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痴情过了火 > 第一章

痴情过了火 第一章 作者 : 叶霓

    【第一章】

    于之萱无聊地在校园内闲逛,情绪可说是糟透了。

    自从她的手帕交夏庭湮与她大哥于之昊结婚后,暂时没有复学的打算,如今她只要一上学就巴不得能赶紧下课回家,与她的好友兼嫂子谈天说笑,拉着她一块去压马路,过着和以前同样的生活。

    不过现在多了她老哥,他老嫌她是颗两百烛光的电灯泡!哼,也不想想当初是谁大力撮合他们两个,他现在居然过河拆桥,嫌她多余,简直是有了老婆忘了老妹!

    但话又说回来,有了庭湮这位嫂子感觉真不错,回家不但有小点心可吃,她还不时与王嫂抢着下厨,就连挑嘴的老爸都为了吃她一顿佳肴,开始学着做一个准时回家的老公。

    想当初因为他的反对,差点使老哥与庭湮这对有情人成不了眷属,爸常为此事耿耿于怀,对庭湮更是好得不得了!由于一家和乐,使得原本面临困境的家族企业——东亚在全家人共舟共济下,许多困境也都迎刃而解,事业逐渐步上轨道。

    因此,她突觉生活又回到以往的安逸无忧,但心灵却变得空虚……

    “之萱……”同为音乐社的同学林雅芝走过来喊道。“怎么了?自从庭湮嫁人后,你就变得郁郁寡欢了。”

    “是啊!”之萱噘起小嘴,“她都被我老哥霸占了。”

    “人家是新婚夫妻,自然恩爱嘛!”林雅芝掩嘴笑得暧昧。

    “唉……”之萱听她这么说,陡地一叹。

    “又怎么了?”

    “都快放暑假了,这一放又是两个月,我哥说他打算在暑假的时候带庭湮到国外旅行一个月。”之萱转首看向林雅芝,懒懒的说:“人家又要无聊了。”

    “大小姐,无聊是你的福气耶,我们只会更忙。”唉,老天真不公平,为何她不能出生在之萱这样的富贵人家里。

    “忙!为什么?”之萱好奇地问。

    “当然是忙着打工赚下个学期的学费呀!”林雅芝懊恼地说:“每次都是这样,一个假期就要浪费在赚钱上,可真讨厌。”

    “打工啊!”之萱精神一振,饶富兴致的问:“你们都做些什么?我……我也好想试试哦!”

    “你?!不了,你老哥要是知道准会骂我多事。”她可不敢让金枝玉叶的之萱去干苦力赚钱,何况她也根本不需要。

    “不会的!我们东亚也曾遭遇过困难,我不怕吃苦的。”之萱非常认真地说。

    “这……”话是这么说,但林雅芝还是觉得不妥。

    “雅芝,好不好?”之萱不放弃地摇着她的手。如果她能帮她找个打工的机会,这漫长的暑假她就不用无聊到在家里打蚊子抓蚂蚁了。

    “你真的行吗?”打工得出卖劳力,瞧她细皮嫩肉的,她还真担心会弄伤她呢。

    “可以的。”之萱用力地点点头,郑重其事地保证着。

    “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回去问一下家人的意见吧,说不定你大哥与父母根本不同意,是你自己一头热而已。”林雅芝只好这么说,希望她能打退堂鼓。

    “好,我一下课就回家问他们。”之萱点头道。

    此时此刻,她脑海里已描绘着许多打工时的趣味情景,仿佛将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在等着她。

    “之萱,我要先告诉你,打工并不轻松。”林雅芝见她这般雀跃不免为她担心,怕她对打工存着满心憧憬。

    “嗯,我知道,你放心吧。”之萱咧嘴一笑,这时上课铃声响起,她连忙对林雅芝说:“等我今晚问过后,明天给你回复。”

    说着,她便开心地对着她挥挥手,快步奔回了教室。

    “什么?你要去打工!”

    晚餐时,之萱便利用大家都在的时刻,说出她想打工的心愿,而一家之主于宗议难掩惊讶的叫道。

    “是的,爸。”她敛下眼,已能从老爸眼底的震惊看出他的不悦,但她不想退缩,说什么也要为自己争取自主的权利。

    “不行,你从没吃过苦,哪有能耐打工?”爱女心切的他坚决反对。

    “爸,我并不是你们所想的那么没用,就是因为从没吃过苦,我才想试试。”之萱苦恼地攒起眉,转向一向疼爱她的母亲求情,“妈,您就帮人家说说话嘛!”

    “这……之萱,你爸这么说全是为你好。”因为爱她,于母也不舍得女儿去打什么工。

    “可是人家已经答应同学了。”她赌气地噘起嘴。

    “你如果真想打工,爸答应在公司安插个工作给你打发时间,怎么样?”见女儿生气,做老爸的就没辙了。

    “我不要!”她气得扔下筷子,鼓着腮帮子,差点哭出来。

    “你这孩子!”于宗议皱着眉,真不知道拿这个宝贝女儿怎么办是好。

    “爸,就让她去吧,已经快大三的人了,是该学着独立。”之萱的大哥突然开口为她说项。

    “哥!”原以为老哥也会站在反对那一边的之萱,立刻震惊的张大眸子。

    “可是之昊,这丫头没吃过苦,出外工作不用两天铁定会哭肿着眼回来。”于宗议没想到儿子竟然会同意。

    “这样更好,就可以让她死了心。”于之昊撇撇嘴,随即握住身旁庭湮的小手,“你说呢?”

    之萱一双希冀的眸光投向庭湮,希望她也能为自己说两句话,老爸为了“口腹之欲”一定会听她的。

    “我?”庭湮瞪了下于之昊。他分明是找她麻烦,这时候她说什么也不对呀,都会得罪另一边。

    “你坦白说,我想之萱和爸妈都想听听你的意见。”于之昊对她抱怨的目光还以一笑。

    庭湮这才转向之萱说:“我与你同年,早在之前我已打过好几年的工,对于我这并不困难。如果你有信心做好,我是百分之百同意的。”

    “哇塞!”之萱开心地跳起来,抓着父亲的肩,兴奋的说:“听见没?庭湮同意了,那您和妈无话好说了吧?”

    “这……”于宗议苦恼地看向于母,也学起儿子问着另一半,“老伴,你的意思呢?”

    于母想了想,“我看之萱心意已决,我们就成全她吧。”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他们如果再坚持,就太古板了!

    于宗议眉头一龙,“连你也这么说?”

    “爸……”既然妈都答应了,想必爸也坚持不久。于是她立刻陪上笑脸,半带撒娇道:“家里只剩下您一张反对票,怎么样?好啦,好啦……”

    她手挽着父亲,又是亲又是抱,直哄得于宗议心头暖烘烘,再看看其他人带笑的脸庞,想再拒绝还真说不出口。

    他终于放下坚持,“好吧,不过如果做不下去就别干了,爸不希望你受委屈。”

    “真的!爸,您是答应罗!”之萱开心地跳了起来。“你们放心,我会向你们证明,我一定撑得下去,绝不是个只懂得让人呵护在手掌心里的大小姐。”

    她意志坚定,一双闪着喜悦与亢奋的眼底溢满了对即将开始的打工满满的期望,对于她这样的反应,于家全家人都抱持着静观的态度。

    在林雅芝的介绍下,之萱来到了一家快餐店帮忙。首先她必须从整理环境开始学习,然后是学着做汉堡、炸鸡块与薯条。

    虽然这一路走来辛苦,好几次她的手上会弄出一些伤口,但为了向家人证明自己是有能力的,无论多辛苦她都咬牙熬过去。

    在不断努力的练习中,她在快餐店度过了第一个月,从一个完全的生手到满熟悉场内场外的工作了。

    “之萱,这里拜托你了,我先走罗!”与她同在快餐店打工的林雅芝,手提一个大袋子,拍着她的肩说。她刚刚临时向店长请了假。

    “没问题,你好好去玩吧。”之萱转首对她笑说。

    “咦,你怎么知道我接着有节目?”林雅芝惊愕地问。

    “你当我是瞎子啊,从刚刚就注意你一直在看手表,现在又看见你带了个那么大的袋子,里面肯定是装了等会儿要穿的情人装对不对?”

    “啊!你小声点。”林雅芝突地捂住她的嘴。

    “唔——”之萱抓下她的手,喘了口气道:“你这是干嘛?明明是要和罗学伦约会,为什么不能说?”

    林雅芝睨了她一眼,附在她耳边小声道:“如果被店长听到,以后我就吃不完兜着走了。”

    “哦,我懂了,对不起呀!”之萱说话向来心直口快,这才发现自己的粗心差点为林雅芝找来麻烦。

    “算了,没事的,我走罗。”摆摆手,林雅芝便拎起袋子离开了。

    忙碌中,不知不觉竟已过了午后两点,此刻正是客人最零星的时候,之萱便趁这空档蹲在结帐下清理抽屉,突然大门发出声音,她很自然喊道:“欢迎光临。”

    之萱先是听见轮子转动的古怪声音,蓦然站起,目光竟被眼前的男人慑住了心神。

    她从没见过那样的脸庞,是如此的酷帅绝冷!

    可他……他竟然只到她的胸部高度……

    “给我一杯热咖啡。”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发出一道极为低沉的声音。

    “呃——好,请稍等。”之萱无法克制心跳加速,就连端咖啡的手都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好不容易将咖啡杯放在餐盘上,她才道:“四十元。”

    四个十元硬币丢上柜台后,他便端起餐盘放在大腿上,接着就要转动轮椅离开。

    之萱暗吃一惊,连忙喊出声,“等等。”

    男人顿住动作,但没转身。

    顾不得众人惊奇的目光,她赶紧绕过柜台,走到他面前,细心地说:“我帮你好了,要不你很容易弄倒烫伤的。”

    他以一种冷漠的眼神看着她,在这种情况下,她的古道热肠好像成为多余的可笑东西,但她故作不在意地主动从他大腿上端起餐盘,带着温和的笑容问道:“先生,你要坐哪儿?”

    男人抿抿唇,仍旧不言不语,但深沉的表情却为深邃的五官增添些许阴森气息。

    只能呆呆杵着的之萱十分尴尬,尤其看见他眼中那道犹如刀锋的犀锐光影,竟让她觉得心口好疼。

    “咳!”她清了下喉咙,只好厚着脸皮又问:“不知你打算坐哪儿?”

    等了好半晌,他还是不开金口,偏偏这时有几位客人陆续进来,面对这样的场面,她真是窘毙了。

    原以为她再也等不到他的回应,没想到男人居然开口了。“就坐窗边,麻烦你了。”

    之萱难以置信地张大嘴,一朵笑花瞬间绽放在脸上,“不客气,我这就帮你端过去。”

    她那张漾满了青春笑意的脸庞有一瞬间竟让这男人闪了神,他性格的脸孔微微一抽,随即转动轮椅朝窗边而去。

    走到窗边,之萱放下餐盘,对他笑道:“请慢用。”

    他略微颔首,接着从轮椅后袋中拿出一本书,一边看着书,一边品味咖啡。

    回到柜台的之萱无法从他身上收回目光,她发觉他喝咖啡不加糖和奶精,原来他爱喝苦苦的黑咖啡!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痴情过了火最新章节 | 痴情过了火全文阅读 | 痴情过了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