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情浪子 第六章 作者 : 可乐

第六章

一发现花蕴哲那充满情色的邪恶思想,江心宁立即红着脸推开他。

“我、我肚子饿了,你、你自己消毒。”

“没关系,我可以等你吃饱。”花蕴哲好整以暇地说。

看他一副优闲慵懒的模样,她忍不住开口问:“你不用再回花圃吗?”

“栽种区的工作早上已经处理完了,晚一点我要和阳光谈谈保全的事,顺便一起喝下午茶。”

昨晚通缉犯的闯入让他起了戒心,他认为有必要加强“心花怒放”及花屋的保全。

关于这方面的问题,任职警察的杨光濬应该可以提供一些意见。

江心宁的思绪瞬间被他的话题转移。

“阳光?向朗吗?”

她知道花蕴哲有三个农友兼死党,“阳光牧场”的向朗和“甜滋滋果园”的莫刚劲。

虽然她和那两人并不熟,但他们三个男人在大学时期就因为外表出众,十分受女孩子青睐,她不想知道也很难。

“不,我说的阳光是杨光濬,昨天那个警察。你快点坐下来把三明治吃了。”花蕴哲边说边催她吃东西。

“所以阳光是他的绰号罗?”

实在饿得受不了,她边吃着三明治边听他说。

花蕴哲点头,看着她乖乖的坐在他面前,津津有味的吃着他做的三明治,他心里充斥着一股说不出的感动。

发现他目不转睛地望着她,江心宁停下手边的动作,充满戒备地娇瞪了他一眼。“别老是拿那样的眼神看我!”

颀健的身子坐在餐桌另一端,他看着她不自在的模样,好奇地问:“咱们都上过好几次床了,怎么你还是这么容易害羞?”

“只有你才会把这件事挂在嘴边,不当一回事吧?”没想到他会把话说得这么白,她羞得满脸通红,低声咕哝着。

虽然花蕴哲公子的形象一点一滴被他认真经营事业的一面取代,但骨子里他还是比一般男人多了点浪荡的感觉。

对他,她似乎很难完全放下心,相信他会永远对她专一。

暗暗压下心底的想法,江心宁吃完三大块不同口味的三明治,喝完一杯热牛女乃后问:“花圃那里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你想帮忙?”她突然如此询问,让花蕴哲感到讶异。

“我想继续之前翻译的工作,偶尔应该有时间可以到花圃帮忙。”

她与专门出版国外小说的出版社长期配合,以翻译罗曼史的工作为生。

父母骤逝带给她的打击,让这份工作停滞了好长一段时间。

目前她已和花蕴哲进入同居状态,她若只成为他的伴侣,不替他分忧,似乎说不过去。

花蕴哲点点头,“那么,花屋外的花圃交给你照顾,如何?”

“花屋外的花圃?”

江心宁走到窗边,看着屋外花团锦簇的美景,神情忐忑。

从以前她对花花草草就没辙,真怕这些美丽的花在她的照顾下,很快会变成一堆枯草。

“不难的,薰衣草只要定期除草、施肥就可以了,郁金香的照顾比较麻烦,之后我再教你。”

花蕴哲来到她身后,很自然的圈住她纤细柔软的身子,让她能以最舒服的姿势靠进他怀里。

背贴在他贲起的结实肌肉上,江心宁舒服的叹了口气。

她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他的怀抱总能这么温暖。

“你真的放心把花圃交给我?”

“有我在,怕什么?”她柔顺的靠在他怀里,彻底满足了他身为男人的骄傲。

他的话才落下,江心宁的身子在瞬间紧绷。

“你怎么又……”

……

激情纵欲后,只记得她在他的占有下沉醉、娇吟。

“花蕴哲!”看着他一脸茫然的模样,江心宁糗得直跺脚。

他定定地望着她,直到耳中落入她娇羞的怒嗓才恍然回神。“我记得是往那个方向甩,对!是往那个方向!”

“你怎么可以把我的内裤乱甩呢?”

红着脸朝他所指的方向边走边看,江心宁为这状况感到啼笑皆非,真想掐死这个可恶的男人。

如果不是他如此挑逗她,她怎么会任他为所欲为?

“就……意外嘛。”花蕴哲无奈地叹了口气,有些无辜地跟在她身后。

这时,他超希望哆啦A梦的道具能出现,只要一喊,被他不知甩到何方的内裤马上就会自动现身,完全不用找。

当两人正忙着找内裤时,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花蕴哲接听电话,接着有些慌张地道:“什么?!你先别进来。”

“发生什么事了吗?你的声音听起来很不对劲喔。”杨光濬在手机另一端问。

“没、没事,我、我和心心正在……正在……”花蕴哲略微顿了顿,思索着,直到一个念头突然闯入。“抓老鼠,对!我和心心正在抓老鼠!”

屋外是一大片花圃,有时山上的老鼠和果子狸想挖蚯蚓吃,难免会跑进屋子里搞破坏。

他这个理由十分充分,但心虚的语气还是让杨光濬起了疑心。

杨光濬调侃着笑问:“你们不会在干见不得人的事吧?没关系,我可以另外找时间再过来。”

对方明理的语调反而惹得花蕴哲尴尬不已。

“我和心心真的在抓老鼠!”沉下俊脸,他刻意强调道。

江心宁忙找着内裤之余,听着两人的对话,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唉!她的蕾丝内裤竟然变成老鼠了。

“要不要我帮忙?”杨光濬问道。

“不用!你先在屋外等着,抓到老鼠我再开门让你进来。”

“明白。”杨光濬很够义气的不再追问,秉持着站岗的精神在屋外耐心等他们抓完老鼠。

等花蕴哲结束通话,终于找内裤的江心宁羞恼的握起粉拳捶了他一下。

“抓老鼠?!亏你想得出来!”

“找到了?在哪里找到的?”

“转角的花盆旁边啦!”

“哇!居然飞得那么远。”花蕴哲惊讶地挑眉,不敢相信自己的臂力这么好。

看他一脸得意,她忍不住又捶了他一下。“这有什么好骄傲的?下一次你要是再敢乱丢我的内裤,我就……”

“就怎么样?”他很好奇,一向温柔可人的她会对他撂什么狠话。

明显发现他那双因为激情而狂野的俊目正流转着戏谑的光芒,她红着脸丝毫不犹豫地说:“抵死不做!让你自己解决。”

“你真的舍得这么对我?”

他问得委屈,企图压低姿态博取她的同情,激起她对他一丝丝的怜悯。

“你可以试试。”

“心心——”花蕴哲张臂抱住她,像个孩子般对她耍赖。

铁着心肠推开他的纠缠,她没好气地咕哝。“你别缠着我,我要上楼冲个澡。”

一想到一天得冲澡好几次,江心宁就忍不住怨起抱着她的男人。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索求无度,她也不必像有洁癖似的,一天要冲好几次澡。

闻言,他眼睛亮了起来。“那我也要和你一起冲澡。”

“不行!”江心宁用膝盖想也知道和他一起冲澡的下场是什么,她才不会傻得再让他有机可乘。

“为什么?”发挥缠黏的功力,花蕴哲硬巴着她不放。

“你不是找阳光谈保全的事,顺便和他喝下午茶吗?”

“让他再等等,毕竟……老鼠不好抓嘛!”花蕴哲微扬起唇,说得理所当然。

“你很坏耶!”

她红着脸抗议,伸出手作势想掐他脖子,他却乘机再将她揽进怀里,结结实实的向她讨了个热情的吻。

一时不察下,江心宁再一次被突袭成功。

再回过神时,花蕴哲已敛下戏谑的神情,催着她上楼。“好了,冲完澡你再睡一下补个眠吧。”

不敢相信他会这么轻易便放过她,她不放心地问:“不用帮你准备下午茶吗?”

“向朗他老婆前几天才烤了一些手工饼干送来,我只要泡一壶茶招待阳光就够了。”

舍不得她太累,他打算直接拿出好友为他在疯狂找寻江心宁那段期间送来的粮食招待客人。

定定看着他突然转性的模样,她忍不住好奇地问:“你只有在我面前才会耍无赖吗?”

花蕴哲一愣,下一秒,嘴角扬起邪恶的笑,说得坦白。

“对,我只喜欢欺负你。”

他的笑很淡,仅是微乎其微地牵动嘴角,但莫名的,江心宁再一次有种想掐死他的冲动。

当这个冲动一兴起,心里另一个想法跟着冒出来。

其实,她根本舍不得掐死他。

从以前学生时代暗恋他开始,她就被他吃得死死的,一颗不安的心只紧紧的悬系在他身上。

她对他的爱,已经深到不可自拔的地步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专情浪子最新章节 | 专情浪子全文阅读 | 专情浪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