凛皓面前。

秦凛皓接过样品,粗糙大掌摸着滑溜的布面,那触感更胜以往。

站在大哥身旁的秦凛爱也将头凑了过去,只见雪白中带点鹅黄色的衣料闪闪发着光芒,不需要她探手抚摸,她用肉眼就可知道这材质有多么上等。

“此单衣是采上等蚕丝制成,里头不含一丝染料才能让布料通透,十分适合穿在厚重铠甲里面。”寿庆非不疾不徐地说话。

接着伙计又取出银白色铠甲呈现至秦凛皓面前,先让秦凛皓试试触感。

“这铠甲十分轻薄,刀剑会不会轻易地就能穿透?”秦凛皓取过铠甲,发现原先应沉重无比的战袍竟然是如此轻盈。

寿庆非扯起浅笑,毫无预警地快步向前,俐落地抽出一旁护卫腰上的利剑,然后重重往秦凛皓手上的铠甲一砍……

锵的一声,清脆响音在大厅里响起。

这时,众人无不屏气凝神,呆呆地望着寿庆非与秦凛皓。

“铁片是侯门冶铁行所精心制成,采用常人无法想像的高温所淬链而成,其延展性十分优良,不仅可以打成薄片却依旧坚硬无比。”寿庆非单手一抛,将剑抛向护卫,冷然的口吻没有高低起伏。

“原来如此,第一绣坊果然是名不虚传。”秦凛皓将手上丝毫没有刮痕的铠甲递给一旁小厮,面容中找不到利剑突然朝他袭来的慌张情绪。

“感谢秦大将军的赞美。”第一绣坊出品的衣料在业界是一等一,寿庆非根本不怕会被其他想以低廉价钱而取得订单的商家比较。

况且,他只允诺秦凛爱会参与竞标,可没说自己会志在必得。

“货真价实,寿掌柜不必谦虚。”秦凛皓将样品传了下去,让商家们轮流评断。

“第一绣坊还是得感谢秦大将军夸赞。”寿庆非扯起一边嘴角望着秦凛皓,毫无畏惧的眼神说明了他的勇气。

“寿掌柜客气了。”已经有多久了,秦凛皓没有跟多年好友相望谈话。

“只不过这上好蚕丝与铁片价钱不菲,只望秦大将军等会看见价钱可别诧异。”寿庆非根本不在乎接不接得到订单,毕竟光民间的订单就让第一绣坊忙得人仰马翻,所以他根本不求这次交易是否成功。

“我明白。”秦凛皓也扯笑回话。

站在大哥身后的秦凛爱被寿庆非的话惹恼了。

寿庆非不想接这订单的意图太过明显了吧!

各个商家都还未亮出价钱,他怎么就开始长他人志气。

“小姐,您看,寿掌柜真是快人快语。”晴天在秦凛爱耳边说话。

她可是越来越赞赏寿庆非了,毕竟只有豪气干云、光明磊落的男人才配得上她的小姐。

“是快人快语没错,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小姐话怎么说到一半呢?晴天偏头不解。

“没什么。”秦凛爱轻摇头。

只不过他就这么不愿意出手帮她吗?虽然她早已与大哥达成协议,只要第一绣坊出价,秦家绝对会接受,并且把订单交给第一绣坊去做。

但是寿庆非会不会乘机抬高价钱,打算让秦家就算想下订单都无能为力?

毕竟这是公开的竞标场合,太过偏袒第一绣坊只怕会招来非议。

寿庆非接收到秦凛爱娇怒的眼神,嘴角扯起微乎其微的浅笑。

他就是故意的怎样?他这个人向来公私分明,赔钱的生意没人愿意做,而他当然也愿意不做。

于公,第一绣坊所采用的材料是一等一的好,价钱高出鱼目混珠的商家许多是不争的事实。

于私,寿家早已打算与秦家划清界线,所以他根本没有优惠秦家的打算。

所以他这话可是事实,而非恶意搞破坏。

约莫三十位商家呈现出样品后,秦凛皓心底早已有了所属,然而站在身后的胞妹当然也有属意的商家。

但寿庆非究竟要开出什么样的价码,秦凛爱心里完全没有底。

倒是寿庆非气定神闲的模样,看得她有些恼怒,又有些忧心。

接着一名奴仆将木箱一一送至各个商贾面前,要他们将手中写好的竞标价格放入箱中,让一旁公布价目的奴仆缮写。

不到半盏茶的时间,一张对开宣纸上依价钱高低将商号及出价金额写了出来。在场所有人全聚集在前方,七嘴八舌的讨论着。

“是我得标了!”开价最低的林老板开心地手舞足蹈。

“你开的价钱当然低了,用这么烂的布料能花你多少成本。”心有不甘的陈老板在一旁说风凉话。

秦凛爱这回可着急了,寿庆非开出的价格不菲,三万两银子做成八万精兵的单服与铠甲未免也太贵了吧?

她站在大哥身后,就像只热锅上的蚂蚁,只差没急得跳脚。

大哥明明就答应她的呀!只要寿庆非肯接手,秦家绝对会把订单交给他。

但是现在事情发展成这个地步,大哥为什么还没有开口说话?

就在林老板自行宣布得标后,闹烘烘的人们渐渐消声,一一返回方才的座位坐定。

此时,秦凛皓总算开口。

“很显然的,是林老板开出的价钱最低。”秦凛皓将目光放在林老板脸上,嘴角扯起浅笑。

“大哥……”秦凛爱可急了,她在大哥身后小声喊着。

秦凛皓微举起手,要么妹别插话,接着伸手取过林老板提供的样品,“林老板,你衣服的质料未免也太差了。”

“这……我看还好吧?”林老板一脸尴尬。

“是还好吗?我对衣物不太熟悉,要不就请织品工会的会长王老板来评断一下。”秦凛皓示意让奴仆将样品送至王老板手上。

王老板左右看了看样品,动手摸了摸又再闻了闻,最后才下最中肯的评断。

“我看这料子质地差,将士们时常穿着厚重铠甲在艳阳下操兵,想必这单衣穿上身不只不能吸汗,还可能会将热气闷在里头。”

秦凛爱扬起浅笑,心底直为王老板的诚实喝采。

而当她的目光带着不经意望向寿庆非时,只瞧见他一脸无所谓地端坐在椅子上,彷佛这些事情根本与他无关。

但秦凛爱无暇再多去揣测寿庆非的心思,因为下一刻秦凛皓又开口说话。

“王老板,那请您说说,在场的所有样品中,谁的产品最适合当弟兄们的衣物?”

“当然是第一绣坊的产品,我光看那单服样品质地轻柔,而且十分透气,真的非常适合将士们使用,且侯门冶铁行出产的铁片之精良又不在话下。”王老板虽也有参与竞标,但他却无法公然说谎,因为在座的人大都是衣料方面的专家,谁的东西好、谁的东西差一目了然。

而寿庆非提供的样品是最上等的,这点无庸置疑。

太好了!王老板真是大好人!秦凛爱在心底大声叫好,但是一切的决定还是在大哥身上。

虽然她负责打理弟兄们的衣物,不过太过庞大金额的竞标她无法做主。

“感谢王老板的不吝指教。”寿庆非站起身拱手笑道。

“既然王老板都这么说了,那我决定将订单交给寿掌柜的第一绣坊。”秦凛皓勾起浅笑,“林老板,这回的竞标活动虽然贵坊开的价钱最低,但是很抱歉,我无法将订单交给你。”

“怎么会呢?第一绣坊的产品向来有口皆碑,能与第一绣坊同台竞标就是我的荣幸,绝对不会感到抱歉。”林老板赶紧起身说话。他看秦凛皓鹰眼往自己一瞧,都吓得颤抖不已,哪敢说什么不公平的话语。

“感谢林老板谦让。”寿庆非扯起淡笑,面容中完全找不到得到大量订单的兴奋情绪。

“既然如此,这回的竞标活动就到这里为止,感谢各位商号的参与,若是下回还有活动,还请诸位拨冗参加。”秦凛皓拱手说话,随后示意奴仆们恭敬送走各个商贾,为竞标会画上句点。

秦凛皓一离开座位,各个商贾便开始纷纷离席,顿时,会场显得嘈杂与凌乱。

秦凛爱在走动的人群中很轻易地就发现寿庆非的身影,她加快脚步走了上去。

“寿掌柜请留步。”

她站在他身后,见他高大背影顿了一下,之后慢慢转身。

“有事吗?”

他冷淡的眼眸盯住秦凛爱,但她可是没有在怕他的,开口就是要求,“明天……我到绣坊去找你好吗?”

“做什么?”

“我想跟你讨论一下这次订单里的细节。”

“你上回交给我的明细都写得十分清楚,就没必要再多做讨论。”接下秦家的订单已经是他的底线,他不想再与秦家人有更多的接触。

尤其是秦凛爱!

“可是……”寿庆非的拒绝让秦凛爱的心狠狠地被撞击,但越挫越勇才是秦家人的美德,“这是我第一次接手这份工作,这也是我接手这工作后的第一个任务,所以我想要从头到尾都参与,就请寿掌柜体谅我。”

秦凛爱抿唇,她的心是愧疚的。

其实,她说的话与事实有些许出入,只是她怎么也说不出口。

她想要藉由这份工作与他更加接近。

她想要藉由这份订单与他回复往昔的关系。

秦凛爱早就知道,她与他不再是以前的他们了。

而她也早明白,五年前的那日,她的转身离去让她悔恨不已……

如果可以,她能为了他用尽所有力气、抛下所有自尊,只求他能再给她一个机会。

就算只有一丝丝的机会,她都愿意付出所有。

秦凛爱的坚定表情映入寿庆非眼底,让他静如死海的面容微微地有了些迟疑。

他不语,当两人对望多时,他慢慢地从她娇美脸上发现,坚强在她脸上逐渐崩塌。

“明日辰时,我在绣坊里头等你,你就与我一同去取丝线。”寿庆非的话语脱口而出,连他自己都感到诧异。

他真的痛恨自己的无能,怎么只要她开口,他总会允诺?

“真的?”寿庆非的答应让秦凛爱喜出望外,她瞠大晶亮水眸望着他,粉嫩双唇绽出笑花。

寿庆非没有回话,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又该死的因为她的粲然笑容而愉悦。

不行!他得要离开。

他不能与她有太多的接触,要不然他会不断将底线往后退去,退到连他的坚持都化成灰烬。

“我走了。”寿庆非开口。

他不给她回话的时间,跨出长腿缓步离开。

秦凛爱望着他高挺的背影,心底如薰风微微地拂上她心田。

她明白自己的,就算她与他无法相守,她也想同他当个普通朋友。

他们可以一起分享生活、一同谈天。

她一定还可以倾听,听他说着关于他深爱的女子的事情。

笑靥,绽开在秦凛爱的白皙双颊上,但她却浑然不知。

站在远处的是她的大哥与大嫂,此时正用着担忧眼光瞧着。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冷掌柜的选择最新章节 | 冷掌柜的选择全文阅读 | 冷掌柜的选择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