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野男人 第八章 作者 : 可乐

转眼过了三天,易深雅在大豹每天的定时喂食下,并没有饿着,甚至吃得还挺丰盛的。

有时是烤野鸡,有时是条大肥鱼,不知名的鲜果,却独独没有让她觉得可怕得难以食用的肉食。

她心里知道,并不是大豹如此通人性,知道人类和动物的食物区别,而是它的主人指挥它这么做的吧?

想到莫玺宙这几天都不知在哪里过夜,她心里就愈发不踏实。

她待在岛上不会只是一天两天的事,他不会打算就这么一直躲着她,直到她离开吧?

情况不能这样持续下去,而且从前两天接连着送去的纸条被“已读不回”后,她心情愈发沉重,愈发感到抱歉。

她得好好和他谈谈!

心思一定,她在看到大豹晃悠着出现在她面前时,开口道:“刺刺,带我去找莫玺宙,我需要和他好好谈谈!”

大豹也不知有没有听懂,只是用头在她胸前蹭钻了两下,便一如往昔头趴伏在交叠的前肢,神态慵懒地看着她。

易深雅毕竟和大豹相处没几天,实在无法由它的言行举止反映中读出它的想法。

她头痛的吃完午餐,看着大豹在“监督”完她吃完东西便起身准备离开。

易深雅看着它起身,却没有循着原路离开,反而晃悠着走出厨房,往大门的方向走去,立即意会过来,将餐具丢在水槽,急急忙忙的跟上它。

“刺刺,等我!等我!”

她边喊边跑,心里为大豹通人性而暗暗称奇。

只是易深雅万万没想到,自己太大意了。

她现在并不是在车水马龙的都市丛林,不是拎着包或只拿着手机就可以出门的地方啊!

离开研究中心走不到半小时的路,她就可以进入原始雨林。

她根本不知道莫玺宙到底在什么地方,但势必是要进入雨林的,而里面充斥着她所不知道的危险,她就这么毫无准备、甚至只是穿着很简便的短袖长裤进入……很不妥啊!

先别说雨林里有什么可怕的动物,光是蚊子就可以吸干她这个自动送上门的人体制血机吧?

她不禁有些后怕,偏偏她已经跟着大豹走进苍郁密林,被某只吸她一口血的蚊子咬了好几个包,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这些。

她欲哭无泪,暗暗祈求莫玺宙不要为了躲他进到雨林深处,否则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命见到他。

易深雅有些忐忑,神经紧绷着,一双眼瞠得大大的、警戒地观察着有着浓密树林与纠结藤蔓的环境。

愈走她愈觉得树林浓密,原本热辣的阳光被浓浓的树荫遮掩,空气里有着浓浓的芬多精,潮湿阴凉舒爽。

偶尔,一阵风掠过,被吹拂开的树荫筛落丝丝光缕。

突然,她看见几只小猴子由树间灵巧的攀越而过,又看见一条大蛇由一棵大树树梢慢慢滑行至另一棵,缠卷着树枝的蛇身鳞片,在筛落的光线下散发着如宝石般的色泽。

她不确定蛇有没有毒,也知道它离自己还有一段距离,却还是感觉浑身寒毛直立。

在这样的环境,毫无防备的她只要一个闪失,都极有可能会沦为食物链底层的美食。

大蛇如果想吃她,像缠卷树枝一样把她紧紧缠勒住——

她猛地打住脑中不由自主浮现的情景,心想,她得谨慎再谨慎,万分不安的加快脚步凑到大豹身旁。

没想到她才挪动脚步,却被覆盖着厚厚落叶下盘据地面的某棵树的树根给绊倒。

“啊——”

她惊呼出声,整个人向前扑倒,额头直接撞到突出地面的树根,脸重重的埋进枯枝落叶层。

在这样的环境,由落叶、树枝、动物残体、湿气日积月累形成的堆积层下也拥有丰富的生态。

易深雅撞上后,脸贴在落叶上,鼻息间充斥着诡异难辨的气味后,双眼被奇异的萤光绿给占满。

那是什么?

这想法闪过一秒或者是两秒,她才感觉到痛,紧接着更多颜色的萤光像被刺激的萤火虫一点点冒出,彻底占满她的视线。

她微微蹙眉,疑惑的想,她掉进某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洞穴吗?

那一点点的萤光是萤火虫还是种类繁多的发光蕈物种?

易深雅晕晕茫茫,不确定自己是晕了还是醒着,跟着她感觉有什么舌忝上她的脸。

湿湿热热刺痛刺痛的。

她轻蹙眉,嘤咛了声。“唔……别……会痛……”

大豹看见她倒在地上一动也不懂,凑上前,顶了顶她的身体没反应,急得发出一声低咆后舌忝着她的脸,没多久便听到她的痛呼。

但她依旧动也不动……

大豹见状,直接咬住她的领子,将她半咬半拖地带她离开。

午餐时间,莫玺宙摘了些果子让大豹带回研究中心给易深雅后,不知不觉就站在树屋外……等着。

在树屋的第二天早上,易深雅把Assassin当信鸽用,在人见人威惧的猛宠脖子上绑了张纸条,问他要不要回去了。

想起她清新甜美却诡异得诱人的模样,他内心就像被谁偷偷安装了一个启动钮,自动就沸腾骚动了起来。

他根本就没办法控制住自己,怎么回去?

最后,他没回她。

接着,她不死心的又让Assassin送了相同的纸条给他,他依旧没有答案。

今天的早餐他让Assassin送过去后,不自觉就站在树屋外等着,想着,她今天会让大豹送什么样的讯息过来。

可奇怪的是,半个小时过去,他没等到大豹回来,这异常的状况让他觉得不对劲。

Assassin从小在这里长大,在这充满危机的雨林里来去自如,它通常是其他掠食动物的恶梦,所以他不怕它遇上危险。

加上它与生俱来的条件,研究中心到树屋的距离,超过半个小时还没有回来,实在太异常了。

或者……是它遇上了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

又或者……遇上麻烦的不是它,是易深雅?

察觉自己想起女人,内心便涌现一股说不出的烦躁与不安,他惊觉在父母离开后,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这样的心情。

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成为他的牵挂?

想着,莫玺宙懊恼的抓发抹脸,片刻后,他抓住一条垂落地面的藤蔓,迅速滑溜回到地面。

他拍了拍身上的草屑,才走了没多久便遇到大豹嘴里咬着一个女人拖行。

他不敢置信的一怔后,回过神惊恐喝道:“Assassin!你搞什么?”

大豹被他一喝,倏地松口,女人直接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莫玺宙心一窒,冲上前去检查女人的生命体征,才发现她女敕白的脸上沾着萤光色的粉末。

他伸指揩取了一点粉末用指月复揉开,鼻息间窜入一股掀开腐叶层所散发出的气体,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雨林里有着丰富多姿的生态环境,易深雅脸上沾的萤光粉末应该是长在落叶层的毒蕈菇。

这一类毒蕈菇的品种族繁不及备载,因为生长在他经常出入的地方,让他多了了解它的机会。

虽然不知道易深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肯定是被藏在落叶层下的树根给绊倒,又不巧去蹭到毒蕈菇,刺激它散发出毒素中了毒。

庆幸的是,这类毒蕈菇发光的反应是蕈类在分解腐烂木头时,为了移除过程中产生的有毒活性氧而产生的代谢副产物。

人们嗅到散发的毒气会中毒,只是毒性轻微,并不会致命,因此造成的迷幻恍惚或昏迷,约莫一个小时便会被身体自动代谢掉。

只是毒素被代谢掉的时间因个人体质而异,他不确定易深雅什么时候会醒,但至少可以确定她现在并没有生命危险。

他横了大豹一眼。“幸好她穿长裤,否则被你拖了这么一段距离,身上又不知要多了多少伤?”

Assassin不满的低呜了声,莫玺宙没等它反应,将女人打横抱起,快速往往研究中心的方向走去。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那个野男人最新章节 | 那个野男人全文阅读 | 那个野男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