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面丞相要追妻 第二章 作者 : 唐梨

在此之前,事情是这样的。

辛苦弹了一晚上曲子的她正准备离去,却被嬷嬷唤住。

嬷嬷告诉她纪云初要见她,是与她单独会面的那种见。

尽管她百般拒绝,尽管他们谁都清楚聆风楼非风月之地,但嬷嬷却说管事已经吩咐下来,加上纪云初与楼主关系匪浅,在万般不得已的情况之下他们也唯有妥协。

嬷嬷还说管事绝不会让她做她不情愿之事,若发生奇怪的状况,她尽管破喉咙大喊便是。

于是她只好拖着稍显疲惫的脚步,不情不愿地走回了她自己的住处,面对纪云初。

“纤红姑娘?为何一直站着不过来?这里是妳的住处,妳理应不该感到拘谨才对。”

瞅见她回来,在放下琵琶之后就只是站在门边不再有所动作,纪云初便转过身来,让深远沉邃的眼眸穿透半掩的玛瑙珠帘,与她对视。

司红遥自认不似旁人那样对他充满畏惧,但他的一切都过分显赫,她对他依旧有着几分敬畏,真的就那么几分而已,不会大过她的拳头。

加上他故意妨碍,不让她在工作结束后休息,那几分敬畏便又自然而然地薄弱了几分。

“纪右丞,有句话小女子不知道该不该说。”

“我还没有那么专制残暴,不会连别人对我说句话都不允许,妳想说什么,照说便是。”

很好,他答应了不管她说什么就可以,如此看来他还称得上宽容大量。

至少他方才也有听完洪公子的大放厥词,至少,她认为他应该是凭对方的态度再决定要不要干掉对方的类型。

就这样,她在吸进一口气之后问出了最堂而皇之的疑问:“既然您知道这里是我的住处,那您知不知道随随便便造访女子的闺阁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妳……”纪云初禁不住皱起了眉头,还顺便止了声。

就在她以为他的止声沉思是将要动怒之际,他的嘴里却爆发出一段……

“哈哈哈……”

那是他的……笑声。

他的声音低低沉沉的,算不上特别好听,真要说的话,他连平时说话的嗓也跟他的双眸一样,蕴着一股说不出的深沉,让她不是很喜欢。

但尽管如此,他的声音依旧如同他的眼眸一样给人一股莫名的魅惑。

她敢说,若她从未听过他的名号,不认识他,对他的一切一无所知,她说不定会像一个最普通纯粹,又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一般,为他沦陷……

“右丞大人?”抱歉,他的笑声一直持续着,她隐隐有个念头,若她不打断他,他可能真的会笑到地老天荒。

要知道她们这些在聆风楼里当乐师的,平日里舞姬需要她们奏乐起舞,歌姬也需要有她们在旁伴奏才能开启歌喉。

总的来说,她很忙,她都忘了她每日要带领其他乐师为舞姬歌姬弹奏多少首曲子,她每日的宗旨基本上就是能闲着的话就尽量闲着,一工作完就立刻回房歇息。

在回房见他之前,她早已感到困倦,若他没什么事,她希望他能尽快离开。

“抱歉,我并不是故意想要吓妳,只是妳说的话实在太令我感到愉快了。”纪云初好不容易止住了笑,也稍稍调整了下情绪,这才继续说道:“妳可知,妳是第一个对我说那种话的人?妳好似一点也不怕我?”

“该说抱歉的是我才对。”她是先把抱歉说在前头,免得接下来的话会惹他不快,“我虽不知自己到底有什么能取悦到右丞大人,但我以为,像纪右丞这样的高官不是该每日都有忙不完的公务?大人向来尽忠尽职,也该是要明白在公务结束后的休息是有多重要才对。”

“妳这是在驱赶我?”他禁不住微微瞇起了眼眸,但这这个举动并无怒意,有的只是对她大胆的感慨与好奇。

“小女子并没有,我只是有些担忧大人长途跋涉来到金乌城,一路上风尘仆仆,身子会吃不消。”她是提醒他该休息了,顺便也让她休息,免得他日后落下奇怪的病根硬不起来,影响到他传宗接代就不好了。

“休息我是一定会去休息的,但不是现在,我是有事,才会来找妳。”

“那不知道右丞大人来找小女子所谓何事?”

“妳站得太远了。我不习惯跟人这么远距离说话。妳且过来坐下,我就告诉妳,如何?”纪云初发现这个姑娘虽然不怕他,却对人,或是对他超有戒心。

若非如此,她就不会一直杵在门口,一步也不肯往房内移动,彷佛一旦发生什么,她就立刻跨过门坎,以惨叫演绎何为逃命要紧。

“你……”司红遥看得出他是在诳她过去。

她知道她可以拒绝,但他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敷衍的家伙,她也知道若她一直僵持着,他也会一直不肯离去。

为了让他快快离开,还她清净,她唯有暗自咬牙,下定决心,往他所在的圆桌移步。

她坐到了圆凳上,落座的趋势又快又猛,还带着难以忽视的僵硬,她的过分刻意甚至还引来了他低沉愉悦的喷笑声。

“妳很冷?”纪云初的视线停留在她揪紧衣襟的小手。

她在靠近他之时就开始维持着那个动作,尽管他不想,但他也不得不怀疑她那么做的用意。

“不,不冷啊。”

“不冷那妳把衣襟揪那么紧?”

她会揪紧衣襟,当然是为防他突然扑上来扯开她的襟口,对她这样那样上下其手,yin笑着嘿嘿嘿啊!

她虽然从不自恋,但也记得他之前看她看了太久,要说他突然要求与她私下会面的用意并没有不轨企图在里面,她才不相信。

“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聆风楼里是设有护院的,专门用作惩治闹事之人,管事和嬷嬷也不会有那么狠的心,直接丧尽天良地把她送到他床上供他享用。

她在心里这样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试图从中得到安抚,但她实在过于害怕,只能让表面上波澜不惊,连自己害怕到忘了对他使用敬语都没有察觉。

“若我说,我是忍不住想来见妳,妳会做何感想?”

“你你你……忍不住想来见我?”他太直接了,直接到叫她口吃。

而他的直接到了她这里,却被她曲解成,我刚刚一直在看妳,觉得妳很对我眼缘,在我眼里妳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害我忍不住想把妳压在身下,让妳变得更加楚楚可怜的龌龊用意……

“怎么?”

她表面上或许看起来很镇静,但那双翦水秋瞳里却有着明显的恐惧与慌乱,这使他禁不住轻声问了这么两个字,顺便附上一抹自以为柔和,实则又被她误认为yin邪的笑意……

“你等等!不是,我是说,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到底,你到底……”面对他的yin笑,司红遥一瞬间乱了方寸,并且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她到底是哪里吸引到他了?在今日之前,她应该是从未见过他才对。

再说,她的姿色并不算最美,在聆风楼中有许多比她更为年轻貌美的姑娘,若无特殊理由,她实在很难想象这位拥有旁人望尘莫及的地位,权力,钱财与名声的纪右丞会想对她伸出魔爪……

“我觉得,是妳等等才对。”

莹白玉扇探了过来,直接抵在她的下颔,微冷的玉质触及皮肤使她打了个冷颤,也令她快速冷静了下来。

水眸缓缓移动,顺着玉扇来到他执扇的手,再来到他由始至终都保持着一派愉悦的脸庞,带些小心翼翼眨动的美丽瞳眸,同时眨出了满满的疑惑。

“你、你到底……”她是想问他到底想怎样。

他并没有如预期那般对她出手,而是出了扇,尽管他们现在距离颇近,他也始终未曾对她动过手,她……猜不透他的用意。

“我来,只是想让妳为我弹首曲子。这是会让妳感到如此惊慌的事吗?”纪云初问出了疑惑,用以表示该惊讶的人是他才对。

“你、你……”听见他的说辞,司红遥彻底愣住,但很快又想起了不对劲之处,“你要听曲,为何先前不跟嬷嬷说?反而是指定要来我住居等我,到了这里还一直吞吞吐吐?”

“抱歉,抱歉。”他边说抱歉边将扇子从她下颔移开,可他是边说边笑,他的笑容,使他看起来没有多感到抱歉,“我只是看妳太过认真,一时没忍住戏弄了妳一下,吓到妳了?”

滚。她用唇形无声说了这么一个字,声音却发在心中。

她敢说若换作他人,她绝对会毫不犹豫地赏给他那个字,好让他知晓他的戏弄让她感觉多不愉快,但她却万万不能对纪云初那么说。

她只是以退的方式自他身旁起身,取过琵琶,问他,“你想听什么样的曲子?”

“阳春白雪,但我不想听琵琶,想听用古琴弹奏的,妳会吗?”

“你……”怪人!他真是个怪人!司红遥在心里狠狠地吐槽了他一番,最后仍是叹口气说道:“我会,但弹得不是很好,而且古琴的阳春和白雪是两首不同的曲子,您确定您要听?”

“当然。”

他要听曲的想法很坚决,而且他决定了的事就绝不会更改,她要做的,就只是按照他所说的乖乖去做。

此刻覆在他俊脸上的那层淡然笑意就是这么说的。

司红遥发觉她竟然读懂了他的用意。

出于不想与他有过多的纠缠,又想尽早将他打发,她将琵琶放了回去,转身取出一张古琴在他面前弹奏起来。

她说过她不是很擅长古琴,因此在弹奏中她表现得有些些辛苦,为了不让演奏出错,那张清雅秀丽的面容甚至还染上了凝重表情。

也由于她实在过于专注弹奏,才会忽略了他那段彷佛浅浅吟唱般的低语……

“妳很像她,真的很像,但妳不是她,也不可能是,不过,这样就很好,非常好……”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冷面丞相要追妻最新章节 | 冷面丞相要追妻全文阅读 | 冷面丞相要追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