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情过了火 第九章 作者 : 叶霓

【第六章】

之萱心不在焉地做着手上的工作,双眼不停朝外头直望着。多希望能看见他,他不是说会来找她吗?可是过了那么多天,依旧不见他的人影,该不会他只是敷衍她,早忘了?

“之萱,你怎么了?”孔育生发觉她这两天总是漫不经心,一个铁盘子要刷上好久,真有那么油吗?

“呃!没什么。”她扬眉对他一笑。

“今天林雅芝没在真好。”孔育生突地发出一声感叹。

“怎么说呢?”她好笑的看着他。

“她呀,就像个管家婆,每次我一和你说话,她就像是你妈一样管东管西,真是讨厌。”孔育生撇嘴说。

只是那个管家婆不在,少了人可斗嘴,倒还有点不习惯。

“你别这么说雅芝。”之萱摇头道。

“为什么?”

“她是因为对你有好感,才不希望你和我太接近,我看你得清醒一点了。”她抬起湿淋淋的手在他头上洒了几下。

“喂,你别吓我啊!”他吃的这一惊可不小。“她不是有男友?”

“你对她满清楚的嘛,不过他们早吹了。”之萱笑得诡谲,端起一叠大铁盘,置于底下的柜子里。

“是……是吗?可是我喜欢的是你呀。”孔育生有些苦恼了。

之萱抬起头,睨了他一眼,“其实你不是喜欢我,只是因为我,你才可以和雅芝斗嘴,所以才会误以为自己喜欢的是我。”

“啊?是这样吗?”经她这么一说,他脑子全乱了。

“相信我。”之萱敲敲他的头,又折返柜台。此时,她的目光又不由自主的往外瞟。

孔育生摇摇脑袋,跟着出来,“这事我得好好想想,可不能被你唬了。”

“那你干脆直接问雅芝吧!”

“问她?!那可不成,如果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她肯定会笑掉大牙、笑破肚皮的。”他连忙摆手又摇头。

“那就随你了。”之萱瞪了他一眼,实在没心思处理他的事,因为正有件心事让她烦忧不已。

“对了,你还记得莫斯翌吗?”他突地一问。

之萱顿了下,喃喃问道:“他不是你学长吗?”

“是呀,他对你印象也很好的。”孔育生扁着嘴,有点无奈道:“谁要他是俊逸的大帅哥,也是我的偶像,他既然喜欢你,我只好让了。”

之萱闻言,立刻拢起一双柳眉,“你别乱说话,我可不是可以让来让去的,喜欢谁我自有主张。”

“这么说你对他没好感了?”他讶异的道,脸上满是不可思议。莫斯翌可是众多女人追逐的焦点,可从没一个女人见了他不动心的!

之萱摇摇头,对他的感觉只限于他是莫斯樊的弟弟而已,其他的……嗯,还有他那张酷似莫斯樊的脸。

反正横竖都脱离不了他哥哥就是了!

“这样啊,不过他说等一下要来看你……”

接下来孔育生说什么她已听不下去了,因为她看见店门被拉开,走进来的人是莫斯樊。

他撑着一根拐杖,缓缓的走向她。

她立刻推开孔育生跑到他面前,笑得有点不好意思,“你……你来了?”

“嗯,方便出来一趟吗?”莫斯樊看了眼对他敌视的孔育生,再看向她,黑眸瞬间掠过一丝奇异光彩。

“呃,好,我这就出去。”她急急走向柜台,得到店长同意后,拿下帽子与系在身上的围裙,跟着他出了门。

“我们去公园谈。”

说着他便踩着斑马线越过大马路,虽是撑着拐杖,但他走路的动作挺快的,让之萱追得好喘。

“你等我一下……”过了马路,之萱叫住他,难堪的说:“你干嘛走得这么快,怕别人看见你我在一起吗?”

这样的感觉真是让她受不了,她不丑啊,为何他要这么做,恨不得两人从来没交集吗?

为何见了他,居然不如她所想象的那般,心底的喜悦竟然这么快就被他的冷漠击垮了!

他不带喜怒地看她骂得气喘吁吁的模样,“看样子,你平日缺乏运动,居然走输我这个瘸子。”

“你不是瘸子!”之萱掩饰不住心底的激愤,被他这几句自嘲的言词弄得浑身紧绷。

“好啦,别再发火了,算我说错话好了。”他冲着她挑衅微笑,眄着她那张因激动而涨红的小脸。“腿上的伤好些了吗?”

之萱睇着他的脸,没料到他还会对她付诸关心,她安抚了下自己的心情,才道:“我已经好多了。”

“那就好。”他扬扬眉,“是不是可以继续走了?”

之萱深吸了一口气,主动拉住他的手,“我想还是由我牵着你一块走,别走得那么快。”

“好吧,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莫斯樊摇摇头,与她一起进入公园,找了张石椅坐下来后,便说:“可以了,我们就在这里把话说清楚吧。”

他转过头凝注她,眼中幽光闪动,“那天……那天我做错了一件事。”

“什么?”她张大眸问。

“虽然那天是你主动,但是我仍有责任。”他淡淡的道。

之萱仿佛听出了点头绪,全身的肌肉立即紧绷了起来。

“你到底想说什么?”她双手紧紧交握住。

莫斯樊注视了她一会儿,从口袋中拿出一张支票,“这里有两百万,算是补偿你,你就收下吧。”

之萱的双肩开始颤抖,神情变得恍忽,直直看着那张薄薄的支票,心却泛起阵阵的疼。

“这……这是什么意思?”话一出口,她才发现居然连嗓音都抖得不成样。

“拿了支票就别再来找我了。”将东西塞进她手中,莫斯樊起身就走,才没几步,他便听见身后纸张撕裂的声音。

蓦然回首,他瞧见之萱站在他身后流着泪,将手中那张支票撕得粉碎,神情净是悲怆和难堪。

“你这是做什么?”他一跛一跛地走近她,握着她颤抖的肩,叫道:“是嫌不够吗?还是在对我做无言的抗议?”

“我不敢……不敢对你做任何抗议。”她用力推开他,惶然得不知所以。

她从没想过他会这么对她,让她陷于这种羞、辱、愧、耻的漩涡中,好似她献出的爱与清白就只能以这张纸去评价。

她要的不是他的钱呀!

“你……”望着她那张满是泪痕的凄楚脸蛋,他的胸口竟是一震,“你想清楚,我不适合你——”

“那么谁适合我?”她轻抬眼,瘖哑的说。

“你店里的同事。”他扯开唇,语气淡然,“刚刚你跟我出来,那个年轻人可是狠狠的瞪着我呢。”

之萱听他这么说,只是摇着头,苦涩的掉着泪,“算了,你根本不喜欢我,什么瘸腿、残障、适不适合的话全是你的借口。”

她边说边往后退,泪水彷似已流尽,再流也只是和着血的伤痛。太多的痛苦已理不清、剪不断、化不开,像是个死缠的结。

“你要去哪儿?”莫斯樊眯起眸审视着,深色的瞳眸旋射出一道道让人不敢逼视的强光。

“回去上班。”她垂下眼,回转过身。

“这笔钱我会再补给你。”他在她身后大声说道。

她顿住步子,闭上眼,含在眼眶强忍的泪水再度滴下,“不用了,我不缺钱。”

从小她就是在富裕的环境下长大,身为东亚的大小姐,钱是她从不曾烦恼的东西,他为何还要拿赵来欺辱她?

“不缺钱?”他眉头一皱,那她打工做什么?“你快开学了吧?”

“下个礼拜。”她仍没回头。

“有钱注册吗?”莫斯樊恨自己怎么又多事了起来,可是对她,他却无法完全的割舍,不理不睬。

之萱霍然转过身,看着他的眼神满是幽冷淡渺,“别为我操多余的心,我饿死都不会再来找你了!”

她激动的对着他咆哮,每喊一声都是那么的悲怆哀伤,那流出的每一滴泪水,都是如此撼动着莫斯樊的心。

“之……之萱……”他伸出手。

她心思一动。这是他第一次……第一次喊她的名字,她是该高兴开心才是,可是为何在她死心时才听见这么动听的词汇?

之萱回过脸,凝视着他那对幽邃如深海的眸子,久久才扬唇笑说:“别说了,一切都是我不对,你真的不用歉疚,那……那是我不知羞、主动献身的……”

听她说了这一串自贬的话语,他怎能忍得下。“我没有这个意思。”

“无所谓了。”她含泪摇摇头,“我知道你一直这么认为,所以看不起我,才想到拿钱来打发我。”

之萱含泪悲泣,不懂自己怎会喜欢上这么一个无血无泪的男人,追她的异性不是没有,他们都会带给她笑容,可她偏要爱上一个让她哭的男人!

为他动情、为他伤神,可他却视她为摆不平的累赘,恨不得拿钱砸在她身上,教她滚得远远的。

“你别再胡思乱想!”莫斯樊抽着心,大声咆哮。

“再见。”之萱扬睫望着他,弯起唇线淡然一笑,“很高兴认识你,我不后悔曾对你付出的一切。”

话语方落她倏然回头,所有的深情已付诸东流,只好重新踏上那条原本就只有她一个人的路。

这条路没了他,但多了一份思念与哀愁,或许会陪着她就此走下去,直到最后……

莫斯樊只是愕然的望着她萧瑟、无助的背影,不可否认她的美丽与哀愁已深深撩动了他的心。

“等等。”

一个带点熟悉的男音突地喊住了之萱无力的脚步。她愣了一会儿,偷偷拭去眼角的泪,慢慢循声望去,“你……你是莫斯翌。”

“嘿,还不错,你还认得我。”莫斯樊露出两个酒窝,笑了笑。

“你不是要去店里找孔育生?”她实在无意在这里让他看笑话。只要看得见、听得见,都不难看出她那双眼已哭得肿如圆杏,声音已沙哑破碎。

“我去店里找他只是顺便,其实我是想看你。”

莫樊翌双手插进裤子口袋,微眯的眼打量了她许久,而她仍是一副淡漠神色。

“我没什么好看的。”她摇摇头,举步就走。

“本来我是打算追你。”

他的这句话果真在她心底砸下一颗火力不小的炸弹,让她停下动作。

可笑啊!她倒追他大哥不成,竟然演变成他要追她,这算什么?老天这个玩笑也未免开得太大了吧?

“我劝你收回这句话。”她瞪了他一眼,再次要迈开步伐。

“等等!”他喊住她,紧跟在她身侧又道:“我已打消这个主意了,因为我知道你和我哥在一块。”

之萱吃了一惊,转向他冷着声问:“你知道什么?刚刚……该不会你一直跟着我?”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莫斯翌带着歉意解释,“刚刚去店里,育生说你跟着一个男人出来,所以我就随着他指的方向找去,就在街上我看见你们……”

之萱闭上眼,冷冷的哼笑,“我被你哥甩了很好玩是不是?够了,我现在不想和姓莫的人走在一块。”

他是不是也看见了莫斯樊拿钱打发她的一幕?

此刻他是不是也耻笑着她的不知羞,骂她的不知耻?唉,算了,她好累,已无力再为自己辩驳半句。

张开眼,不想再看他,她立刻从他身旁走过。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痴情过了火最新章节 | 痴情过了火全文阅读 | 痴情过了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