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总裁大人 第三章 作者 : 安祖缇

第二章

时间悠悠过了三个月。

萧谨悦如同往常的上班、下班,日子过得虽然简单,倒也没什么烦心事发生。

只是偶尔,还是会想起那一晚的特殊经历。

在她平淡的人生,竟然会有一夜这种事发生,对象还是公司的总裁,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之外了。

那天早上她匆匆回家,洗澡的时候,唱了一晚KTV的潘瑟思两人也回来了,听到浴室淋浴声,立刻兴冲冲的过来门口询问,后来跟靳晨朗去哪了。

她撒谎:“没有啊,就直接回家了。”

“他没有带你去哪吗?”

“我喝醉了能去哪?”她虽然心虚,但还好人在浴室里,加上门板隔着,因此没让她们看出端倪。

“譬如上旅馆啊。”

潘瑟思跟乔茜不约而同嗤嗤笑起来。

萧谨悦心头一惊。

还真被她们料中了。

“没有啦,想太多。”莲蓬头不小心被过于心虚的她弄掉了,幸亏她反应快,在触地的刹那快速拉回来。

“那有留联络方式吧?”乔茜问

“我回家就直接上楼了,没有留。”

“你真的是很不懂把握机会耶,亏我们一直制造机会给你。”乔茜翻了个大白眼。

萧谨悦也在浴室内翻白眼。

“早知道就我自己去把了。”乔茜不胜唏嘘。

“我要把他旁边的位子让给你,是你不要的。”

萧谨悦心想乔茜是保险业务,目前年收入已经是她的两倍,潘瑟思则是铁饭碗公务员,再怎么说,不管钱还是工作都比她更接近靳晨朗。

就像那时程殊翰还说过,如果她是公务员的话,母亲就不会嫌弃她了……虽然这可能只是他劈腿的借口,但也许他心底就是这么想的。

怎么又想到他了?

萧谨悦生气的暗咒自己!

她决定从这一个时刻起,只要一想到程殊翰就打自己一巴掌,因为脸痛应该就会比较快忘记了吧。

“这么好的一块肥肉也不好好把握,真是暴殄天物。”两个人很是无奈又扼腕的回房间了。

之后,她们未再聊起这件事,但还是想要去同家夜店看能不能再遇到那位总裁,萧谨悦实在是吓死了,不断找理由拒绝,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这三个月时间内,萧谨悦只看过靳晨朗一次,是远远看见的。

他那时跟业务部的经理边走边说话,萧谨悦看见他时心一惊一跳,飞快地转身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虽然他不见得认得出她来,毕竟去夜店时有特别装扮过,而她平常上班除了防晒粉底以外,几乎是素颜,搞不好他也视作一夜没放在心上,早忘了她的长相,但她就是作贼心虚的能躲就躲。

她喜欢这个工作,她并不想辞职。

还好总裁办公室在楼上,且他很少下来,碰面的机会微乎其微。

客服部下午三点会有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不过是轮流休的,分成两批,萧谨悦是第二批,也就是三点十五休息到三点半。

萧谨悦常会趁这个时间去楼下的便利商店买个甜点跟米浆回来。

他们上班时间是可以吃东西的,不过必须得在没有电话的空档。

提着买好的东西,里头还有同事李砚琳拜托的卫生棉,她站在电梯前等电梯下来。

两耳戴着无线耳机听音乐的她未听见脚步声走近,直到有人声传来。

“……这与实体颜色差太多,你再请资讯部门处理一下。”

“好的,总裁。”

听到总裁二字,萧谨悦背后瞬间寒毛直竖。

这个总裁不会是她家总裁吧?

而且就站在她旁边?

她小心翼翼地慢慢转过头去,美丽的杏眸偷偷往上抬,一个不期然,就与对方四目相接,她暗喘了口气,迅速低头。

还真的是靳晨朗!

而且他们刚刚是不是对到眼了?

她飞快地一模身上的识别证,塞进背心的口袋里,以免被看见是同公司。

不用紧张不用怕!她告诉自己。

他不会记得你的,夜店那么昏暗,妆又那么浓,现在的自己只涂了一层粉底,几乎是脂粉未施,很难联想在一块儿的。

而且那种情况发生的一夜,她相信他也会当作不认识的。

虽说如此,她的心还是紊乱的跳,偷偷伸手入另一边的背心口袋,想把手机的音乐声调小,却不小心按错按键,差点爆破耳膜。

“啊!”她尖叫了声,飞快拔下耳机。

自耳机传出的声音,大的都可听清楚歌词。

她慌乱的拿出手机,想把声音关小,却不慎把耳机掉落了。

她手忙脚乱地找着音量按键,一边蹲去捡耳机,但一只修长大手早了她一步。

尊贵的总裁帮她捡耳机了。

她抿着唇,提着心,苍白着一张小脸,慢慢地把手伸出去,靠近朝她伸来的手。

“谢谢。”她小小声地说,故意把嗓音压沉,毕竟她甜甜的嗓音算是有辨识度的,就怕他听出来,头不敢抬,快速把耳机塞进口袋里。

电梯来了,靳晨朗做了个请进的手势,她僵僵一笑,摇头,请他先进去。

靳晨朗没有推托的与业务部经理踏进电梯,后进的萧谨悦下意识就帮他们按了电梯楼层——十八楼。

按下之后的手指顿时一僵。

虽然刚才她反应快的把识别证塞在口袋里,可以按其他楼层假装她是其他公司的员工,但这个动作不就表示她晓得他们是谁了吗?

崩溃的闭上眼睛,听见后面传来疑问,“你是同公司的?”问的还是靳晨朗。

死了!

“是……”她低头转身打招呼,“总裁好、经理好。”声音仍是压低的。

“哪个部门的?”靳晨朗又问。

“客服部……”

“做多久了?”

“三……三年。”

“在客服部做三年不容易。”靳晨朗轻笑,“毕竟常被骂。”

“没有没有,我们公司的东西好,很少被客人骂。”萧谨悦僵笑。

“她求生真强。”靳晨朗笑对一旁的企画部经理说:“不敢说公司坏话。”

一旁的经理附和,“年轻人能待上三年也不容易。”

萧谨悦只能拼命摇头,笑容僵硬。

“你叫什么名字?”

萧谨悦喉头一噎。

“我……呃……”瞳孔惊惶的震颤。

“别怕,看在你说公司好话的份上,是要帮你加奖金。”

奖金?

好诱惑人!

“萧……”不对,虽然他好像没认出她来,但万一他记得名字呢?毕竟能当总裁的,而且还是独自创业,脑袋肯定不同一般。“李砚琳。”

李砚琳是坐在她旁边的同事,与她交情挺好的,也是请她买卫生棉的那一位。

就把奖金加给她吧。

“李砚琳。”靳晨朗彷佛在咀嚼这三个字般的复诵一次。“帮我记着。”他叮嘱一旁的经理。

“好。”经理答应。

“你没有按你的楼层。”靳晨朗伸长手来,几乎擦过她的颊面,在“17”的数字按下。

这个时候电梯已经到达十四楼了。

他没有擦古龙水,但有好闻的香皂味,气味很是清新。

“谢、谢谢总裁!”碰触到他袖子的耳朵一片麻。

“不客气。”

电梯来到十七楼,梯门一开,萧谨悦忙不迭跨出去,本想赶快开溜,但又想起她刚才报的是李砚琳的名字,万一因此害人家落给总裁不好的印象,那还得了,只好恭谨的站在梯口,等着梯门合上的时候。

“对了,”靳晨朗忽然又问,“你刚说你叫萧谨悦,对吧?”

“对……”咦?

错愕抬眼,与靳晨朗怀有深意、带笑的眸相触。

好久不见。他以口型无声的说着。

水眸惊恐地瞪大了。

“总裁,刚才那名员工说他叫李砚琳。”一旁的经理提醒。

“我知道。”

靳晨朗浅浅一笑,走出电梯,踏上十八楼的楼层地板。

那日早上他一醒来,就已不见萧谨悦踪影,未留只字片语,却留下了两千块的房费。

看着那两张蓝色纸钞,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摆明着,与他划清界线。

他原本还存有一丝希望,仔细检查过两张纸钞,妄想她在上头留下电话号码。

可两张纸钞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

他心中很是惋惜。

他只知道她的名字,在一家私人公司当客服,前不久才失恋,其他一概不知。

他懊悔没有在夜店时,先要了联络方式,现在,茫茫人海是要从何找起?

他对她是有好感的。

她的眼神既纯真又清澈,晓得他的工作来历,也不像其他女人在刹那间双眼放光,好似野狗面前掉了块肉,迫不及待想要叼起吞吃入腹。

而且她很热爱工作。

自己本身可算是工作狂,因而中意这样热爱自己工作的女孩,相信彼此间在工作上会有同理与理解。

毕竟他以前常被女友埋怨,只顾着工作,不顾她。

但若是下班时间也就罢了,上班时间也要求他讯息秒回,陪她聊天,他怎么可能受得了。

因而恋情常无疾而终。

不过,她是在床上把他当成谁了?

虽然她没有喊过名字,但想起她泪眼汪汪的那一句——“不要离开我”,莫非是把他误认为前男友?

也是因为如此,所以才会一醒来就急忙离开,不留半点讯息。

因为认错人了。

难怪要划清界线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总裁大人最新章节 | 我的总裁大人全文阅读 | 我的总裁大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