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总裁好骚 > 第六章

总裁好骚 第六章 作者 : 恬蜜

    【第五章】

    夜里下起了小雨。

    细雨绵绵不绝,为木屋里的爱侣增添浪漫的诗意。

    “阿烈,为什么你不爱敏慧?”黄馨云枕在伍宇烈的腿上,任他用大掌梳理她的长发。

    她开口问他,并非吃味,而是想到何敏慧眼中强烈的失落,她于心不忍。

    世上若有两全其美的事该多好,比如说阿烈有个孪生兄弟,又或者敏慧终能发现皓杰的好。

    “唉!”想到这里,黄馨云不禁叹口气。

    “嘿,和我在一起,你还叹什么气?莫非是我让你不够满足?”伍宇烈垂头以她柔细的发丝搔弄她小巧的鼻尖。

    “呵,好痒!”黄馨云被他逗得又痒又笑。

    “你刚才问我什么?”和她在一起,他特别有耐心,正因为明白她的敏感和脆弱,所以益发呵护她。

    “我问你,为什么不爱敏慧?敏慧是个很好的女孩,亮丽又开朗,和你又兴趣相投,哪像我,到现在都还不敢靠近大猪。”黄馨云闷闷地说,对自己尚未克服的心理障碍充满自责。

    “傻瓜,谁规定兴趣相投就要在一起?那我和敏慧她爸爸、皓杰、蔡叔,是不是也要男男恋?”

    “哎哟!”她被他逗得噗哧一笑:“人家跟你说正经的,你怎么乱扯一通。”

    “胡说,我很严肃好吗?”伍宇烈故意板起严肃的面孔,偏偏眼底眉梢藏不住调皮的笑意。

    “呵呵!”和他交往愈深入,黄馨云发现他时常表现出幽默逗趣的那一面,而且是特别对她如此。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她又提出另一个疑问。“可、可是,她从小和你一起长大,很多青梅竹马都会有情人终成眷属。”

    他发现这个小女人总有一大堆问题。“又是谁规定从小一起长大就要结婚?那和我一起长大的人可多了!像阿牛、阿狗、猴仔他们,也跟我从小一块长大,那我是不是也要娶他们?”

    “真有那些人?”黄馨云在笑岔了气之前,撑起上半身狐疑地问。

    “呵!”这女人终于学聪明了。“没有,那几个名字都是我瞎掰的。”伍宇烈坦白的招供,实在是因为逗她太有趣了。

    “真是的,我发现愈了解你之后,愈觉得你根本就不是当初我以为的好人。”她柳眉倒竖,杏眼圆睁,纤细的指尖戳着他的额头兴师问罪。“说吧!你为了计诱我,还掰了什么?”

    “冤枉啊!女钦差大人。”伍宇烈觉得好无辜,炯亮的眸子里却燃起两道火炬。“那是你还不够彻底了解我。”

    “狡辩。”黄馨云轻斥道,但不知怎地,原本的恼意都飞了,心绪为他的眸光所蛊惑,脉搏愈显急促,呼吸也粗重了起来。

    “那么,我们是不是该互相再深入了解得更多一些?”他眼眸一黯,凑近身子。

    ……

    老天,他真是爱她,那股热浪在他的胸腔里翻腾,他恐怕得快点习惯这样深挚的爱恋,每一天,他都觉得爱她更多。

    黄馨云感到心头温暖极了。“阿烈,我爱你。”压抑下了满腔的爱意,她抬起身在他唇上印下一吻。

    “我也爱你。”怕激情一发不可收拾,伍宇烈只敢回以浅浅的一啄。“过两天,我得去台北一趟,你要不要跟我一道去?”

    “你去台北做什么?”她睁着圆眸好奇地问。

    “其实我固定每半个月都会去台北几天,这次因为你来,所以拖了一阵子,台北催我有几份国外的订单要讨论,还有,我们的网站要更加国际化,需要开会研究。”

    “那你是去办公事,我在这里等你就好。”他对她付出的耐心,她也要同样回报他。

    “但是我怕敏慧……”

    他心里的担忧还没有完全说出口,话就让黄馨云打断。

    “你别担心我,而且我相信敏慧是个善良的女孩子,她不会伤害我的。”

    “好吧!”伍宇烈口头上虽这么说,内心却提醒自己,还是得叮咛皓杰多盯着敏慧一点。

    绵绵的细雨,像极了何敏慧此刻的心情,她眼睁睁看着从小爱慕的高大身影伴着娇小的黄馨云拾级而上,走进木屋二楼。

    木门关上的那一刻,她的心都揪疼了。

    “你一定要亲眼看到才相信吗?阿烈哥是真的爱馨云姐。”后方一道倏然响起的嗓音亦饱含无限酸楚。

    “闭嘴!”她嘶声斥喝那令人恼怒的说话声。张皓杰无疑是在她伤口上撒盐,教那份痛楚更是刺入心扉。

    “你要在这里等上一夜吗?”

    今晨,负责清洁的涂嫂看见伍宇烈和黄馨云双双从木屋步出,不出一个小时,园区里所有人都知道了。

    “不关你的事。你走开,我不需要你的怜悯和同情。”何敏慧冷冷地和他划清界线。

    “敏慧,你知道我爱……”

    “住口!”她不想听他说那个字,此刻,那个字是她心头的最痛,她爱阿烈哥爱了一辈子啊!

    “敏慧。”望着心上人痛苦的模样,张皓杰的心也纠成一团。

    “走开,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拜托。”她崩溃了,这么痛,是为了什么?

    而又是谁害她痛不欲生?

    “好,我走开,你不要伤害你自己。”为了避免刺激她,他只好暂时先离开,他怕她性子烈,做出令人悔恨的事来。

    夜深人静,唯有天空为她哭泣,何敏慧高仰着头,狠狠地哭着。

    泪跟中,木屋仍清晰可见。“阿烈哥,你回来吧!那里不属于你。”她一遍遍地呢哺,招唤心中所爱。

    好一会儿后,她终究不忍再望着那个令她伤心的地方,回头走向她所熟悉、真正属于阿烈哥的空间。

    走入伍宇烈的房间里,伸手不见五指,待视线适应黑暗,何敏慧才步至床边,头倚着他的枕,深深吸入他的气味。

    以往两人欢笑的时光,在她脑中挥之下去。

    她沉浸于回忆里,没听见开门声,房里突然大放光明,她伸手遮挡那刺目的灯光。

    “敏慧,你怎么在这里?”伍宇烈回到房问里,打开灯,赫然惊见何敏慧在他床上。

    “阿烈哥!”她以为她等不到他了,没想到他听见她心底的呼唤,回来了。

    “为什么不回自己房间去?”伍宇烈皱眉。小时候不懂事,两人是曾同床而眠,但早八百年前他就告诫过她,不能再擅自闯入他房里。

    虽然他未曾设防锁上房门,但长久以来也不见她腧矩,如今她为何闯入他的房间?

    “阿烈哥,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何敏慧听不进任何话,她内心无限狂喜,心跳有如擂鼓,迎面扑了上去,将他狠狠抱住。

    “敏慧。”伍宇烈沉声斥责;急着甩开她。

    何敏慧恍若未闻,笑容甜如蜜,身子更加紧黏住他,

    伍宇烈抚额大喊无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何敏慧紧黏的身子拉开。

    “敏慧,你听我说,我喜欢你,但把你当妹妹一样看待。”

    “不,我不相信。”

    “敏慧!”他急于挥开她的手,无法顾及力道,使得她摔倒在地上。

    “好痛喔!阿烈哥,你居然打我!”从小到大,她何曾受过他这样的对待,黄馨云来到之后,她整个世界都天翻地覆了。

    “我说得够明白吗?”他不得不板起脸,严厉的警告她。“你现在就离开我的房间,以后未经过我的同意,不准你再贸然进来,不然我就要锁门了。”她实在太过分了,超出了他所能忍受的范围。

    “阿烈哥,不要赶我走。”何敏慧的气焰全都没了,可怜兮兮地哀求着他。

    “我要睡了,你快回房间去吧!不要让我请何叔来把你带走。”

    心一横,伍宇烈知道,再对她宽容只会更加害了她,他应该早让她认清楚事实,他能给她的就只有这么多。

    “你好残忍。”她含泪控诉,心窝像被狠狠划上一刀,痛得说不出话来。

    “等你释怀后,就会明白我的用心。”他很想拉她起身,但还是让双手紧垂于身子两侧。他深吸口气,要自己忍住,为了她好,现在对她残忍,才是对她最大的仁慈。

    “呵!”何敏慧惨然一笑。真可悲,她竟落到这步田地。“不用等到那时候,我现在就明白了。”

    他为了黄馨云,可以舍弃他们之间的一切。

    何敏慧站直身子,临走前投给伍宇烈深沉的一瞥,让伍宇烈不寒而僳。

    尽避伍宇烈对何敏慧有所顾忌,但在黄馨云不断保证会照顾自己,以及台北总经销处再三的催促下,他还是如期出发。

    不过,只要逮到空档,他就会拨电话关心她。“敏慧没有对你怎样吧?”又来了!黄馨云几乎失笑。他每通热线开场白一定是这句,他问不烦,她都听腻罗!

    “你一打电话来就问敏慧,到底是关心敏慧还是关心我?”她故意扭曲他的话意。

    “我当然是关心你啊。”伍宇烈急道。

    “呵,我知道啦!”黄馨云甜蜜的一笑,明白他即使身在远方,一颗心也和她紧系着。

    “而且我怕桌球事件再次上演,这会儿我又不在你身边,来不及英雄救美。”虽是半开玩笑的这么说,但难保旧事不会重演,故伍宇烈始终提着一颗心。

    “你别把敏慧想得这么坏。”黄馨云宁可选择相信她是无心的。“而且她现在对我好好,她说你不在,怕我寂寞,常陪我聊天、散步。”

    “是吗?”他感到有些讶异。奇了,敏慧真的想通了吗?

    “是真的,所以你别再像老妈子一样叨念个不停,好好专心开会吧!”黄馨云难得板起脸教训他。

    “什么,我才离开没几天,你就开始嫌弃我,说我唠叨?”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云云竟嫌他烦?伍宇烈忍不住假装哽咽着道。

    “嘻嘻。”黄馨云知道他又在逗她了。“一切都还顺利吧?”她柔声问道。

    “嗯,几份国外的大订单都谈拢了,公司也换了一家网页设汁公司,过几天,他们会派人到园区拍照。”

    “那到时你又有得忙了。”他事业发展顺利,让黄馨云打从心底为他高兴,因为这是他的梦想。

    “你放心,再怎么忙,我也不会冷落你的。”伍宇烈开口保证。

    “哎呀,人家又没担心这个。”闻言,黄馨云芙颊染红,明知他瞧不见,仍习惯性的垂下了脸。

    “好了,你快去吃饭吧!我不在你旁边盯着,你可得多吃点。”真希望能把她收进口袋里带着到处走,几天未见,他就害相思病了。

    “嗳,你别把我当猪养嘛!”黄馨云抗议,在这里,她的食量已经是从前的两倍了。

    “我如果把你当猪养,还得为你做全身检查,嗯,我想想,回去后第一件事就是为你全身彻底检查。”那画面实在太诱人了,伍宇烈不禁想入非非。

    “**!”她忍不住笑骂他,但正如他说过的,她其实也很喜欢。

    两人喁喁私语了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的收线。

    这一头,台北经销处的员工见总裁难得热线这么久,都挤了上来,侧耳聆听老板吐出一堆恶心的话。

    由于伍宇烈平日待人和气,故和员工打成一片。

    “哇!总裁,你转性啰?”

    “总裁,你终于发现比母猪还要吸引你的异性啦!”

    这位总裁的“癖好”,他们多少也有些了解,总觉得可惜,这么有身价的帅哥,却只爱母猪,教公司一堆未婚女姓哀叹不已,如今终于有女人攫获了他们总裁的温柔心。

    “总裁,下次你来台北开会,也把我们未来的总裁夫人带来嘛!”员工起哄道。

    “就是上次应征食品营养师的那位黄小姐啊,她就是我们总裁的心上人。”人事管理师说。

    “那菲比是总裁的大恩人罗!如果不是你面试黄小姐进来,总裁就不会有缘认识她了。”一旁有人插嘴。

    “对喔!”菲比眼睛一亮。“那总裁结婚时会不会包一个大红包给我?”

    “会会会!我们现在先去吃顿大餐,以后更少不了你们的好处。”伍宇烈咧嘴一笑。

    员工们所说的婚礼虽然还早,但也不是没有可能提前,至少他是专情的人,既然认定了馨云,就不会再变。

    如今他的事业版图正按照计划拓展得很顺利,除了所畜养的种猪外销到东南亚,加工食品更扩及欧洲市场,证明他当初辛苦拿到国际认证是对的。

    去年,他更加入连锁餐饮的行列,使用自家出产的肉制品,既安心又能节省成本,公司也获利更多。

    他很高兴如今有这样的成绩,也不致愧对老爸和那些叔伯们。

    当年他们肯点头让他放手一搏,其实需要很大的勇气。

    后来他老爸更是索性带着老妈去环游世界,来个眼不见为争,免得父子间因为意见分歧而起冲突。

    哪知道两老一玩就乐不思蜀,看来只有他结婚才能让两位老人家收心返合。

    伍宇烈心思旋绕着,忽然被手机铃声打断。他瞧一眼手机,来电者是他的死党成之介。

    “嗨,好久不见了。”他开心地打招呼。当年在英国伊顿学院建立的情谊,让他们即使久久才见一次面,也未减熟络的感情。

    “喂,你这个养猪的,还不滚来台北和我们见个面?”成之介老爱糗他是养猪户,居然能混到一个总裁来做。

    伍宇烈对于好友的调侃从来不以为忤。“我现就在台北啊。”

    “这么神?”成之介在电话那端瞪大了眼,随即爽朗的大笑。“真是有默契,你是算准近日有大事发生,所以赶来凑热闹吗?”

    “有什么大事发生了?”他们四位好友,平日分散各地,但有事绝对相互力挺到底。

    “首先,琳德回台,你知道吗?”

    “哈哈!”伍宇烈回以大笑。“这已经不是新闻了,他打过电话给我,但因为我正好有事在忙,而他短时间内也不会离台,所以才没急着和他碰面。”

    琳德是英国未来的希普曼伯爵,拥有一半台湾人的血统,他此次回台,主要是打算接下他外公的电脑资讯集团总裁一职。

    “OK!这次是俊邵徽召大家帮忙,他准备展开求婚作战计划。”

    “什么?”这下伍宇烈可是大大的震撼。“他什么时候有了女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呵,你满脑子除了猪之外,还装得了其他东西吗?”成之介少不了一阵奚落。

    伍宇烈本想反驳,但电话中不好作解释,他想,还是等见了面再公开他的恋情,到时包准成之介跌破眼镜。

    “喂!怎么了?”这小子在发什么愣?

    “没事,见面时再说吧。”想起心爱的云云,伍宇烈顿觉心中一暖。

    “嗯。”成之介和他约了见面的时间,便结束通话。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总裁好骚最新章节 | 总裁好骚全文阅读 | 总裁好骚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