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双玉缘 > 第十四章

双玉缘 第十四章 作者 : 狼星

辜拾璧近日勤于去伈妃的蝉隐宫,目的是要跟她学刺绣。

自从被庞王耻笑她的松枝绣得像百足虫之后,她就莫名地燃起一股不服输的心绪,就算绣得再怎么差,都不能容许自己绣出百足虫,她跟百足虫誓不两立啊!

也不知是不是被庞王的话影响了,她后来愈看那腰带上的松枝,就真的愈看愈像百足虫,不觉毛骨悚然起来,于是拿剪子把那些百足虫……不,是松枝,全给拆得一干二净。

俗话说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她松枝绣差了,偏偏非要把松枝绣好不可,于是她去找擅长绣叶子类的伈妃,不耻下问,认真学习。

也因为这样,她跟伈妃就渐渐熟稔起来了。

辜拾璧发现,伈妃有种很娴静的气质,很少会主动说话,但好在有问就会有答,所以辜拾璧得努力找话题延续,否则两人坐着闷头刺绣,实在乏味极了。

“伈妃,你在还没进庞王府之前是做什么的呢?该不会是在绣坊做事吧?瞧你绣功这么好,要说是绣娘的话,我也不意外呢。”

“我是进了庞王府后绣功才进步的,因为没什么事可做,便跟着其他姐姐们学绣,愈绣就愈觉得起劲儿,练到现在,倒也还算过得去。”伈妃很是谦虚。

“你跟其他姐姐们感情好吗?听说皇宫里妃嫔都会内斗,庞王府里只你们五个而已,应该不至于吧。”

“我哪有那个资格跟姐姐们斗呢,说来……我应该是最不起眼的那个,连跟姐姐们争宠的份儿都没有呢。”

“你怎会不起眼,你们五个妃子各有各的特色,都是美人儿。话说要不是美人儿的话,当初也不会被选进庞王府了不是吗?”

“说了……王后娘娘可别笑话我。其实王上至今一次也不曾临幸过我呢!您说,我这样是要怎么跟其他人争宠呢。”

“这怎么可能!”辜拾璧真的是不敢相信,伈妃进来都多久了,庞王竟然没有碰过她?要不是自己曾因被陷害而与庞王同寝过,否则她真要怀疑庞王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疾了。

“是真的。大概是庞王不喜欢我吧。”伈妃苦涩地笑着。

“不喜欢你又怎么会选你入庞王府呢?”

“这……我也不晓得。当初选妃时,王上只是坐在高案上,专心看着被呈上去的各人身家背景资料,我想大概是在确认我们家世清不清白吧。那时,我连跟王上对上眼都没有呢。或者应该说,我只是偷偷望了他一眼,就被他那森冷的表情吓得头一路垂到底了。会被选上,连我自己都觉得意外呢。”

辜拾璧心里打个突,再问道:“伈妃,你觉得王上是个怎样的人?”

“怎样的人?”伈妃对于她的问话,一时摸不着脑。

“不要管外头传闻怎样,光就你自己对王上的感觉。”

“其实我很少见到王上,该怎么说呢……”伈妃搜索枯肠仍难找到话点。

“那就依你待在庞王府这么久,曾经跟王上接触过的感觉来说就好。”

“我很少跟王上接触,但见到的时候,他都是客客气气、冷冷疏疏,从未对我们疾言厉色倒是真的……”伈妃已经想不出还能说什么了,因为她跟庞王差不多就像邻人一样,见过面,是认识的人,但除此之外,就没别的了。

“你觉得他是个恶人吗?”辜拾璧紧追不舍。

“……嗯……好像……不大像……但,大家都说庞王是恶人,总不会有错吧?”伈妃吞吞吐吐的,自己也不大确定。

辜拾璧安静下来,专心在针线上,心里却纷乱如麻,她在整理自己的思绪,一些还没有结论、朦朦胧胧的线索,交错复杂,似是而非……心动手动,不知不觉,也绣好了一株矮松。

“伈妃,你看我绣这样可以吗?”她自己看了是颇觉满意。

“王后娘娘已经进步非常多了,可以不需再用碎布角儿练绣,正式绣一件品儿如何?我这儿有些鸦青色的缎面布料,做腰带倒是挺合适。”

“鸦青?若绣上松树恐怕不好看吧,针叶是松花绿,枝梗儿是赭色,用鸦青做底色的话,感觉暗沉沉的,看不出绣的是什么了。”

“王后娘娘,谁说一定要用松花绿配赭色呢。”伈妃微笑道。

“松树的颜色不就是那样吗!”

“我觉得用鸦青色做底,绣上一株银线松,倒是挺雅致的呢。”

“银线松?”辜拾璧登时有种恍然大悟之感。

是啊,一般人听到松树想到的都是绿枝赭干,却没想过不是非得要这样不可,她一时竟落入世俗想法的窠臼里,伈妃的提议让她心头大喜,马上着手选布描底。

这埋头一绣,连日下西山了都不自觉,直到杏儿打着灯笼,把晚膳送到蝉隐宫来,辜拾璧才发现自己饿了。

这会儿手上的银线松好不容易完成了,果然如伈妃所说,鸦青搭银线,有种不特别出挑,却有着淡淡的贵气感觉。松针也照伈妃指导的,用单点放射的扇形表现法,就不会变成百足虫了。

“王后娘娘,晚膳是跟伈妃娘娘用同样的膳食。伈妃娘娘不喜吃肉,所以都是一些蔬菜料理。”杏儿一边摆膳一边说明。

“不打紧,我吃什么都可以。”辜拾璧已经饿到迫不及待地举箸。

“王后娘娘怎么能跟我吃一样的东西。”伈妃有些惊讶。

“怎么不行?我才觉得奇怪,为何你们要各吃各的,像一家人一样聚在一起用膳不好吗?寻常百姓都是这样的,为何进了庞王府就要分开,都以姐妹相称了,怎么连顿饭都不一起吃?”

伈妃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打从进庞王府后就一直是这样,也没人提过要一起吃。她想了想,不大有自信地道:“可能是王上都是自己一人用膳……”

“王上就别提了,让他一个人吃吧,免得害我们食不知味。”

伈妃听了,不由得莞尔一笑。

“欸,我是说真的,有天他心血来潮跑到燕迩宫用膳,吃得我多难过啊,一边吃还要一边听他叨叨絮絮念个没完。”

“王上会叨念?”这点伈妃倒是无从想像。

“可不是!从未见过一个男人话这么多的——”辜拾璧话还没说完,外头已经有人抢话了:“男人不能话多,那男人是不是该全部出生当哑巴就好了。”

伈妃与侍女们一看来人是庞王,慌得全跪在地上。“王上恭安!”就只剩辜拾璧还站着。

“你到这儿来做什么?”辜拾璧老大不高兴。

“整个庞王府都是我的,我高兴到哪儿还需要经过谁的允许吗?本王今日就是要在蝉隐宫用膳,你能拦着我?”庞王挑了眉,一副等人来挑战的态势。

侍女们一听,马上机伶地去备了一副碗箸进来,并且吩附膳房再多添一些菜。每个人颤巍巍地候在一旁,如临大敌。

“你在这儿,伈妃会吃不下饭。”辜拾璧已经看出伈妃的不安了。

“怎么?本王丑得让人食不下咽?”他的眼光扫过伈妃的方向。

“没这回事,王上气宇轩昂、俊逸非凡……”伈妃看着庞王,说着说着,脸蛋儿竟然泛红了,她是真的觉得庞王长得俊俏。

“是吗?比起述国公,又如何呢?”他故意刁难。

“这……”伈妃为难了。

“来人,去请述国公过来蝉隐宫用膳。”他往外头一摆手,侍卫马上赶去请人。侍女们一听,脸色更苦了,马上又去备第四副碗箸。

“你到底想怎样!?”辜拾璧心头开始燃起火苗,庞王摆明就是来惹事端的。

“一家人聚在一起用膳不好吗?寻常百姓都是这样的。”他嘴角扯起一抹诡笑,目露精光,盯着他的王后,很显然是在挑衅。

辜拾璧一听,知道他八成是在外头听她们说话听一阵子了,不禁火上心头。“偷听别人说话,做人真是不光明磊落。”

他闻言大笑出声。“谁不知道檄州庞王做人阴险狡诈、性情狠毒乖戾。”

屋里的众人听了,你看我我看你,神色凝重,暗暗祈求王后娘娘不要再多嘴生事了,赶快把这顿饭吃完,让这鬼见愁早点回虎啸宫吧。

在等述国公来的时候,庞王走到绣桌去,欣赏着辜拾璧与伈妃的绣品。他看着伈妃那幅尚未完成的绣屏,赞道:“这莲池杨柳绣得还真传神。”

伈妃受宠若惊。“谢王上褒奖。”

庞王再拿起银线松腰带,看着那略显笨拙的绣功,便知道这必然是出自辜拾璧之手,故意促狭道:“这是要绣给本王的?”

“不……”辜拾璧才一开口,伈妃从后头悄悄拉了她一把,好心暗示她不要再捋虎须了。辜拾璧也不想给她们添麻烦,这儿毕竟是蝉隐宫,不是燕迩宫,只好酸溜溜地道:“整个庞王府的东西都是王上您的。”

庞王无视她话中的讥刺,再度朗笑一阵。“你终于有这个自觉了。”

正说话间,述国公已然到来,他一头雾水,不知王上是何用意。一看到连王后娘娘都在蝉隐宫里,更是吃惊。

“知瑞,王后说一家人要聚在一起用膳,所以我就把你叫过来了,要是造成你的困扰,你就找王后说吧。”

辜拾璧瞪着庞王,这家伙分明存心陷她于不义,她转头对述国公说:“述国公,您要是不方便的话,其实不用勉强……”

“所以你是不欢迎述国公过来一起用膳?”庞王故意曲解她的语意。

“我不是那个意思!”她忍不住大声起来。

“我没有什么不方便,谢王上与王后的盛情。”眼看着两人就要闹起来,述国公连忙打圆场。

当晚,四人围桌用膳,各怀心思。一个是悠哉坦然的吃;一个是怒火高炽的吃;一个是局促不安的吃;一个是尴尬为难的吃……还有旁边一群饿着肚子,想着这场“盛宴”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的可怜侍女们。

翌日,其它四宫的妃子都知道这件事了,每个人无不瞠目结舌,议论纷纷。她们一致的疑问是:

“伈妃到底是下了什么功夫?居然有办法让三位大人物特地移驾到蝉隐宫用膳!平常总显得乖巧沉静、不爱出锋头的伈妃,真看不出来居然也会钻营心机,咱们不知不觉就被抢前一步了,没防着她,真是吃大亏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双玉缘最新章节 | 双玉缘全文阅读 | 双玉缘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