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老公色气十足 第九章 作者 : 安祖缇

【第五章】

“妈,你放心啦!”卫昕苒坐在沙发上,按摩穿了一整天高跟楔型鞋而疼痛的脚踝。“他自己很会赚钱的,不需要跟我借钱啦!”

“那可难说!”卫妈在卫昕苒身边坐下。“你前前男友工作不也不错,后来知道你有钱,就把工作辞了,叫你拿钱岀来借他创业,结果全部赔光光,欠了一**债也叫你帮忙还,最后人还跑掉了,一块钱也没还。”

“妈,你干嘛老爱提往事啦!”那种不开心的事犯不着一直提好呗。

“我在提醒你,不要因为人家长得帅,理智就不见了。”

卫妈就怕女儿对帅哥没有免疫力,被牵着鼻子走啊!

“我知道啦,我一毛钱也不会借他的好不好?”卫昕苒郑重发誓,“我也不会告诉他我的户头有几个零。”其实她也不记得户头有几个零了。

母亲怕她重蹈覆辙,把她存有遗产的那几个户头帐簿都收起来放进银行保险箱了,所以她现在过日子的生活费都是靠幼教老师的薪资。

虽然私立幼教老师薪资低,不过她不需要负担任何费用,也不需要给孝亲费跟存退休金,加上她又不是高物欲的人,还挺够用的。

“千万记得啊,要仔仔细细的观察,别又掉进陷阱里了!”

卫昕苒被母亲烦得受不了,尤其她连岳廷深的脸都没见过,就一直诋毁人家品格,就忍不住想反驳。

“可是妈你也长得很普通啊,也没有特殊才能,爸后来变得那么有钱还不是一样喜欢你,都没对外头的女人动过心思呢。”

“什么?”冷不防被女儿损了一句的卫妈鼻孔喷气,“你妈我当年可是个大美人,可惜你长得像你爸,没遗传我的美貌。”

卫昕苒以狐疑的视线打量母亲,“我明明长得像你。”

“死孩子!”卫妈追打上来。

“你看吧,恼羞成怒了,我说中了喔?我明明就长得像你啊……哎哟,妈,你真打啊,很痛耶。”

卫妈毕竟有年纪了,追打个几下就累了,重新坐回沙发上。

“反正,你给我好好观察,懂了没?”

“知道啦。”卫昕苒揉揉被打疼的手。

不用妈提醒她也晓得啊。

她又不是未出过社会、没谈过恋爱的小白兔。

“我可以去洗澡了吧?我好累了。”卫昕苒蹶着嘴说。

开开心心约会回来,就听母亲发一堆牢骚跟无凭据的警告,让她觉得身心俱疲。

“好啦,快去!”卫妈起身。“我也要回房洗澡了。”

如获大赦的卫昕苒洗完澡躺在床上,脑子只要一空下来的她就会想起岳廷深。

“不知他现在干嘛呢?”

卫昕苒翻身拿起放在床头柜上正在充电的手机,点进通讯软体,滑到岳廷深的聊天页面。

没有新的讯息。

其实想也知道,他那么沉默寡言,她若不先发讯过去,他是不会主动联络的。

点开岳廷深Line的大头贴是一只狗,他说是自己养的,有时因为加班没空带狗出去散步,因而对狗狗觉得不好意思,幸亏后来堂弟来北部上大学,遛狗的事就交给他,顺便让他赚点零用钱。

她那时还自告奋勇说如果他太忙,而堂弟也没空的话,她愿意帮忙遛狗,他欣然的答应了。

爱狗的男人呢……

肯定不是坏人的!

就像她爱猫也是个好人一样。

她很有自信的将手机抱在怀中。

“我要睡了,晚安,你也早点睡喔。”她边自言自语边发送讯息过去。

一发讯完就害羞的在床上滚了两圈。

她觉得自己就像个刚陷入初恋的女孩,只要想起与他有关的,就算是芝麻绿豆般的小事,也会开心得不得了。

刚要把手机放回床头柜,他就回讯了。

是晚安的贴图。

还是一只猫呢。

他记得她家里养猫。

好开心!

她又抱着手机翻了三圈,才甘愿的关了台灯睡觉。

尔后的约会,卫昕苒就不再那么精心打扮,甚至跟母亲借衣服,而是用自己最舒适的装扮与岳廷深出游,也就是——T恤加牛仔裤。

他说过喜欢她原本的样子,不喜欢她画大浓妆、穿着让她行走扭捏的衣服,还有高到会扭了脚踝的鞋,她自然乐于从善如流罗。

岳廷深的回头率非常高,明明是两人走在一块儿,可迎面而来的路人视线都是定格在他身上,随着他移动。

就连人都过去了,视线还胶着在他身上,频频回首。

而卫昕苒就像个隐形人,谁都看不见她。

卫昕苒很骄傲,自己有一个这么高大又帅的男朋友,也不以为意自己丝毫不受人注目。

两人坐在茶馆内,卫昕苒发现旁边那一桌的女孩,一直盯着岳廷深,不时交头接耳,一眼便知交谈的内容跟岳廷深有关。

服务生送了凉茶过来,那个路上一直喊天气热口渴的女孩,却是没马上拿起来喝,与她平时的行径大相迳庭,岳廷深不免好奇的注意一下她在看什么。

她的目光一直在隔壁桌的女孩身上。

而女孩们则是看着他。

当他转过头去看着那桌女孩时,立刻引起了小小的骚动,女孩的脸上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然后,卫昕苒双眼微微瞪大,小嘴微张,满是讶异之色的转头看他。

岳廷深心想不好,肯定吃醋了。

他以前交的女朋友也常发生这种事,吃醋还好,最后总会衍生为吵架。

他这个人又不太爱说话,回应能多短就多短,对方以为他是故意不理她,更气了,吵得更是不可开交。

但如果跟冷战比较,吵架还算好的。

突然搞失踪不再联络的前女友最爱冷战,要他猜心,偏他就是个直男,女孩不说,他根本不晓得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猜不出,对方就更生气,但他也莫可奈何。

他又没读心术,要如何猜呢?

她冷战,他冷处理,于是两人就莫名其妙断了音讯。

一次偶然在路上,他看见她从另一端的路口过了马路,手上挽着个男人,推测应该是男友口巴,也是个外貌出色的。

他心想前女友本身就是外貌协会,但是每次都靠外表挑男友,却又不想改老爱动不动就大吃飞醋的个性,等于旧事就得不断重演,她难道不累吗?

不过这是她的事了,已与她无关。

他会喜欢卫昕苒,就是因为她爱讲话,他可以不用说太多,她总有办法将话题接下去,或是开启新话题。

两人若有意见不同之处,她一定会坦白询问,互相讨论,不会闷在心底,或是摆张臭脸给他瞧。

她总是笑咪咪的,让他只要一看到她,心情就愉快。

可是就算她爱讲话,就算她不容易生气,也不表示不会吃醋啊。

他苦恼的想着可能又要吵架了。

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安抚才能顺她的意呢?

他对这一方面一向苦手。

长相是天生的,父母给予的,要是能选择,他宁愿长得普通一点,至少跟女友间的纷争会少些。

就在他发愁时,卫昕苒突然推开了冷饮,身子靠前,双臂是交叠的,一副有悄悄话要说的样子。

岳廷深屏气凝神,严阵以待。

“旁边女生都在看你耶。”

“嗯。”他面色紧绷。

“好像在看偶像明星一样。”

“嗯。”准备开吵了。

“你看她们的时候,她们看起来好兴奋。”

岳廷深没再应答了,因为他在卫昕苒的表情里理不出头绪。

她看起来像是在跟他聊件八卦似的,而那个八卦对象与他无关,但明明话题中心是他。

“你应该被看得习惯了吧,感觉不在意……”她的手突然被握,把她吓了一跳。“怎了?”

“别生气。”最后他能说的只有这句话。

“为什么要生气?”她大惑不解。

她看起来像是在生气的样子吗?

而且他握她的手的时候就有奇怪的感觉在流筑,好想他再摸上面一点、再上面一点……啊……啊啊……她觉得自己八成是疯了,才会脑子里老想些十八岁以下不宜的事情。

“我没有办法控制她们。”

“你可以,你就像太阳一样,而她们是向日葵,都跟着你转……”觉得自己的联想很有趣,她忍不住笑出来了。“其实我本来想说日光灯跟飞蛾,可是那个飞蛾飞一飞,被灯管烫到,就摔落在地上了,这样比喻似乎太残忍了,所以还是向日葵跟太阳比较好。”

她顿了下又说:“我书房那个台灯啊,晚上开起来时,都会有那种很小的虫从纱窗缝跑进来,然后飞一飞,烫到灯管就当场死亡了,我常要在那边清虫的尸体。不过一下子就死掉了,其实比较幸福吧,飞蛾掉下来时还不会死,在地面上挣扎好可怜。”她露出同情的目色。

她没吃醋也没生气?

还跟他聊什么飞蛾跟灯管这种旁人一听要满头雾水的话题?

岳廷深心头好生讶异。

他的女友还真不是一般人哪。

大手将她握得更紧,恨不得拿瓶三秒胶把两人黏起来,不要再分开。

他手上更用了些劲,虽不至于觉得疼,但是当卫昕苒纳闷的抬起头来时,却被他的目光吓到了。

他的模样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一般。

而她也在那样的目光下,浑身打了个哆嗦,从体内窜了道热流出来,想拿起手机搜寻附近的旅馆在哪里。

真是糟糕,她是不是欲求不满了?

是因为空白了五年,突然遇到一个优秀的对象,所以人就不对劲了吗?

服务生送上餐点,卫昕苒点的是椒麻鸡腿排,而岳廷深点的是青椒牛肉炒饭。

“你要吃腿排吗?”

趁她口水还没沾上,她把餐盘往他的方向推。

他点下头,却没动作。

“要吃炒饭吗?”他问。

“好啊。”

怎么他不夹腿排去,反而问她要不要吃炒饭?

心底有些纳闷的卫昕苒拿起干净的汤匙,正想舀一口,却见岳廷深已在自己的汤匙上堆了一个圆球,上头有青椒也有牛肉跟饭,然后送往她的嘴。

她想拿汤匙接过,但他不放,还用下巴努了努示意。

他……不会是想喂她吧?

可能吗?

他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喂女友吃饭的人啊。

他看起来像是高冷禁欲系的男人,而她则是跪伏在他脚下,渴望他踢她一脚……不对,她想歪了。

但他汤匙一直紧抓着,饭则是朝往她的方向,卫昕苒迟疑的张了嘴,他果真把饭喂进她口里了。

卫昕苒摀着嘴,不仅是因为炒饭有点烫,更多的是惊讶。

一个想法陡然升起,她把鸡腿排切成适合入口的大小,叉子叉上,朝他递了过去——

他张嘴吃掉了。

原来他刚才没动作是要她喂?

卫昕苒好想捧着双颊做出孟克的呐喊。

而眼角余光她可以看到隔壁桌的女生比她还要惊讶。

她猜测,他们可能以为她跟岳廷深是普通朋友、同事之类的吧,万万没想到他们竟是情侣。

尤其还是岳廷深先喂了她,看起来就是一副感情甜蜜,交往多年的样子。

但其实他们交往也不过一个月不到,约会没几次呢。

蓦地,胸口得意感爆棚,一向不太掩饰得住情绪的她嘴角为了憋笑而扭曲着。

我是这位大帅哥的女朋友呢,呵呵呵。

而且是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的,哈哈哈。

她觉得自己好肤浅,可是又肤浅得很爽。

反正母亲早就嫌弃她没内涵了,但她的男友不在乎就好了,就算肤浅又怎样。

“还要吗?”岳廷深问,汤匙上又舀了一口饭。

“都给我吃你就没得吃了。”

他瞟了眼腿排,“这还有。”

“原来你是观锐我的腿排!”卫昕苒将盘子抱回来,假装不给他吃。

岳廷深微微一笑,将汤匙凑得更近,卫昕苒很干脆的一口吃了。

接着,他用原来的汤匙吃着盘中的炒饭。

这算间接接吻吗?

卫昕苒自己乐呵呵的想象着。

吃完晚餐,岳廷深送她回家。

路上自然又是卫昕苒一迳儿的说话,岳廷深微笑听着,偶尔回应个几句。

到了家门口,卫昕苒解开安全带,真挚的朝他一笑。

“谢谢你送我回来。”小手挥了挥,“晚安。”

说完,就要开车门,岳廷深唤了她。

“昕苒。”

“嗯?”

她纳闷的转过头来。

一道阴影忽然遮蔽了眼前的光线,下一秒,她的唇被某个温暖的东西碰触了。

她惊讶的倒抽了口气。

他吻她。

他竟然吻她!

她才想着两人汤匙上的唾沫交融,是间接接吻,想不到,马上就进化为直接的接吻了。

忽然想到接吻时应该要把眼睛闭上,可她眼帘才动,他就放开她了。

因为刚才太过突然,她都还没有好好的“感受”呢,呜呜呜……

瞧见她要哭要哭的样子,岳廷深心头暗叫一个不好,猜想他是不是吻得太快了,让她不开心?

“不高兴?”他问,担忧的心悬在半空中。

“你、你太快就离开了,我都还没有感觉……”卫昕苒不知羞的说。

岳廷深闻言一诧,接着一笑,大手扣上卫昕苒后脑杓,再次覆上粉唇,

下车时,她几乎脚软,差点要蹲跪在柏油路上,还好他手长拉得快。

“要不要我扶你进去?”岳廷深关心的问。

他吻得太深了,吻到自己都起了反应,靠着衬衫遮掩,才未让卫昕苒看出端倪。

所以卫昕苒会脚软也是很正常的反应。

“没、没事。”卫昕苒难为情的摸摸头。“可以的。”

没想到真有被吻到脚软这种事。

她的男人吻功也太厉害了。

明明外表那么斯文的……

她靠着车子,稍微休息了一下,待膝盖不再酥麻,才跟他道别。

岳廷深一直看着她进入社区大楼直至不见人,才把车开走。

靠在电梯墙壁的卫昕苒大喘了口气,两手贴着热烫红艳的脸颊。

电梯门开时,抬起的眼正巧与出门的母亲对上。

“你回来了。”卫妈走入电梯。

“对、对啊。”

因为猝不及防,因为刚才还沉浸在热情的吻中,她表现得像做错事被当场人赃俱获的小朋友。

“陪我去买东西。”卫妈拉住想出去的女儿。

“可是我今天有点累。”

她脚还虚虚的,是要怎么陪母亲逛街啦。

卫妈微眯着眼打量她。

“你……是不是跟那个男人上床了?”

“没有啦!”卫昕苒错愕的喊。“哪有可能,我们才第几次约会!”

卫妈手在她发热的脸颊上摸了摸,又压在她的颈动脉。

“心跳得真快,刚干了什么好事,老实说!”

卫昕苒心想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母亲。

“那是……那是有接吻啦……”

“才第几次约会就接吻了?”卫妈生气的喊,“我看你下次就跟人家上床了!”

“厚,不会啦!接吻跟上床又不是同一个等级,接吻随时都可以,上床要有地方的。”

地方?

男人若要上床,就连厕所都能上。

卫妈真怕哪天女儿哭哭啼啼的大着肚子回来,而那个男人又消失不见踪影了。

因为晓得女儿沉迷于岳廷深的“美色”里,让她更是担忧,不得不再严厉提醒警告,“你最好给我记住喔,至少交往半年才能上床。”

“为什么?”她怕的是自己把持不住。

每每看到他真的很难不起色心,说不定是她把人给扑倒,吃干抹净呢。

“还问为什么,都还没认清那个男人是好是坏,就上床的话,万一怎样了是你吃亏。”

电梯突然动了,是楼下有住户按了电梯,卫昕苒只好陪母亲下楼。

“妈,你真的有被害妄想症!”

“我这叫小心谨慎!你没看我认识多年的好友都可以趁我们出国时来我们家偷东西,知人知面不知心呀。”

卫昕苒立刻找到反击的点,“你看罗,认识那么多年,你还是没把人看清,所以时间长短根本不是重点。”

“但至少可以筛选大部分的人!”

卫妈本想巴女儿的头,但刚好电梯到达一楼了,怕被邻居看到她打女儿,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只好停手。

“好啦好啦,”卫昕苒朝母亲挥手,表情愉快。“路上小心喔。”

“咲。”卫妈瞪了女儿一眼,快步走出电梯,以免挡了邻居的路。

卫昕苒朝进电梯的邻居甜甜一笑,“陈伯伯好。”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家老公色气十足最新章节 | 我家老公色气十足全文阅读 | 我家老公色气十足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