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字千金 第四章 许睿的心思 作者 : 千寻

“我来。”许睿将叶曦的窭子负到背上,冲着她一笑。

许睿是里正家的长孙,二十岁,两年前就通过乡试成为举人,先生认为他基础不够扎实,没让他参加来年会试,若是考个同进士,不上不下的反倒不好,因此决定下一次再考。

叶曦是办户册时认识许睿的,他是个很温和的男子,一双坚定的目光让人感觉他很自信。

他确实有本钱自信,在这村里乡邻中,许睿就是杰出青年的代表。

石榴村很多年没人考上秀才了,他可是举子啊,就算会试上不了,倘若有人脉的话,也能进官府当个主簿、长史,即使只是八、九品小官也称得上官了。

因此他是村中未婚女子心目中的梦幻王子,女孩从他面前走过,都会含羞带怯,盼能被他多看两眼。

但许睿并不着急婚事,一来他不想娶个目不识丁、对话全无交集的村姑,哪个男子不想红袖添香,他当然希望娶个能文识字、懂诗会词的,更何况明年春天就要会试,若能顺利考上进士,榜下抓婿、说不定能摊到一个好媳妇。

然那天他看见叶曦一手漂亮书法,眼睛都直了,再知道她出身靖王府,顿时一颗心小鹿乱撞,尤其在几次交谈接触之后,他为她的见识而折服,这样的女子值得他倾力追求。

因此里正一家可殷勤了,尤其是许睿的娘,就希望儿子能攀上高门,今天送几颗蛋、明儿个拔几棵菜,许家人时常上门和叶曦唠唠,一来二去,两家人渐渐熟悉。

对此叶曦乐观其成,倒不是她对许睿有想法,而是在里正家人上门后,叶田氏是个识时务的,她再傻也不会傻到和背后有人的女儿对峙。

虽然叶曦作主叶家大小事仍然让她有所不满,却还是低眉顺眼不敢生事。

叶田氏的乖巧让叶曦分外轻松,这便有了心思,进行起叶家门楣改造计划。

“谢谢。”叶曦道。

窭子里装满辣椒,她担心几场雨下来把辣椒打坏,因此趁着天气放晴,赶紧上山把它们全给收了。

“别总说客气话。”

许睿身高中等,五官俊秀、颇有几分女相,唯一双浓眉让他添了几分英气,他不必下田务农,整个人白白瘦瘦的,很有文人气质。

“书院怎会这时候放假?”叶曦问。

“直到这几天才开始下雨,春耕已迟,朝廷下令,让学子放假返乡插秧育苗,免得错过秋收。”

“是啊,春雨终于下了。”

“父亲说你想找人帮忙春耕?”

“已经找到了,林婶娘家兄弟多,加上父兄帮手,几亩地三天功夫就处理好。”今年那片地,她旁的没种,全种上辣椒,为此叶田氏还叨叨念个不停。

她不罗唆,只问:“一亩地年产多少稻米,可卖多少银两?”

叶长生初初推估后,叶曦道:“待秋收,我会将五亩地银子收成再加上两成给你们。”

自此叶田氏再不多话。

“那就好,需要帮忙尽管说,别客气。”

“好。”叶曦是知道好歹的,旁人施恩她必当回报,因此盘算着下回进京,到淘墨斋买些纸笔墨砚相赠。“听说这次能够下雨,是因为皇上祭天祈雨了?”

“不是皇上。打一开始皇上就想让二皇子行祭天之礼,然许多官员认为这么重大的事该由长子主持,皇上最终辩不过百官,派了大皇子。”

“其他皇子没意见?”

“三皇子本就平庸,再则他与大皇子同是凌贵妃所出,自然是同意的;二皇子本性仁善、颇有贤名,不至于为这事争闹;四皇子听说出京游玩去了,至于其他皇子年岁尚稚,担不起重责大任。”

“祭天得雨,现在百姓肯定非常感激大皇子了。”

“并没有,大皇子祭过天地之后,始终迟迟不见雨水,半个月后皇帝又令二皇子祭天,没想长香刚入炉,远方就响起雷鸣。”

虽然多了梁璟桦那段,结局还是如书中所写。

换句话说,皇帝原就属意二皇子梁璟森,不管有没有梁璟朱的大力支持,最终春雨落、百姓夸,这个名声都会落在梁璟森头上。

不过她很高兴,不管梁璟朱是不是因为听进她的话才刻意避开,至少他不必站在风口浪尖,饱受攻讦。

“这下子肯定会传出『天命依归』之类的话。”叶曦轻笑。

“确实,现在平民百姓对二皇子推崇备至。”许睿回答。

“你什么时候回书院?”

“书院休假五日,后天就该回去了,如果这两天你想上山,我可以陪你。”

“不必,山里只有兔子野鸡,没什么野兽,去过几回我已经熟门熟路。”

“身边总要有个男子才安全。”

“那我让哥哥陪我上山。”她指的是叶方。

“也行。”

他们一路说话一路走,远远地她看见一辆马车停在门前,当车帘掀起,看见下车的是梁瑀晟时,叶曦惊呼一声,丢下许睿拔腿狂奔。

小小的身影入了眼帘,梁瑀晟在看见叶曦时,笑弯了长眉,展开双臂,不过数息间,她已经奔到跟前,投入他的怀抱里。

“大哥,你终于来了,我好想你、太想你、想到心都碎了。”叶曦又叫又跳,冲着他嚷嚷。

“大哥也想你。”他摸摸她的头发,拍拍她的背,怎地瘦了?

“你眼睛只看得见大哥吗?就说你偏心。”

梁瑀昊随后下马车,把她拉到身前,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后,捏捏她的鼻子,“黑了、瘦了、丑了。”

拔开梁瑀昊的手,她皱皱鼻子回答,“哪里?分明就是长大了、成熟了、美了。”

“这样自夸不违法吗?”梁瑀晟笑问。

这话……说得可真实在。

皇家子弟经过数代改良,美女配高级知识分子,那基因肯定比平民百姓优秀,尤其靖王妃的容貌,你要敢说她长得不优,就没人敢称个优字。

因此王府上下主子各个都是百里挑一,美到不可方物,美到侵犯旁人自尊,唯独她……理解了吧,为啥当时王爷要清扫后院,把那些散播王妃被玷污而生下小女儿的仆人给发卖掉。

“不违法,只是有点违背良心。”叶曦垂眉暗叹,身为视觉型动物,长相却无法满足自己的视觉,天晓得每天揽镜自照时她有多冤。

“说得真实在。”

梁璟朱随之下车,望向她那张堪称普通的脸,下意识一掐,嗯,触感不错,幸好肉很嫩,幸好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很灵活,幸好她的气质很不错,幸好……

在梁璟朱动手攻击的同时,梁瑀晟也伸手把她的头发乱揉一把,暖暖的掌心让她忘记脸颊的微疼。

她贪看梁瑀晟的笑脸,又道:“实话说,我这长相呢,说美,称不上,但说丑……也不至于,我的容貌走的是进可攻、退可守的中庸之道。”

果然,她的话惹出梁瑀晟、梁瑀昊的捧腹大笑,弯成月牙的眉眼落进她的视野,让她很开心、很有成就感,彷佛只要能制造他的快乐,她的存在便有了意义。

一人一手拉起她,梁瑀晟、梁瑀昊笑出几分心疼,打从曦曦离开王府那天,他们就觉得心里丢失一块叫做“喜悦”的区域,现在看着她、听着她说话,感觉那块又给补了回来。

“你长这样叫中庸之道,那叶方呢?”梁瑀昊臭脸问。

他都快嫉妒疯了,疼上十几年的好妹妹,怎就喊别人哥哥去了?明明他才是正统。

“我那亲哥哥啊……他属于易守难攻、万籁俱寂——呃,谁看见都会主动沉默的那一型。”

哈哈哈,三个人再度大笑不止,彷佛那些个在王府里说笑玩闹的下午回来了。

梁瑀晟戳上她的额头,说:“嘴真损。”

“损?不对,这叫做真诚。”

没想梁瑀昊轻哼一声、计较上了。“叶方是亲哥哥,我和大哥是啥?”

眉弯弯,她一手勾上一个,头靠靠梁瑀昊、再靠靠梁瑀晟,然后贴在两人手臂间。

“你们是我最最亲密、最最心爱、最最在乎的哥哥啊。我与叶方流着相同的血,可我与大哥二哥拥有的是相同的心呀,缺点血死不了人,没了心、哪来的性命与灵魂?”

“哼!巴结。”被冷落的梁璟朱又掐住她的脸,道:“那我又是谁?”

“你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完了,二哥有空得给四皇子把把脉。”

“别转移话题,说!我是谁?”也不知道哪条筋不对,过去对于她的冷落,他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今儿个却硬是上心了。

“你是皇亲贵胄呀,三岁小孩都知道的答案。”叶曦蹶蹶嘴。

“再、说、一、次?”口气平平、不见愤怒,但谁都听得出威胁成分。

“不是皇亲国戚吗?那是……无利不起早的奸商,满腹算计的……”

没等她说完,梁璟朱一把扯住她的发瓣。“没良心的臭丫头。”

“啊……痛……”叶曦哀哀叫,猛拍他的手。“放手放手、放手啦!”

看着两个玩闹的家伙,梁瑀晟、梁瑀昊摇头失笑。

“放手可以,说句能听的话来听听。”

这是活生生、明明白白的思想迫害,是灵魂戕害,是……哦!她突然想起来,人家是淘墨斋东家,号称衣食父母的角色啊,瞬间气势消风、巴结上心,她换上一张娇俏笑脸,虽然假得有点厉害,但、尽力了。

“你是璟朱哥哥呀,是大梁朝最伟大的商人,南货北销、北货南运,搬有运无,为国家带来丰富税收,是利国利民的民族英雄……”

一眨眼,奸商变英雄?

“你这张嘴,很能呐。”梁璟朱松开手,却觉不顺气,又往她头上乱揉一通。

头发被揉成鸡窝,但她半点反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因为天大地大,谁比衣食父母更大?“应该的,我靠嘴吃饭咩。”

“狗腿,才几天就养出这副虚伪尊容。”梁璟朱喷啧两声。

“虚伪是一种成长,是代表成熟的勋章。”叶曦没有半点羞愧。

“勋章?连这种话都掰得出来?”

“不是掰,是事实,就像那位排行老大的皇亲贵胄,多少文武百官背地里说他畜生不如,当着面却夸他英明神武,没人的地方说他暴躁恶毒,有人的地方猛赞他高瞻远嘱。这得经过多少岁月的淬链,才能养出见人说人话、计鬼说鬼话的成熟度?”

排行老大的……一个栗爆往她额上弹。“胆子肥啦,连这话都敢讲,不怕隔墙有耳?”

叶曦顺势倒进梁瑀晟胸口。

“我又没指名道姓,谁爱对号入座,关我啥事。”叶曦笑咪咪说着,半点不害怕,有人护着,她的胆子肥得理所当然。

“行了,别欺负曦曦。”梁瑀晟把曦曦护在身后。

就说吧,天地间最疼她的肯定是梁瑀晟!

见她笑得见牙不见眼,梁瑀晟问:“这么开心?”

“当然开心。我天天想念哥哥,哥哥不来,我多担心呀。”

“担心什么?”

“担心哥哥不要我。”

梁瑀昊没好气道:“良心一点嘿,是你不要我们,还是我们不要你?”

“干么计较,反正都来了,不就知道我们是互相需要。”她哮声哮气撒娇。

“爹娘老叹气,气你这只白眼狼,说走就走,也不担心他们会不会难受。”

瘪了嘴,叶曦道:“我也难受,不过,再给我一点时间,这事儿就能解决。”

“有啥好解决的,你别同瑀晨争不就得了。”

“不争就能完事?二哥把女人的心思给看得浅了。”

“管你深深浅浅,总之今天我们就要把你带回去。”梁瑀昊出来之前就打定主意。大哥说她穷到底,就会乖乖回头,可都两个多月过去,别说回头、连回眸都没有一个。

大哥的法子不行,这丫头就得靠逼迫。

“不行,我要留下。”

梁瑀晟不满意了。“苦还没吃够?还是外面的天空比较自由?”

说完三个男人同时看向许睿,他是她流连外面天空的理由?

三道目光,威力堪比倚天剑,盯得许睿全身发痛,好像被千针万针给乱扎一通。

硬着头皮,他上前一拱手。“在下许睿,是叶姑娘的邻居。”

“许睿?这个名字很熟悉,在哪儿听过?”梁瑀昊道。

“忘记了?梁瑀晨说不想当叶方的童养媳,一心想嫁给许公子。”

梁璟朱这话讲得平铺直叙,可不知道为什么,许睿全身汗毛一根根自动竖立。

于旁人,许睿只是一个和梁瑀晨搭上关系的男子,但他很清楚许睿最终会成为谁,梁璟朱对他有敌意,又浓又深的敌意。

“许公子不简单呐,招惹完瑀晨又招惹曦曦,怎么?对靖王府的姑娘特别感兴趣。”梁瑀昊绕着他转圈,不停上下打量。

梁璟朱也没在客气,淡声道:“奇怪,长得那么普通,却又那么自信?许公子是怎么看待自己的?”

这话真没礼貌,但两人一搭一唱,完完全全的针对。

“这身板儿,风一吹就要倒了吧,怎能承担男人的责任?”梁瑀昊道。

“有靖王府当支撑,哪还需要承担责任?”梁璟朱道。

“你们怎么这样?”叶曦站到许睿面前,抗议他们的主观恶意。

“这年头还不许人说实话了?难道都得见人说人话,身上挂上一枚成熟勋章?”梁璟朱拿她的话堵人。

许睿脸色很难看,但听着叶曦与几人的对话,明白模样长得最好的那个是四皇子,而能与四皇子勾肩搭背的身分肯定不简单,他尽力保持风度,温和道:“在下许睿,是承元二十一年举子……”

话还没说完,梁璟朱放声大笑,“年纪那么大连进士都不是?竟还拿出来说嘴。”

太超过!叶曦正想挺身帮许睿,梁瑀晟却把她拉到身后,不许她开口。

“承元二十一年,在下只有十八岁,当时的举子有九成超过二十岁。”

啪啪啪,梁瑀昊、梁璟朱同时拍起手,只不过掌声稀稀落落的,听起来带有浓浓的嘲笑。

梁瑀昊指指梁璟朱道:“容我为许公子介绍。这位是承元十九年的探花郎,当时年仅十三。”再指指梁瑀晟,“这位是承元十九年的状元,当时年十五,如今是大理寺正四品少卿,不知许公子认为终其一生,自己有没有办法从七品芝麻官的位置爬出去?”

确实有人考上进士却当了一辈子七品县官,但这话太尖酸刻薄,何况梁瑀晟能早早出仕、升官发财,能力是原因之一,但也不能否认他背后的身家优势。

王府子弟有最好的老师、最好的人脉,他们不必为生活忧愁,只须一心专注圣贤书,光是立足点就不平等呀。

“大哥……”叶曦急得扯起梁瑀晟衣袖。

“别急,你让他们说。”梁瑀晟按下她的不平。

许睿脸颊涨红、羞愧不已,但身子依然站得笔直,没有被压抑的窘迫,身上自带一股傲气。

“人贵在自知,别像井底之蛙似的,一点小成就便自以为了不起,还到处招惹小姑娘呢。”梁瑀昊斜眼看他。

“我没有。”

“你没有?意思是我们家瑀晨自作多情?”

“在下不认识公子说的那位姑娘。”

梁璟朱痞笑道:“在改名梁瑀晨之前,她叫叶喜妹。”

叶喜妹?许睿急了,他确实被叶喜妹纠缠过。他大步走到叶曦跟前。“叶姑娘别误会,在下对叶喜妹并无心思,不过同住在石榴村,抬头不见低头见,碰过几回。”

“意思是对叶喜妹没有心思,而是对我们家曦曦存了意思?果然还是想攀龙附凤,减少三十年奋斗。”梁璟朱这话更坏了,噎得许睿一口气接不上。

叶曦气急败坏,没有的事让他们说得活灵活现,大哥误会怎么办?

她投腰当茶壶,气道:“够了没?胡说什么呀,我们只是邻居,他是里正家的公子,素日里里正一家助我良多,许公子这叫敦亲睦邻,懂不?”

在她眼里只是敦亲睦邻?行!既然曦曦没有想法,那就不追究了,梁璟朱和梁瑀昊互看一眼,打算讲两句场面话把这段圆过去。

没想许睿竟鼓起勇气大声说:“是的,在下存了心思。请叶姑娘等我,待来年春阐,在下考上进士之后,必定登门求娶。”

什么?刚才是……幻听?叶曦连忙转身,企图跟许睿把话说清楚,没想到脸皮薄的许睿丢下话调头就跑,转眼跑得不见踪影。

叶曦重重一跺脚,气嚷,“都是你们闹的,没事非要闹出事儿,以后让我怎么跟人家相处?”

“谁让你跟许睿相处了?眼光放高、有点志气,那个穷酸配不上你。”

梁璟朱对许睿很有意见,非常非常有意见,意见大到……考虑要不要在明年春阐动点手脚。

“什么配不配的,别把许睢】扯进来。”叶曦急得跳脚。

“不是因为他,你干么留下?”梁瑀昊问。

“给理由。”梁瑀晟说。

“我是叶家女儿,不是靖王府千金。”

“你不想当我们的妹妹。”

梁瑀晟口气淡了,冷冷的表情冻出她的鸡皮疙瘩。

“不是不是,我不要攀关系、我要独立,我不要自己高高在上过富贵日子,原生家庭的亲人却过得凄凄惨惨,我不想独善其身……”

她乱七八糟说一堆,说完还没弄清楚自己讲了什么,只是急于表达自己不想再回王府,再度成为梁瑀晟的“妹妹”。

梁璟朱冷笑问:“你还想兼善天下?当自己是圣贤?”

“我不是,但透过努力,我能够改变叶家人。”

“给他们百亩地够不够,光收租子就能得富裕。”梁璟朱问。

这笔钱,他出!

两个月了,看她的画稿数量,就知道她有多拼,这期间他来过七、八趟,每次来她不是煮菜做家务,就是在写书画图,他是想赚银子,但没想让她把命给交代上。所以,后悔了,梁璟朱后悔自己想看好戏,没在第一时间劝阻她离去。

“我不要把他们当寄生虫般养起来,他们能够自食其力。”

“说这堆废话,只是想表达你不想回靖王府?”

“等我成功,我就会回去。”

等她有资格与哥哥比肩,等她能和梁瑀晟站在同个高度,等他们成为世间人眼中的登对与般配,她就会大张旗鼓回去。

梁璟朱问:“何谓成功?成为家财万贯的富翁,还是名满天下的才女?”

如果那是她想要的,他乐意推她一把,因为他越来越无法容忍她荆钗布裙素面朝天,瞧瞧她背上的窭子是怎么回事?现在都跟许睿去摘野菜了,下一回再来呢?会不会发现她开始裁衣、为许睿做衣衫?

对,他就是讨厌许睿。

“你看不起我。”叶曦冲着梁璟朱抬高下巴,气势张扬。

“没有,我只是想知道你对成功的定义和要求。”他双手横胸。

曾经他也盲目追求过成功,他盼着从龙之功让自己的人生达到巅峰,结果咧,是啊,身上同时扎了二十几枝箭……确实是旁人达不到的“巅峰”。

“你有!你的表情口气带着浓浓的鄙夷。我不过是要求自己努力,有什么错,你为什么要咄咄逼人?”

梁瑀晟皱眉,璟朱哪有咄咄逼人?分明是她错解他的心疼。

是的……心疼,虽然梁璟朱矢口否认,虽然他对自己的心疼还不是太理解。

“曦曦,讲点道理。”

梁瑀晟开口,她立刻弱下声势,闷声道:“我没有不讲道理呀。”

“我看过你给璟朱的画,告诉大哥,你得花多少时间才能完成一幅?”

这里的颜料品质不够好,光是调色、调制新颜料都得花时间,所以……“两天吧。”

只有两天?这会儿连梁瑀昊都皱眉。“这两天是不是日夜不分、三餐随便,把时间全用来画画?”

“没那么严重。”她也担心没有雷射手术和叶黄素呀,要不怎会每天往山里跑,不就是想让满目苍郁帮着洗洗眼睛?

垂下眉睫,她换上一张可怜巴巴的笑脸,轻轻扯动梁瑀晟衣袖。

“哥,我的骄傲被撞烂了,过去有多风光现在就有多卑微,比起以前的小姊妹们,我的日子过得太糟糕,一心要急起直追。

“我告诉自己,她们把最好的年纪拿去作梦绣花,我把最好的年纪拿来完成梦想,也许现在我比不上她们,但再过二十年后来相会,看看这个世界属于谁。哥,你该奖励我的志气,而不是嫌弃我的努力。”

眼见梁瑀晟要被说动,梁璟朱连忙插话。“世界属于谁?好大的口气,要不要一日看尽长安花?”

“口气哪里大了,能力不够拿努力来凑不对吗?我就想用奋斗,在人生留下辉煌不行吗?”

“策马天山人生几何,换个天地、换个思绪,你可以不必自卑、不必把自己逼得那么紧,你管谁胖谁瘦,谁给得起你好日子,你就跟着过不行?”梁璟朱道。

“你非鱼,安知鱼之乐?我喜欢现在的生活、非常喜欢!”

眼看两人吵起来,梁瑀晟道:“回京吧,在那里你可以继续努力,可以继续为你的卑微尽心。”

回去吗?再度成为他的妹妹,再度定下身分?那不是她要的。她坚定摇头。

梁瑀晟见她固执,生气、无奈。

她咬唇,“哥,给我一点时间吧,有些事我非去做不可。”

梁瑀昊也恼了。“什么事在我们身边做不成?我们有拿绳子细着你吗?”

无法讲理,她只能动之以情。“大哥、二哥……别勉强我,就顺我一次好吧。”

“从小到大哪件事情我们没有顺着你?这件事,没得谈。”

梁瑀晟语重心长。“爹想你,想得食不下咽、瘦上一圈。娘更为难,为了不让瑀晨多想,连提都不敢提到你,却每个晚上都在你的院子里流连。他们不是你亲爹娘,但养了你十几年,我必须说,曦曦,你是真的不孝。”

低头,眼睛一眨,眼泪淌下,她咬紧嘴唇一语不发。

梁璟朱摇头,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猜错。她要的是新身分、新立场,一个可以让瑀晟换个角度,重新认识她的机会。

“你想舍短暂痛苦,谋长久欢乐对吗?你想光明正大、想要一个正式身分,重回王府对不?”

猛地抬头,叶曦对上他的眼。他看出什么了吗?瞳仁微缩,眼底泄漏心虚。

她的心虚让梁璟朱的心脏揪紧,他的敏锐、他的善忖……重生以来,他第一次痛恨起自己的新能力。

梁瑀晟沉默不语,梁瑀昊却错解梁璟朱的话。“你想要一个正式身分?行,我进宫求皇奶奶,让她下旨给你一个县主身分,让你成为靖王府义女,到时就可以风风光光回去。”

“二哥……”叶曦满脸无奈。

梁璟朱叹道:“算了,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门打开,叶方在看见梁瑀晟等人时,吓得脖子一缩,**突然又烫了起来。

他呐呐道:“妹妹,你要不要先进来,尝尝这次的味道对不对?”

有叶方打岔,叶曦摆脱刚才的气氛,迅速勾起笑脸。“大哥、二哥,璟朱哥哥,要不要进来坐坐?”

能说不吗?不管她再固执,他们都还要认这个妹妹呀。

进门,院子里架着两口铁锅,里头金黄色的汤汁正滚沸着,香气扑鼻而来。

“在煮什么?”梁璟朱问。炊金馔玉、炮凤烹龙,他吃过无数佳肴,却总觉叶家桌上的三、四道家常最美味。

“这锅是茶叶蛋,这锅是浦味,里头有猪舌、猪肝、猪肠……我打算过几天和爹娘、哥哥到市集上摆摊。”她捞起里头的食材,靠近闻一下,对叶长生说:“爹,可以抽柴了,再泡上一晚,明儿个味道会更好。”

叶田氏长袖善舞,让她抛头露面做生意,正是善用长才。叶长生寡言,但做事脚踏实地,一个口令一个动作,他经手的事百分百符合SOP,做出来的菜肴品质非常一致。至于叶方是个傻大个儿,有一把大力气却没有多余心思,很适合使唤。

“娘,菜拣好了吗?”三人伤口痊愈,叶曦就辞退林婶,把家里的工作做了分配。

前天,她召唤三人讨论做营生,叶长生没有意见,叶方只要有好吃的什么都愿意,至于叶田氏……原本她还颇有微词,直到叶曦说“做生意赚的银子全归你,我分毫不取”,这话立刻让叶田氏点头如捣蒜。

“都弄好了,放在灶房桌上。”她回了叶曦的话,转头就同瑀晟等人打起招呼。“三位公子到厅里坐坐吧,阿方,你去赵叔家里打两壶酒。”

难得能够指挥作主,叶田氏猜想,有外客在、叶曦不至于不给自己面子。

“好,娘……”叶方傻傻地朝她伸手要钱。

叶田氏愣住,她怎么忘记?当家作主得靠银子支持,干咳两声,她尴尬道:“去跟你妹妹拿去。”

“哦,好。”叶方不以为忤,转身朝叶曦伸手。

叶曦没有多话,伸手给了,拿起围裙熟练地往身上一套。“哥哥们先坐一会,我进去炒几道菜,再切点漓味,今天妹妹请客。”

叶曦走进厨房,叶田氏拉起笑脸,想请三人进厅,但梁瑀晟不理她,下意识追着叶曦进厨房。

他走,梁瑀昊、梁璟朱也跟进,三个男人站在厨房口,看着背对自己的曦曦,看她又是烧火、又是洗锅,刀起刀落,一只鸡被劈成两半,剁剁剁,完美的刀工在砧板上展现。她利落熟练的动作,让三人眉头打上结。

曦曦是怎么娇养长大的,梁瑀晟清楚得很,那份宠溺他得分走一大部分,没想平时不沾阳春水的曦曦,进到叶家月余竟就养出这副身手,那得是吃多少苦头才能换来的?

起油锅,放下蒜头爆香,再加入肉丝、红萝卜丝,等香气溢出后再放入青菜,大火快炒。

油烟围上她娇小的身躯,站在烟火中的她,梁瑀昊看得鼻酸了。

梁璟朱懂,捧在手上的小仙女无端落入凡尘,吃苦受罪却还装出一身怡然自得,这让捧着她的人多难过。

这样的难过,在梁璟朱心头一次一次堆叠,叠到他再也难以承受,才会有今天这出。

她的动作很快,两口锅、四道菜,一下就翻出香味,菜上桌,转身,发现梁瑀晟三人站在厨房口,把小小的门给塞了。

汗水自额头流下,她用手背抹去,却没注意到手背沾了炭灰,这一抹、脸上黑掉两块。

叶曦正想自夸两句厨艺,没想到梁瑀晟忍不住、大步上前。

他宠的小娃娃,怎么可以沦落成这样?又气又急,他一把将她抱进怀里,哑声道:“跟大哥回去吧。”

梁瑀昊跟着上前,抱住大哥,一前一后把叶曦夹在中间。“乖,听哥的,咱们回家,咱们永远都别碰锅铲油酱。”

梁璟朱站在后面,静静地看着抱成团的三兄妹,这是他最羡慕,却也无法拥有的兄妹之情。现在知道了吧,为什么他总是往靖王府钻?因为那里有亲情、有家的味道。

叶曦明白,哥哥们是心疼了,浅浅一笑,她仰头在两人怀里说道:“不会的,我很喜欢做菜,等会儿你们尝尝我的菜,真的很好吃、不骗你们。”

梁瑀晟点头,对!他们家曦曦心灵手巧,只要肯用心思,什么都一学就会,他的妹妹、他的骄傲。

而那些菜的确比王府厨子做得更好吃,他们在曦曦的殷勤下,吃饱喝足还包了漓味和茶叶蛋回去孝敬爹娘。

梁瑀昊看不起叶田氏,他不屑笼络人,但上马车之前,他还是塞了银锭子给叶田氏,千瞩万叮要她好好照顾曦曦。

而梁璟朱则是皮笑肉不笑地对叶田氏恐吓。“如果你敢拿钱不做事,三十大板是少了点,下次让你尝尝被活活打死是什么滋味。”

叶曦叹道,这是真真实实的仗势欺人啊。

车轮辘辘地响着,酒足饭饱的三人却半句赞美的话都没说,始终沉默着。

直到马车离开石榴村,梁瑀晟才开口道:“我打算请陈先生指导许睿课业。”

“为什么?”梁瑀昊直觉问。

“也许他会是个好丈夫,会好好对待曦曦。”

“不行!”梁瑀昊道。

“不行。”梁璟朱异口同声。

“为什么不行?”

“他配不上曦曦。”再一次异口同声。

“以家世而言,许家配得上叶家。许睿看起来有几分骨气,在我们的压力之下还敢说要上门求娶,我想,他是很喜欢曦曦的。”梁瑀晟理智分析。

对于曦曦的婚姻,他和爹娘已经讨论不下十数次,他们不求荣华富贵、高官厚禄,只求一个能够专心对待曦曦之人,千金难买一心郎,只要他待曦曦好,王府自会扶持他。“我回去就求皇奶奶,让曦曦成为靖王府的义女,到时谁都可以配得起。”

“曦曦并不想要我们这么做。”

梁璟朱道:“就算没有靖王府义女头衔,许睿也配不上曦曦。”

“为什么?”

“聪明人无法面对傻子过一辈子,许睿太笨。”梁璟朱的评语很瞧不起人。

“他只是没在我们面前展露智能那面。”梁瑀晟中肯道。他们气势太强,嘴巴又太坏,在那种情况下许睿还能扛得住,很了不起了。

梁璟朱浅哂,要是那丫头知道瑀晟在筹谋她的婚事,会怎么想?伤心吗?

“许睿,我反对到底。”他斩钉截铁道。

梁瑀昊看看大哥、再看看族兄,摇头。“我也不同意。”

梁瑀晟不理解他们的反弹,只好摸摸鼻子,看向车窗外。

梁瑀昊突然想到,忙问:“哥把同心蠲给曦曦了没?”

“她不收,说要等她一身荣耀,返回京城时,才让我给她戴上。”梁瑀晟道。

“哼!话说得好听,不就是担心被叶田氏偷走。”梁璟朱戳破真相。

“叶田氏会偷她的东西?”梁瑀昊吃惊。

“要不,怎会连她的银票都不敢留,先让我帮她收着。”

“她的银票?曦曦的图画你不是还没打算卖吗?”没卖,哪来的银票?

“那是她的稿费。”

“稿费?她真的写书了?”梁瑀晟讶然。

梁璟朱微微笑开,决定出卖曦曦一回。“对,她是舍人,是《玉玦盟》、《寻尸记》、《少年天子》的作者。”

“舍人?”两兄弟瞪大双眼不敢置信。

怎么可能?当今仕子们最崇拜的舍人竟然是他们家曦曦?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一字千金最新章节 | 一字千金全文阅读 | 一字千金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