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拒婚夫的洞房夜 第十章 作者 : 青微

这一觉睡得香甜,徐梓瑶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的彻底。

房间里只有一盏微弱的烛火,她甚至看不清楚段景川的脸,却还是一眼就认出床边的男人是他。

“醒了?”段景川扶起她,“饿了吗?”

徐梓瑶有点不好意思,“饿了,我睡了多久了。”

“一个多时辰了。”

“这么久。”

段景川没笑她,扶她下了床,又躬身,要帮她穿鞋。

“不用,我自己来。”徐梓瑶脸热,她想把脚收回来,可男人力气那么大,就那么自然地捧着穿上了鞋。

“刚才大嫂说饭做好了,还在锅里热着,饿了我带你去吃。”

“好。”伸手捂了下燥热的脸,徐梓瑶亦步亦趋跟着他走,一出门被吓了一跳。

她刚才睡着还不担忧,现在出了房间才觉得害怕,四周黑漆漆的,院子里也没点灯笼,只有两个房间里有微弱的烛火,此刻月亮被云彩挡着,就连月光都很暗,还有呜呜的风声,她第一次在这种地方住,下意识就退了两步,又赶紧快走两步贴紧了段景川。

男人握住她的手,把她湿漉漉的掌心完全包裹住,“跟着我,不用怕。”

“好黑。”徐梓瑶紧紧挨着段景川,一步都不敢离开,去另一个房间都没几步路,却觉得磕磕绊绊,“怎么会有这种地方。”

“边城多战,民生艰难,能吃饱已经不易,习惯就好了。”段景川沉声说道:“宁州不比京城,去了也会艰苦些,你能受得了吗?”

“我不怕。”她回握男人的手。

段景川在黑暗中微笑,紧紧握住了徐梓瑶的手,带着她穿过黑暗,到了另一间屋子。

比如她刚才睡得地方,这间房子就大得多,里面是同样简陋的床,外面有一张桌子,上面摆着碗筷,旁边就是灶坑。

妇人正在收拾,昏暗的环境也不耽误她干活,看到夫妻俩笑了,“醒了,我还担心饭凉,刚热了一遍,赶紧来吃。”

“多谢大嫂。”段景川扶着徐梓瑶坐下,又挨着她坐下。

“别说谢,刚才还收了你那么多银子,更不该说谢了。”妇人有点不好意思,“公子银子给的太多,你还是拿回去吧。”

“应该的。”段景川不动声色,“劳烦大嫂把饭菜端来,内人一路上没吃什么东西,饿坏了。”

被他这么打断,妇人也不再说银钱的事情,走去端饭菜。

徐梓瑶借着烛火看男人,凑到他身边,唇角微扬小声说道:“将军好体贴呀。”

段景川擦拭木筷的动作顿了一下,表情柔和许多。

这一次的将军听起来软软糯糯,是撒娇,比赌气听着顺耳太多,让他心情都好了几分。

他想开口,却不知道说什么,此时妇人端着个带缺口的陶瓷大碗过来,上面是野菜炖肉,十分简单,却香味扑鼻。

徐梓瑶被这香味引诱得咽口水,又怕被段景川发现。

“赶紧吃。”妇人放下菜,又去拿了两个饭碗,里面是蒸好的黄米。

这样的吃食对山野人家来说十分奢侈,妇人是用了心的。

段景川接过碗,“多谢,大嫂一起来吃吧。”

“别客气,赶紧吃,我吃过了。”妇人笑呵呵地,怕他们不好意思,站起身要出去,“我得帮你们把马喂了,明天好赶路,你们吃吧。”

“多谢。”

妇人摆摆手出去,徐梓瑶这才拿起木筷,可她看着碗里切得十分豪迈的几大块肉,却无从下手,这刀法当真太粗犷,不好下筷。

昏暗中也能看到她手足无措的样子,段景川压下嘴边的笑意,帮她把肉夹成许多小块,送到碗里,“吃吧。”

徐梓瑶看他一眼,“你也吃。”

“嗯。”

段景川吃法比她干脆的多,直接一分四块吞到口中,就着黄米饭咽下去。

徐梓瑶没见过这种吃法,也不敢想像别人这样做会是什么样子,自己必然会觉得粗俗,不愿多瞧,可段景川这样做她却不觉得粗鲁,反而觉得比平时不言苟笑的时候更迷人。

这才是他,西北边城养出来的大将军,是她梦里的人。

徐梓瑶心情愉快,把肉送到嘴边,刚咬了一口却忍不住停下,辣。

虽没有上次辣的厉害,却也有点刺激。

段景川停了下来,他吃着并没有什么感觉,看她表情才意识到,“菜太辣了。”

“一点点。”徐梓瑶点头,“可以吃的。”

“我去锅里看看有没有别的。”段景川放下筷子转身要走。

徐梓瑶赶紧阻拦,下意识拽住了他的手,她摇摇头,“别去了,真的能吃,别麻烦人家了。”这饭菜虽然简单,有点辣,味道却很好,她能看出收留他们的妇人是费心做出来的,不该再麻烦人家。

“你……能吃?”段景川也知道她话里意思,迟疑问道。

“没事,能吃,我多吃点米就好了。”

段景川看她拌着米咽下去没有太大反应,这才坐下,把自己碗里的黄米倒给她,“我饿了吃剩的干粮,你吃吧。”

徐梓瑶看他一眼,没有拒绝,自己推回去段景川也不会吃,“我吃不了怎么办?”

“剩下我吃。”段景川去灶坑边盛了热汤也推给她,“吃吧。”

“好吧。”徐梓瑶深深看一眼男人,乖乖吃饭。

这一顿饭,她吃得很满足,虽然咽下去的饭菜热辣辣的,却不敢露出半点端倪,怕段景川担心。她胃口小,哪怕饿极了,吃了半碗饭还是觉得撑,干脆推到段景川面前,“我吃饱了。”

段景川看着剩下的饭菜,浓眉紧皱,“吃这么少。”

“够多了,你快吃吧,待会还要歇息,吃多了我会不舒服。”

段景川没逼她,趁着饭菜还有余温,打扫得干干净净。

用过饭,妇人也回来了,她抱着一捆柴火,“吃完了吗,我去洗碗,你们要是要用水就再往灶坑填柴。”

“好。”这些事段景川都能做,也没拒绝。

徐梓瑶看着干练的妇人,小声说道:“大嫂,天都黑透了,大哥还没回来吗?”

“夫人别担心,我当家的经常这样,他有时候打猎打的多了,会去几里外的镇子卖掉,睡在外面也是常有的事。”

徐梓瑶惊讶,“你不怕吗?”

“荒山野岭都没人,怕什么?”妇人笑了,“天不早了,你们赶紧歇息去吧,我当家的说不定半夜就回来了,这有木盆,我待会烧了水送过去。”

“好。”徐梓瑶点头,又随着段景川回到了原来的房间。

用妇人送来的热水洗了手脚,徐梓瑶上床歇息。

段景川把水倒了,这才上了床。

徐梓瑶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心跳突然就快了起来,浑身燥热,不知道是吃了辣还是男人的原因。

烛火还在亮着,段景川磁性声音响起,“睡吧。”

“嗯。”

徐梓瑶醒来的时候,并没有睡过去多久,白日里她睡得太多了。

她呼口气,突然发现古怪,自己竟然窝在男人怀里,烛火已经燃尽,月光出来了,她脸上一热,又冷静下来,借着窗外月光看着男人坚毅的脸庞,突然意识到段景川之前躲避自己的原因。

她畏寒,夜里歇息总觉得身上冰冷,与男人同床共枕之时,恐怕都是循着本能依偎到他怀里,难怪突然开始躲避自己。

想清楚原因,她有点无奈,可很快就忘了那些,因为目光流连在男人脸上,心底里涌出了满满的爱意。

她从来没机会观察睡着的男人,男人晚睡早起,根本抓不到人,总要面对变得冰冷的另一半床,现在瞧见他睡着的模样,心情就激荡起来。

徐梓瑶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的夫君,他坚毅的面容还如同自己梦中俊朗,此刻的男人褪掉了多年征战带来凶悍之气,看起来温柔很多,她瞧着,眼底里爱意藏不住。

她目光久久流连在男人唇上,心底克制不住起了贪婪。

这些日子她虽然与段景川同床共枕,却没办法更亲近,只有在睡梦中,自己才能依偎在他怀里,还被他发觉躲避。

自己好惨,徐梓瑶暗暗想着,脑海里触碰男人的念头更强烈,他正在睡着,做些什么也不会被发现,应该没关系的。

一旦有了这个念头,脑海里就满满的都是他的身影,徐梓瑶身体微颤,手臂撑着缓慢起身,靠近男人。

近了,更近,已经能感受到男人呼吸出的温热,她顾不得羞赧,痴迷般瞧着男人薄唇,缓慢贴上去。

好凉,好软……他的唇和人完全不同。

徐梓瑶不敢乱动,身体却克制不住地要更多,她强忍着身体里雀跃的叹息,就一下就好。

徐梓瑶不敢贪心,缓慢退开身体,刚离开却被紧紧握住了肩膀。

男人大掌捂住她嘴边的惊呼,段景川翻身把她压在床上。

徐梓瑶目瞪口呆,脸色骤变,他醒了,那知不知道刚才自己做了什么。

她几乎不能呼吸,紧张地看着男人,祈祷他只是睡迷煳,并没有醒来。

可徐梓瑶的希望很快破灭了,因为段景川放开手,低头在她耳边,压低声音问道:“你在做什么?”

徐梓瑶浑身僵硬,段景川却执着想要得到答案,“告诉我,你刚才做了什么?”

他根本知道了,不过是明知故问。

徐梓瑶不知道段景川为什么这么做,紧张得厉害,想开口却不知道说什么,她怕,怕段景川躲的更远。

段景川缓慢低下头,两个人紧紧挨着,他似乎要做什么,却又克制着。

房间里静谧的就连呼吸声都变得轻,就在徐梓瑶以为他会吻下来的时候,外面脚步声打破了房间的安静。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与拒婚夫的洞房夜最新章节 | 与拒婚夫的洞房夜全文阅读 | 与拒婚夫的洞房夜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