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跃龙门 第七章 看上他的银子? 作者 : 子纹

早过了陶朔语出现的时辰,随着时间流逝,外头已夕阳满天,倦鸟归巢,将军府门口依然盼无来人,总管一颗心越提越高。

在陶朔语第一次被金宝请进将军府时,他便将此事回报给了将军夫人,当时夫人关心的多问了几句,还命他派人去查了陶朔语,知道此人身分无虞,便由着金云阳,默许小姑娘自由进出将军府。

夫人也曾想要召见陶朔语,但金云阳的脾气向来喜怒无常,这几日因为小姑娘的关系安分些,将军夫人为免吓住小姑娘,害得人家日后不敢上门,所以只能隐忍着,只交代总管多分心思照看,总管自然照办。

总管虽与陶朔语没有太多交谈,但一眼就看出小姑娘乖巧听话,虽然想不透这么一个懂事漂亮的小姑娘为何有勇气敢主动接近京城来的二世祖,但这么几天下来,小姑娘竟能让易怒的二世祖平和几分,光这一点能耐,就足以让他日日盼着小姑娘早点到来。

只是今日她怎么就不来了?看着天色渐暗,总管觉得自己的命运也要跟着夜色一般黑,只怕二世祖又要闹事。

在进学院里的金宝此刻也是坐立难安,这天都已经黑了,金云阳一日都未进食,脸色还越来越阴沉。

他看着从中午便摆在桌上未动的饭菜,硬着头上前劝道:“爷,你已一日没吃东西,多少吃点,兴许明日陶姑娘就来了……”

“混帐!”金云阳将桌上的饭菜一扫而下,“谁说我在等她?”

金宝缩了下脖子,庆幸此刻院落只有他们几个主仆,不然这样暴殄天物的举动传进了将军耳里,主子少不了一顿责罚。

金云阳暴躁的起身,莫名有种被遗弃的感觉,双脚直往院外走。

金宝一惊,连忙跟上,“主子,你不能出去,将军有令——”

“怎么?又要拿他下的禁足令压我不成?混帐东西,这几日我没出声,真当我没脾气!若他回来还想找麻烦,大不了再打一场!”

金宝闻言无奈,但以他三脚猫的功夫也不敢真的上前拦,目光求助的看向韩子安,就见韩子安一如过往般端着一副死样子,事不关己的抱剑跟在后头。

金云阳大步走向将军府的大门,正巧与进门的大将军韩熙明对上了眼。

韩熙明身为驻守边疆的大将军,有个摄政王父亲,他自出生也是个无人胆敢跟他叫板、对他不逊的主,偏偏他就摊上了金云阳这么个不像样的外甥……这可是上天派来的冤家哪!

金云阳在京城声名狼藉,就算远在云州,他也有所耳闻,但是天高皇帝远,纵使他想管也管不了。好不容易盼着人来到云州,但他还没来得及一诉分离思念,关爱外甥,来场舅甥多年相逢的感人戏码,金云阳就砸了戎城最大的酒楼,还逼得戏班子发卖伶人,闹得全戎城都认得他这个二世祖,这样的性子,他再不压着,到时真要杀人放火。

“回院子去。”韩熙明不怒自威的看着他。

看着金云阳高大的身子,韩熙明又想起前几日金云阳像是打仇人似的跟他打的那一架,这个臭小子一点都不知道尊老爱幼!

“我要出府。”金云阳心情不好,压根不理。

韩熙明抿了下唇,压下怒火,低声警告,“由不得你胡闹!我告诉你,京里派了监军前来,是宫中的荣公公,你也应当听过此人,为了不让别人参你一本,给你姨母找麻烦,这阵子你给我安分些。”

荣公公?荣政?金云阳挑了下眉。

当今圣上登基时天下初定,幸有摄政王辅政,日渐繁华,直至摄政王年迈,归权于圣上,这么些年下来,圣上还算圣明,可惜随着年纪越来越大,竟然信了一批宦官,其中荣政更是圣上身边大公公李丰的心月复,不过一个“无根”之人,竟然还让他混上了个监军。

金云阳并非瞧不起阉人,只是对荣政却是怎么也瞧不上。

明明一个公公却收了个义子,这个义子还在私宅中养了不少女子和男童供荣政玩乐,这两人的荒诞不经,金云阳有些耳闻,但不论是荣政或是其义子都没闹出人命,所以这事也没人真告到圣上面前。

只是出身权贵之家,金云阳比任何人都明白,说是没闹出人命,不如说是用权、用钱打发并将事情给压下罢了。

“不过就是个公公。”金云阳的声音有些冷,“我还怕他不成?”

“小人防不胜防,没必要就别招惹。”

“小人?真巧,”金云阳吊儿郎当的回嘴,“他是小人,我是恶人,恶人对小人还不知鹿死谁手。”

韩熙明闻言就知道与金云阳说不通,伸手就要将他捉住,压回府里。

只是他才一动,随后赶到的将军夫人已经出声制止,“将军!有话好说,别动手。”

韩熙明无奈的目光看过去,“你就宠着他,再宠着,都宠得无法无天了。”

有下人在一旁,赵慧妍没有硬跟韩熙明争论,只是陪着笑脸,“将军这话说得严重了。将军这几日都在营中,难得今日早回,快!云阳快过来,咱们今日就陪舅父吃顿饭,你舅父在营中肯定都没好好吃顿饭。”

赵慧妍连忙对金云阳轻挥了挥手。她跟韩熙明青梅竹马,与金云阳死去娘亲更是亲密的手帕交,比起韩熙明这个粗汉子,她更心疼自幼失恃的金云阳几分。

看着舅母祈求的眼神,金云阳纵使不愿,终究给了面子,走过去。

赵慧妍拉着他的手轻拍了拍,暗松了口气。

韩熙明冷哼一声,越过两人,率先走在前头,不忘训道:“你表哥自京城来信,你若无事就早日回京。”

这小子日子过得随心所欲,也不怕守不住家业,让旁人给夺去。

韩熙明只有一姊一妹,妹妹入了皇室,如今已是贵妃,膝下只得一女,聪明的没搅和进皇室纷争,安分守己,即使后宫众妃争风吃醋,提及她却无一不赞她是温和良善之人。

三姊弟中最聪明、自傲的姊姊,这辈子就做了一件糊涂事——嫁入金家,成了商户妇。被京城的官家瞧不起不打紧,偏偏这姊夫还不是个好的,成亲不过几年就在外头花天酒地,让他姊姊大受打击,变得疯癫,早早亡故。要不是理智尚存,在姊姊死时,他早就把姊夫千刀万剐。

金云阳本没打算在戎城久留,此生他最热衷的一事便是将金家折腾得鸡飞狗跳,而今还留在戎城都是因为——他脑海浮现陶朔语的身影,暗骂声骗子,心情瞬间恶劣了几分。

“不回!”他粗着声音说道。

“你——”韩熙明停下脚步,眼大如牛的瞪着他。

“若舅父不欢迎,我大可搬出去。”

韩熙明口气没得商量,“若你不离戎城,不离云州,就只能给我乖乖待在将军府,哪都不能去。”

在他眼皮底下都能闯祸,真放他出去还得了!这孩子目中无人,当真以为世上万物皆能用金银财宝解决。

“好了、好了。云阳不想回就让他多留几日,我们先进屋去,饭菜都要凉了。”赵慧妍打着圆场,将金云阳给拉进屋里。

韩熙明落坐之时,府里的下人早将饭菜上桌。

看到桌上有鱼有肉,满满当当一大桌,韩熙明脸色变得铁青。

南方大旱,京城送来的军粮比往常少了许多,他方才在营中还担心撑不过隆冬,正盘算着要怎么替营中将士减粮,又不会太饿着他们,他心疼手上的兵,急得火急火燎,自家竟还吃得如此丰盛,这让他如何能心安的吃下口?

“这鱼和肉都是云阳让金宝给买回来的。”夫君的眼神一转,赵慧妍就知道他心中所想,出声解释,“这阵子还真多亏了云阳,咱们将军府的伙食也能好上几分。”

最近营里的粮食短缺,身为枕边人的赵慧妍也心知肚明,韩熙明爱兵如命,心里肯定不好过,所以将军府上下也开始跟着勒紧腰带,低调度日,吃得不若以往来得精细,唯一例外的只有金云阳。

毕竟他在京城过惯了好日子,她没舍得委屈他,何况金云阳一来也给了她一大笔银两,除了留在府里部分,大多她都交给韩熙明,要他想办法多屯粮,让士兵们别饿肚子。

韩熙明闻言,倒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举起筷子开动。

赵慧妍见状,连忙招呼金云阳动筷。

金云阳动也不动,眼中带着嫌弃看着桌上饭菜,“荣政不是监军吗?让他向京城要粮啊。”

韩熙明瞪了金云阳一眼,“南方大旱,纵使他去讨粮也讨不着。”

金云阳撇嘴,一脸不以为然。“大旱就能饿着边关将士,看来这个皇帝不成,最好早点去见阎王,或许继任的太子能够眼不瞎,心透亮。”

“混帐!”韩熙明用力地将筷子拍在桌上,“圣上岂是你能非议的?”

“好啦、好啦,不过就是自家饭桌上说几句罢了。”赵慧妍一惊,连忙劝道:“不说了、不说了,都别说了。云阳,来,这是你最爱的鱼,多吃些。”

赵慧妍夹了块鱼放到金云阳的碗里。

金云阳吃了一口,就把鱼肉给吐到一旁,“太腥。”

赵慧妍见状,不往心里去,反而纵容的说道:“太腥就别吃了,咱们再尝尝别的,这是荀炒肉,你尝尝。”

这荀是云州特产的酸荀,金云阳照旧吃了一口又吐掉,“太酸。”

一顿饭吃得韩熙明一肚子火气,这个外甥就是生来讨债的,嘴叼又不留情面,所以为了多活几年,他都尽可能不与他同桌共食,以免被气出个好歹。

他重重的将碗放下,“不吃就给老子滚回院里去!”

金云阳没有二话,起身就走。

“你——你看看他!”看到金云阳头也不回的走了,韩熙明气急败坏的对着赵慧妍说道:“这都几岁人了,还像个孩子似的!”

“将军,你别气了,你又不是不知他的性子,他这是心里不痛快,由着他吧。他也只有在咱们眼底才能松快、松快,别恼了。”赵慧妍一如过往的对金云阳多有包容。

“你啊,再由着他,他就上天了。本以为这几日安分,还以为他长进,没料到还是这副德行。”

赵慧妍不由一叹,她知道金云阳今日的火气有大半是因为原本日日都送吃食的小姑娘没来,她迟疑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云阳心里……怕是有了中意的人家。”

韩熙明闻言有些意外,他一个挑眉,“哪家姑娘这么倒楣被他看上了?”

“你这是怎么说话的。”赵慧妍不以为然的睨了他一眼,“咱们云阳长得好,姑娘能被他看中,是那姑娘的福气。”

“听听你这话,还真是不心虚,除了一个好看,他那小子还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一个男子长得再好看也不能当饭吃。”

理是这个理,但赵慧妍一颗心就是偏的,“除了好看,咱们云阳还富贵逼人。”

这点韩熙明真是无法反驳,他心知肚明前阵子从夫人手中拿到的银子肯定是金云阳给的,可一想他张狂又花钱不眨眼的样子,还是忍不住说道:“就他现在败家闯祸的本事,只怕他头发还没白就已经败光家产,坐吃山空。”

“纵使如此,总还有我们在。咱们家虽不算大富,但还是权贵,总不会养不了他。”说到底,不论发生任何事,他们一家都会护着金云阳到底。

韩熙明嘴巴叨念,最主要是因恨铁不成钢,他当然不可能真的对金云阳不管不顾,他用着饭,静了一会儿,终是忍不住问道:“跟我说说,是哪户人家的姑娘?”

说起这个,赵慧妍来了兴致,连饭都顾不上吃,放下碗筷说道:“是落霞村的姑娘。”

“落霞村?”韩熙明镇守云州戎城多年,熟知山川地形,自然听过这个村落,不过是个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庄,村民称不上富裕,“他怎么遇上的?”

赵慧妍一开始派人去查时就已知前因后果,但她不能老实交代,毕竟将军对金云阳砸了康平楼一事至今还没消气,若让他知道金云阳遇上人家姑娘是在砸了康平楼,欲去骑马回府的路上撞倒人家小姑娘,死不认错,还逼得人家姑娘当街下跪赔罪,韩熙明只怕会气得拿大刀冲去教训金云阳一顿。

细细一想,纵使她疼爱金云阳,也不得不说云阳这孩子干的还真不是人事……

“就在街上偶然遇上的,”赵慧妍避重就轻的回答,“人家小姑娘对他挺好,这几日天天送吃食进府。”

敢情还是追着金云阳后头跑?韩熙明嘲弄一笑,“看上这个二世祖,这姑娘是瞎了眼,还是嫌命不够长?”

赵慧妍闻言,满心不以为然的瞪了夫君一眼。

韩熙明此刻却无心理会她,顾不得还未填饱肚子,迳自起身,大步走了出去。

“你这是去哪?”

“你吃你的,”韩熙明头也不回的说道:“别管。”

韩熙明直接去了金云阳的进学院,一穿过月洞门,就见金云阳在夜色之中与韩子安在院子里过招。

站在月洞门处,他让金宝无须通报,只是静静地看着两人过招。

端看金云阳的招式,很难想像此人出身商户,一招一式虎虎生风,全然不留情面的狠绝,韩熙明眼底不由闪过一丝光亮。

他与夫人膝下只得一子一女,儿子没得他半点真传,是个温和斯文的读书人,但他并不觉有遗憾,他的父亲为摄政王,为大夏国第一位异姓王爷,已是功高震主,国公府出他一个大将军已经太多,所以他儿子选择的路极好,他只遗憾在自己驻守戎城的第三年,羌人大举入侵的混乱中,丢失了唯一的闺女,平乱之后,他派人找遍各地却再无女儿影踪。

在他丢了女儿的同一年,他在京城的姊姊死了——当年他的姊姊不顾门不当户不对嫁入金家,一个好好的摄政王爱女沦为商妇,在京中传了好些年的流言。他姊姊死时,戎城正值多事之秋,他纵有心,却是连赴京送葬都成奢望。

直到大事初定,才知他爹将金云阳带回国公府,开始学起拳脚功夫。如今见金云阳,竟在他身上看到几分死去摄政王的威猛,金云阳倒比他的儿子更像是韩家人。

思虑间,见到金云阳一脚踢倒韩子安,韩熙明才出了声,“够了,这可是你的护卫,不是你的仇人。”

金云阳停下了动作,脸上的阴狠还未隐去,傲然的睨了他一眼。

看他自以为是的模样,韩熙明摇头,“就你这惹人厌的样子,人家姑娘怎么会喜欢?”

金云阳的脸色一变,“舅父是何意?”

“男子汉就大大方方的认了,”韩熙明上前,上下打量着他,一时百感交集,转眼间,这孩子也到了该说亲的年纪,这事儿本来该是他姊姊操心,可他姊姊却早已不在了,“那个日日给你送吃食的姑娘,你喜欢人家?”

“是谁跟你胡说八道,”金云阳的口气有些气急败坏,“是她喜欢我!”

“她喜欢你?”韩熙明嗤了一声,“她喜欢你什么?喜欢你脾气糟,还是喜欢你不讲理?”

金云阳恼了,“她就是喜欢我!她日日给我送吃的,半点不图,只希望我过得开心!”

“是吗?我觉得她确实是在哄你开心,就因为要图你的银子,毕竟你啥都没有,就银子多。”

“谁说的?”金云阳觉得被侮辱,“小土妞从未试图从我身上拿走半点东西。”

小土妞?韩熙明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这个家伙竟给人家一个好好的姑娘取这名号,“我看人家不理你是对的,嘴巴不甜、脾气又差,哄了你好些时候,你竟然一丝表示都无,所以现在不来也是正理。”

金云阳气恼,但是韩熙明的话却一字一句的打进了他心里,难不成她真是因为无利可图,所以不来了?

“难得遇上心悦之人,你就好好改改脾气。”若是以往,韩熙明谈起金云阳亲事,肯定会要求门当户对,但是如今金云阳的性子,他觉得还是早点让这小子成亲,有姑娘要他就好。

内心深处,韩熙明担心以金云阳厌恶金家的程度,八成会想一辈子不娶,让金家绝后。他虽对让姊姊吃尽苦头的金家深恶痛绝,但也不想看外甥糊涂。

“我不喜欢她。”金云阳火了,“说了是她喜欢我,你去随便找个下人打听便知,她不顾名声日日上门替我送吃的——”

“知道了、知道了。”韩熙明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可要我去替你提亲?”

一个落霞村的村姑,由他这个大将军出面算是给足了面子,兴许也能勉为其难的跟着自己坏脾气的外甥过一辈子。

“不需要,我明日便回京!”金云阳愤愤的转身回屋,用力的甩上门。

“瞧这破脾气,”韩熙明面上虽气,但心中挺乐,看来这个臭小子真有些重视这个姑娘。

赵慧妍坐不住,还是跟了过来,正好看到金云阳甩门进屋,不由一叹,“将军,你这是何苦,怎么总让云阳不痛快呢?”

“夫人,你这心当真是偏到了天边。明明平时都是他让我不痛快,现在我不过是讨回一点怎么了?他不小了,有些事儿不能再由着他。”

赵慧妍也知道是这个理,只能说道:“我方才听到了将军所言,若真如将军所料,那姑娘看上的真是云阳的财宝,该如何是好?”

“看上他的财宝挺好。”韩熙明在战场拼搏,生死都不当回事,更别提这些财富名利,他转身离开了进学院,“正好臭小子什么没有,就银子最多。只要他一辈子有银两,这姑娘就跟他一辈子。”

赵慧妍闻言一愣,跟在韩熙明身后,只觉这话听起来古怪,但又莫名有点儿道理。

金云阳的耳力好,在屋内将韩熙明的话听得一清二楚,脸上布满乌云。难不成那个土妞真是看上他的银子?

他觉得自己被背叛也被冒犯,既是肤浅,就不值得他再挂在心上,不过就是个有心机的穷土妞,浑身没几两肉,不值得他费心思。

满心的无名火找不到发泄处,塞了颗软松糖进嘴里,可一想到这是陶朔语送的,金云阳立刻想吐出来,但又觉得可惜,霎时要吃、要吐天人交战,此时门口响起了金宝的声音。

金宝小心翼翼推开门,看着金云阳,“爷,方才你吃得不多,可要……”

“滚出去!”嘴里正吃着糖,金云阳面上挂不住,朝他吼了一声。

金宝脖子一缩,立刻退了出去。

韩子安抱着剑就站在院子里,一看到金宝狼狈的关上门,立刻嘲弄的出声,“爷打算回京,你现在就去交代门房一声,若明日陶姑娘过来,直接将人撵出去。”

金宝还没来得及回话,门突然被重重的拉开,金云阳阴郁的板着脸出现,“什么时候这里轮到你做主?”

韩子安压根不害怕,回视一脸阴沉的金云阳,“属下只知,陶姑娘惹恼了爷,就该给教训。”换言之,他还是一心为主的好属下。

金云阳恼火的回瞪他。

金宝早就看惯了两人的针锋相对,眼睛一转,精明的开口,“人自然是不能撵,毕竟错在陶姑娘,若是陶姑娘再来,自然得带到爷面前,让爷教她些为人处事之理。”

金宝的话令金云阳的眼底一亮,立刻点头,“没错!金宝说的才是正理。”

“是。明日陶姑娘上门,小的立刻带到少爷跟前。”金宝立刻投其所好。“但是回京之事……”

“当然还是走,难不成还为了小土妞改变心意不成,”他不想在韩熙明面前丢人,“不过就推迟个……两日吧。”

他就等个两天,小土妞若不来的话,他就……难不成真打她一顿泄愤?瞧她的小身板,只怕他一拳就让她去了半条命,他发现自己竟是拿她没办法……

心中翻搅着无法舒解的烦躁,金云阳用力地将门甩上,阴晴不定的态度,金宝早已见怪不怪,还暗暗的给了韩子安一个赞赏的眼神。

韩子安表情依然没有太大起伏,只是静静地又退到一旁,心道:金云阳实在该庆幸有自己的存在,不然以他的性子,如今还不知道怎么下台呢。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鱼跃龙门最新章节 | 小鱼跃龙门全文阅读 | 小鱼跃龙门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