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拒婚夫的洞房夜 第二章 作者 : 青微

段景川没有继续追问丁武,翻身上马直接宁州府邸,能让自己属下这么犹豫不决的事情,他倒要看看能是什么。

直到他进府门之前,段景川都自信没有任何事能让他动容,哪怕是大军压境都不能,可看到宫里来的公公手里举着的明黄圣旨,他脸上露出不解和疑惑。

待到圣旨内容宣读出来,整个人更是愣住。

段景川握着圣旨,把上面的字看了许多遍,浓眉紧锁,一头雾水,上面每个字都认得,却又像是看不懂,他不懂皇帝为什么赐婚,明明早就拒绝无数次赐婚的请求,早些年也明确表达自己愿以身报国终身不娶的心愿,怎么突然就多了一个妻子,还是一个三品大员的爱女。

“公公……”段景川口气是从未有过的迟疑。

“段将军别怀疑,您没看错,陛下确实为您赐下一桩姻缘,徐御史家的三小姐,婚事就订在五个月后,皇上的意思,还请将军尽快回京早作准备,别委屈了梓瑶小姐。”公公对他的表情很感兴趣,一脸看热闹的笑。

段景川拧起的眉头能写个川字,他心底疑惑皇帝为什么会突然给他和徐梓瑶赐婚,丁文丁武却亮了眼,兄弟俩面面相觑,忍不住开口,“公公,是我们想的那个徐御史家的三小姐,是她吗?”

“正是。”公公笑起来。

“恭喜将军。”丁文大声贺喜,“徐梓瑶可是个大美人,京城里顶顶有名的,她长得美,品性又好,颇受夸赞,满京城谁不知道这位三小姐,没想到竟能嫁给将军,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

段景川凉凉瞥他一眼,“我没听过这个人。”他就不知道,徐梓瑶,这名字当真陌生,一点印象都没有。

丁武拉住还要说话的丁文,兄弟俩眉来眼去,暗暗腹诽,将军当然不知道,他满心都是家国战场,对女人毫不在意,知道才怪了。

兄弟俩不再说话,段景川眼神却已经坚定起来,他不管徐梓瑶是怎么样的美人,重要的是,他从来没打算娶妻,男人沉下脸,“回京。”

既然那么多人愿意娶她,那何必委屈嫁给自己,他就不信,皇帝能乱点鸳鸯谱,赐婚,拒了就是。

半年后。

两匹疾驰的骏马并驾齐驱,带起一路尘土飞扬,黑马身上的段景川眉目冷峻,没有半点表情,另一个皱着眉满脸心思,正是丁文。马儿跑得飞快,直到瞧见路边一个小小的茶摊才被男人控制着慢下来。

“下马。”段景川翻身下马,“喝了茶再走。”

“是。”丁文也跟着下马,随着段景川进了茶棚。

“客官来了,这就给您上茶。”此刻天热心燥,路上没什么行人,就连看茶摊的小子都靠在那里昏昏欲睡,听到动静才起来,帮着倒了两杯茶,又自去闭目休息。

段景川毫不在意茶摊上桌子的简陋,放上几枚铜板,大刀阔斧地坐下,径直喝茶。

丁文有心事,喝不下去,磨磨唧唧偷看自家将军。

看不惯他这样支支吾吾的模样,段景川开口,“憋了一路了,有什么话就说吧。”

“啊,好。”丁文小心翼翼,做好了挨骂的准备才开口,“将军,马上要到京城了,要不要属下先去府里报信,也好准备准备。”

“准备什么?”段景川眼神如刀。

被他这样看一眼已经出了满身冷汗,丁文咬牙开口,“属下的意思是说,要不要给夫人说一声您马上就回府,也好有个准备。”

“不用。”段景川拒绝。

丁文不死心,小声嘀咕,“还是需要的吧,起码要把您当时抛下她回宁州的缘故说清楚,我相信只要夫人知道咱们赶回宁州是为了救一个被诬陷为敌国探子的兵丁,她定然能理解,谅解您……”

听到谅解两个字,段景川目光骤冷,看着他,似乎在问你觉得我需要她谅解。

丁文立刻改口,“是理解,理解您拜堂后就丢下她这件事,毕竟成亲当日被丢下,对夫人还是比较难以接受的。”

毕竟这算是他们夫妻成婚来的第二次见面,也是顶重要的一面,当初大婚忙乱,夫妻俩半句话都没说,就连抱着新娘子下轿的时候,都是隔着盖头,这一次,才算是看清楚对方是什么人。

对那位可怜的徐三小姐来说,成亲当日拜堂就被新郎丢下,这样的屈辱谁能忍受,更可况徐御史也不是好惹的,毕竟是三品大员,哪怕他名声向来很好,最是和气,可面对被欺负的女儿,哪个当爹的能视若无睹,要是他女儿被人这么欺负,早就提着刀杀上门去。

丁文已经能想象到新夫人见面就委屈痛哭,娘家人守在门口,拿着刀要砍将军的样子,毕竟谁家女儿被新婚丈夫丢下都算是欺辱。

段景川眼神变得复杂难懂,他想反问丁文,人命关天,成婚重要还是一条人命重要,对他来说是后者,可若是别人,尤其是坐上了花轿的新娘子,可能会觉得自己的大喜之日更重要。

不管徐梓瑶会怎么想,他不后悔当时离开京城,毕竟后来找到的证据给了被诬陷的兵丁一个清白,也找到了真正通敌的人,宁州历经几年大战,刚刚稳定,由不得任何一点疏忽。

这些话他不打算告诉徐梓瑶,也没打算辩解,他当初又非心甘情愿娶这个女人,心里自然没多少位置留给她。

想到当初被皇帝逼婚的事情,段景川脸色难看起来,那一日他回京抗婚,谁知刚见到皇帝就看到他急匆匆躲走,临走拉着他手说了一通话。

景川,朕知道你来宫里为什么,可现在没心思听你讲,大臣都等着见朕,朕只能告诉你一件事,赐婚这件事,原本徐御史也不甘愿,他娇宠长大的掌上明珠,眼光高的很,可朕给他说了一番你多年来的功绩,为国为民奔波受累,徐御史这才松口,你可不能辜负朕的一片苦心。

听皇帝这样说,段景川立时就要开口,既然不愿那就解除婚约。

可皇帝没给他机会,藏起眼底的促狭,“我知道你定然不会辜负,何况圣旨已然下了,京城尽知,你就安心等着迎娶佳人,怎么这个模样,是娶妻又不是吃毒药,男大当婚天经地义,你不能拒绝。再说徐梓瑶烈性女子心高气傲,你此刻拒婚,她若是想不开寻了短见香消玉损,岂不可惜。若真如此,你心里真能无愧。”

皇帝说完这话上了銮驾扭头就走,段景川沉着脸,也有些迟疑,徐梓瑶会寻死,这是他最忌讳的。

错过这个机会,此后他再也办法开口。

五个月后,在皇帝安排下的婚事大张旗鼓地进行,而他,迎亲当日,只因有心腹从宁州赶来报告军中发现敌国密探的事情,当场离开,留下还遮着红盖头的新娘子。

事实证明,那兵丁确实不是密探,不过是被诬陷,自己晚去两日就会命陨监牢。

丁文不知道段景川在想什么,试探着开口,“将军,要不您先进宫述职,我去府里报个信。”他小心翼翼,心底里暗暗叹气,他这一次真不想陪着将军回京,往常跟着来京都是美差,抢着要来,可这一次推三阻四,没有一个人愿意来,原因无非就一个人。

所有人都知道,段景川这会回京,要面对一场内宅风雨。

丁文叹气,不会一进府就打起来,到时候自己是该帮将军还是夫人,好难,别怪他没出息,要知道跟着将军上战场他都能杀人不眨眼,可接下来要面对不是敌人,是一个有可能怒气冲天哭得委屈兮兮的将军夫人。

丁文后悔了,想回宁州。

段景川没心情去管下属心里的想法,他喝完了茶,“到了皇宫,你等在宫门口。”

这就是拒绝了自己的提议,丁文咬牙答应,“是。”

段景川进宫一行很顺利,皇帝对他向来没有半点不满意之处,听了敌国蠢蠢欲动的事情也没有紧张,大笑着说有段景川他诸事不愁。

至于成亲当日抛下徐梓瑶这件事,皇帝提也没提,赏赐了饭菜,君臣同饮了几杯酒。

从宫里出来已经傍晚,到府里的时候最后一抹夕阳挂在天空,残阳似血。

守门小厮看到段景川,忙不迭请安,没有太多惊讶,“将军,您回来了。”

“嗯。”段景川脚步很快,进府后直奔书房。

在他身后,战战兢兢的丁文很是疑惑,怎么回事,为什么府里人都这么冷静,和平时看到段景川回来一样的表情,难道都不知道即将有一场风暴要发生。

可丁文走了一路发现,府里气氛很和平,甚至比平时更快活,几个小厮交头接耳说笑着,反倒是看到段景川的时候一愣,赶紧绷紧脸,“将军回来了。”

丁文觉得哪里不对,还是要尽责提醒,“将军,要不要先去见夫人。”他真是操碎了心。

段景川站定脚步,目光扫过后院的门,只是片刻迟疑就朝着书房走去,“先去书房。”

他不是怕见徐梓瑶,只是没想好该怎么说。

段景川对徐梓瑶感觉很复杂,他生性随意不喜欢与女子有纠缠,不想要这个从天而降的妻子,又不能违背皇命,心里难免不悦。可追根究底去想,他心底里也明白徐梓瑶很无辜,这位将军夫人何尝不是无辜被嫁,所以他罕见的不知道拿这个女人怎么办。

不过,这些麻烦不会持续很久。

想到自己作好的决定,段景川知道今晚自己会去见徐梓瑶,这场错误的婚姻早晚都得面对。

不过不在此刻,他还有许多公事,想着,段景川已经迈步进入书房院子。

下一刻,他脚步骤然停住,眼神似箭,“来人,谁擅自进了书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与拒婚夫的洞房夜最新章节 | 与拒婚夫的洞房夜全文阅读 | 与拒婚夫的洞房夜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