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紫竹神医 > 第六章

紫竹神医 第六章 作者 : 纪珞

    【第五章】

    早膳过后

    “夏姑娘,山庄外有一个来自江陵自称是您的朋友的男子想见您。”紫竹山庄的家仆来通报。

    江陵?男子?

    “谢谢你,我现在就过去。”夏芸立刻往紫竹山庄大门快步走去。

    是元安村的人吗?会是谁?从家乡来的,不管是人还是消息,夏芸都心急如焚地想知道。

    “夏芸!”站在门外的年轻男子一看见夏芸从门的那一头走出来,兴奋地迎上前。

    “方大哥!”夏芸觉得惊讶,又看看旁边。“你一个人吗?”

    “对,我一个人。”

    “发生了什么事吗?我娘好吗?大家都好吗?”夏芸紧张地问。方家彦是她的邻居,大老远来找她,是不是元安村发生什么事了?

    “大家都还是老样子,玉娘也很好,你放心。”

    “那就好。你怎么来了?”

    “你寄给玉娘的书信上提到你求见紫竹神医并不顺利,玉娘和我都不放心你,所以我来看看。怎么,你见到紫竹神医了吗?他愿不愿意到江陵看病?”

    “他能。”夏芸有点心虚,因为“能”必须建立在其他因素上。

    “那太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启程回江陵?”回去以后他打算向爹娘重申娶夏芸为妻的意愿。

    “这……”对从小到大处处爱护她的方家彦,她该说出真相吗?

    夏芸说话时的温婉神情再次让方家彦怔忡。她好美、好温柔,叫人舍不得把眼光从她脸上移开。

    “夏芸,你听我说,我喜欢你,从你到元安村以来,我一直……都喜欢你,我想娶你,请你嫁给我。”顾不得时机对不对,方家彦说出埋在心里十年的话。

    “方大哥你……”夏芸没想到方家彦会说这个,她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直觉往后退了一步。

    “夏芸,你不要怕,我是真心的,一回江陵,我马上求我爹娘,让你过门。”

    “我不能……”她该说什么呢?她一直把他当哥哥,从来没想过他们之间会有男女之情呀!

    方家彦以为夏芸指的是她的病。“我不在乎你带病的身体,我希望你一辈子都在我身边,就算你不能为我生孩子,也让我照顾你,好吗?”

    “方大哥,我一直把你当成让我可以信任依靠的大哥,的确,我还不懂爱情,但我知道我对你的感觉不是爱情,你是我敬重的大哥,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夏芸……”她一直当他是大哥,没有一点点男女之情!

    “你说你可以不在乎有没有孩子,但是方伯伯、伯母在乎,传宗接代对身为独子的你来说,是项重责大任,相信方伯伯和伯母对你的期望一定很大,你不该让他们失望,你值得更好的,但不会是我。”她真的是这么想,不希望方家两位老人家失望。

    “我爹娘都很喜欢你,他们会谅解的……”他不够理直气壮,因为他明白概率是微乎其微。

    “方大哥,我很抱歉,或许我这一辈子都不能拥有自己的婚姻、小孩,这是我的命,但不该是你的命运,你有大好的人生,你会有贤慧的妻子、会有可爱的孩子,可以看着你的孩子长大,然后好好的享清福。”

    “没有你,你以为我真能得到幸福吗?夏芸,我只要你,你明白吗?”一向温文的方家彦突然大声吼向夏芸,夏芸着实吓了一跳。

    “夏芸……”他该放弃吗?

    “方大哥,你要去哪?方大哥?”

    方家彦失神地离开紫竹山庄,连夏芸的呼唤都充耳不闻,他爱了十年的女子对他没有情,他却自顾自地沉溺其中、无法自拔,是悲哀还是活该!

    夏芸对方家彦的离去无可奈何之际,在长廊上遇到李瑞麒。

    “夏姑娘,你的伤不要紧了吗?”对于裴奕救回夏芸一事,李瑞麒早已耳闻。

    “不要紧了,谢谢李公子的关心。”夏芸微笑道。

    “我正要去找裴奕聊聊,这个……虽然都是我一个人在自言自语比较多,夏姑娘要不要一道去?多一个伴也热闹多。”

    “不……不用了……”她和裴奕能聊什么?她的病吗?结局也只会是两人不欢而散吧!

    夏芸想拒绝的同时,李瑞麒看到正从书房出来的裴宇。

    “宇儿,好久不见,李大哥回来了。”李瑞麒亲热的挥手呼喊。

    裴宇翻翻白眼,昱昭王爷就是这种人来疯的性子,他实在想不透依师父的个性怎么会和王爷成为至交?

    裴宇这才想到书房里的情形,连忙比出噤声的手势,要李瑞麒闭嘴。

    蹑手蹑脚走近裴宇的身边,李瑞麒压低音量声好奇地问:

    “怎么啦?里面发生什么事?”这个时间裴奕不是都在书房里看书吗?他平常都大剌剌踢门进去的,怎么现在连说话都要“节制”?

    “师父睡了,你们有事的话晚一点再来找他吧!”

    “睡……睡了?你说裴奕『现在』在书房睡觉?”都过了早饭时间很久了,裴奕才“睡了”?

    “师父这两三天都熬夜看医书,到清晨才小睡一下。没事我先走了。”裴宇说完便离开。

    “熬夜看书?”记忆力过人的裴奕有必要熬夜看书吗?

    “既然如此让裴大夫休息吧!”夏芸轻声说道。

    “也好,我送夏姑娘回清芬居。”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夏芸还没说完,书房的门猛然被打开,裴奕脸色冷然的站在开启的门前,外衣半披挂在右肩上,瞪着李瑞麒。“她说不用你送,你可以滚了。”

    哎呀呀!裴奕居然当着他的面叫他滚,虽然平常就是这样了,不过美女在旁,至少要给他点面子吧!裴奕也太不够意思了,有了女友,忘了朋友!等等,女友……眼光在裴奕和夏芸两人身上转呀转,好一对郎才女貌!李瑞麒露出奸诈狡猾的笑容。

    “不好意思,吵醒你了。看看你,脸色这么差,是没睡饱、还是欲求不满?再进去补个眠吧!我暂且充当夏姑娘的护花使者,绝对不会让你的病患伤到一毫一发。”看到裴奕逐渐铁青的脸,算是报答裴奕叫他滚蛋的殊荣。

    他那是什么眼光!“不要我提醒你第二次。”裴奕的耐性正在一点一滴蒸发中,对于李瑞麒的嘻皮笑脸,他一向不太在意、也任由他去,可是李瑞麒所指明的事实让他火光。他没睡饱、欲求不满,是又如何,一切都是为了夏芸身上那莫名其妙的怪病,但……该死,他痛恨被人剖析的感觉。

    “唉!在这里被人嫌,早点离开好了,夏姑娘要不要一起走?”李瑞麒不怕死的补了后面那一句。

    “我有事要和夏芸谈。”裴奕克制自己的怒意,没经大脑脱口说了连自己也讶异的话。

    有事和我谈?什么事?夏芸疑惑地抬头看了看裴奕,又看了看李瑞麒。

    “这样啊!”看样子,裴奕的情路会走得有些辛苦。“那夏姑娘只好自己『小心』一点了。”李瑞麒同情的看向两人。

    “滚!”裴奕沉声道。什么小心一点!李瑞麒找死吗!

    他们不是很要好的朋友吗?怎么说话的场面这么火爆?夏芸对这两个男人的相处模式大感不解。

    “不要用滚的啦!太丑了。我用走的比较符合我优雅的身段,夏姑娘,你说对不对?”

    夏芸忍不住以衣袖掩嘴轻笑。她有些了解了,朋友之间也可以互相信任到彼此开开玩笑也不会伤害对方的程度,真令人羡慕!

    待李瑞麒走远后,裴奕问:“为什么不待在清芬居?”

    “家乡的朋友来找我,我在大门口和他聊了一下。”

    “朋友?男的?”裴奕没有察觉自己语气中的醋意。

    “嗯,是一位邻居大哥。”虽然奇怪他这样问,不过也没有隐瞒的必要,在这里,他是主人,有权利知道任何事。

    “没有我的允许,不得任意进出山庄,包括你。”

    “我知道。”自从住进紫竹山庄以来,就等于失去了人身自由,她不觉得损失了什么,只希望裴奕能早日治愈她的病,然后救家乡的人。

    夏芸把心思转到裴奕身上,他身上披的衣服是裴宇替他披上的吧,快掉了,他没注意到吗?

    一阵风袭来,外衣又下坠了几分,夏芸动手将快要掉落的衣服重新挂回裴奕肩上。

    裴奕胸口一震。“你做什么?”她是在关心他吗?

    “呃……衣服快掉了,对不起。”他又生气了?他真的好爱生气!

    她以为他生气了吧!“不用道歉,你回清芬居吧。”她的道歉让他心头闷闷的。

    “不是有事要和我谈?”怎么叫她回去了呢?

    “明天我要去何叔家替他换药,就这样,没事了。”他只不过纯粹想把她和李瑞麒那怪胎隔开以免遭受“污染”。

    就是这样,没有别的了,他告诉自己。

    “换药?何大叔怎么了?”她住进紫竹山庄后,何大叔夫妇曾来看过她,那时何大叔还好好的呀!

    “昨日从果树上摔下来,伤势不重,没有危险。”何叔的伤是他看的,他其实没有向夏芸解释的必要,但看到她担忧的神情,他竟然想安抚她,搞什么!

    “我可以和你一起去看何大叔吗?”

    “随你!”

    裴奕退回书房内,把门关上,留下在门外一头雾水的夏芸。

    他们谈完了吗?裴奕要和她谈的事就是这个吗?她愈来愈不懂裴奕的想法了,不!应该是从来没懂过吧!

    “方大哥?”夏芸同裴奕到何家出诊,在门外巧遇方家彦。

    “昨天和你见面后,我一个人走到这座山上来,想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没想到遇到认识你的何大婶,于是我就把我的来意告诉她,她知道我是你的朋友后,很好心的留我暂住下来。”方家彦向夏芸解释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裴奕不着痕迹的打量夏芸口中的“方大哥”,看来像是个无害的庄稼人,方正黝黑的脸看得出来长期在田里工作,但是裴奕注意到这家伙看夏芸的眼神,有一股深沉的占有欲,那股占有欲让他深觉夏芸处境的不单纯。

    方家彦也是戒慎的看着眼前神色自若的出色男子,没错,这男人的确出色,俊美的脸庞不说,和他不相上下的挺拔健壮身型不像是因劳动而成,全身散发令人不容小觑的存在感,却又有和存在感极端相斥的孤傲气质,和这样的男人站在一起,连他也会不由自主的降低自己的份量。他是谁?

    “你是?”

    “裴奕。”简洁有力的自我介绍。

    原来是紫竹神医!“久仰神医大名,我是夏芸的朋友方家彦,和夏芸从小一起长大。”

    从小一起长大?这么快就搬出和夏芸的关系,沉不住气的家伙!

    裴奕对方家彦的“示威”不感任何威胁,反倒是方家彦自己对裴奕的存在,感到如临大敌一般。

    “夏芸,你们什么时候回江陵?”

    “还要……一阵子,方大哥先回去吧!”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江陵。

    “一阵子?神医不是答应到江陵治病?”方家彦听出夏芸疑惑的语气。

    方家彦的疑问和夏芸不定的神色让裴奕这下了解了,夏芸没说出真相,方家彦真以为他要到江陵去,这样好了,他做个顺水人情,把该讲明的都讲明。

    “要我去江陵可以,条件只有一个——我要夏芸。去江陵值不值得就看她的病了。”

    裴奕的话让在场的另外二人都吓了一跳。

    “夏芸?”方家彦不敢置信。

    “夏芸也答应了,方兄请回吧!我会尽力医治夏芸,然后夏芸会是我的女人。”

    “夏芸,你答应了?”她要用她的身体换村民的性命?那他怎么办?

    夏芸点头,也好,她不用再找借口隐瞒真相了,顿时,夏芸觉得心里头轻松许多,又继续手边的动作。

    “你为什么答应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在牺牲你自己知不知道!”夏芸是他方家彦的,他要挽回。

    夏芸不容置疑的眼看向方家彦。“我答应过的事绝不反悔。”

    “你爱上他了?所以拒绝我?”方家彦的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

    “不是这样的,你别胡说,我拒绝你是因为……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方大哥果然没有想通,她之前还试着相信他说的话,她好笨,是不?

    “不管夏芸是不是爱上我,都不关你的事,她不爱你是事实,你不用再缠着她。”夏芸爱他,听起来让裴奕挺舒服的。

    “夏芸,跟我回江陵!”方家彦一心只想挽回夏芸,想都没想、也完全忘了夏芸的体质,就伸手抓住夏芸。

    在方家彦还没碰到夏芸之前就被裴奕挡住,还被裴奕扭住双手,方家彦痛得大叫,夏芸看方家彦因痛苦而扭曲的脸于是出声阻止。“裴大夫,不要!”

    “他想伤你,没看到吗?”裴奕寒冰般的语气表示他的怒气。

    “他不是恶意的,放过方大哥好吗?”

    裴奕因夏芸的求情而软化,松了手劲。“胆敢伤害我的人,后果不是你能想像的。”

    他们走后,剩下方家彦一人独自站在原地,眼眶因愤怒而发红。

    他爱了夏芸十年,没道理因为裴奕一句话而改变,夏芸是他的,永远都是,他不会善罢甘休。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紫竹神医最新章节 | 紫竹神医全文阅读 | 紫竹神医TXT下载