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就爱傻娘子 > 第七章

就爱傻娘子 第七章 作者 : 月岚

朗家人的坚持,几乎都只放在朗若姗身上。

倘若今天谈的事与朗若姗有关,那一切都是朗家人说了算数,毫无转圜余地。

但是,对于与血脉甚远的苗喜儿相关的事情,朗家人却是相当好商量。

由于蓝君柚是与两位姑娘都订亲的人,带苗喜儿出门,又是为了医病,去向则是在江湖上与江南一地都赫赫有名的秋叶山庄,寻的则是名闻遐迩、寻常人少了关系还难以求见的神医“阎王愁”,因此在确定苗喜儿也愿意跟着蓝君柚出门后,朗母自是欣喜而毫无反对意见。

因此蓝君柚就这么顺利地将苗喜儿带上了路,而且朗母还给他们备上轿子与马匹,好让他们路上方便。

一切的情况看来,这事似乎都没什么困难之处,可是没过多久,麻烦事便来了。

苗喜儿自疯了之后,几乎没出过门,因此一开始能坐在轿子里晃呀晃的,让人抬着前行,当然觉得新鲜有趣,可是没过多久,她就觉得闷了。

她开始嚷着坐轿一点都不好玩,不论蓝君柚怎么好声好气地哄她,都硬是不肯入轿。

没法子,蓝君柚索性让轿夫自行回朗家,让苗喜儿与他一同骑马。

反正两人都是朗家公认的夫妻了,亲密些其实也无所谓。

只不过苗喜儿终究没那么好搞定,就像坐轿子一样,起初她觉得能坐在高处往四边瞧是件开心的事情,可是因为漫漫长路只能坐在马背上,不能乱动,所以她又觉得无聊,嚷着不想骑马了。

最后,蓝君柚只能带着苗喜儿,牵了马匹慢慢步行上路。

虽然这样只会让他们前去拜访“阎王愁”的时间花得更长,但是,蓝君柚却觉得这样放慢步调的行程,似乎也不坏。

一切,都是因为有苗喜儿在他身边吧?

从前他不论上何处去,总是伴着轻功在身,来去匆匆,所以鲜少以悠哉赏玩的心境慢慢品味旅程。

但如今,因为苗喜儿之故,他不得不放慢了脚步,这才发觉,如此优闲的心情,亦是别有乐趣。

由于苗喜儿偏爱花草植物,更喜欢各种动物,尤其是飞翔的雀鸟,因此这一路上,她偶尔会贪鲜跑入树丛,找着新发现的小昆虫,偶尔也窝在路边,耗上片刻时光看着没见过的鲜艳花朵,因为对她来说,这一切都是新奇的。

一般人或许会认为,这样是空耗时间,不知要花上多久时间才能到达目的地,所以会开始对苗喜儿的行为感到不耐烦。

但是对于早已私心泛滥地呵护着苗喜儿的蓝君柚来说,她的行为只是带给他同等的喜悦,让他半点都不觉烦闷。

行程慢了点,又如何?像这样与她同行,用她的单纯眼光来为他重新介绍这世上一切事物的相处时光,亦是种新鲜事,更令他品味到放慢步调、不疾不徐的轻松时光。

所以,这趟与苗喜儿同行,不只是没碍着他,还让他开了眼界。

想来,人就是这样吧?

因为幸福唾手可得而容易忽略,因为忙于生活琐事所以无法像孩童时期那般,以纯真的心态来眺望世上万物。

如果不是认识了苗喜儿,他或许一辈子都无法重新感受这种回归单纯心境的轻松感。

因此,即使走这一趟没能治好苗喜儿,光见她如此开心、远比留在朗家时更加活泼的模样,蓝君柚只能说,一切都已值得了。

况且,他心里多少还有些私心,那就是想单独与苗喜儿相处得久一些。

毕竟一回到朗家后,碍于朗若姗身为正室的身分,如果他只顾着与苗喜儿亲近,必定惹来朗家人的不满。

所以……如果能够一直牵着苗喜儿细嫩的手掌,瞧着她甜腻得仿佛全天下的四季美景都尽收眼前的笑容与灿亮明眸,那么,要他与她这么走一辈子、旅行一辈子,亦无妨啊!

意外总是突如其来,教人措手不及。

一场大雨,淋得两人宛如落汤鸡,什么娇俏可人的小姑娘、优雅飘逸的青年少侠,都在骤雨的袭击下失了平日里的优闲。

眼看着离城镇只有不到半哩路,蓝君柚也顾不得苗喜儿哭闹再三了,一把将她抱上马、赶着路在夜色全黑前进了城。

原本蓝君柚想找间客栈让疲累的苗喜儿好好沐浴更衣、歇息一番,哪晓得由于往来商旅众多,加上这场大雨来得突然,因此不少过路旅人也跟着挤进附近客栈投宿,所以……

“热水!喜儿要洗!”

一进房,苗喜儿也顾不得一身湿,看见店家好心备上给客人沐浴用的热水,她立刻把原本的疲惫感丢到脑后去。

迫不及待地奔近浴盆边,苗喜儿连半点犹豫也没,便开始脱起身上湿黏难受的衣裳来。

“喜儿!”蓝君柚刚放下行李,一回头看见苗喜儿竟脱得半luo,当下不禁迸出错愕的低嚷。

由于客栈都客满了,因此蓝君柚只得说服自己说两人既然都算未婚夫妻了,同住一房也没什么差别。再说苗喜儿傻呼呼的,即使与她同处一室、同睡一床,他也有把握可以保持整夜的理智,当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可偏偏,老天爷像是故意要考验他的定力,竟教他看见这美人出浴的景象……

“喜儿洗,君柚洗。”苗喜儿褪下贴身衣物,光luo着一身娇嫩肌肤,回头瞧了瞧蓝君柚,还对他漾开一抹甜笑。

在苗喜儿的认知里,身上不舒服就该沐浴,所以给大雨淋湿的他们自然都该入浴。

至于那些男女应守的分际、规矩,现在的苗喜儿根本就无法理解。

她只知道,以往在朗家,有婢女服侍她入浴,偶尔她玩水闹得到处湿答答的时候,婢女也会陪着她一块儿洗。

所以苗喜儿认定,蓝君柚既是她很喜欢的人,那么一起洗、一起玩水,也是应该的。

不知蓝君柚已因见到她身子而震撼得说不出话来,苗喜儿迳自把湿衣裳往旁一扔,随后又对蓝君柚招了招手。

“君柚,一起洗、一起玩。”苗喜儿笑道。

“喜、喜儿,你不能这样!”就算日后他俩是夫妻,但现在还不是啊!

蓝君柚半掩着脸,感觉热气一下子往脸上直冲而去,涨得他向来清雅的面容几乎要红透。

“我先在外头等,你沐浴后再唤我。”蓝君柚很快地转身,没敢再多瞧这活色生香的景象一眼。

“君柚?”苗喜儿见蓝君柚没露出半点高兴的表情,还穿着一身湿衣就要往外走,连忙奔上前,一把拽住他的手臂,紧紧抱住。

“不要走!君柚,一起洗!”苗喜儿拼命地拉扯着蓝君柚,“君柚湿湿,会痛痛!”

她并不懂得蓝君柚要离开的原因,但她喜欢有蓝君柚陪在身边,不论何时、不论何地,就像她离开朗家后,这一路上一直都有蓝君柚温柔地陪着她,让她好开心。

所以她不喜欢蓝君柚走掉,更不想他湿着身子出门。

她曾经玩水湿透后,在院子里又玩了一天,然后身体变得好重、好烫、好痛,接着,有个叫“大夫”的客人来看她,拿了苦苦的汤给她喝,让她好难过。

所以如果蓝君柚就这样走掉,他也会变得很难过,可是,她喜欢蓝君柚呢!她不要蓝君柚跟她一样难过。

紧拉着蓝君柚的手臂,苗喜儿微噘起唇,不满地嚷道:“君柚,一起洗!”

“喜儿……”蓝君柚一路上一直同她谈天,久了也惯于她简单的用词,他知道苗喜儿该是担心他染上风寒,所以好心邀他一同入浴,但问题出在……他们虽然就快有夫妻之名,但未成亲前不该这般亲昵啊!

但是……他要怎么说明,苗喜儿才会懂呢?

那些男女间的规矩,对于现在宛如幼童的苗喜儿来说,实在是太过难懂了。

“君柚来,一起洗。”重复的短句不断吐自苗喜儿口中,她把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眼前这尴尬情况的蓝君柚拉到浴盆边,开心地掬起热水,往蓝君柚的大掌上淋去。

“热热,舒服,一起洗。”苗喜儿笑着爬进了浴盆里,那热气漾开了白烟,教她半截身子都没入摇荡不定的水波中,湿透的黑发服帖住她的身子曲线,看来显得更加诱人。

蓝君柚握着她紧紧拉扯住的细嫩手掌,在找不到拒绝的说词之际,也因她的笑容拂去了大半理智。

其宝,他并没打算辜负苗喜儿,所以即使苗喜儿什么也不懂,他也不会因为占了她便宜、看光她身子,然后就把她给甩了。

因此,他的几度回避,反倒显得没什么意义,与其去在乎这些迟早会是他枕边日常景色的小细节,倒不如乘机先教会她另一件更重要的事,那就是——

日后,除了他这个丈夫之外,她绝对不许在其他男人面前脱衣服!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就爱傻娘子最新章节 | 就爱傻娘子全文阅读 | 就爱傻娘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