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追来当老公 > 第一章

追来当老公 第一章 作者 : 欧静

    【第一章】

    原本艳阳高照的好天气却在下一瞬间乌云密布,不一会还下起滂沱大雨。

    雨势劈哩啪啦急泻而下,人行道上的路人纷纷跑到骑楼下四处躲避。

    刚走出商业大楼的莫浩天才刚成功签成一份合约,心里的雀跃和成就感让他无视大雨的存在,随手从公文包里掏出黑色折叠式雨伞,直往三百公尺外的停车场走去。

    雨下得很大,小小的雨伞遮不住他高大颀长的身形,才一会儿时间,膝盖以下都被雨水打湿了,而且还让他的视线有点受阻,但他却丝毫不以为意,仍踩着坚定的步伐往前走。

    冷不防地,一道瘦小的身影从角落里窜出来,硬生生地冲撞上他,再反弹往后一跌,四脚朝天跌坐在一洼积水上,手上握着的红色手机和购物纸袋也四处掉落在一旁。

    “噢……好疼……”傅芝芸蜷缩在地上哀号。不过当她发现自己刚好跌坐在积水上,身上的洋装也沾满污水时,不由得哀号得更委屈更大声,“我怎么这么倒霉,哪儿不跌,竟然跌在有积水的地方呀……”

    莫浩天赶紧趋向前,一手撑伞,一手轻而易举地将纤细的她扶起来,一脸歉意地说道:“对不起,我没看到你冲过来。有没有哪里受伤?”

    虽然是她没看路直接撞上他,但他却仗着身形高大,站得稳如泰山,而娇小的她却因反作用力往后跌倒,说到底是她比较倒霉。

    傅芝芸被扶起后,虚软地抓住他的手臂,抹开脸上的雨水才清楚地瞧见他严肃的脸。

    是他!原来是业务部的副理莫浩天,她曾经在公司里远远见过他好几次,可他一定不认得她。

    “我没事,是我自己没看路才会撞上你,我才应该说对不起。”她低头道歉,视线不巧落在地上的红色手机,“天哪……我的手机。”

    看样子用了一段时间的手机似乎报销了。

    莫浩天顺手帮她捡起被雨打湿的手机和纸袋。很明显的,手机应该不能用了,纸袋上也沾满了污泥,里面包装精美的纸盒也有点潮湿。

    “怎么办……”她模糊地低喃,有点着急。

    其实她是趁中午休息时间摸鱼偷溜出来买礼物的,原以为只要一小时就可以搞定,未料为了挑礼物花了些许时间,又适巧碰上大雨拦不到出租车,耽误了行程。

    莫浩天看到她愁眉苦脸的样子,不禁感到心软,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会随手帮助人的烂好人,却破天荒地想抹去她小脸上的忧虑。

    “我这里还有一支很少使用的手机,你先拿去用吧!”他随手掏出一支颇为旧型的黑色手机,“这支手机已经有点旧了,但通话功能还可以。”

    他一向备有两支手机,一支作为私人用途,很少使用;另一支则是公事用途。

    “真的?”傅芝芸一脸感动地看着他,接过手机,牢牢地握在手里,“谢谢你。”

    她愣愣看着他脸上诚恳的神情,心莫名地漏跳一拍。

    “不用客气。”莫浩天关切地问道:“你没其他事吧?”

    他边问边审视了她全身上下一遍,发现她只有洋装上沾了些污水,其他应该完好,外表也无恙。

    “我没事。”傅芝芸摇摇头,心跳因他审视的专注视线跳得更厉害。

    莫浩天没注意她的娇态,抬头看着依旧乌云密布的天空,看样子这场雨应该还会下一阵子。

    他顺手将雨伞递给她,坚定道:“这雨伞就给你用吧!走路小心一点,我先走了。”

    反正他今天好人做到底,雨伞就顺道送给她。

    傅芝芸撑着雨伞站在原地,杏眸不眨地目送他冒着雨迈着坚定步伐离开,嘴角不由得露出倾心的微笑。

    原来他是很温柔的一个人。

    虽然他们是同一家公司的职员,但从没打过照面,算起来,他和她算是陌生的关系,可她却常听到其他人提起他的名字,称赞他的工作能力。

    没想到他愿意对一个陌生人付出关心,显然他根本不像公司里传言那么冷漠、霸道、孤僻和骄傲,她的心立刻被俘虏了。

    “我们会再见面的,莫浩天……你等着。”她微笑低喃,坚定地起誓。

    下午两点,傅芝芸趁着众人忙碌时偷偷摸摸溜进办公室。

    “呼!你终于回来了。你到底跑去哪里了?”坐在她旁边的魏小蔓大大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

    “我已经快找不到理由掩饰你的行踪了。”魏小蔓紧张兮兮地叨念不休,“经理十分反常地出来巡视了两次,还特别注意到你不在位子上,我跟他说你去别的部门办事了,但你一直没回来,我只好随口胡诌说你又顺道去银行办事了……说谎的感觉好恐怖,我一直觉得经理似乎看穿了我的谎言……还有,你的手机怎么回事?为什么都打不通?”她越说越快,声音不由得紧张地拔高。

    “嘘!”傅芝芸食指轻巧地搁在唇上,“拜托你小声一点,你是要向全公司公告我溜班吗?还有,你别那么紧张,我会看着办的。”

    魏小蔓拧眉道:“我哪能不紧张?我看经理铁定发现你溜班了,他那双邪恶的眼神似乎看穿一切,让我觉得好恐怖喔!我发誓看到他那双眼睛似乎在笑耶!”

    “在笑?”一向是乐天派的傅芝芸歪着头笑道:“那代表他心情很好,不会有什么事的。”

    魏小蔓却紧张兮兮地咬着下唇,想到自己随口扯出的谎言后,更加坐立难安,手指恐慌地扭绞在一起。

    “万一他发现你没去银行,那我的谎言不是被拆穿了吗?我怎么会这么蠢,扯出这么烂的理由……”

    傅芝芸无视她的紧张和唠叨,顺手将袋子里的红色和黑色手机一一摆在抽屉里,拆掉华丽包装的礼物则夹在公文里掩人耳目。

    “傅芝芸小姐,你刚刚到哪里去了?”一道凌厉的嗓音从前方传来,让喁喁私语的两人吓一跳,同时抬头看向前方。

    站在她们前方不远处的是财务部经理傅文裕,才五十多岁而已,但已童山濯濯,脸上挂着一副金边眼镜,凛冽的眼神让他的脸显得更为严肃。

    傅芝芸立刻站起来,脸不红气不喘地说道:“报告经理,我中午是去银行办事,因为中途碰上大雨,我不小心滑了一大跤,回程途中又倒霉的碰上塞车,所以才会延迟了时间。”

    “是吗?”傅文裕的眼神闪过一丝笑意,但看到她裙子上的污泥,又沉下脸来,“你的裙子是怎么回事?弄得脏兮兮的能看吗?快点去换一件。”免得感冒。但这句他没敢讲出来。

    身为公司的主管,务必求公平也不徇私,怎么可以被人发现他特别疼宠傅芝芸呢!而且万一被别人发现傅芝芸的真正身分,她这小丫头可是会生气呢!

    “是,马上去换。”傅芝芸明眸里闪着笑意。她知道自己逃过一劫了。

    “报告经理。”站在一旁的财务部主任王茵丽却很不以为然,她隐约觉得经理似乎对傅芝芸太宽松了,明显有放水的嫌疑,“傅小姐出去很久了,事前也没向我报告,而且去银行办事只要一个小时就很够了,她偏花了两个小时,这很明显是办事不力,趁着上班在摸鱼。”

    傅文裕看着傅芝芸,嘴角噙着笑意,“王主任说得似乎也没错,你怎么解释?”

    傅芝芸没好气地偷偷翻了翻白眼。从她半年前进入公司后,王茵丽就莫名其妙地常找她的麻烦,不是常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就是找些琐碎的事让她忙。

    她一直想低调地在公司默默工作,当个称职的小螺丝钉,但偏偏总是事与愿违。

    “王主任,你每隔一小时就去化妆间,每次都花至少十分钟,每两个小时就进茶水间找人聊天,从十分钟到三十分钟不等……一整天下来……”傅芝芸佯装掰着手指数一数,“你至少花了两个小时在混水摸鱼。”

    王茵丽愣住。

    傅芝芸眨眨眼,一脸无辜,“而且我出门也不是不向你报告,是因为你不晓得又跑到哪里聊天了,所以我留下一张便利贴在你的桌上,是你太忙没看到喔!”

    她犀利的言词让王茵丽又气又尴尬地脸孔都涨红了。

    魏小蔓在一旁看到王茵丽吃鳖的样子,忍不住偷笑。傅芝芸真不是盖的,竟然能将王茵丽吃死死的。

    王茵丽面色忽青忽白,但她也不是省油的灯,连忙回呛,“你到银行办什么事?拿出来我看看。”

    “王主任,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呀!”傅芝芸拿起手上的文件,在空中挥了一挥,“你忘了工程部今年招考了三十个工程师吗?是你叫我去帮忙开户,这个月的薪水才能进他们的帐户啊!还有,这个月有些杂项的支出似乎超出预算,你说要注意──”

    其实这些琐事都是其他人的工作内容,但王茵丽却恶意往她身上丢,所以她干脆拿出来说项一番。

    傅文裕微微眯眼,眼看王茵丽的面色因为心虚而越涨越红,不得不打断她的话,“好了,傅小姐,事情就到此为止。你身为下属,本来就应该听从主管的命令,下次不要这么莽撞,一定要告知你们主任才能外出。还有,你等会儿换好衣服后,立刻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有事教办。”

    “是的。”虽然知道经理一定会乘机唠叨几句,但她还是很高兴地应和。

    傅芝芸快速地换完衣服回来,无视王茵丽狐疑又气愤的眼神,随手拿起桌上夹着礼物的公文,踏着轻快的脚步进入财务部经理的专属办公间。

    原本坐在办公桌后的傅文裕一抬头见到傅芝芸时,立刻起身迎上前,原本严肃的脸孔立刻换成一张慈祥的脸孔。

    “小芸,你刚刚说话实在太冲动了,我看你得罪王主任了,不怕她一直找你的麻烦吗?”傅文裕语气里有说不出来的疼宠。

    “亲爱的叔叔,那也没办法呀!谁教她先故意找我麻烦,我要让她知道我不是好惹的。”傅芝芸嘟着嘴,一脸不驯,手却亲昵地勾住叔叔的手臂。

    “其实王主任工作能力不错,只是太小心眼。”凭心而论,王茵丽的专业素养还真的不错,“我知道她的人缘不好,但你不应该直接和她对呛,说话可以委婉一点,这样以后你接下经理的位置时,领导下属才能游刃有余。”

    “你在开玩笑?这位置永远都是叔叔的,不关我的事。”傅芝芸瞪大眼,“如果要接棒,也要从阿福、阿禄和阿寿三人中挑一个,千万不要扯到我。”

    开玩笑,她才不要接这烫手山芋,累死自己。

    其实这家科技公司的董事长是她的大舅舅萧文博,因为膝下无子女,所以她的亲大哥傅子颖从小就过继给萧家,改名萧子颖,现在则是该公司的总经理。财务部经理傅文裕是她的叔叔,而傅子福、傅子禄和傅子寿是傅文裕的三个儿子,却没有一个人想当中规中矩的上班族。

    至于傅芝芸的父亲傅文正年轻时就选择自己在外创业,现在是一家生产各式酸痛贴布公司的老板。

    由于傅芝芸是傅家唯一的千金,年纪又最小,所以总被这些大小男生疼宠,没吃过一点苦。为了让自己摆脱不事生产的米虫千金封号,她下定决心到社会历练,才会偷偷摸摸参加考试,顺利考进财务部当个小职员。

    “他们这三个臭小子才不是这块料。”傅文裕呵呵笑,“我只看好你的能力。”

    “叔叔,你别想太多呀!”傅芝芸嘟着嘴,打趣道:“你就是用脑过度,年纪轻轻就这么累,连头发都掉光了。”

    全世界只有她敢拿叔叔的头顶开玩笑。

    “这是你小时候拔掉的。”他笑道,对侄女的揶揄和取笑一点都不以为意。

    “怎么可能?”她才不是拔毛怪客。

    “你小时候超级诡异的,喜欢拔人家的眉毛和头发。那时候你才三岁吧!你爸妈有事出国,临时将你交给我们照顾,那天你和福禄寿三兄弟一起睡,没想到我们一醒来,就发现福禄寿三人的眉毛被你拔掉大半,吓得他们不敢再和你一起睡,但你又爱黏着人才能入睡,所以我只好牺牲自己陪你睡,才一个星期的时间,我的眉毛和头发就被你拔光了。”傅文裕一脸正经又无奈,眼里闪烁着笑意。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追来当老公最新章节 | 追来当老公全文阅读 | 追来当老公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