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心机小学妹 > 第一章

心机小学妹 第一章 作者 : 紫苏

    【第一章】

    黯沉的天空,厚重的云开始飘起雨丝,气温骤降,寒流的威力在这傍晚时分达到最高峰。

    正值下班时间,每个赶着下班的人无不拉高衣领,缩着身子快步前进,就怕在这会冷死人的室外多待一分钟,以往热闹的街道顿时显得萧瑟许多。

    刚从法院拿着一些资料来出来的段誉桀撑起雨伞,拉了拉颈项上的围巾,犀利的眼尾一扫,斜瞥了垃圾桶后面那道纤细身影一眼,微微扯起感性的薄唇。

    他随即踩着优闲的步伐,在湿冷的人行道上漫步。任凭冷风拂过脸庞,雨水打湿了他的大衣,他也一点都不在乎,反而很享受这寒风凛冽的坏天气。

    唔,冷死人了啦!迎面而来的刺骨寒风刮得她的脸颊好痛啊!

    这个人是故意的吗?

    冷风凄凄,雨又一直下,在这种寒流来袭的大冷天,他居然在街道上散起步来!

    难道他就不能走进骑楼,或往建筑物较多的地方走,就一定要走在那只有光秃秃的树干,空旷的红砖道上吗?

    躲在骑楼柱子后的温娠琳不断搓着双手,面目狰狞的瞪着距离她有五步之遥的那个臭男人。

    沁入骨子里的寒气,让她牙齿喀喀作响,直打哆嗦,全身抖得有如风中的落叶。

    她快冷死了,好想回家窝在温暖的被窝里喔。

    她如果被冷死,做鬼第一个不饶的就是他,段誉桀!

    段誉桀不着痕迹的瞥她一眼。

    嘿,那个萝卜头还在跟啊,看她频频颤抖,一张俏丽的容颜冻得绯红,还是不死心,不过她也真是蹩脚,他又不是死人,没神经、没警觉,哪可能没有发现她。

    她这样大剌剌、探头探脑的跟踪了他整整一星期,从学校到图书馆到法学院,他会不知道?

    本想这几天寒流来袭,她会打退堂鼓,没想到她非但像只打不死的小强,还一路跟踪他到法院来。

    如果不是未来几天他作息的时间会很不正常,可能拖到半夜才下班,再让她跟踪下去可能危害她的安全,他才不管那么多呢。

    既然她执迷不悟,那也别怪他这个学长有负学姊交代的重任,使出恶劣的技巧逼她自动现身了。

    段誉桀索性吹着口哨,踩着愉快的步伐,走进一旁只有树木的小公园里。

    哇哩咧——

    他他他……他放弃较为温暖的骑楼就算了,现在居然还一脚踩进那空荡荡的小公园,是存心想冷死她吗?

    她要跟上去吗?

    可是好冷耶……

    温娠琳握紧双拳,秀眉紧蹙,挣扎了片刻。

    不跟的话,她这星期来的辛苦不就全白费了吗?不行,她不能放过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

    脚一踩,牙一咬,她跟着冲进公园里。

    段誉桀的长腿一脚跨过一处水洼,以极为缓慢的速度在公园里漫步。

    躲进一处修剪整齐的矮树丛里,温娠琳小心地探出那张包得只剩下一双眼睛的小脸,恨恨地死瞪着那个可恶的背影。

    她都快冷死了,段誉桀居然不怕冷的一边吹口哨,一边在这冷清的公园里散步。

    如果她不是暗中跟监,他根本没有发现她,她绝对会认为他是故意的,不然世上有哪个人会这样无聊,有地方可以躲雨避寒他不走,反而要走在那种风一吹就冷得让人直打哆嗦的空旷地方。

    呜……好冷喔!

    她拿出口袋里的暖暖包放在手心里,不断地搓着。

    怪哉,那标榜持续热度可达二十个钟头的暖暖包,为什么她才用了八个小时就已经没有热度了?

    好冷!她好想放弃喔……

    咦,等等,段誉桀跑哪里去了?

    哎呀,才一眨眼,他那么大个人,怎么会平空消失不见!

    温娠琳将手中的暖暖包一丢,冲进步道四处张望着那个撑着蓝色雨伞的人。

    可恶啊!难道她真的把人给跟丢了?

    就在她生气又懊恼时,身后突然出现一道低沉浑厚的嗓音。

    “你在找我?”

    既然她神经这么大条,不知道自己早已露馅,他索性凑自动现身,让她知道她有多蹩脚。

    “啊——”一道无预警的嗓音飘来,吓得她当场跌坐地上,呆愕的仰望着那个突然平空出现的人。

    “你没事吧?”段誉桀拧眉看着这个跌坐在地的小学妹。

    他很怀疑,自己有长得这么吓人吗?居然可以把她吓得跌坐在湿淋淋的地上。

    “没、没事……”搞什么啊,他干嘛像个幽魂一样突然出现!

    “你打算继续坐在地上不起来吗?萝卜头。”他望着她饱含怒意的大眼睛,眼中闪烁着笑意。

    哼,这段誉桀居然是这么一个没有绅士风度的男人,大姊怎么会喜欢上这种没礼貌的小弟弟啊?

    “你就不会拉我一把……”喔,好疼啊!等等,他喊她什么?“你……你叫谁萝卜头?”

    “当然是你了,萝卜头。”他好心地伸出手要拉她起来。

    “欸,你很没礼貌耶,居然叫我这种可爱的日系美眉萝卜头!”温娠琳生气地拍开他的手掌,自己站起身。

    讨厌啦,感觉到阵阵冷风拂过,好冷喔!

    “不像吗?”段誉桀眸里跳动着一抹兴味。

    “哪里像!”她气得如此质问,忘了忍着刺骨寒风跟踪他整整一个星期最重要的目的。

    “绿色的毛线帽搭配白色的羽绒衣,不像吗?还是台湾品种的白萝卜!”

    仿佛轰然一声,温娠琳的火气当场窜上三丈高,气得全身发抖。

    “你……你才是花心大萝卜!”

    “我?花心萝卜?你怎么会知道我是花心大萝卜?我想,这就是你跟踪我一个星期的目的,萝卜妹,对吧?”

    他想,看来一定是跟那件事有关。

    不过,这心思简单的小学妹跟她精明的姊姊还真是不像,不过是逗她两句,她马上露了馅。

    “啊?”她明明躲得很好的,他怎么会知道她在跟踪他?

    “你躲藏、跟踪的方式太蹩脚,实在有待加强。”他直截了当地道破她简单的心机。

    “所以……你早知道我在跟踪你?”温娠琳嘴角抽搐地瞪他。

    “嗯,你应该是在跟踪我几分钟后我就知道了。”他残忍地道出实情。

    “啊?那你还让我……我……”

    “我只是想看看你究竟想玩什么游戏,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陪你玩玩罗。”段誉桀坏坏地勾起嘴角,眼底流泄着浓浓的恶作剧意味。

    “什……什么!”一想到她饥寒受冻整整一星期,最后却沦为他无聊时游戏的对象,就受不了地尖叫。

    “好了,既然知道你早已被我识破你蹩脚的功夫,就别再玩了,天气很冷,早点回家去吧。”他拍拍她毛线帽上那颗绿色毛球,随即跨步离去。

    好可恶啊,居然敢戏弄她这么久,还把她当成小孩子!温娠琳愤怒地握紧抖动的粉拳。“段誉桀!你给我等等……啊——”

    就在他准备跨出第三步时,一记惨绝人寰的尖叫声跟着从后方传来。

    她又怎么了?

    别告诉他,她又跌倒了。

    果不其然,不过,她这次换了个“我爱大地”的姿势。

    段誉桀诧异的睁大眼,不可思议的看着趴在地上无法动弹的温娠琳。

    不过,她这姿势真是难看啊。

    温娠琳不敢相信会再次发生这种事。天,她今天是走了什么霉运啊?疼得根本爬不起来。

    “你怎么又跌倒了?”

    “什么叫我怎么又跌倒,还不都是你害的!”她撑起上半身,仰起脸怼怨地怒视这个罪魁祸首。

    段誉桀看着趴在地上的温娠琳,指腹抵着唇,研究着她的姿势。“你这姿势,怎么看也跟我扯不上关系。”

    “怎么会扯不上关系,如果不是你突然加快脚步,加上天雨路滑,我怎么会跌倒!”她痛得眼泪都快飙出来了。

    看到他那张风靡校园还不算难看的俊脸,她就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他那张骗人的脸孔给撕烂,替所有姊姊妹妹们教训这种专门伤女人心的男人。

    “你还打算继续跟着我?”

    “怎么,不行吗?”她一定要找到适当时机狠狠给他一个教训。

    段誉桀握拳抵在下颚,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还是……现在的小女生流行用这一招倒追?”

    “倒追?我又不是眼睛瞎了!你放心,你这种型的,还不值得本姑娘用苦肉计这招!”她鄙夷地瞪视着他,一脸不屑。

    他点点头,抹了抹光滑的下颚。“你对我成见很深。”

    “那是我的自由,关你什么事啊。”她才不会傻到自行对他招供她伟大的计画。

    “对,那是你个人的自由,不过,我很好奇的一点是,你打算继续趴在地上吗?”他扬起慵懒迷人的微笑问道。

    这小萝卜火气不小,跟照片上笑容常开的她差别真大。

    “我有办法起来,还会趴在这里吗?”温娠琳咬牙,喘了口大气。

    可恶,这个无情的风流鬼居然还当是在看笑话!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她绝有一天会要他好看。

    “需要帮忙就说一声。”段誉桀蹲下准备扶她起来。

    “我没要你帮忙。”温娠琳断然拒绝他的好意。

    “伶牙俐齿对可爱的女生可是没有加分的作用,只会吃亏。”他倾身自行撑起她的身子。

    “对你不需要……啊!轻一点!慢点……好痛——”

    当他将她撑起时,一道难忍的刺痛感瞬间向她袭来,眼泪当场涌出她的眼眶。

    “你没事吧?”他蹲下身检查她膝盖上的伤。

    惊见她膝盖上那两个血迹一片的伤口时,心跳几乎漏了一拍。

    这么严重的伤,难怪她疼得站不起来。

    “你走两步看看。”段誉桀一手半搀扶着她,要她稍走两步。

    “好痛!不行……”每走一步就传来椎心的刺痛,让她的五官全皱在一块。

    “看来你好像真的伤得不轻。”

    “你根本是借机报复!”温娠琳恨恨地瞪住他。

    膝盖上传来阵阵的刺痛让她疼得直冒冷汗,只能抓紧他的手臂猛喘气。

    “报复?萝卜头,你得了被害妄想症吗?”段誉桀一脸愕然。

    不过,看她脸色这么难看,不像是骗人,看来真的很疼。

    “别想逃避责任,我今天会一连跌倒两次,你要负全部的责任!”她不悦地用力戳他的胸膛。

    “拿着。”对于她胡乱的指控,他当作没听到,一把拉住她的柔荑,将雨伞交给她。

    “你把雨伞……”

    “我背你。”段誉桀蹲下身。

    温娠琳尚未反应过来,已经被他背起,惊得她一时重心不稳,身子直往后仰。

    “喂,萝卜头,抓好!”他连忙向后大吼一声。

    “啊——”要命啊,差点摔个倒栽葱,幸好她眼捷手快,一把勾住他的颈子。

    “唔,你想谋杀我吗?”这丫头是打算把他勒毙呀!

    “谁教你不先知会我一声!”温娠琳连忙放松勒住他的手臂。

    “我就住在这附近,你先到我家换件干净衣服,我再帮你上药。”段誉桀停下脚步,调整一下姿势。

    此时,他发觉她的身子好轻盈,让他根本不需花费太多的力气背她。

    他从来不知道女孩子的身子可以这么轻盈柔软,若有似无的碰触着他后背的触感很舒服,让他全身神经都瞬间活了起来。

    而且,圈住他颈项的臂弯飘来阵阵淡雅的香气,不断在鼻端萦绕,牵动着他的嗅觉,也搔得他一向还算平稳的心房为之颤动。

    “我有说要去你家吗?”

    “又胡乱指控了,萝卜妹。”

    “不是吗?我有允许你背我吗?”

    “你大可放心,我对一个穿着一只没有嘴巴的猫这种图案的小女生不感兴趣。”

    “什……什么?”她一阵恍然,随即又是一记足以刺穿耳膜的尖叫,“还说你不是!”

    天啊,这丫头是神力女超人吗?就算没把他勒死,也差点把他的耳膜震破。

    段誉桀眯起黑眸转过头,眼露凶光狠狠地瞅着她。“不要再给我乱冠莫须有的罪名。”

    “你不是,怎么会知道我……我穿的是……Holle kitty的!”

    “是你自己跌倒的时候裙子不小心掀起来,让所有路过的人一同欣赏的。”段誉桀真是会被她气得脑充血。

    “什……什么?怎么可能……”难怪方才趴在地上时,她感觉到特别凉,原来……

    “不然你还真当我会对你这种发育不全的萝卜头起什么色念?”

    “你说什么?你分明是为自己脱罪……你根本是变态,我才不相信我跌倒时……”她死也不承认自己误会他,一个劲儿的在他耳边嚷嚷。

    “拜托!你全身包得跟肉粽没两样,就想污蔑我?你太看得起自己了。”

    “什么叫没有女人的条件,你又没看过,怎么会知道我没有?你根本是心怀不轨,不然怎么会这么好心的背我回去?”

    段誉桀额暴青筋,瞠眼瞪住圈着他颈子的那对纤细的手臂。他真是会被她气死,真枉费他对她非常有好感。

    “你给我闭嘴,如果不是看在学姊的面子上,我才懒得理你这个萝卜头,从现在起,我不想再听到你任何一句话,只要再让我听到你对我作不实的指控,我马上把你丢下来!”

    她再不闭上嘴,再不断对他作人身攻击,罗织莫须有的罪名,难保他等会儿经过池塘时不会把她丢下去。

    “啊!”温娠琳被他忽然的暴喝吓了一跳。

    “你看到前面的池塘了没?”

    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她的嘴角不由得阵阵抽搐。他……该不会是想……

    他继续出言恐吓。“没错,如果你再不闭上嘴,等一下我就把你丢进那里。如果你第三次的体验想来点更不一样的方式,我很乐意,这一次我绝对会亲自执行,听懂没!”

    从他寒霜拂面的森冷脸孔看来,他绝对不是开玩笑的,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她还是先闭上嘴,改天再找机会报仇好了。

    “听懂了……”

    “抓好,摔下来我可不负责!”

    “是!”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心机小学妹最新章节 | 心机小学妹全文阅读 | 心机小学妹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